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47-950章 综合看点

第947-950章 综合看点#剑来看点# 【想象者】想象者又名复刻者,此种手段类似于崔瀺捏制高老弟,但又有不同。高是在小米粒神魂深处留下了东西,以此为手段,可以在一定条件下“反客为主”。但陆沉不同,毕竟是十四境大修士,齐崔联手,研究了想象者的手段,复刻了“陆沉”。 与此同时,青冥天下乱象一起,陆沉为了应付如此局面,必然会与之前的自己大道偏离,行事有迹,心中有念,如此,则平安心中的“陆沉”就...


来总结评述下剑来里的十豪级别人物

本来十一期间就开始写,结果总管最近更新里写了很多这些巅峰人物的内幕。十豪级别会分为正选和候补,正选里的会稍稍厉害一点,每个级别也不止十个,欢迎大家各抒己见,就是别太杠哈,图一乐呵。在水火之争和登天之役之前,就只有一座天下,远古天下十豪,其中六人分别是道祖,佛祖,至圣先师,兵家初祖,第一位修道之士,天下剑道魁首,其余四位暂时不知。还有四位候补:陈清都,小夫子礼圣,白泽,三山九侯。所以十豪就是剑来里的...


【长青章评】九百三十九章 白玉京,师兄弟

这两章看下来就是四个字:风雨兴焉。 陈先生实在是一个有意思的人,这两章着笔明显留了不少深深浅浅的线索,好似遥遥剑指观者:此间剑术谁高?好,领剑。 【余斗】 道老二的名字就是一个再明显不过的谜题。天倾西北,地陷东南,吾为东道主,好一个斜,好一个志当存高远。大概这位道老二自修道第一天起,就已笃定自己会走到大道之巅,身后人身后事就只是寻常。道祖无为而非无情,以人道究天道,探寻天人合一,故而最早在河畔议...


939-947章 综合看点

939-947章 综合看点#剑来看点# (再凑凑就10章了,哈哈哈~)【见桃花】平安炼化第三件木属本命物,是在火龙真人面前。平安问心,返璞求真。内心苛责,千疮百孔。 「槐门小宅半开掩,每过似闻细哭声。内有一株桃树,未有桃叶,也未开花。不知何时,那些如同敲门声叩响心扉的轻轻呜咽,能够渐渐消散,更不知何时才能桃叶与桃花相见。 可能要更久。可能是来年之春。(552章 不唯有与故人告别)」 这场告...


第九百三十九章章尾简答:两对师兄弟,自欺非无理

本章尾归结起来有四个问题。一是神性平安是不是天庭共主?答:不知道。平安肯定不是,纯粹神性没有明确说前,我依旧倾向于不是,好像本章前面白玉京两位也提了不是,只是依照描述看,在平安身上重现了一场神人之争。一如万载前,斯天庭共主。天行健而非“天”行健。二是神性平安是如何被囚,答:不知道。具体过程也猜不出来,只能根据描述,知道是遗忘为囚笼,炼字避去道家的道理文字为心关禁锢,属实牛批。但隐患同样,被破除自己...


【如果陈平安真的杀了陆沉】

这章结尾确实比博燃,如果小师弟按照大师兄的“建议”去做了,我想陈平安在心性拔河上会输得更多,最终人性被神性压制,再被周密吃个精光。或是应了邹子那句“果然如此” 陈平安要的是14境剑修?暂时是的,为了宰余斗嘛。剑修行事天地无拘,说不定宰杀陆沉,坑杀余斗还真能进一步砥砺剑心。 可这样一个剑修不就是邹子眼中不配成为十五境的剑修么,我想也注定成不了。 不过有一说一,这章我觉得很妙的地方是吕祖指点陈平...


拆解齐静春之死

按照书中写,齐静春是为了替骊珠洞天承受因果,挡天劫而死。这个天劫并没有实际显化,或者说白玉京仙人出手,本就是天劫。 这里我也理解了一番,可以这样想: 首先浩然天下为什么不救骊珠洞天。我猜在以前的帖子里预测过剑来里各个天下其实都是从原来唯一大天下分裂出来的,而后各自形成自己的天道。天道与天道之间互斥,大道相冲。比如,桐叶洲的那些初生“混血儿”就会被浩然天下针对,剥夺气数...


第934-938章 综合看点

第934-938章 综合看点 #剑来看点# (又要报季报了……总管怕不是也在赶进度吧)(时间轴有点儿乱,大家见谅) 【狗撵狗】 陆沉久留浩然不肯走,形似癞皮狗。至圣先师脑经一转,派在剑气长城哪边儿颇负盛名且与陆沉颇有交情的陈平安送客。俗称,狗撵狗,诶嘿嘿~对吧~我们可没有仗势欺人。 就鬼精鬼精占了道祖便宜的陈平安,趁着有至圣先师撑腰,顺手就着邹子的局,又算计了一把陆沉。堂堂三掌教,反...


第930章-933章 综合看点

第930章-933章 综合看点 #剑来看点# (祝大家中秋快乐) 【醉酒】 有话说,一醉解千愁。可到了文圣这儿,也只会越喝越心疼,越喝越清醒。 仰止何德何能,得礼圣与文圣二位点播,还能从平安哪儿得到功德。故而身为俘虏,依旧能获得一份大道机缘,蛮荒王座,修心亦是修行。 历史如蛇盘镜,新时代下总有旧故事发生。人生如梦,却是各有各的心疼。崔瀺对人间极尽事功,冷漠之下是一种极大的慈悲...


给整笑了

我以前只是质疑你的写作能力,现在我怀疑你做人的能力。 一个失去诚信的人,说再多的话都不再可信。你我只是商品的买卖关系。网文商品属性里应该有“及时”属性,毕竟是连载小说,毕竟你说的是“请假”。 你端上来一盆馊掉的汤,想让人笑着喝下去,那么到底是谁可笑? 阅文事件出来后,网文作者人人自危,现在的天空早就没有以前清朗了。作家们面临要么饿死要么失去作品版权的困境。而你是上个写作红利期诞生的网络白金写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