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69章算计诗词典故整理

囚山赋》是唐代文学家柳宗元被贬永州时创作的一篇赋。此赋描写了永州群山环绕宛如牢笼的景象,运用两句说一事的方法,一层一层地推进,“兮”字加在中间,感情得到更充分地表达,楚辞的悲怆之感油然而生,赋的后半部分直抒胸臆,放声号哭,让人感到悲不忍闻。全赋淋漓尽致地抒泄了作者的痛苦与悲凉。[柳宗元《囚山赋》原文  永贞元年,公谪居永州。元和九年,作此赋。晁太史无咎序公此赋于《变骚》曰...


第七百六十九章 算计

浩然历嘉春十二年,六月,白纸福地。 我拖刀而至,天空中下着雨,如我此时的情绪,带着股不明所以的哀伤和愤怒。 入云的山脉连绵起伏,一株万丈高的桃树立于天地正中,风起,花落如瀑。 巨城依山蜿蜒,却是以群峰为柱,于其上建立本不该见于人间的巍峨宫殿,即便我立于天幕俯视,依然只觉渺小如沙。 神龙矫首向空,彩云之间,有凤来仪。 我默默看着这一堪称神迹的建筑,莫无表情。 那个本该执笔的人,便在这里梦着他的彩云...


第七百六十九章 算计 看点

第七百六十九章 算计 看点 #剑来看点# 平安带着裴钱与米粒游历,以平安与裴钱的战力而言,破秘境而出则是下策,好聚好散是希望。秘境光阴缓于浩然天下,故而当时僧人欲留人“百年”,葱倩自是不愿。当看戏人变成局中人,曾定一月为限,希望时间够用。 综合整章,有多个“三”。条目城的三条规矩,裴钱眺望到的三位美人,平安先后遇到的三个劫,铺子里换“小眉”刀的三样东西,邵宝卷的暗话。当然,最重要的还是儒释...


《剑来769》“条目城”之真相一转自雪夜孤灯读闲书

条目城”有些古怪,中间又夹杂了许多人文典故,理解起来很是吃力,考虑到这只是很小的支线故事,用不着太过认真,但为了情节的完整性,有必要弄通其中关键诀窍。为了在最短时间内说清“条目城”的真相,需要摒弃掉一些铺垫文字,文章的可读性会差一些。先来看事件的起因。陈平安带领裴钱和周米粒,三人在去“北俱芦洲”的路上,突然接到一个求救信号,是一条“北俱芦洲”渡船发出的,“渡船”遇到了危机,...


第七百六十九章 算计

挑灯看剑章评(769章 算计) 副本:一船三城、游戏规则。 算计:处处机关、智退沈括。 入局:步步典故、环环相扣。 第一章【副本】 「一船三城」 一座夜游船,洞天破碎秘境炼化而成的小天地,类似于“大海归墟”,按照《列子》和《山海经》的说法,归墟是海中无底之谷。小天地中灵气与外界无异,光阴长河的流逝速度稍慢。三座城分别是本末城、别处城和条目城。本末城取意本末倒置,越远的景致反而越清晰,别处城...


观局之浅析神秘组织

剑来书中,有一神秘组织,目前出场不过两次,其所谋之事,却必然极大。 目前,暂代主持神秘组织议事之人似乎是仙人境,在中土神洲藏有一处洞天,祖师堂二十座椅,可以确定身份之人,依旧寥寥可数。 镜面之上有座椅者,琼林宗宗主,正阳山红线妇人,韩玉树。有一老人,应是文庙中人,与陈淳安有隙。 神秘组织在书中的第一次出现,是陈凭案山水游记现世之后。琼林宗宗主,当时询问是否需要推波助澜,结果挨了一顿骂。因为文庙默认...


第七百六十八章 压压惊

#嘬,请假一天# 庚子鼠年,壬午月,戊戌日 天空中下着连绵的雨,群山峻秀。 仙家楼阁依山而建,半山腰缥缈白云,如做绣带,曲水盘桓,仙音漫漫,兼有白鹿啼鸣山间。 我撑着竹伞,步履沉稳,直往山上而去。 有俊秀青年一袭白衣,大袖鼓荡,却似个傻子,自山上翻滚而下。 我只是上前。 雨幕骤散,我停下脚步,手持竹柄,以伞作剑。 玩味道:“叶无道?陈二狗?奥古斯丁?陈青牛?徐凤年?陈平安?” 那人敛袖而起,拨开...


刻字四人,当初顺序是齐陈董猛吧,先是剑气长存,然后雷池重地吧

刻字四人,当初顺序是齐陈董猛吧,先是剑气长存,然后雷池重地吧,变了设定了?


《剑来768》还在奇怪文圣一脉的姻缘风水吗?官宣其真实意义

转自雪夜孤灯读闲书一《剑来》有个长盛不衰的梗,就是文圣一脉的姻缘风水,上到先生,下到弟子,无论是老秀才,还是崔巉、左右、齐静春,算上半个弟子的“刘十六”,记名弟子的茅小东,个个都是“单身狗”,而且还都是凭实力单身。老秀才对此头疼不已,一脉之内都是如此,难免让世人误以为先生有问题,会影响自己“儒雅、伟岸”的形象。老秀才几次对左右腹诽、动怒,都是因为其“榆木疙瘩”、“不解风情”...


章评0768压压惊

上乘剑术 切割,圈定,这门从荀渊老前辈处习得的上乘剑术,是时候发扬光大了。 宝瓶洲小桐叶的名头,自然不是白给的。正阳山作为宝瓶洲规模足够,且以剑修作为立身之本的宗门,与桐叶洲以及桐叶宗,确实有不少相似之处。 比如,利字当头的行事风格。正所谓,力气我们不一定是出得最少的,但是利益我们一定要争最大的。 比如,光怪陆离的各种人心。勤俭持家的宗主竹皇,只顾自身境界的老祖师夏远翠,争权夺利的掌律祖师晏础与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