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卜胡解)881 眼神

生死如蝼蚁,美丽如神灵世间万物皆系于一人 一、眼神与那个“人”从原文描述的眼眸与眼神,更多是说越纯粹的神灵越金光闪闪的纯粹,而眼神则越接近”无悲无喜”。而对于看待众生而言,目前比较明确的就是余实务与小陌对陈平安的描述:余实务(兵家初祖转世3/5):“在他眼中,天下一切有灵众生,生死皆如蝼蚁,却美如神”陈平安(无限趋近1/2的一):像那个“看天地万物,有...


「章评0880坐隐」

坐与隐 坐着的是隐官,那就别想有啥花花肠子了。这是所有曾来倒悬山做生意的跨洲渡船话事人都明白的一个道理。 陈平安找陆绛要债,陆绛把希望寄于中土阴阳家陆氏的老前辈陆尾身上,可惜的是,陆尾对陈平安的这番谈话看起来相当失败,甚至可以说在某些方面恶化了当前的局面。有真相符保命,陆尾已经跌了一境,再不说点什么,下一个就要轮到陆绛了。 关于这次谈话崩盘,笔者个人认为,是陆尾故意的。 文中写的很清楚了。在与陈平...


(阿卜胡解)880 坐隐

鸿篇巨制,执子国师行事从容,格局之势 一、坐隐与国师坐隐:围棋或下围棋的别称之一。名士王坦之把弈者正襟危坐、运神凝思时喜怒不行于色的那副神态,比作是僧人参禅入定,故称坐隐。在这里,更多的是指陈平安已真正成为这天地棋盘的执棋者,而且是具棋艺与格局共的国手级别,也是真正有实力接过了师兄们的大愿。也算是明白为啥差点是《国师》了,从皮面看:前半段国师是崔齐以一...


《剑来》第八百七十九章·第八百八十章 综合看点

《剑来》第八百七十九章·第八百八十章看点 #剑来看点# 1.讲理与不讲理 陈平安与人讲道理一直被诟病。讲理与不讲理就在一线之间,把理占尽就是一种不讲理,站在道德制高点居高临下说教就是一种不讲理,未经人事而劝人也是一种不讲理。讲理应该是将双方摆在同一身份上。讲理也要看对方讲不讲理。陈平安在书简湖一段与诸多不讲理之人讲理,也是那段看着比较不利索的原因之一。 老大剑仙的道理很简单,手中的剑就是道理。...


「章评0879动我心弦者」

难料 陈平安强势返回大骊京城,套用某些前辈的评价,判若两人。 具体原因,或许可以从大骊钦天监请那位袁天风占卜的卦象说起。 在陈平安莫名其妙变成了一名十四境大修士之后,其实卦象很稳。但是等到陈平安不是十四境了,卦象反而却吉凶难料了。 大骊钦天监请袁天风占卜,自然算是在替大骊作问。十四境的陈平安,对大骊看起来还算和颜悦色。首先当然是因为与陆绛的半月之言还未到期,算是送给大骊最后挽救的机会。其次,笔者个...


【拆解·坐而论道】

【主旨】 全书立意最高、阐述最复杂、结论最难下的无非是“何为人”。两层意思,人是什么,怎么做人。这个在我以前的帖子说过。剑来几座天下的末法生存争夺不过是表象,是推动故事发展进而诞生理论的矛盾来源。当初人族登天不过是统治种族更替,是向天地宣告人族当立,而万年前以三教祖师为首、万年后以陈平安等人为首则是在回答天地一个问题:人族是什么,你们要怎么做人。最早的聊天可不是那位写天问的老夫子,而是芸芸众生。 ...


第八百七十八章 十四两银子 看点

第八百七十八章 十四两银子 看点 #剑来看点# (滞留机场,就,写个看点吧~) 【崔瀺】 当年,老秀才成功温饱并出书,崔瀺功不可没。可老秀才为了准备三教争辩,随口回了崔瀺一个“世风日下罪魁祸首”八个字,却连解释都无。持续的情感偏颇,让当年的崔瀺愤而离去。 崔诚觉得自己以前太倔,硬把孙子关上阁楼。最终导致孙子叛逆离家,遥遥远去中土神洲,还故意认了个小国教书匠的秀才当先生。而这孙子,何尝不是个...


一把入魂

60把钥匙,出了3普攻腰带,一奥义腰带,就差这个衣服一直没出今天终于欧了一次了百分百是真的香不知道是不是少人打组队的缘故,我三次两人开组队,两次出货


「章评0878十四两银子」

讲道理 讲道理,从来都不是一件简单的事。 正像一些道友说的那样,我们之所以愿意看剑来中的道理,很大原因是因为我们看见了陈平安一路走来的所作所为。这些道理支持着陈平安一路登高,而脚踏实地的陈平安堂堂正正地告诉别人,这些道理是对的。这本身就是一件很美好的事情。 但如果脱离旁观者的视角,略略转回现实生活中。强者讲道理,有人会觉得是因为强者才能讲这些道理。弱者讲道理,有人连听都懒得听。即使说的是同一番道理...


(阿卜胡解)873 后手对后手

落子落魄山,后有后后手。一、化外天魔与水患原文到现在对天魔的产生有破境心魔与死后天魂两种说法。同时我在854《一只笼中雀》提出了光阴长河的流向与外化心魔有联系的概念,如今“水患”一说,好似是走对了思路,但是原文线索实在太少,只能半猜半推了。思路如下:1.若光阴长河是万物之始,那么天外(天牢)必定有连接光阴长河的渡口。2.掌管光阴长河的水神在被偷家之前,正是去往了天外天,是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