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魄山日报2020.4.10

今日简讯【第735章】————兵家观摩团一行四人,由尉、姜两位祖师级大佬带队了解战争现场;大郦百万雄师陈兵南岳地界,各路豪杰仙侠云集,第二轮战役一触即发;清风城与正阳山秘密议事,地狱级新手村神秘BOSS“搬山老祖”终于现身。今日正文————宝瓶洲南岳战场,尉姜两位兵家老祖携小辈至此观摩,两位前辈对崔国师治国治军之策赞不绝口。在一番相互吹捧之后,崔国师现身与二位前辈一同离开去商议要事。宝龙城失守后...


落魄山日报 2020-04-10

今日简讯【第735章】———— 兵家观摩团一行四人,由尉、姜两位祖师级大佬带队了解战争现场; 大郦百万雄师陈兵南岳地界,各路豪杰仙侠云集,第二轮战役一触即发; 清风城与正阳山秘密议事,地狱级新手村神秘BOSS“搬山老祖”终于现身。 今日正文———— 宝瓶洲南岳战场,尉姜两位兵家老祖携小辈至此观摩,两位前辈对崔国师治国治军之策赞不绝口。在一番相互吹捧之后,崔国师现身与二位前辈一同离开...


第七百三十五章 列阵在前 炭雪总结

本章标题,列阵在前,想起了以前看书的时候不少作者喜欢用的九字真言。 共有三个版本, “'临兵斗者皆阵列前行” “临兵斗者皆阵列前行” “临兵斗者皆数组前行” 之所以产生三个版本,应该是流传下来的时候有所偏差,至于谁是正统,也就原作者葛洪知道了吧。 这个是道家的真言,而日本和西藏密宗都给借用过去,发扬光大。 之所以扯扯这个,可能是为了水字数吧。(根本不是,有兴趣的可以了解一下!) 一、关于兵法 打仗...


735章简评

【宝瓶洲·战阵】 -崔瀺百年布局的军政改革是宝瓶洲大魄力面对妖族的基础 -战阵步骑相间,当前以死士结为拒马阵,其次弩兵,其次重甲步兵,兵家、武夫杂于兵士之间,体魄相对孱弱的练气士居中,剑修机动支援 -姜老祖自然为姜太公,抱道潜居,待时而动,著有《三略》、《六韬》;尉姓老者为尉缭子,其真实名姓失传,担任尉缭,是秦统一前夕的兵家大成者,著有《尉缭子》一书。 -兵家四派:权谋、阴阳、形势、技巧,宝瓶洲之...


第七百三十五章 列阵在前

挑灯看剑章评(735章 列阵在前) 列阵:众志成城,兵家外援。 其他:宁误如来,宁愿断网。 第一章【列阵】 「南岳防线」 宝瓶洲战场,第一道防线老龙城,第二道防线南岳,第三道防线可能是中岳,或者直接退至最后防线的北岳披云山和落魄山,中轴是齐渎。老龙城消耗了妖族有生力量,战略撤退至南岳,战争进入新阶段。之前分析过,按照战争一般规律,进攻方在这个阶段会达到饱和攻击,防守方挺不过去就一败涂地,挺...


落魄山日报2020.4.9

人物专栏——八百里秦川拼不出一个世代绵延的锦绣山河。城头日落的倒影,是陪我度过这八百年苍凉的寂寞。本已无心,心头却被你又刺了一刀。你不是他,我终归还是我!你是我的前世今生,我不过是你走马观花人生中的一个过客。八百年岁月摇曳,一错再错。赵繇:那一刻一股名曰声波的能量震碎了我的心墙,玻璃渣一样的残片在空中摇曳,噗咚噗咚坠入湖底,幽幽湖面泛起阵阵涟漪,打破了此方天地长久以来的宁静。隐约有一个模糊的身影...


落魄山日报 2020-04-09

人物专栏—— 八百里秦川拼不出一个世代绵延的锦绣山河。 城头日落的倒影,是陪我度过这八百年苍凉的寂寞。 本已无心,心头却被你又刺了一刀。 你不是他,我终归还是我! 你是我的前世今生,我不过是你走马观花人生中的一个过客。 八百年岁月摇曳,一错再错。 赵繇:那一刻一股名曰声波的能量震碎了我的心墙,玻璃渣一样的残片在空中摇曳,噗咚噗咚坠入湖底,幽幽湖面泛起阵阵涟漪,打破了此方天地长久...


第七百三十四章 逢雪宿芙蓉山

第七百三十三章 持剑者;第七百三十四章 逢雪宿芙蓉山 看点 写在前面的话:沉迷工作,无法自拔。想想已经在家办公满俩月了,时光如梭啊。 【道老大】 一直以来,想写写道家三掌教. 道老大者,对应历史上的尹喜.其人物经历可详查,此处不做细表. 文中云老大最近道祖,因道法自然,自然者,天地之道也,道性自然,无所法也.”自然”即”道” 道于天地间,周而复始运行,从不停歇,乃天地之根本.因此在道老大坐镇白...


剧情解析之剑来问题

许多书友问,剑来难道没有问题吗,为什么书评不说问题?首先,剑来肯定有问题,凡书都有玉有瑕,评论主要是找出可圈可点之“玉”与书友分享,如果每天写文挑“瑕”岂非有毛病。然后,问题都在书评中委婉点到,特别是“剧情分析系列”和“文学性浅析”系列,只是书友没注意,今天集中说一下对问题的看法。 第一章【小问题】 「题记」 小问题,就是无伤大雅的问题,不影响《剑来》的内在逻辑和整体水准,纸质书出版前认真校...


落魄山日报2020.4.8

大雪骤降,寒风凌冽,空荡荡的城中显得格外冷清,破败的巷子里有几片碎木屑随风飘零。少年提着一壶酒倚靠在巷中,少年好像变白了些,好像又长大了不少,也不知是不是大雪的缘故,少年的酒喝起来格外地有滋味,城中除了风声,什么也听不见,少年喝了口酒闭上眼睛。好像又有人他花钱来买醉阳春面的碗它又堆了一堆仿佛又有人在骂那二掌柜…又是一年春将至,也无花好,也无月圆。 今日互动:两个男人坐在石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