(阿卜胡解)887 春日

春风拂面知我意,可消千百烦。待到东山再起时,可得平安闲。忍不住了,来唠嗑唠嗑! 一、反复提及的三十万铁骑原文陈平安所说:为浩然挽天倾者有三,剑气长城的剑光,北俱芦洲的侠气,大骊铁骑的马蹄。”这里的三者,断不可单从字面意思理解。剑气长城的剑光:代表着有抗衡的能力且自认有责任(刑徒),抱着必死决心而战的“死士”们。北俱芦洲的侠气:代表着有一定能力或能力有限...


(阿卜胡解)887

春风拂面知我意,可消千百烦。待到东山再起时,可得平安闲。好久不见,实在忍不住了,来唠叨两句。


「章评0885道簪」

总管不写打戏咱也没办法,正好闲聊。 —— 地仙 陈平安与陌生闲聊的内容中,有这么一句,地仙今时不同往日,得称为仙人境。 如今的地仙基本指的是金丹境,而远古时代的地仙指的是仙人境。问题来了,当初勘定陈平安本命瓷品秩的评语中的地仙二字,指的到底是金丹境还是仙人境。 笔者个人觉得,二者都可以。就看总管想不想多写。 如果指的是金丹境,那么陈平安如今的境界以及潜力大概可以归结于神仙姐姐当初帮忙开凿的三处窍穴...


行百里者半九十(也许是最后几篇书评)

长篇小说似人生舞台,如何上台决定你能赢得几声喝彩,如何下台决定了你是多大的角儿。小说作者似武林高手,一部小说演绎十八般武艺,最后一击凝聚毕生功力。那些过去的好书都有一个令人回味的收束,《剑来》虽不能比拟这些高山,但一部作品写了800万字也殊为不易,值得一个漂漂亮亮的结尾。 
《悲惨世界》,冉阿让安息了,事情自然而然地发生,如同夜幕降临而白日西沉。 《九三年》,戈万庄严死亡的震撼力让人难忘。 《...


「章评0886有事相求」

有事求 宁姚正在闭关,陈平安处理完一些琐事,正好去石春嘉的儿子的婚宴送个红包。礼不重,情不轻,两颗小暑钱。 重头戏在陈平安来了之后,大骊皇帝宋和与皇后余勉携手而至,见面就是一个作揖。恳请陈先生担任大骊国师。笔者个人觉得,宋和这番举措有点问题。 问题在三,时间地点人物。 时间。现在正是浩然天下调兵遣将进攻蛮荒天下的时候。大骊朝局稳定,按绣虎崔瀺的既定章程至少还能再稳稳当当走个百八十年,宋睦威望再高,...


【书评:江湖再见,互道珍重】

【读书人们】 笔者称自己为读书人,观者亦是如此。读书人,应该是有胆气的,敢破自己之未能破。读书人,应该是有节气的,能言他人之未能言。尽信书不如无书。 【一本剑来】 开篇惊才艳艳,一本网络小说,捉笔居然如此小心翼翼,每个小人物雕琢得血**现。小镇的风和水,正午火辣的阳光,门前酣睡的黄狗,树下乘凉的老人,当然,还有那个背着竹篓的少年。烟火泥泞的小镇白描,浸透纸张的人性刻画,若有若无的故事伏线,观者甚...


这章看点:末尾苏高山遗孤那段

现在剑来小说至终盘,配角描写很仔细,小人物很丰满,副线故事很精彩。 可惜主线隐没,主角团失踪,主线故事不清不楚。 还要写游记多久,才记得起两座天下对撞,记得起阿良左右生死之局(哦,可能大家对这个都无所谓了,没有那么紧张等待结果了),才记得起二十人阴谋诡谲,才记得起青冥天下尚未游历、尚未问剑白玉京,才记得未曾动笔五彩天下,未曾串联几座天下人间,未曾谋划准备未来天上天下一战。 行文洒脱,精髓在于...


《剑来882》陈平安成了“师二代”,这事必须有个说法

吧里太冷清了转点大佬的文章吧雪夜孤灯读闲书陈平安利用讨要本命瓷的机会,反客为主,在皇宫摆下鸿门宴。明明是三个人参加,陈平安却只准备了两双筷子。幸好只是私人宴会,场景绝不外传,否则,陈平安一定会落个歧视女性的坏名声。两双筷子,三根分给了陆尾,太后只捞到一根,这不是歧视,这是什么?三根筷子,赶走自视为国师的陆尾。一根筷子,赠送太后当发钗,颇有“紧箍咒”的感觉。陈平安命令太后去长...


「章评0884天下一词」

天下 我承认我忍不住了。以下纯属瞎写,诸位道友凑合着看。 天昏地暗,日月无光,这种经常在神仙书中表示重大场景的词语,至少现在切切实实的发生在了以两位人族剑修为中心的混乱战场。 死而复生,新妆的这份状态按原来的光阴流速,应该算是持续了约莫半盏茶时间。某一个瞬间,再度复原的貌美女修艰难偏转视线,总算看见了一丝天幕光景。阿良的本命飞剑饮者,依旧高悬在天。生死之间的间隙,辛苦支撑的新妆竟莫名冒出了一个荒诞...


第八百八十四章 天下一词 看点

第八百八十四章 天下一词 看点 #剑来看点# 本章简单说,是宝瓶洲对隐官的态度。 先说好玩儿的,酒局。 【酒局】 酒局,借酒话风云。 当然,陈平安实在是狗,一个攒局来京城拜山头的,把两位官员给灌吐了,实在是太狗。何止是在剑气长城没良心,这回了宝瓶洲不一样也没良心嘛。 先不说局,先回顾一下各自身份。关翳然,云在郡关氏家主。前吏部消息人员。 为什么太爷爷一走,关翳然反而贬谪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