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魄山日报--20.05.06

今日简讯(第748章)—— 1、昔日剑长城商业世家纳兰彩焕孙辈玉蝶为大家讲述渝州渡口来历; 2、落魄山主陈平安园长与翩翩佳公子曹慈最强之争再现端倪; 3、乌孙栏“彩衣”号渡轮船长派人给陈园长送108张彩笺,对陈的暗中出手相助表示感谢; 4、见财起意陈园长一行路过驱山渡,重操包袱斋旧业,小有收获; 5、剑仙胚子白玄与陈园长促膝长谈,透露虞青章等人不亲近园长内幕,同时被陈园长无情拒绝“小隐官”头衔; ...


七百四十九章(伪)文圣一脉

桐叶洲,一洲气运跌宕,以心中天地大半颠覆碎裂为代价,周密接连破开数重小天地,就此远去。 桐叶洲中部的主战场万里河川塌陷,峰裂为谷,谷犁为渊。最终一洲中心之地山海横流,转瞬间沧海桑田。 四位青衫文士依次落于沧海之畔,崔瀺、左右、刘君倩、齐静春。 曾随文圣游学天下的少年们已不再年少,可一身学问却不曾背离初心,眉眼间,依然带着风霜抹不去的狷狂、锋利、平和、温润。 左右别过脸不去看只余一丝心念的师弟,一...


挑灯看剑章评(748章 山水有重逢)

幻境:幻境问心,勘破水月,幻游未来。 泥泞:十年幻境,五年禁绝,世道人心。 破局:物非人非,自言自语,何时破局。 第一章【幻境】 「幻境问心」 夜归人的情节铺陈,距离作者预想中的悬疑设定又近了一步。屏幕后的烽火在偷笑,屏幕前的书友在恍惚,开始怀疑这是现实而不是幻境。重复一次,这是师兄崔瀺的最后一场问心局,无论是梦复梦或白纸幻象,这都不是现实。问心局的目的,第一是勘破水月,第二是幻游未来。 ...


落魄山日报--20.05.07

今日特刊—— 天幕之上,大日初升,粼粼波光发于东海,奋于江河,止于寻常人间的凛冽清泉中。 微胖的白衣男子立于天幕,看万里人家,看名山大川,看悠悠白云以金光为翼,与白鸟竞逐。 男子一时有些失了神。 浮生一场,而今将去,倏然一觉。 他步步登顶,比云更高,最终脚下万物小如芥子。只一袭白衣,飘然若仙,罡风吹拂下露出白衣下丰满的肚腩。 他张开双臂,以拥揽苍穹的气魄喝道:“开!” 天门自此而开。 白衣男子以...


第七百四十八章 山水有重逢 炭雪总结

山水颠倒风雪夜,夜归人来见故友。 相逢是首歌,重逢便是首老歌。 一、第四梦? 是梦不是梦,真也不真?玄而又玄,关于时间这个话题,就看谁的想象力够丰富了。 书中多次提及光阴长河,而其影响最多的便是人。当总管抛出至高神这个线索之后,我们大致可以知晓一个设定,那就是永恒的存在是不受光阴长河的影响的,也就是说因为永恒,所以时光的流逝对其的影响是不存在的。 而时光的术法运用,除了先前大佬们带着陈平安看电影一...


第七百四十八章 山水有重逢 看点

第七百四十八章 山水有重逢 看点 [微霜] 鬓微霜。 重逢之后笑容打败了倦容的舔舔,想来被平安直言废物,心里也是很憋屈的但不得不承认,桐叶现今确实是泥沙俱下,人心局势更加糜烂。要说舔舔什么也没做,那也是不可能的,倦容二字已说明一切。同时,能让舔舔这样的人物也感觉棘手的局面,假闭关应之,可见局势到底有多不堪了。 在大势之下,以大战之后实力大损的玉圭宗,与那些来自他洲,甚至中土的一些老妖怪大...


落魄山日报2020.05.07

人生当苦无妨,良人当归即好。陈公子归来否? 此楼语音播报 今日特刊——天幕之上,大日初升,粼粼波光发于东海,奋于江河,止于寻常人间的凛冽清泉中。微胖的白衣男子立于天幕,看万里人家,看名山大川,看悠悠白云以金光为翼,与白鸟竞逐。男子一时有些失了神。浮生一场,而今将去,倏然一觉。 他步步登顶,比云更高,最终脚下万物小如芥子。只一袭白衣,飘然若仙,罡风吹拂下露出白衣下丰满的肚腩。...


第747章秉烛夜游诗词典故整理

1河清海晏,时和岁丰 第747章秉烛夜游出自唐·郑锡《日中有王子赋》,是指黄河的水清了,大海也平静了。比喻天下太平。 2龙女仙衣湘水裙,掌上骊珠弄明月。出自于清 卓尔堪 《海市歌》:“龙女仙衣湘水裙,掌上骊珠弄明月。 3人言神物老愈灵出自于故山葛仙翁丹井有偃松覆其上夭矫可爱寄题宋代:陆游...


落魄山日报--20.05.04

今日简讯(第747章)—— 1、昔日剑气长城保安陈平安成功转型幼儿园园长,在简陋符舟上压榨童工做家务; 2、陈园长为增长孩童见识,途中拦截“彩衣“号游轮,惨遭DNA双重认证; 3、桐叶洲修士与陈园长名声相得益彰,烂上加烂; 4、“彩衣”号游轮奢华,娱乐项目一应俱全,陈园长钓鱼一无所获; 5、“彩衣”号游轮抵达桐叶洲最南端,陈园长一行人下船登岸。


挑灯看剑章评(747章 秉烛夜游)

风雪:风雪夜未央,梦归人未醒。 解梦:梦境之解析,潜意识对话。 问心:看破水中月,一卷夜路长。 第一章【风雪】 「风雪夜未央」 风雪夜未央,梦归人未醒,风雪未止即是梦。第一次,初出造化窟,“伸手去接住雪花,好像需要借此确定是否还在梦中”。摆脱大瀼水剑修,“行走在海上,风雪又起”。拂晓时分,渡船悬停采珠场,“抬起头,望向夜幕,风雪渐大”。 「梦归人未醒」 仰望风雪的陈平安,怀疑自己仍在第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