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六十六章 翻不动的老黄历 看点

第六百六十六章 翻不动的老黄历 看点 (先揉揉被抽肿了的小脸,打碎的飞升台,的确是拖月山) 秀秀,周密等人登天,重启飞升台。天干物燥,小心火烛,如何防得住火神。阮秀曾为人,今朝重归神位。周密亦是至高之一,如其所愿。位列仙班,亦领蛮荒妖族剑修归神道,重建神族。火神阮秀能否克制住本性,不下凡不肆意打杀水族。所以,这便是崔瀺对阮秀的问心。平安眼中无小事,阮秀眼中不过阮邛平安几人。以李柳神性换大...


第七百六十六章 翻不动的老黄历

挑灯看剑章评(766章 翻不动的老黄历) 前浪:主角国师,布局开天。 后浪:浪花淘尽,打黑除恶。 浪急:大家都急,平安急了。 第一章【前浪】 「主角国师」 《剑来》原名《国师》非无道理,崔瀺确有主角光环。锦绣三事牛叉,联手白帝城主下出彩云局,赢得与术家开山老祖的术算之争,舍弃学宫祭酒和文庙副教主坦途而走上叛师的事功险路。一国统一洲打造宝瓶防线力挽狂澜,筹谋布局开天带走周密等妖族主力,山水颠...


落魄山日报-2020.06.15

今日正文——话说林守一和齐景龙在寺庙击退花妖之后,林守一因中花毒,二人整整修养了三天才出来。二人这次要去的地方,是一个乡镇中的大户人家。这良田千顷,米面成仓,骡马成群,鸡鸭成栅的大户人家倒是不足为奇,可这主人家是一个二八芳龄的美貌女子,你道奇不奇?更奇的是,这女子半年以来,已前前后后纳了二十多位小郎君了!二人今日来的好巧不巧,这是这女主人与她的第二十八位小郎君刚刚拜完堂,准...


第七百六十五章 老子婆娑 看点

第七百六十五章 老子婆娑 看点 平安歇时,落魄山诸人俱在祖师堂外闲聊等候。等候山主的回礼安排。 东山观周肥鬓染微霜,感时光匆匆,虽付出无数,却无所求。“老子婆娑,【出典】: 《晋书》卷66《陶侃传》1779页:“(侃)将出府门,顾谓愆期曰:‘老子婆娑,正坐诸君辈。’”有指男子胸襟宽广之意。周供奉则说,逆行无悔,以手中剑抚天下不平事。如此风雅的言谈只哭了剑气长城出来的剑修米裕文化课将将及格...


浩然蛮荒战局小结

即使灰袍妖祖在陈清都与龙君观照三人问剑之后蛰伏养伤,但蛮荒天下与剑气长城的实力差距始终存在。因此,妖族攻破剑气长城,入侵浩然天下,在真正的高层眼中,就是是迟早的事情。 战局发展如下。 其一,剑气长城举城飞升,剑仙人人愿死,使得蛮荒天下额外战损极大。其二,大骊王朝在绣虎崔瀺的谋划下吞并一洲,阻滞桐叶洲妖族北上。这两个原因虽然迫使周密无法推行上策,但作用依旧有限。 妖族拿下扶摇洲与金甲洲几乎可以说是必...


说说武夫境界和战力相关

1.武夫境界按道理最高是12境,差不多就是披甲人那个档次,天庭五大至高战力,水准应该和三教祖师的15差不太多。浩然、青冥、莲花、蛮荒、第五座,剑来世界有五大板块,天庭有五大至高神,我是觉得这个可能不是巧合,而是:一座天下刚好能供养的起一个顶级高手。五大顶级高手,五条登天之路!后来,天庭被攻破,三教登顶,出现了三条登天之路,儒教、道教、佛教,目前已知,人族只有这三个顶级高手,...


挑灯看剑章评(765章 老子婆娑)

老子婆娑 山平水静 网文现实 复仇戏码 争与不争 谁的人生 第一章【老子婆娑】 日月磨蚁出自辛弃疾《水调歌头·送杨民瞻》,寓意人类渺小和浮生若梦,劝勉友人功成后再身退。老子婆娑出自辛弃疾《沁园春·弄溪赋》,描写了闲散中的放逸不羁(婆娑)。崔东山感叹:“日月磨蚁,老子婆娑”,意思就是尽管人生短暂,归隐生活的潇洒散淡令人向往,大丈夫也应挽狂澜回天地之后再入扁舟。姜尚真最得书友热爱自然有道理,身边花...


第765章老子婆娑诗词典故整理

日月如蚁出自宋代辛弃疾的《水调歌头·送杨民瞻》日月如磨蚁,万事且浮休。君看檐外江水,滚滚自东流。风雨瓢泉夜半,花草雪楼春到,老子已菟裘。岁晚问无恙,归计橘千头。 译文宇宙中日月行走,不停地转动,人世间万物也不断地发生不断地消亡。您看屋檐外的江水,滚滚向东流去。我已经退隐,半夜在瓢泉听风观雨,春天在雪楼看草赏花。年纪大了,可没有什么大毛病,赋闲之后,躬耕田亩,自食其力。您外...


《落魄山日报-06.13》

今日正文—— 傍晚的深山老林,正逢大雨滂沱,电闪雷鸣,此刻林守一齐景龙二人相互搀扶,浑身湿透,终于赶到了这座破败已久的神庙。 脸色苍白,牙齿打颤的林守一在神像下面抱着胳膊瑟瑟发抖,齐景龙在门口怎么也打不着这两块打火石。 咚咚……咚咚…… 林守一:“别打了,你打不着的” 齐景龙:“我现在没打啊” 嘶……那这是什么声音? 咚咚……咚咚…… 齐景龙:“禁声,它来了” 果然,话音刚落,破旧的木门吱呀一声,...


落魄山日报-2020.06.13

今日骚图——陈正滑你再不努力,读者要被什么逆苍天啊,什么天残土豆啊,什么马伯庸啊,什么唐三啊,给抢走了 今日正文——傍晚的深山老林,正逢大雨滂沱,电闪雷鸣,此刻林守一齐景龙二人相互搀扶,浑身湿透,终于赶到了这座破败已久的神庙。脸色苍白,牙齿打颤的林守一在神像下面抱着胳膊瑟瑟发抖,齐景龙在门口怎么也打不着这两块打火石。咚咚……咚咚……林守一:“别打了,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