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百七十九章 剑斩十四 章评

文字不以猜测语气并非斩钉截铁,而是错无妨,对无妨,那么什么有益呢? 是在这一过程中的思考,以及将思考转化为文字的行动。 也希望这是书圈对情节讨论的应有心态,没有大量错误的累积,便不可能趋近作者思路的那个“一”。 包容不是因为气度,而是基于事实的合理认知。 ———— 笼中雀小天地 陈平安 姜尚真 崔东山 宁姚 吴霜降 十三平安 霜降算计 双方斗法 图穷匕见 陈平安小天地、玉璞境、十境体魄叠加后...


第778-779章 综合看点

第778-779章 综合看点 【1】问剑十四落幕 从775章的问剑十四开始,到现在779终于落下帷幕。对于和解这个结果其实总管埋下了一些伏笔,在776章书评中猜测了一下以协议收尾。这一架就是吴霜降对陈平安的考验,一是看他本心本性,就像雪中初代儒圣武当山考验柿子一样,二来也可能看看他是否有资格签署协议了。 我们一开始也猜测过这一架是不是演给外人看了,但这只是吴霜降单方面飙戏,而陈平安并没...


关于道老二和吴霜降说两句

不会真有人觉得道老二不行吧?多对道老二有误解。 道老二真无敌不是说说,除了三教祖师,道老二应该不虚任何人。这个人狂傲有狂傲的资本,但他很尊重师长(别扯李云龙)。他和陈清都就没理由打起来。 道老二的倒悬山真的那么下作?现在回过头来看,倒悬山的意义很大。作为中转站,为长城出了不少力。如果没有倒悬山,长城没那么好过,浩然天下和剑气长城可能矛盾更差。礼圣脾气那么大,都可以无视,那么就说明这个举动没问题...


挑灯看剑章评(779章 剑斩十四)

演:陈影帝,吴影帝。 劫:书简湖,心魔劫。 情:有情人,无情风。 第一章【演】 「陈影帝」 7曰20日,影院根据通知恢复开放营业,影视从业人员欢欣鼓舞。浩然天下陈影帝,联手自家经纪公司的崔东山和姜尚真,以及首次奉献处女作的宁姚,隆重推出大片《剑斩十四》。三才五行七星阵阵重叠,崔东山拿出瓷人绝活,姜尚真不惜本命飞剑跌境,宁姚祭出仙剑天真,陈平安拳剑全力施为,影片高潮处戛然而止。一众观众刚质疑“...


落魄山日报2020.07.20

定场诗:一打就是好几天,书友憔悴不堪言;天魔诉苦三杯醉,霜降破阵气势寒。东山喷血瓷人碎,三人剑斩十四完;刚死即活言合作,山人懵逼社会难。今日骚图—— 此楼语音播报 今日简讯(777-779章)——1.吴霜降一边破阵一边与落魄山众人唠嗑。2.白发小天魔讲述自己作为吴霜降心魔的凄惨人生3.夜航船主与末代邢官畅聊昨天的故事。4.对决双方继续战斗中,各种法宝招式法相天地层出不穷。5...


关于2020年7月20号下午5点请假一事说两句

杭州城近来阴雨不断,让人心情容易烦躁,但也给这座古城添加了更多的诗情画意。 2020年7月20日又是听雨的一天,下午四点烽火戏诸侯从梦乡中醒来。想到一定会有人讨论陈平安这么猛,应该快挑战搬山大圣,他笑了一下。搬山大圣把剑来抬到了不属于它的高度,只要搬山大圣在位一天,陈平安就休想到山巅,那剑来休想完本。 昨夜动作如飞,今日甚是劳累。走入书房,坐在窗边。码字是一门技术活,30秒破百,连字成句,浑然...


弱问不平事,许看三尺剑--779剑斩十四

前两章章评用力过猛,这一章反倒没啥说的了。吴霜降的合道,就是把人为做到极致,与天然合二为一,其实本身这两者也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关系。继而,什么假与真、虚实玩转十四境。又提到书简湖,我们可以叨唠两句。书简湖的争论很大,爱恨交加,好不热闹。在老许眼中,这是一个太正常不过的故事。有人说这是对待善恶的态度,其实也就是对待的恶的态度,而无非就三个:干掉他、改造他、限制他。很多人觉得陈平安没有干掉顾璨,干掉...


落魄山日报--20.07.20

定场诗: 一打就是好几天,书友憔悴不堪言; 天魔诉苦三杯醉,霜降破阵气势寒。 东山喷血瓷人碎,三人剑斩十四完; 刚死即活言合作,山人懵逼社会难。 今日简讯(777-779章)—— 1.吴霜降一边破阵一边与落魄山众人唠嗑。 2.白发小天魔讲述自己作为吴霜降心魔的凄惨人生 3.夜航船主与末代邢官畅聊昨天的故事。 4.对决双方继续战斗中,各种法宝招式法相天地层出不穷。 5.最后崔东山使出吐血大招的“终...


这四大仙剑认主的一个比一个奇葩

13剑修加仙剑,碰同战力的,只能在旁边压镇,明明宁姚说一句滚就能解决的问题,还让他们3个蝼蚁浪费那么多法宝在那瞎蹦哒。一个主动送死,自爆神剑的白也。把仙剑当破烂跪着也要送人的孙道长。天师,第一代3000年前挂了,第二代3000年了还没14的**,书中描写第二大道门势力连个14都没有。真无敌,14真无敌连个13练气士都打不服,还什么路上碰到就要干一架,画面是不是超级搞笑。估计...


《剑来》-第778章~谈笑中

【1】问道先问情 吴霜降与平安四人问剑问道时便是直接问情,吴霜降痴情,看他人如何问情。大部分小说主题都离不开“情”字,《剑来》当然也不例外,书中有很多角色为情所困,李抟景,魏晋,陈三秋他们就是典型的例子。汤显祖在《牡丹亭》里写道:“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情,有时候不请自来,有时候挥之不去,最是难以捉摸。我们的陈公子弄情可以说是一把好手了,书中对“情”的理解总有让人眼前一亮的地方。吴霜降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