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魄山日报-04.27》

落魄社号外: 一把辛酸泪,艰辛催稿路 我是落魄山日报社的编辑沐沐,今天又到了收稿的日子了。那陈烽火不老实。这段日子总是找各种理由敷衍我,妄图拖延交稿日期。   21号说陆姓道士给他算了一卦,今天不宜创作,故请假一天。  22号交了5000字,陈平安的体检报告。我这一看,不大行,圈子贴吧肯定又要炸锅。我快马加鞭赶去陈烽火家里,想要把他的存稿给收了。我拿着偷偷配的钥匙,打开门,发现早已...


《落魄山日报-04.26》

今日简讯—— 北俱芦洲十大杰出青年排第二的徐铉曾扬言,刘景龙之后的七个人,都•是•废•物; 水霄国彩雀府后山特产秘制茶叶,被著名文学家赞誉为“小玄壁”; 俱芦洲资产雄厚的琼林集团却在业内口碑糟糕,集团董事长屡遭媒体嘲讽 1、落魄山陈平安会晤彩雀府武峮,参观纺织行业,并与彩雀府高层商谈购衣事宜。 2、北俱芦洲服饰行业竞争激烈,各大服装企业互有优势。 落魄社消息: 近日,落魄山主陈平安...


第537章 修行路上 前情回顾

■第537章 修行路上 走下山巅的时候,陈平安犹豫了一下,穿上了那件黑色法袍,名为百睛饕餮,是从大源王朝崇玄署杨凝性身上“捡来”的。第496章 自古剑仙需饮酒 等到书生清醒过来,一阵头疼欲裂,发现自己身处一座悬崖之畔,不远处就是一条如长蛇首尾挂两枝的铁索长桥,在山风中微微晃动。 自己身上那件名为百睛饕餮的法袍,已经没了,原先收在袖中的本家秘制符箓,自然也一并落入他人口袋。(说捡...


《落魄山日报-04.25》

落魄社消息: 大家好,我是落魄山解说员沐沐。落魄山日报社费尽千辛万苦,终于抢在总管前面,探得了止境宗师顾祐与大剑仙嵇岳决斗的第一手信息。这场战斗我将会全程直播解说。  在祭剑之后,双方都已经准备就绪,看来一场激烈的战斗在所难免。开始了!顾祐和嵇岳的决斗开始了!    一开始顾祐就像那猛虎出闸一般,向嵇岳直扑而去,妄图拉近距离,取得先手。可大剑仙嵇岳也不是浪得虚名,瞬间就有了应对策略...


《落魄山日报-04.24》

落魄社消息: 今天落魄山日报社指派战地记者沐沐尾随主角来到了鹿韭郡,下面请随沐沐看看渣男陈皮会做些什么。 嘿嘿,又看到主角陈平安,今天陈平安穿了一件黑色法袍。俗话说的好:穿的一身黑,肯定老嫖客(kei)。今天陈平安又要祸害哪家的姑娘呢?一说到祸害,我们不禁会想起阮秀,隋右边,隋景澄...太多了,都是如花似玉的姑娘啊,怎么能因为一个宁姑娘就全部拒绝了呢?咦~,等等。被拒绝的她们肯定会很伤心,那么...


《落魄山日报-04.23》

落魄社消息: 昨日,落魄山主陈平安的“环洲之旅”来到了芙渠国的鹿韭省,并就近做了一次全身体检。显示指出:陈平安身体恢复良好,前段时间所遭受的伤病基本痊愈;在X光全身透析下,结合中医理论分析,主水的肾部情况健康,肾功能在陈山主有意识的进食滋补下不断增强,从碧游宫、苍筠湖等地大大小小养生会所得到的养生知识和肾保健品对陈的肾健康帮助很大;而主土的脾部也未检查出异常,不过相较于肾功能的逐步增...


第五百三十七章 修行路上 炭雪总结

书没看够?那就来看我的总结吧,哈哈哈哈! 1. 金醴法袍看来比百睛饕餮要高级,穿着扎眼,容易引起较高回头率。所以为了加快炼气修行,而又不过分炫富的平安选择了杨老二的二手法袍。(几手不重要,好用才是王道,杨老二,老子以后高级“布料”都做内裤。) 2. 这两天节气正赶谷雨,劝农正是时机。除非人可以不吃饭了,不然农业永远是最根基的产业,虽然都觉得不挣钱,但是,一旦这世界都只剩下钱了,文明也许会退到原点,...


第五百三十七章 修行路上

第五百三十七章 修行路上 看点 行路难,行路难,多歧路,今安在。 长风破浪会有时,直挂云帆济沧海。——题记 独行于芙蕖国鹿韭郡,一袭皂色修行路缓。有些人能相遇就是好事,不能重逢也无需强求。陈平安对自身境界与法袍功力的压制也解释了为什么洒扫山庄里装总管的顾祐会被嵇岳寻而难觅,最后被大势相压才愿意现身。 以古为镜,以史为鉴,以劝农诏为规矩而去感悟,体会整个...


第五百三十七章修行路上看点

1、劝农诏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所谓的知行合一的行,起而行之的行,其实也包含了行万里路的行,从书本上获得知识,是知,用学到的知识做事,是行,走万里路去看去体验知识的运用,同样是行,这个真不是水!因为陈皮开始练气士的修行了,最终当然还是会选择儒家的修行方式,虽然现在一口浩然气还没说怎么修炼,但是儒家的体悟方面,陈皮的境界已经高到合道的边缘了,也许只要一个机缘,修为就会火箭般蹿升!至圣阐述儒家的根本...


第五百三十六章一洲大地皆起剑几个看点

1、关于陈淳安早死晚死我的看法之前还见过有人猜陈淳安会是叛徒,这也太搞笑了。。。。这个事我记得是第三次提及了,崔东山、老秀才以及现在结合这两句原文:火龙真人与陈淳安没有去往颍yīn陈氏祠堂那边,而是沿着江水缓缓而行,老真人说道:“南婆娑洲好歹有你在,其余东南桐叶洲,西南扶摇洲,你怎么办?”陈淳安笑道:“老秀才其实曾经劝过我,言下之意,相当于给了我两个选择,要么别死,要么干脆早点死,别早不死不晚不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