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叼浅谈老秀才(一)

关于老秀才,我想出一个小系列,可能就两篇,也可能三篇,也可能更多,看情况。简单说说我是怎么弄的。在txt文档上,我搜了一个关键词,“穗山”。随着词条一个个跳跃,基本上都是关于老秀才的内容,没什么技术含量,我大致整理复述一下,图一乐,图一乐,图一乐(重要的话说三遍)。就不一一列出是哪一章的了,怪麻烦的。大家新年快乐~ 【起源】①老秀才的大道原点是性恶论,...


第700章 新酒等旧人 前情回顾

下午好 1. ■第700章 新酒等旧人 反观一开始就只采取据守态势的桐叶洲,战局简直就是糜烂不堪,从山上仙家到世俗王朝,处处一触即溃,如今只能靠着三大书院和那些宗字头仙家苦苦支撑…… 第344章 圣人驾临碧游府 小小水神碧游府,胆敢拒绝大伏书院的敕封,落在桐叶洲其余三座书院眼中,可不就是天大的笑话? 钟魁这些看似轻描淡写的“...


剑来文学性浅析之序「看山」

书友问如何评价《剑来》,简单说就是“挺好”,至于“如何好”,“好到何种程度”和“如何能更好”,没有理性分析无法客观评价。此系列之初衷,在于将一盘菜的原料、烹饪和色香味,乃至摆盘艺术性,厨师认真程度,菜品设计背后的文化理念,菜品的传统做法与创新等,掰开揉碎给书友。至于好不好吃,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川菜湘菜各有所好的事情。 读书如看山,具三重境界,此系列亦分三篇。《剑来文学性浅析之一「看山是山」》,...


第七百章,新酒等旧人 炭雪总结

事需身历,再去言之有物。 字与心融,才觉书中有味。 很多流言蜚语,大多是捕风捉影,暗自揣摩而生。我们常说,客观评价是一个态度,不要做那墙头之草,更不该成为吹草之风。 剑来,不用心看,是真看不懂啊,比如这一章。 限于篇幅,本次只说文圣一脉。 一、先生不愧是先生 湖心亭看雪(天云山水堤各一白,亭舟渔翁酒客皆一粒,化用明张岱散文《湖心亭看雪》)小冬愁啊愁。多年未见,先生可好,弟子鲁钝,给先生丢人了。 茅...


第七百章 新酒等旧人

第700章,新酒等旧人,章评。 第700章,新酒等旧人,章评。 这章精彩且长。 大家小年快乐,回家了吗?工资多少啊?有对象了吗…… ■湖心亭观雪。 茅小冬看雪,“天云山水堤各一白”是化用自初中课本上的散文,明朝散文大家张岱的名篇《湖心亭看雪》。 张岱这人,明朝一大奇人,自己给自己写墓志铭。生在明朝,为人却有魏晋风范。 写了很多很美妙的散文,单论文笔远胜余光中余秋雨等大家。还是个大吃货。他堂弟叫张...


霸叼浅谈老秀才(二)

【先生弟子(上)】①老秀才收嫡传弟子的顺序是崔瀺、左右、齐静春、神秘的妖族弟子、陈平安。其中妖族弟子害怕连累老秀才,不承认自己是文圣一脉;而早期的陈平安因为没读过多少书,不愿意为了攀附而成为文圣弟子。②陪着老秀才走过一段艰苦潦倒岁月的崔瀺,被老秀才誉为才情最佳,也最偏执。当年崔瀺误以为自己视为大道的学问心血被老师全盘否定,为追求理想,他不惜欺师灭祖、叛出师门。一路上随性斩妖...


第七百章 新酒等旧人

第七百章看点 弟子不必不如师     【学生见先生】 文圣一脉大都不能以常理度之,国师崔瀺、剑仙左右、有望立教称祖的齐静春、活在回忆里的四师兄、独守剑气长城的陈平安等,茅小冬是一种反向的补充,作为老秀才仅存的一位记名弟子,茅小冬治学严谨,尊师重道,对先生高山仰止,十分守规矩,这也是为什么茅小冬会深受礼圣一脉的青睐。但这些在文圣眼里反而是不如何看重的东西,大概在老秀才看来,治学严谨,始终战...


霸叼浅谈老秀才(三)

①前面两篇说了老秀才的往事,说了他和他的弟子们。这篇只是聊聊老秀才的一两件小事。②先列出老秀才看陈平安出剑时所说的一段话,提前体会下老秀才的“伤春悲秋”:诗家有言,十年磨一剑,霜刃未曾试。今日把示君,谁有不平事。可天下有这么多不平事,剑却只有一把啊。③其实感性一点,已经可以确定老秀才的志向了,就是用学问代替武力,去磨尽天下不平事,何其难也~何其壮哉~④我水平有限,想的浅,不...


还是剑气长城原来设定是,蛮荒天下对半截剑气长城的剑道气运争夺

还是剑气长城原来设定是,蛮荒天下对半截剑气长城的剑道气运争夺,导致对陈平安的压胜越来越大,最后全面压制,前文中有量化的描写,陈平安这半截长城的天只有500丈高了。既然是剑道气运争夺,那么老兔子帮助陈平安破玉璞,这只能起到辅助作用。陈平安作为主角,那应该是拔高剑道,拓展剑意,创造剑术的那个人,这样对比蛮荒,只是简单的炼化争夺,妖族就很低级。再对比陈清都,陈清都用的是蛮办法,上...


挑灯看剑章评(699章 天下第一人)

奥斯卡颁奖,最佳影帝、编剧、导演和新人花落谁家?大道衍化疏而有漏,为什么一最难算?陈平安如果到了第五座天下,为什么会束手束脚?(配图:所谓伊人在水一方) 第一章【奥斯卡颁奖】 「最佳影帝」 玄都观道士平日估计常下五子棋,白玉京五岳真形图每次成四,就被一幅剑仙指路图废掉。陆沉搬出道老二,孙道长先怨徒子徒孙不遵法旨,再说愿做和事佬,又搬礼圣规矩。一句“对牛弹琴,鸡同鸭讲”骂四个,道祖和牛鼻子老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