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年书友的几句真心话,这次不止三句了,也许是最后一次说这么多

知烽火而晓剑来,还是闻剑来而​识烽火? 本来写了很多个人心路历程,最后决定还是不用了,过多感情赘述可能会产生两个极端。简单点就是我知烽火于雪中,我知剑来于烽火。 首先来谈一谈现在的问题,褒贬都有,也无需急着下结论,都静一静想一想。 其一,请假与更新问题。这个问题其实不算什么问题。他写得出来就肯定会写,写不出来你就是买下整个物流快递寄刀片也不成。光有大纲而无灵感,只是告诉你一件事情,你看的却不...


第七百七十章 夜航船 看点

第七百七十章 夜航船 看点 #剑来看点# 天下学问,惟夜航船最难对付。——张岱 太长不看系列: 1.平安入船,愿者上钩。邵投桃报李,推平安被封衡问道,夜游无踪。 2.语道隐官,信息何来。是有人在外托梦,还是天下尽知隐官。 3.闻声而至,身份渐露。一求《性恶》,一邀刻印,旁观者几何。 4.知其然可贵,不知亦无碍。平安为文圣嫡传,夜航一船便是学问大考。读者只是看客,何须强求社科知识样样都懂,只看看平...


第七百七十章 夜航船

夜已深了,群星眨着眼睛,一轮圆月光芒皎洁明亮,奥古斯丁.陈喜欢这样静谧的夜晚,草的微涩和虫的欢鸣环绕着他,他叼着草叶,手指依次指过黄道十二星宫。 射手座,白羊座,水瓶座格外耀眼,无风的 晴朗天气,被取名莱茵哈泰的黑色猎犬安静地伏在远处,竖起耳朵探听姆妈是否又带着嬷嬷们寻找过来。 以前不太安分的老教父伊塔会在时钟敲过十下时准时地等着奥古斯丁穿过秘密通道,指着漫天星辰和他说起星象,眯着眼,揉着奥古斯丁...


769.夜航船

部分书友觉得这章用典过多,难以理解,历史典故我也不理解,但不影响读懂本章。 浩然历嘉春十二年(暂定,没有时间,情节是无源之水) 浩然天下 北俱芦洲 夜航船 陈平安 裴钱 周米粒 青牛道人 荆姓剑客 扁担和尚 邵某 书店老人 兵器店老板 甲城少女 乙城少年 卖饼妇人 陈平安与和尚打机锋,和尚自说自话:“你知道我知道我不知道 什么是道 吗?你 知道 知道 吗?” 陈平安道:“你说得对,那个茶壶真...


章评0770夜航船

小小副本,尽是典故,总管好水性。 偌大一座夜航船 世间多是求不得 上钩愿者无留意 偌大一座夜航船 陈平安在避暑行宫翻到的真珠船,夜航船,正是明朝的两本杂书。 《真珠船》作者胡侍。摘取经史故事及小说家言而成,书名化自“读书每得一义,如得一真珠船也”。 《夜航船》是张岱所著,三教九流,船上闲谈,包罗万象,书名源自序言第一句“天下学问,惟夜航船中最难对付”。 周密旁注,前有真珠船,后有夜航船,学海无涯,...


第七百七十章 夜航船

挑灯看剑章评(770章 夜航船) 船:真珠夜航,只嫁张岱。 典:秀才龙虾,条目城主。 佛:文字牢狱,愿者上钩。 第一章【船】 「真珠夜航」 夜航船秘境,陈平安曾听陆台提到,又在避暑行宫秘档所存书籍《真珠船》看到。“前有真珠船,后有夜航船,学海无涯,一叶扁舟,缝缝补补,载人夜游万古天地间”是周密旁注,“去你娘的,两拳打烂”是羊角辫手笔。《真珠船》和《夜航船》是明朝两本包罗万象的杂书,《真珠船...


第七百六十九章 算计

浩然历嘉春十二年,六月,白纸福地。 我拖刀而至,天空中下着雨,如我此时的情绪,带着股不明所以的哀伤和愤怒。 入云的山脉连绵起伏,一株万丈高的桃树立于天地正中,风起,花落如瀑。 巨城依山蜿蜒,却是以群峰为柱,于其上建立本不该见于人间的巍峨宫殿,即便我立于天幕俯视,依然只觉渺小如沙。 神龙矫首向空,彩云之间,有凤来仪。 我默默看着这一堪称神迹的建筑,莫无表情。 那个本该执笔的人,便在这里梦着他的彩云...


第七百六十九章 算计 看点

第七百六十九章 算计 看点 #剑来看点# 平安带着裴钱与米粒游历,以平安与裴钱的战力而言,破秘境而出则是下策,好聚好散是希望。秘境光阴缓于浩然天下,故而当时僧人欲留人“百年”,葱倩自是不愿。当看戏人变成局中人,曾定一月为限,希望时间够用。 综合整章,有多个“三”。条目城的三条规矩,裴钱眺望到的三位美人,平安先后遇到的三个劫,铺子里换“小眉”刀的三样东西,邵宝卷的暗话。当然,最重要的还是儒释...


第769章算计诗词典故整理

囚山赋》是唐代文学家柳宗元被贬永州时创作的一篇赋。此赋描写了永州群山环绕宛如牢笼的景象,运用两句说一事的方法,一层一层地推进,“兮”字加在中间,感情得到更充分地表达,楚辞的悲怆之感油然而生,赋的后半部分直抒胸臆,放声号哭,让人感到悲不忍闻。全赋淋漓尽致地抒泄了作者的痛苦与悲凉。[柳宗元《囚山赋》原文  永贞元年,公谪居永州。元和九年,作此赋。晁太史无咎序公此赋于《变骚》曰...


章评0769算计

六千余字,看似短小,实则精悍。 思量处,且容在下一一道来。 神仙中人。渡船玄机。深远算计。 神仙中人 裴钱的猜测应该是有道理的。此处根脚,有很大概率就是拘押活人魂魄的囚山赋或是文字倒影的水狱。 经过陈平安的勘定,此处众生,除了灵魂,其余外物几乎全是某种大道显化的假象。正因如此,当地人与外来人谈买卖,才会选择以物易物。一是思乡情切,外乡人携带的寻常物再寻常,对这些囚于此处无数年的活神仙而言,都是一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