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六十章不对简单说几句

1.裴旻战力13境顶尖剑修,这种战力浩然天下应该是不多的,找个参照物的话,大概就是当初刚出场的阿良和刚出场的左右那个级别:或有不如,但不会差太远的。当初阿良境界压在12境,手持一把西瓜刀,从花果山一路砍到大骊京城,手起刀落手起刀落,眼睛都不带干的,即使止境武夫宋单手,也是几乎一刀秒杀!本命飞剑?用得着么?现在裴旻拿出来的战力,比当初阿良可大得多了,本命飞剑都用上了。最终裴旻...


剑来 杂论

藕花福地的“白描”手法与白纸神通类似,崔瀺借藕花福地、天魔手段、白纸福地共同设局,陈平安在处理完相关事宜后将进入莲藕福地,于芙蓉山“风雪夜归人”,与陆抬相见,道明两人所知。 平安自莲藕福地返回落魄山,天幕方开,宝瓶洲大战未止,祭出剑来的第一剑降妖剑。 之**入治一国阶段(发展落魄山,连缀和自身相关的各条线络) 治天下阶段——落魄山势力浮出水面,打蛇七寸,从首尾两端涤除反派联盟的中坚势力,落魄山为骨...


落魄山日报-2020.06.01

今日正文——黄花观中平安旧事重提跨光阴河裴旻太白递剑蜃景城中,寻找脉络的平安随姚仙之来到昔日的大泉三皇子,今日的龙州道人刘茂的修道场所黄花观。两位昨日冤家对头见面,平安操持着十级阴阳语对刘茂进行了全方位的亲切问候。闲聊试探中,平安发现寄人篱下的刘茂已经修行到中五境观海一境,与两小道童偏居一隅看似无欲无求,实则图谋甚大。刘茂可能图谋有二:其一,表面在平安的殷切帮助下努力修心,实则心藏将平安污蔑为斐...


愚说剑来(759)

■前文 ※明确自身态度,章评不含“应该”、“可能”字眼,错无妨,对无妨,乐在 渐思 。 ※以心安乡章评为基础 ※左右访仙百年,所访何人,本章填坑,设定上的补充是章评 局限 处 ※裴旻所应事有二:应斐然要求护近之称帝,应邹子传道陆沉。 斐然是邹子落子之一,生根无形,自己不知,未能跳出邹子棋盘。 陈平安亦在棋盘中,骊珠是第一局,其父“失手打碎”破了第一局,书简湖是崔瀺的棋盘,自碎文胆,以“不讲规...


第758章夜行-第759章递剑接剑与问剑诗词典故出处整理

问青牛何人骑去 有黄鹤自天飞来 第758章夜行出自于(书法)张旭光 莫道君行早,更有早行人。摘自《增广贤文·上集》解释:别说你出发的早,还有比你更早的人 一滴天上金瓶水,满空飞线若机杼出自于祈雨歌宋朝 白玉蟾诗文天地聋,日月瞽,人间亢旱不为雨。山河憔悴草木枯,天上快活人诉苦。待吾骑鹤下扶桑,叱起倦龙与一斧。奎星以下...


落魄山日报-2020.5.31

今日正文——落魄山大课堂系列——生活成语——近水楼台先得月夜风轻浮,轻撩女子的发丝。发丝随风来回摇摆,恰如尘世浮萍,风流随之老去。她,褪去了金光流溢的凤袍,青底绣花裙摆拖曳在地。斜倚栏杆,慵懒高贵。脸上还未曾散尽的红晕,预示着不久之前发生过一段故事。一个男子缓步走来,脚步略显沉重。发簪倾斜,头发不如平时规整,有些散乱。有些故事,开场的不经意,突如其来。散场的不得已,人山人海。御案上,书桌旁,锦塌...


落魄山日报 2020-06-01

今日正文—— 黄花观中平安旧事重提 跨光阴河裴旻太白递剑 蜃景城中,寻找脉络的平安随姚仙之来到昔日的大泉三皇子,今日的龙州道人刘茂的修道场所黄花观。两位昨日冤家对头见面,平安操持着十级阴阳语对刘茂进行了全方位的亲切问候。 闲聊试探中,平安发现寄人篱下的刘茂已经修行到中五境观海一境,与两小道童偏居一隅看似无欲无求,实则图谋甚大。 刘茂可能图谋有二:其一,表面在平安的殷切帮助下努力修心,实则心藏将平...


第七百五十八章 夜行,第七百五十九章 递剑接剑与问剑 看点

第七百五十八章 夜行,第七百五十九章 递剑接剑与问剑 看点 平安喜欢《夜行》一章,斐然便提醒,点灯夜行,小心火烛灼手。 一剑飞来,平安问剑。 【宫墙皇权】 宫墙外,风雨欲来。皇权之下,能有几分亲情在。 先看看大泉刘氏。 老皇帝刘臻在位时平衡权力,大皇子刘琮掌兵权,二皇子刘璜得仕林,而三皇子刘茂,就从名字看就知跟皇位没缘分。刘臻在位后期才决定立嫡不立长,开始调遣姚家入京,让刘璜娶姚...


挑灯看剑章评(759章 病友大会)

这一章戏改题目为“病友大会”,完美诠释“言语云遮雾绕和心机潭幽渊深”的典型病症。大会发言,轻度病友代表是小刘和老高,中度病友代表是斐然和裴旻,重度病友代表是平安和邹子,最后院长烽火总结,会议正式开始…… 第一章【轻度病友】 「小刘」 三皇子小刘确诊有病,当年说平安杀高树毅是逼姚氏造反够阴,如今自比蚍蜉陷平安于无容人之量的境地,暗中算计姚仙之致使其瘸腿断臂,有望金丹却压境观海,表面隐居而实际窥...


第七百五十九章递剑接剑与问剑的几点看法

一、姚近之相关1.九尾狐根本一尾文中明确给出了答案,姚近之确实不是凡人,而是九尾狐九娘的根本一尾。又是一桩伏线多年的算计,看看下面摘录的几句原文: 【年轻女子轻声问道:“爷爷,怎么不进去看看九姨?已经过去这么多年了,这次还要去往京城,难道都不见一次面?” 姚镇摇头道:“算了吧。” 年轻女子扭头看了眼挎刀少女和沉默少年,“岭之和仙之,如今心里都不太好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