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69章算计诗词典故整理

囚山赋》是唐代文学家柳宗元被贬永州时创作的一篇赋。此赋描写了永州群山环绕宛如牢笼的景象,运用两句说一事的方法,一层一层地推进,“兮”字加在中间,感情得到更充分地表达,楚辞的悲怆之感油然而生,赋的后半部分直抒胸臆,放声号哭,让人感到悲不忍闻。全赋淋漓尽致地抒泄了作者的痛苦与悲凉。[柳宗元《囚山赋》原文  永贞元年,公谪居永州。元和九年,作此赋。晁太史无咎序公此赋于《变骚》曰...


章评0769算计

六千余字,看似短小,实则精悍。 思量处,且容在下一一道来。 神仙中人。渡船玄机。深远算计。 神仙中人 裴钱的猜测应该是有道理的。此处根脚,有很大概率就是拘押活人魂魄的囚山赋或是文字倒影的水狱。 经过陈平安的勘定,此处众生,除了灵魂,其余外物几乎全是某种大道显化的假象。正因如此,当地人与外来人谈买卖,才会选择以物易物。一是思乡情切,外乡人携带的寻常物再寻常,对这些囚于此处无数年的活神仙而言,都是一份...


第七百六十九章 算计

挑灯看剑章评(769章 算计) 副本:一船三城、游戏规则。 算计:处处机关、智退沈括。 入局:步步典故、环环相扣。 第一章【副本】 「一船三城」 一座夜游船,洞天破碎秘境炼化而成的小天地,类似于“大海归墟”,按照《列子》和《山海经》的说法,归墟是海中无底之谷。小天地中灵气与外界无异,光阴长河的流逝速度稍慢。三座城分别是本末城、别处城和条目城。本末城取意本末倒置,越远的景致反而越清晰,别处城...


第七百六十九章 算计

769. 浩然历嘉春十二年 北俱芦洲 巨城渡船 条目城 城外 陈平安 裴钱 周米粒 银角帝子 秀美宫女 冠冕女子 披甲骑将 书店 沈括 儒雅老人 街上 青牛道人 大髯剑客 兵器铺子 邵宝卷 魁梧汉子 青衫老人 烧饼摊 邵宝卷 卖饼老妪 挑担僧人 几个判断: 条目城无钱币,买卖在一问一答,可解店主的不同困惑,则可兑换相应货物。 诸店主皆是携带身家来此解惑之人,因道行、执念不同,或为真人,或让幕...


落魄山日报-2020.06.25

今日骚图—— 此楼语音播报,祝各位书友端午安康 花边一:震惊!裴杯与宋长境不得不说的故事!!落魄山八卦新闻报道,小编收到消息,裴武神疑似与宋武…宋单手(裴钱,俺已经照你吩咐说了,可以把刀放下了吧)有丝丝暧昧,目击者说宋单手的武神姿态,是这两人经常在荒山野岭打架,还时不时传出女武神的娇喘声。由于两人境界太高,目击者不敢靠近,不过小编...


第七百六十八章 压压惊 看点

第七百六十八章 压压惊 看点 #剑来看点# (来迟抱歉,祝诸位端午安康) 【敬畏压胜】 基础情报做的再到位,终究还是要亲自走一遭,眼见为实。在宗主平安下山之后,周首席就和崔东山联袂来访山。 山上修士,恃武凌人,然踢到了铁板。对付蛟龙之属,东山“天生”很擅长。东山的古砚中真身在酣眠的程龙舟如今已贵为72书院的山长之一,仍不知有没有拿回真身。而这条驭“下”无方的“白龙王”,估计就得被东山教育一下了。...


第七百六十八章 压压惊

#嘬,请假一天# 庚子鼠年,壬午月,戊戌日 天空中下着连绵的雨,群山峻秀。 仙家楼阁依山而建,半山腰缥缈白云,如做绣带,曲水盘桓,仙音漫漫,兼有白鹿啼鸣山间。 我撑着竹伞,步履沉稳,直往山上而去。 有俊秀青年一袭白衣,大袖鼓荡,却似个傻子,自山上翻滚而下。 我只是上前。 雨幕骤散,我停下脚步,手持竹柄,以伞作剑。 玩味道:“叶无道?陈二狗?奥古斯丁?陈青牛?徐凤年?陈平安?” 那人敛袖而起,拨开...


观局之浅析神秘组织

剑来书中,有一神秘组织,目前出场不过两次,其所谋之事,却必然极大。 目前,暂代主持神秘组织议事之人似乎是仙人境,在中土神洲藏有一处洞天,祖师堂二十座椅,可以确定身份之人,依旧寥寥可数。 镜面之上有座椅者,琼林宗宗主,正阳山红线妇人,韩玉树。有一老人,应是文庙中人,与陈淳安有隙。 神秘组织在书中的第一次出现,是陈凭案山水游记现世之后。琼林宗宗主,当时询问是否需要推波助澜,结果挨了一顿骂。因为文庙默认...


章评0768压压惊

上乘剑术 切割,圈定,这门从荀渊老前辈处习得的上乘剑术,是时候发扬光大了。 宝瓶洲小桐叶的名头,自然不是白给的。正阳山作为宝瓶洲规模足够,且以剑修作为立身之本的宗门,与桐叶洲以及桐叶宗,确实有不少相似之处。 比如,利字当头的行事风格。正所谓,力气我们不一定是出得最少的,但是利益我们一定要争最大的。 比如,光怪陆离的各种人心。勤俭持家的宗主竹皇,只顾自身境界的老祖师夏远翠,争权夺利的掌律祖师晏础与泉...


刻字四人,当初顺序是齐陈董猛吧,先是剑气长存,然后雷池重地吧

刻字四人,当初顺序是齐陈董猛吧,先是剑气长存,然后雷池重地吧,变了设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