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四十四章 山水颠倒风雪夜

挑灯看剑章评(743章/744章) 小心:五月初五,集薪羡阳,火神秀秀。 颠倒:卷土重来,天地再通,只有平安。 第一章【小心火烛】 「集薪为帝」 殷商甲骨文的“帝”字,其形为“捆成束状的柴木”,其意为燃烧柴薪以祭天神和上帝的祭祀仪式。“束柴燎祭上帝”的解释,叶玉森先生的《殷商书契前编集释》和朱芳圃先生的《殷商文字释丛》都有详细阐述,较其他说法得到更多认可。宋集薪,代表祭祀的材料柴木。 「...


落魄山日报2020.04.30

你更,或者不更,我都在这里,不悲不喜。 此楼语音播报 今日同人——《梦醒后就是一场摸鱼》陈平安一屁股坐在城头上,后仰倒地,就此睡去。他做了一些奇奇怪怪的梦。梦中有远山如眉,有剑气如虹,有柔情似水,有豪气当空!梦中自己远游万里,不停相聚,也不断分离。也许百年,也许刹那。陈平安梦醒,有些微凉。愰然间,山影巉巉,水声瀺瀺,陈平安立在溪中。三十步外,溪畔青色石崖上,坐着个青衣少女,...


第七百四十四章 山水颠倒风雪夜

第七百四十三章 天下小心火烛 第七百四十四章 山水颠倒风雪夜 看点     『桃李春风一杯酒,江湖夜雨十年灯。』     细数陈平安张山峰徐远霞的相遇相识,首次相遇在古榆国的鬼宅中,道士张山助大髯刀客杀妖,陈平安一人对上榆树精魅。最后一次分别则是在一处陈氏小山村里,陈平安仍在江湖,徐远霞独自归乡。 初识在陈平安送剑的路上,陈平安十六岁左右。 最后一次分别前,在三人游历青鸾国...


743、744章简评

落魄山风雪将至 远游人乘夜归来 真英雄奋战无言 空谈者臆言妄断 逍遥仙无忘山河 老瞎子后辈欣然 【复盘】 两章九场景,共计两万字,大致概括: 张山峰游历山河,大髯侠已非壮年; 赊月又倩月,欠月落魄山,山下待归人; 集薪羡阳,大祭山河。秀神开天,天外旧神; 斩龙人不斩龙,观绣虎手笔,万载未有; 南婆娑洲,书生失望,剑仙奋进,太平多闲人; 桐叶洲,大道百千,斐然平安,应是同道人; 青冥天下,苏...


第733小心天下火烛诗词典故整理

安吉白茶,为浙江名茶的后起之秀。白茶为六大茶类之一。但安吉白茶,是用绿茶加工工艺制成,属绿茶类,其白色,是因为其加工原料采自一种嫩叶全为白色的茶树。900年前,宋徽宗在《大观茶论》中写道:“白茶与常茶不同。其条敷阐,其叶莹薄,虽非人力所可致。”文中没有讲明白茶的产地,从古到今,人们一直只闻其名,不见其形。2003年,经专家考证,宋徽宗所讲到的白茶就是生长于浙江省安吉县的安...


剑来人物志

初分篇载于落魄山日报,特此整理 1· 莲藕福地,安置好沛湘后一袭白衣的朱敛独自远游山河。 说是远游,便是远游。 似当年白衣贵公子。 是当年白衣贵公子。 衣袂飘然,潇洒犹胜当年。 他走过一处处学塾。 走过朱氏祠堂,当年的亲邻旧友皆已故去。 于是翩然返乡客,皆道远贵人。 朱敛未遮掩面皮,只是当年风流,犹剩几多佳话? 烂俗故事,早辨不得真假。 朱敛推开门,房屋早已破败。 他只是怔怔望着眼前。 ...


落魄山日报 2020-04-29

今日同人—— 第五天下,西土佛域。 圣洁的雪山连绵不绝,佛寺隐现于群山脚下,雪山佛国相得益彰。佛经吟诵处,于高山崖壁,开出朵朵雪莲。一袭青衫儒士自中土飞升城来,与来往僧人一一依佛门见礼,踏入佛寺前,他站在一处雪崖上,回望万里来路。崖上怪柏挂雪,恰似耄耋老翁,长眉如雪。 不知不觉间,离开飞升城,已然万里路。 一路上赵繇还是会想起那个眉如远山的女子,虽不言语,已然动人,如一株清莲,带着股不可亵渎的寒意...


落魄山日报 2020-04-27

今日简讯——(743、744两章) 1、大骊王朝总工崔巉以山字印砸碎宝瓶洲最南端陆地,山上山下联手抗妖,成功阻滞登录妖族大军; 2、部分善于针砭时事的中土神州读书人随着战局演变,对南婆娑洲一代文宗陈淳安非议愈发苛刻; 3、昔日剑气长城以战力卓绝的陆芝、齐廷济为首的诸多剑仙汇聚南婆娑洲,太徽剑宗掌律祖师黄童战死南岳战场; 4、剑气长城十人之一齐廷济疑似不再窥伺第五天下,即将落户浩然天下; 5、孙怀中...


落魄山日报2020.4.27

今日简讯——(743、744两章)1、大骊王朝总工崔巉以山字印砸碎宝瓶洲最南端陆地,山上山下联手抗妖,成功阻滞登录妖族大军;2、部分善于针砭时事的中土神州读书人随着战局演变,对南婆娑洲一代文宗陈淳安非议愈发苛刻;3、昔日剑气长城以战力卓绝的陆芝、齐廷济为首的诸多剑仙汇聚南婆娑洲,太徽剑宗掌律祖师黄童战死南岳战场;4、剑气长城十人之一齐廷济疑似不再窥伺第五天下,即将落户浩然天下;5、孙怀中老先生为...


落魄山日报 2020-04-25

今日特刊—— 年事梦中休,花空烟水流。 一袭道袍立于武当山颠,看天边烟云悠然自得。 人间四月天,已是满目嫩绿,落在余福的眼中却是另一番颜色。 千里莺啼绿映红。 江南美,最美是红衣! 正道三百年,不求长生,只求天开一线,换红衣女子的白日飞升。 他想起她,本就腼腆的他,没来由的一阵脸红。 人生多健忘,唯不忘相思。 此世的武当掌教突然掐指一算,眉头皱了皱。 天外天在,有那男子喜好穿红衣,后事人,赐雅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