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三十九章 春风得意

挑灯看剑章评(739章 春风得意) 两战场:光阴之长河,无涯之书海。 三蹊跷:无巧不成书,分心损道行。 一互换:兄弟两心通,互换无理手。 风雪夜:大爷和二爷,风雪夜归人。 第一章【两战场】 「光阴之长河」 光阴长河,双方在第一处战场交手四个回合。第一回合,周密欲施光阴神通,无奈齐静春有船锚灯火做退路,周密只好作罢。第二回合,周密言语欲使对手分心,齐静春置若罔闻。第三回合,齐静春主动打破精诚...


《落魄山日报04-19》

桐叶洲,玉圭宗一半弟子尽殒没。 随着龙虎山大天师支援、蛮荒主力移向南婆娑洲,妖族进攻暂告一段落。 一尾柳叶随风飘入护山大阵,姜尚真未惊扰任何人,径自去往九弈峰。 峰顶云雾缥缈,仙禽异兽隐没其中,一袭白衣仙人现出真身,法袍上点点未干的金色血液。 有蛮荒远古大物炼化桐叶山根水运,被三片柳叶先后枭首。 法袍破损的姜尚真脚步轻轻,怕打扰了昏睡中的某位故人。 九弈峰深处无仙家楼阁,一座茅屋安静矗立,屋前两张...


实体书的温度

还记得上一次买到新书如获至宝的感觉么?好像忽然间,有些遥远了。这一次开箱,是久违的心怀惴惴。结果,是不出意料的一个签章。 快递拆多了,总会有些冷漠。可当我翻来《剑来》时,却感受到了总管对实体书的全部温柔。 目录页的水磨插图与章节的巧妙融合,就像一幅水墨画。把全部的诚意小心仔细的端到你面前,期待你能喜欢这份小小的用心。这是对书友的温柔,也是对纸张的温柔。 多少书,尽是插图。 多少书,行...


樱酱酒铺★第738-739章 综合樱嘤嘤

樱酱酒铺★第738-739章 综合樱嘤嘤 (谷雨有雨,真好啊。拖更咕咕真香,麻溜写完絮叨去啃实体书,嘿嘿嘿) 【穗山有客】 穗山山巅,穗山大神陪着老秀才坐在台阶上,也陪着老秀才寂寞。老秀才底下弟子众多,可是几位嫡传又有几个是他真的能劝的动的。郑居中开门见山,自然是已经让弟子潜伏入蛮荒妖族之中当谍子,另一个就想问问这个做先生的有没有藏私,会不会给两个弟子一个退路。这种话题老秀才自然不想聊,一个...


第七百三十九章 春风得意

第七百三十九章 春风得意 看点     这一章没有明显的分割之处,所以并不打算分开来写,阅读负担可能会与之前不太一样。 醇儒齐静春生前的大部分岁月都在学塾中度过,少年时跟随老秀才求学,文圣名声渐起之后,则是到中土学宫求学。崔瀺叛出师门,齐静春来到宝瓶洲筹建山崖书院,并且担任书院山长,最后,则是三四之争文圣落败自囚功德林,齐静春自请入骊珠洞天镇守一甲子。 无论是阿良,老秀才,...


第739章春风得意诗词典故整理

焰慧地谓大乘菩萨十地修行中的第四地。在此阶次中,菩萨精进道业,断除思惑,慧性炽盛如焰。[1] 八十卷本《华严经·十地品》:“菩萨住此焰慧地,其心清浄永不失;悟解决定善增长,疑网垢浊悉皆离。” 明 徐复祚 《一文钱》第六折:“自煖地以至欢喜地、离垢地、焰慧地、法云地,地地相乘。”亦省作“ 焰地 ”。八十卷本《华严经·十地品》:“始登焰地增势力,生如来家永不退;於佛法僧信不坏...


落魄山日报 2020-04-17

今日简讯————周密与齐先生共赴光阴长河,齐静春复活之谜初步揭晓;某红皮耗子成关键人物,齐先生靠他定位来暂时复活,周密挖坑欲夺舍未果;周齐二人在周密的小天地内开始了二番战,战况异常激烈。今日正文————周密与齐先生一同来到光阴长河相互问道,齐先生无境而生的秘密初漏端倪。齐先生正是靠着安装在小师弟身上的定位器,稳定了自己的一缕神念;之后又通过三教合一的手段来进行了短暂的复活。一部关于陈某皮的纪录片...


739章简评

【情节】 照例,大略复盘。 光阴神通 心中自有脉络 书海春风 惟精惟一 大道互通 崔齐执局 落子崔齐 周密欲隔绝天地,将心相天地与外界桐叶天地隔离,陈平安“袖有春风”的那段游历成了齐静春的“心锚”,加之其无身躯魂魄,身躯、魂魄、心境皆不可撼动,周密克制白也的神通失效。 周密齐静春之战是步步深入周密大道根本的过程。“外在”神通失效,两人进入心境对攻。 周密依然为进攻一方,幻化山崖、骊珠、宝瓶...


落魄山日报2020.4.15

愿今日之风和日丽,能见今夜十四境巅峰对决! 此楼语音播报 今日同人——宝瓶洲南方天幕,先有两位披甲神人金身法相鼎立天地,后有青衫文士从天而降,脚踏一洲南方版图。彼时周米粒正扛着绿竹行山杖,走路嚣张,肩上停着一个枣儿大的蜻蜓。每天的这个时候,小米粒总是独自巡山,她可是落魄山右护法,看看附属山头树儿长得好不好,鸟儿有么得受伤,池塘的荷花又开了几朵。偶尔悄悄地把秀儿姐送给自己的桂...


738章简评

照例,不说细节,只说大略、要点。 老秀才穗山论道,郑居中憾无故人; 欹松掩亭,青神佳人;夫复何言,东山慨然; 桃花流水鳜鱼肥,白水吃茶,惊雷隐在无声处;饕餮贾生,书海洋洋大观,既无悲悯何敢妄称圣人。 读书以观己,不借鉴百度,自己对总管文中的多数学问、人物、景物,最多打过一两照面,谈不上什么解读。 只是既谈到了解读二字,学识不足,看官权作笑言。 1.白帝城主提及顾璨时说“会让后世邪魔外道,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