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6章,肩头和心头,霸叼总结

·陈平安到底是没敢去夜敲宁姚门,去 他 娘 的酒壮怂人胆。我倒觉得陈平安不是真的怂,而是家里关照自己的前辈刚去世没多久,似乎连像样的葬礼也没咋举办,陈平安哪有脸皮这时候去寻鱼水之欢。应该是没心情吧。·隐官一脉难得放假,都各自处理私事,或拜访剑仙朋友。陈平安在斩龙台上的凉亭坐了一宿,于日上三竿时分去往避暑行宫,就只剩下林君壁和庞元济手谈,陈平安观棋不语。·林君壁棋高一筹,胜负...


若愚说剑(666章)

复盘下长城的总体战争进程:先是妖族大妖压境,动摇长城人心,被平安阵杀离真扳回一城,打破了妖祖试探宁姚的算计,却也成全了对离真的历练;剑仙构筑剑气“长城”,中五境剑修出剑;三教圣人构筑长河,剑仙守阵,中五境下城杀妖。 以及接下来的妖族蚁附登城。期间间杂着几个大的事件,蛮荒五岳飞临、剑修大军问剑、隐官整顿后方、圣人构建长河。 可以看出,长城是在一步步退守的,这期间除左右、阿良外,未出现双方顶尖战力的大...


第666章 肩头和心头 前情回顾

下午好 1. ■第666章 肩头和心头 陈平安独自一人,在斩龙崖凉亭坐了一宿,晚上到底是没胆子去敲宁姚的院门,***的酒壮怂人胆,屁用没有。 第573章 就他陈平安最烦人 宁姚没有还书的意思,将那本书收入咫尺物当中,站起身,“领你去住的地方,府邸大,这些年就我和白嬷嬷、纳兰爷爷三人,你自己随便挑座顺眼的宅子。” 陈平安跟着起身,“...


《落魄山日报-11.10刊》

近期简讯——边境战事告一段落,边军再次守住城头阵地返回剑气长城;边军曾有位将军生前命令三名属下,再成为上校前不许离开军营上阵杀敌;阿良曾游历扶摇洲各大著名景区,与扶摇洲当地各大势力多有纠葛;陈平安在阿良的照顾下伤势恢复迅速,目前已经可以与阿良外出酒铺喝酒;阿良向陈平安分析解释,三千年前斩龙的剑仙曾暗中潜伏落魄山。正文内容——边境战事稍歇,从前线活下来的边军将士返回剑气长城军事基地。宁姚率领的特战...


第六百六十六章 肩头和心头

第六百六十五章 不是书中人;第六百六十六章 肩头和心头 看点 陈平安重伤初愈,阿良饮酒开怀 隐官和甲申帐五人互换底牌,而这些对蛮荒关键人物的实力、生平记载会随着长城战败移交浩然方面,同时移交的还有份心向浩然的妖族谍子名单。 这场战争也是谍子间渗透与反渗透之战。 在这里重新定义下长城之战,是溃败,而非溃灭。 妖族的主要目的亦是杀伤大量天才剑修,以获得城破后的更多剑道气运。 第五天下由浩然主要开...


第644章 两位剑客 前情回顾

晚上好 1. ■第6⑥4章 两位剑客 阿良一手撑在亭柱上,一脚脚尖抵地,看着那位亭亭玉立的女子,感慨道:“叠嶂是个大姑娘了。” 叠嶂笑着喊了声阿良。 在她小时候,叠嶂经常陪着阿良一起蹲在街头巷尾犯愁,男人是犯愁怎么捣鼓出酒水钱,小姑娘是犯愁怎么还不让自己去买酒,每次买酒,都能挣些跑路费的铜钱、碎银子。铜钱与铜钱在破布钱袋子里...


第六百六十五章 不是书中人 炭雪总结

不是书中人,当想书外事! 一、“渣男”阿良 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游子阿良似乎在哪里都能留下女子对其的爱慕之情。与姜尚真不同,阿良这兄弟是干过嘴瘾,姜尚真则走的是你可以得到我的人,却得不到我的心的路子。 留情无罪,不爱却是原罪了。阿良那么优秀,让对其倾心的仙子心中如何再装得下其他男人?此情可待成追忆,在阿良沉浸在被那么多仙子喜欢的光环之中的时候,不知道有多少单身道哥在咬牙切齿的控诉阿良这位“渣男...


若愚说剑(665)

书中事不止书中事,书中人亦世间人。 不再做具体复盘,说剑系列会围绕新一章谈谈笔者对剑来和历史的所思所想,首先要提的是末法之世的必然性: 末法之世为何到来?可参考历史上的朝代更迭。 土地和资源不断朝上层堆积,导致社会形态越来越畸形发展,乱世便接踵盛世到来,其目的是完成天下资源的再分配,使耕者有其田,老者有供养,鳏寡有所依。 由于掌控天下的不再是王朝而是一教学说,因此王朝百千年的盛乱世交迭在末法中只...


第665章 不是书中人 前情回顾

晚上好 2. ■第665章 不是书中人 至于那鹿角宫的一场偶遇,那是在一个月光皎皎的大晚上,阿良当时答应为妒妇渡的水神娘娘,补上一份见面礼,帮那个可怜女子恢复破碎的容颜,便去了鹿角宫禁地的祖传荷花池,那里的每一张荷叶皆大有妙用,不知有多少对自己容貌不满意的女子修士,心心念念,苦求鹿角宫一张荷叶而不得,有价无市,买不着。鹿角宫的山水禁制很有意思,...


第664+665章(忽略章节号错误)

第664+665章 两位剑客 不是书中人 这两章都是过度章节,不出意外的话还有一章提亲的剧情,以及蛮荒天下的部分剧情,然后大战再起,也是最终一战,如之前所说,剑气长城已近尾声,第十卷应该会很快开启,书友们都集思广益了卷名,祝愿被采用。 疑似主角阿良贯穿了两章内容,看过了重伤的陈平安,见到了一帮熟悉后辈,城头之上,殷沉和吴承霈,然后是隐官一脉,最后是陈清都。 PS:陆芝不算刻意见的,是大姑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