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魄山日报-05.14》

正文———— “吱~”当沉重的深红宫门缓缓打开之时,一人的身影逐渐显露出来:只见他身穿一猩红蟒衣,双手自然下垂,面无发须,浑身透露着阴冷的气息。当他出现后,本来乱哄哄的众人都自觉的闭了嘴。 “怎么?杂家才几日不出宫,你们都聚集此地,这是要造反吗?嗯?”他一开口,一丝丝阴柔的气息传出,在场的众人都感觉有冷风吹过;他用阴沉的眸子扫过一些人时,被扫视的人犹如刀割一般,浑身不自在。这时,在众人的...


第547章 有些练拳不一样 前情回顾

1. ■第547章 有些练拳不一样 入了院子,陈平安轻轻一震青衫,浑身酒气散尽,走入那位许供奉的常年修道之地,坐在一张可以聚拢天地灵气的蒲团上,陈平安已经将那幅对联挂在身后墙壁上,原本空落落的屋子,有此对联,便有了几分书斋意味。陈平安打算以后回到了落魄山,这幅对联就挂在竹楼一楼。绝对不卖,就留着当传家宝,与那县尉醉酒后书写的草书字帖一般。 第546章 剑客行事 陈平安很不客气,大...


《落魄山日报-05.12》

正文 我是落魄山小编酒浮云散。日报社人才济济,陈烽火爆肝期间,日报社众小编犀利言辞犀利文章层出不穷,本着不鸣则已一鸣惊人的想法,我一直不鸣,又逢落魄山经济窘困,我惨遭裁员。人生谷之低,莫过于此。为了生活, 我每天勤勤恳恳,将重担扛在肩上。泰山有多重我不知道,肩上的砖头确实挺沉的。搬砖糊口,我不甘如此。鲁迅曾经说过:砖上有德,擅砖之人,可得大道矣。我相信砖上刻着道理,望有一天,我能修砖有...


读有些拳法不一样猜测分析

读有些练拳不一样猜测分析 有些练拳不一样,确实不一样。从曹慈来看,从倒悬山出来不久,就顺利进6境,才过了几年,就破了武夫的大关卡6-7境。且底子极厚,最强五境破镜的妹子,出手打曹慈,自己手折了。 而陈平安现在连最强6都不是。路漫漫其修远。 刘幽洲说曹慈说过,妹子你的六境就是纸糊的,曹慈讲,没说过,这是说的第二句话,虽然最后证明是怀潜说的。曹慈确实没说,心里也没想。但恰恰这个没说没想才是最伤人的。因...


547章分析——师徒努力一脉相承,人心复杂各有所图

贺小凉害平安之心不死。“不过有人突然微笑道:“贺宗主,考虑好了没有?你若是不说话,我可就要当你答应了。”……有女子冷冷清清说道:“我已经有道侣了。”……最终徐铉的一句言语,让所有闹哄哄停了下来,“无妨,他一死,你就没了神仙道侣。”贺小凉冷笑道:“不如你我二人,约个时间,砥砺山走一遭?你只要敢杀此人,我就让白裳断了香火。”徐铉不再言语。”以贺小凉的身份地位,其道侣一出现必然就是众矢之的,贺小凉此举无...


观看砥砺山之战之我贺宗主无缘无故胸口痛

我是贺小凉,貌美一枝花,之前的事想必你们都知道了,陈平安这死鬼摆了我一道,害得人家差点气血失调,无奈躲了起来。 今天听小姐妹们说,在砥砺山有真人秀,我就想出来看看,散散心。 本来和那个死鬼互相算计来算计去的,又是一个人看节目,心情好差哩。结果还有备胎一直骚扰,我就说和死鬼已经同居了,让他们别舔了。这都几年了,礼物都不晓得送一个,好抠门哩,就这还想约我,我可是白玉京现任CEO富养的精致女孩。 ...


《落魄山日报-05.10》

娱乐头条:   听众朋友们好,好男人就是我,我就是好男人,我是落魄山日报社电台主持人沐沐。欢迎收听你的太阳我的心。   今天我们有一个不一样的节目:说出你的烦恼事,我们一起来解决。让我们接听一位观众的来电。   刘幽州:“喂,沐老师吗?我是皑皑洲的刘幽州。”   沐沐:“对,好男人就是我,我就是沐沐。刘幽州的大名我早有耳闻啊。剑来首富之子,千金散不尽,法袍兵甲当龟壳等等都是响当当的名号。不知...


第五百四十七章有些练拳不一样看点分析

一、陈如初陈如初代表着落魄山的人味,每天做的那些枯燥的小事,其实就是人道,就是地气,一座山头,不止要追求大道,也不能缺了人味,不求大道,便是没了目标,成就有限;缺了人味,就是丢了根基,空中楼阁。所以原文写了这句:【故而与孙道人聊天地人心。听那野修金山说鸡毛蒜皮。陈平安都觉得很痛快,是两种舒心】这里再次提起谁欺负陈如初的话,陈平安会发飙,那么后面剧情会不会真的来这么一次,某个不长眼的沙茶撞到枪口,然...


第五百四十七章 有些练拳不一样 炭雪总结

剑来两周年,圈子贴吧都有发布书评活动公告,欢迎大家参与。 炭雪也会说说很多心里话与大家分享。 一、诸事皆毕看直播 山外风雨三尺剑,有事提剑下山去; 云中花鸟一屋书,无忧翻书圣贤来。 执剑抚平天下不平事是为力,理在胸前问心无愧是为心。 此幅对联,平安准备当做传家宝。事实上这副对联已经紧扣本书书名《剑来》 剑,出剑,来,理来。也是总管一直强调的观点。 修力是为了更好的修心。而修心大成之后,再出剑,才痛...


《落魄山日报-05.13》

正文—— 相声是一门古老的艺术,从神道时期就有了。当时的相声作为一种娱乐形式广为传唱,并迅速风靡天上人间,广受各界人民群众喜爱。虽然后来因为神道大战,相声没落一时,但是不可否认的是相声在当时的受欢迎程度与重要性可见一斑。虽然时代更迭,但相声从未失传。直至今日,从中土神州到北俱芦洲乃至通县,仍然能够听见相声茶馆里传来的笑声。 这天在北俱芦洲,云上城城主赠送落魄山集团董事长陈平安的某条街道的产业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