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九十一章 青萍剑宗 看点

第八百九十一章 青萍剑宗 看点 #剑来看点# (这年头,哭穷就学崔东山。) (随口立flag说周二更,行的,我周二更!) 【起名】 老大剑仙剑碎托月山,于是「所以后世才有了风起于青萍之末的说法,有了一叶浮萍归大海的讲头。(714章)」 除了纪念老大剑仙,同时也有影响桐叶洲乃至整个浩然天下格局的希望在。 风起于青萍之末,止于草莽之间。出自战国·宋玉《风赋》:“夫风生于地,起于青苹...


「陈平安对浩然天下的重要性」

陈平安游山玩水,两座天下的大战云里雾里,笔者个人觉得不合理,于是写了篇文章。在此补上一篇,说一说陈平安对于浩然天下的重要性。 有道友觉得陈平安现在养伤就好。笔者也觉得陈平安贡献很大,也支持陈平安养伤,但如果让陈平安现在一心一意养伤,笔者反倒觉得过犹不及。 想当初剑气长城,陈平安接任隐官,坐镇避暑行宫。武道不过金身境,无法御风远游,练气士更是下五境,连个本命飞剑都用不大明白。可陈平安照样时不时去各处...


第八百八十八章-第八百九十章 综合看点

第八百八十八章—第八百九十章 综合看点 (我出息了!我已经忙到可以攒更了!) (前排再次怨念!说好的待两年呢,宁姚咋就这么回了呢!陈平安你狗怂狗怂的,好歹牵个手啊喂!) #剑来看点# 【返乡】 皇帝宋和……小30年过去了,这想法还是……不过可比初见时进步太多了。不过也是,哪怕是宋集薪跟陈平安一起住了十余年,也无法理解陈平安那选择于无人处掐死他的思维。陈平安所选,是宝瓶洲的国师,而非某人之...


「应该是最后一篇」

在某座楼我说过。从今往后,此处更新章评再无一灯亭。 两百多个字,一晃眼就写完了。 我消失了一段时间,前因后果都在大家眼里,不多赘述。就这。搞得好像以后还想和我再见一样。别逗了。您自个儿玩去吧。 想过让别人再帮个忙拉倒,后来觉得读书人还是要给自己留点仪式感。于是如题。 自认比不得几位前辈,但求言之有物,论之有理。章评十分制,我托个大,给自己七分,偶尔八九分,已经很满足了。 拢共百余篇章评,动笔以来没...


「章评0890下宗」

游哉 第二次写这种章评,说实话,很烦。 上一次记得是文庙议事的时候,总管笔下的中土神洲竟然出了个主动在陈平安面前搞事的天才门派,想不出合理性在哪里。之后表明是郑居中帮忙调整心弦,使其暴露本性,本也是无伤大雅的插曲,也就揭过。 这章给笔者个人的感觉就四个字,不知所云,笔者想不明白落魄山能够如此悠闲的合理性在哪里。在之前的章评中已经问过这个问题。两座天下打仗,凭什么要等陈平安。 现在看来,是笔者失策了...


书评 --【书简湖】

我走了,我又回来了,男人就是这么反复无常。听朋友说最近章节写得很好,去看了看,确实不错,既然是书简湖,既然​是人心,既然有空,我们就来好好聊聊。文会比较长,理论头痛党可以一键三连退散了。 【前言】 诚如我之前所言,书简湖陈先生问了一个很大的问题,即:情与理,如何抉择。陈先生给出的回答:“先情后理。”只这四个字,当然会有点冤枉他,或许应该再加上“以情执理,以理制情”。但不管有没有后面八个字,这都是...


「章评0889何谓披星戴月」

收尾 大章节,确实该收个尾了。难得几回醉,大好年华,该吃吃,该喝喝,该睡睡。 从文庙议事说打就打一直到现在,时间也不多算,一两个月总是有的。从陈平安回剑气长城时了解到的情况来看,浩然天下兵马聚集的速度甚至要快过陈平安的预期。一剑万里的左右是临时起意,但阿良带着青秘道友一路兜兜转转,要说在文庙的时候阿良没与亚圣打好招呼,笔者反正不信。阿良与左右这种战力一双手都数的过来,要是不顾大局,不如趁早关起来。...


「章评0888离京返乡」

落剑 老剑修于樾见到陈平安,自觉没过多久,笔者恍然一惊,按时间线来看,左右与阿良这场出剑,大概早已经结束了。结束时间,很可能还在陈平安一剑抹去托月山之前。 阿良主动钓上一帮大妖,左右一剑而至,围杀,反围杀,笼中缠斗,前两个阶段的时间,很快。从陈平安深入了解交流天干小队并感应到那份异象,到文圣请来礼圣帮忙收尾,笔者个人觉得,大概是缠斗刚开始的时间。之后礼圣带陈平安与宁姚重返剑气长城,揍人喝茶,转眼之...


第788章问剑去诗典整理

吴起(前440年-前381年),卫国左氏(今山东省菏泽市曹县,一说菏泽市定陶区)人,战国初期军事家、政治家、改革家,兵家代表人物。 吴起一生历仕鲁、魏、楚三国,通晓兵家、法家、儒家三家思想,在内政、军事上都有极高的成就。在楚国时,曾主持“吴起变法”,后因变法得罪贵族,遭其杀害。其著作有《吴子兵法》传世。唐肃宗时,吴起位列武成王庙内,被称为武庙十哲。宋徽宗时被追尊为广宗伯,...


「章评0887春山」

大骊皇帝宋和请陈平安担任大骊国师,最终得到一句不算回答的回答,下次路过大骊京城会有个确切说法。皇后余勉握住宋和的手,装作不知道那张手心满是汗水。 现在的宋和,让笔者不禁想到想要展翅的雏鹰,首先需要断一次翅膀。 做了皇帝的宋和比起最开始的时候,变化不可谓不大。 回想起宋和最初的出场,就是个天天跟在当时还是皇后而不是太后的南簪身边的老实孩子,母亲说什么就是什么,两个字,听话。大骊太后与国师崔瀺以及宋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