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里挑灯看剑「剧情发展」

关于剧情发展的解析文章,分了三篇已经发完,以合集形式完整发一次。 第一章【故事主线】 「两明一暗」 《剑来》以陈平安的成长为脉络,讲述众生在三教向末法时代过渡的大变局背景下,生活、战争、变革和图存的故事,两明一暗三条线贯穿全篇。第一条明线“妖族进攻”,从剑气长城,到扶摇、桐叶和南婆娑前线三洲,到宝瓶洲,最后落魄山。第二条明线“平安成长”,从草鞋少年,到隐官大人,到武神陈十一,最后大剑仙。第...


第七百一十一章 谜语

第七百一十一章 谜语 看点     【儒家十六字心传】     儒家心传十六字有“人心惟危,道心惟微,惟精惟一,允执厥中”,最早出自《尚书·大禹谟》,讲的是尧舜禅让的事,号称开万世哲学之源,道统之传。儒家十六字心传属上古文字,后世认为孔门儒学根据这十六字去治理国家与教化人民。         人心惟危,人心指人的欲望,饥而欲食,渴而欲饮,都是欲望,人皆有欲望,如果不把欲望控制在合理范围内,就会...


《落魄山日报-02.20》

朱敛对月饮酒,鬓发与月色,为风扰动。 狐国之主不知何时出现在他身侧,红色龙袍下纤腰扭转,美眸顾盼。 千回百转叫了句:“少爷~” 朱敛站起身,一身白衣翩翩而动。 酒尽,回眸,眸中自有百千心绪。 眼中带着沉静的月,飘落的叶,飒飒的风。 狐国之主不由自主地向前,低下头,咬紧嘴唇:“贱妾想好了,狐国……愿举族相属……愿听……愿听少爷驱策。” 说到最后两句,狐国之主竟羞红了脸,不漏痕迹又媚意婉转地...


樱酱酒铺★第七百零九章、第七百一十章 复习看点

(放假在家办公果然是懒,天天就是刷剧。跟大家一起期待今天的更新) 【一洲天时,骊珠观道】 周密带绶臣出来散心,顺便敲打一下这位有些失了分寸的弟子。一洲天时流转,正好应了牛鼻子老道那句:“顺势而为,举手之劳,颠倒干坤,一洲陆沉。”天时转变,人心可变。征战讨伐之后,就是人心的修补。 对于乱世变治世,绶臣因看不得女子求饶过于卑躬屈膝而打杀,对绶臣而言就是损失了一个重要功勋。对于周密...


第七百一十一章 谜语

挑灯看剑章评(711章 谜语) 人物解析之刘十六、周密、崔瀺,剧情赏析之剑来时代。 第一章【人物解析之刘十六】 「已知信息」 第一,化名之一为刘十六,好友白也早年写诗《白云歌送刘十六归山》。第二,化名之二君倩,字帖“君倩”的押署,化自王羲之《快雪时晴帖》的一桩考证。第三,御风和出拳暗示武夫,但尚未实锤。第四,出身不好,不提真名,看到暖树和米粒一蛟一鱼而笑,妖族的可能性较大。第五,老秀才曾为...


神之殇,人之初

天幕之上,一轮大日缓缓破碎。 帝王一般的身形站在天门处向下远眺,人间山河万里,无数微不可察的身影起于人间,随之而来的,是天幕的不断震荡。 一道恢弘剑光自大日中刺出,消弭在天门不远处。 东华帝君微微颤栗,神情却平静无比。 如春夜映照圆月的湖面。 他依旧盯着人间山河画卷,自南至北,由东而西,看遍每一处人间。 这曾是他的人间。 须发皆白的老人轻轻叹了口气。 “剑主为什么,不直接杀了我。” 有声...


左右既在,先生无恙

桐叶洲,万里破碎山河。 依周密的说法,是将一洲之地打碎重建,成就万世太平之基。 一洲之内,唯余桐叶玉圭二宗分据南北。 扶摇洲已陷,败退仙家以巅峰剑仙齐廷济为首退守金甲洲,只是比起在桐叶洲的大肆掠杀,妖族在扶摇洲要收敛得多。 一洲扶摇之下,到底人人无畏生死,可叹亦可敬。 桐叶洲闭洲自守,人心渐沦,多有大国万里一空,皆被炼为白骨傀儡。 山下饿殍,山上病犬。 狂乞笑鬼。 桐叶宗前,剑修左右按剑而...


第七百一十章 只驱龙蛇不驱蚊

挑灯看剑章评(710章 只驱龙蛇不驱蚊) 老四真身,君倩渊源,白也风流,合道三洲。 暗线脉络,变革图存,避免末法,创新改错。 观照现实,真实质感,现实距离,影响现实。 每篇章评第三章固定连载《剑来文学性浅析》 第一章【这章忒短】 「老四真身」 老四妖族基本实锤,御风而行和拳打神灵更像武夫(剑修和练气士也可出拳,所以没有实锤),魏山神护送辛苦说明分量重,动则方圆百里地牛翻背之声势说明体格大...


落魄山日报-2020.02.20

今日骚图宁姚破镜宁姚斩心魔心魔:你是如何看出我是假的?呃啊!我死了宁姚:我家陈平安那么强,怎么可能有你那么多头发? 此楼语音播报 娱乐播报来自落魄山日报的一篇发散通稿:刘华茂和姜尚真本真在那短暂的塑料姐妹情期间,不止有捏脸颊,还有过很多的趣事。其中有一件据野史记载的“闹鬼”事件,知晓者更是寥寥无几。至于闹鬼事件的详细经过,已经无从考证,小编也是通过旁敲侧击才知道一些蛛丝马迹。事情经过大概是:刘华...


第七百一十章 只驱龙蛇不驱蚊 炭雪总结

要开始习惯于看小章的日子了,而且是不连续的。 刘十六的出现引起了诸位书友的极大热情,已经超过剧情本身,更是抢了主角陈平安的风头。 啥?主角是陈平安? 一、十六拜先生,米裕有所思 落魄山祖师堂前三炷香。先生文圣老秀才,已故师兄齐静春,已故十境武夫崔诚(同时还是大师兄崔瀺的祖父)。 每一位,都值得刘十六留下几行泪。男儿有泪不轻弹,一弹之后便一发不可收拾。暖树心细如发,拉着米粒离开祖师堂,留给刘十六一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