拆解《剑来》

【一、剑来的中心主旨】 剑来到底想表达的内核是什么?是像阿良说的“强者的自由要以弱者的自由为边界”还是陈平安说的“我们要为这个世道做点什么”...剑来行文至此,到底在围绕着什么焦点问题在讨论? 雪中悍刀行写庙堂之高、江湖之远、陆地剑仙、天人叩门,最终落笔在何处?其实名字就点明了:悍刀行,是为了纪念那三十万北凉军以及更多在乱世中挣扎生存的普通人,作者希望把历史的关注点稍微倾斜...


第851-852章 前情回顾

早! 2. ■第851章 泥瓶巷 老夫子摇摇头,“其实不然,当年在藕花福地,这位道友对你家老爷的为人处世,还是颇为认可的,尤其一句肺腑之言的道长道长,宽慰人心得恰到好处。” 第321章 各为巅峰,却少一山 一个沧桑嗓音带着点笑意,不知是讥讽还是促狭,“这一剑还不错。” 陈平安摘下腰间酒壶,仰头痛痛快快喝了一口酒后,问道:“你就是陈老剑...


「章评0852大概」

纯粹简单 一件从天而降的仙兵,刘羡阳与赊月大手一挥,杂七杂八的事情别来烦我,就这么丢给了崔东山去讨价还价。 一直觉得,刘羡阳遇上陈平安,陈平安遇上刘羡阳,都是一件极慰人心的事情。 非要说个为什么,大概就是好人遇上了好人。刘羡阳遇上了陈平安,所以在那条小巷里,刘羡阳活了下来,陈平安遇上了刘羡阳,于是之后的日子里,陈平安很快知道了应该如何让自己活下来。 一个是天资极佳,学啥都快的阳光少年,一个是自强不...


第八百五十一章 泥瓶巷 看点

第八百五十一章 泥瓶巷 看点 当年,有百夫长站在拒北城外叫阵数日。 现在,有老观主与朱敛闲聊陈平安七天。 (周刊,是雪中那熟悉的味道。) 老故事,说给灵均听,也余着给平安听。 【填坑双猫】 马苦玄与观道观烧火道童的两只白猫,是老瞎子的两份下注。小道童的白猫能吐人言,身上背着的葫芦更是天地最珍惜的七个养剑葫之一。 而早在370章,郑大风便对陈平安泄露过天机。黑猫偷偷跑入骊珠洞天,...


「章评0851泥瓶巷」

落魄与安定 一直觉得,落魄山或许取的是天下月色此山最多的寓意,现在看来,总管留给落魄山的坑还不小。 至圣先师一语极妙,如今的落魄山,怪就怪在好似人人都能得个定字。 细数落魄山头最开始的那批人,哪一个不是原来的落魄人。 山主陈平安自不必说,从小孤苦伶仃,一路摸爬滚打长大。崔东山,失魂落魄四字,无论表意还是内涵都符合这家伙的状态。小青蛇与小火蟒,一个慑于崔东山的手腕,离开了优哉游哉的黄庭国御江,跟着个...


朱敛-五梦七心象之二

五梦七心象分别如下 栎树的无用而生 神龟的有灵横死 髑髅的快乐超脱 郑缓的抑郁自杀 以及梦蝶 七相分别对: 应鲲鹏,有志者 乌龟,淡泊者。 鼹鼠,知足者。 鹓鶵,高洁者。 木鸡,低调者。 螳螂,忘形者。 蝴蝶,忘我者。 第一个心象是指忘我的梦蝶已经不用多做解释。那么对于之二的心象不妨猜测一下。 按照正常思路来猜一下,之二是除了蝴蝶之外的另一个心象。仔细看朱敛,我们会发现淡泊的乌龟,低调的木鸡...


再饮三百杯

酒 七宿星辰醉,一杯沧海苦。 岁月金樽流,浮生大梦无。 改的我自己的句子,揉成诗。今天只想替陈灵均敬三教祖师一碗好酒。 有人苛责三教祖师功业未尽身先死,仿佛以为自己就是陆掌教、就是老瞎子。然而,为众生安身立命已是不易,更难提何以心境如春。身外亦是路有冻死骨,又如何去管人心是否有凉亭避寒。​即便映照现实,我们存在的世界,做到了“和平”二字了吗?没有吧。只是我们生于一个已经强大的国家罢了,可以有...


第850章 陈十一 前情回顾

晚上好! 1. ■第850章 陈十一 道祖走向杨家铺子,打算去后院檐下那条长凳坐一坐。 第61章 过河卒 陈平安突然看到一个熟悉身影,于是有些发愣。 正堂后门有回廊屋檐,一位双鬓霜白的中年儒士撑伞而至,一手持伞,一手拎着长凳,穿过侧门后,将长凳放在廊中,坐下后把油纸伞斜靠在凳子旁,然后双手拍了拍膝盖,端正坐姿,最后笑望向后院正屋檐下的...


《剑来850》人生如梦,梦如人生,这个“梦”醒还是不醒

转自雪夜孤灯读闲书老观主来到落魄山,问朱敛“何时梦醒?”。在老观主看来,既然是梦,总归要醒,只是早些或晚些。朱敛回答,“人生就像一本书,我们所遇到的人和事,都是书里的一个个伏笔”。朱敛的话什么意思?好像与“何时梦醒?”没关系,又好像有些关系。老观主笃定,坐在面前的是陆沉,才如此发问,但真的是这样吗?这才是关键,面前的这个人,就现在来说,是陆沉还是朱敛呢?如果朱敛就是陆沉,那...


闻者留其名

燃灯看剑来,拂袖闻书香。 时余观汝籍,已一载有余。 初见即喜,引以为师。 虽非尽阅,然言与吾友,必相举之。 枕七宿星辰,饮一杯沧海。 岁月滔滔入酒壶,换吾大梦三千年。 其行文洒脱肆意,收放自如,谓之叹观。 然近之纷争,虽繁却明。 人言因信,吾言由心。 是及重书友乎? 君须知,雷发于无声处,风起于青萍末。 余未及冠,未敢言德,然仍有肺腑之言在咽。 余亦撰文作乐,知其常有顿停。 不更非过也 ,亦无可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