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将起(伪)

范大澈仍未能破开龙门瓶颈,当下便有小小的内疚。 自己占着茅坑不**,演武场用着,二掌柜打着,傀儡练着,何况二掌柜打得真他娘尽心。 这都破不了境,愁啊。 心有忧郁不得抒,二掌柜牌解忧酒。 叠嶂酒铺发展到了三间,二掌柜不在,范大澈前脚刚踏入酒铺,便有地仙打趣道:“呦,龙门境剑修大澈兄来了!” 范大澈这个老实人一番挤眉弄眼,就差以心湖涟漪告知了,自家人何苦为难自家人? 还是三秋兄弟对俺好,那一颗小暑钱怎...


《落魄山日报-08.03》

正文 千秋兴亡,家国大事,最是心伤!最费思量! 诸位,这次我们来看一本老书,说一说那烽火戏诸侯的雪中悍刀行。若说是江湖风波,金戈铁马自然少不了风流人物。 巾帼不让须眉,儿子不必不如老子。看那北凉王徐骁膝下大儿子徐凤年,人如玉,气无双。武媚娘望城头,比花娇,人如媚,等的便是世子殿下。满城尽悬北凉刀,一日阅尽北凉花。人生如此,快哉快哉。 江南好,最好是红衣。纵然千千万万个日夜,也忘不掉她眉间...


风将起(伪)

范大澈仍未能破开龙门瓶颈,当下便有小小的内疚。 自己占着茅坑不**,演武场用着,二掌柜打着,傀儡练着,何况二掌柜打得真他娘尽心。 这都破不了境,愁啊。 心有忧郁不得抒,二掌柜牌解忧酒。 叠嶂酒铺发展到了三间,二掌柜不在,范大澈前脚刚踏入酒铺,便有地仙打趣道:“呦,龙门境剑修大澈兄来了!” 范大澈这个老实人一番挤眉弄眼,就差以心湖涟漪告知了,自家人何苦为难自家人? 还是三秋兄弟对俺好,那一颗小暑钱怎...


胡说剑来(3)

“爷爷,爷爷,如果有一天剑来真的结局了,应该是以什么方式呢?”女孩托腮问道,大大的眼睛中映着烛光。 “应该,会很无聊吧,正义战胜了邪恶,主角抱得美人归,邪恶退缩在世界的边界策划着下一次的反攻,正义的人们欢呼着高歌着胜利...”老人抚着狭长的胡须,一手抚着女孩的小小脑阔说道。 “爷爷你骗我,这结局也太套路了吧,好无聊啊。”女孩嘟囔着嘴,脸蛋上出现两个好看的酒窝。 “是啊,可再宏大的作品,在孩童眼中不...


《落魄山日报-08.01》

正文 今日简讯—— 浩然天下儒家教育局曾多次在边境推广文化教育事业,但在多重复杂因素下未能完成; 叠嶂酒铺近期预购铺面以扩大经营规模,本土齐氏酒店在发展客户领域形成强势竞争关系。 落魄社消息: 离开边境将领陶文家后,陈平安和崔东山走在去往叠嶂酒铺的路上,陈平安问询了后者在城头上对郁狷夫的作为和与林君壁下棋的结果,对于崔东山的行事分寸感到放心,并叮嘱他多照顾裴钱和曹晴朗的学业。两人...


《落魄山日报-08.02》

正文 今日简讯—— 绍元国年轻军人林君壁在棋盘上输给崔东山后深受打击,目前在孙家静养。 落魄社消息: 边境城头上,左右在给裴钱等三人上课,传授裴钱关于剑术和剑意的相关知识,以及给三人大致讲解了文圣一脉的文化理论,并让崔东山赠送了一件礼物给郭竹酒。 崔东山找到驻扎在城头的僧人,向后者致谢后询问了关于爷爷崔诚当年死于莲藕福地寺庙内的情况,但僧人的回答并未使崔东山感到满意。之后崔东山前...


剑自北方来

今天是2019年8月2日,从2017年6月1日剑来更新第一章,已经过去了两年。 记不得自己是什么时候翻开这本书了,只记得那时候看着盗版,舍友们打着游戏,而自己在被窝里于无声间泪流满面。 那是我第一次知道,网文还可以这么写。 那之前的之前,遇见雪中,依旧是看的盗版,我才第一次知道烽火这个名字。 剑来胜在人心,我们追随陈平安一路修心,在那些该做或是不该的思考中一次次懂得,雪中胜在情节和人物塑造。 自己...


第六百一十章左右教剑术看点分析

一、剧情进展1、左右城头教剑术;2、白鹅敲诈孙巨源;3、君壁严律结同盟;4、东山老僧城头谈;5、裴钱文斗郭竹酒。二、大师伯与师侄1、剑术最像左右的裴女侠前文提到,女侠的写轮眼自带复制粘贴功能,看到的就能记住,记住了就能用,那么她自创的那门疯魔剑法其中就不仅仅是有别人教的白猿背剑术之类,还有很多很杂的内容,感觉这是个将万法融为一体的过程,那么既然最像,左右的剑术原理大概也是如...


610 左右教剑术--------------------笔记

1.陈清都跟崔东山说了些什么?陈清都又跟陈平安说了些什么?崔东山可能会死,这应该是陈清都跟陈平安说的。崔东山为什么会死?前面猜崔东山是来跟陈清都要约定好的三个人的,崔东山又说裴钱跟仲秋要在剑气长城待半年最好,这可能是半年后陈清都才会给这三个人。我原来猜测这三个人是跟老秀才开新地图有关,因为老秀才是负责稳定通道,最得意一个人开拓速度太慢了,可能50年内开拓不完,这个新地图原来...


第六百一十章 左右教剑术

第六百零九章 唯恐大梦一场;第六百一十章 左右教剑术 看点 两章内容较多,分点写看点。 【我是东山啊!】 林君璧之道心,我崔东山想坏,自然不难,探囊取物而已,只是没必要。如此作为,自然是为了那撰写了一本死活棋谱的溪庐先生,至于真正原因便不是口中所说断了财路之事,而是当年砸碎了文庙路边的那座破败神像的一群读书人中,有他而已。只是这种腌臜事,自然不必告诉先生,学生受之。先生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