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三十五章 天上纸鸢有分别

第三百三十五章 秋风弱柳扶纸鸢 樱版看点 秋末弱柳绕故情,振翅纸鸢砸新人。春天依依的杨柳,春风里振翅的纸鸢,秋日已然胜春朝。 新来的过江龙真境宗有几真。 1.实力真,三个半玉璞境(其中一个领盒饭) 2.财力真,劳务派遣顶级待遇,只要府邸仙气缭绕独一份 3.宗主真,名字带真,出手也真。说要让你活不过刘志茂入上五境,自己动手一点儿不客气 4.低头真,萌新过江龙,当低头时最...


第五百三十五章 天上纸鸢有分别 炭雪总结

估计平安被困在齐景龙画的保护壳里了…… 一、是我境界低还是你读书少? 真境宗祖师堂建在宫柳岛,整个书简湖大兴土木。钱多的姜尚真花大价钱从桐叶洲运来施工队,用实力证明什么叫有钱。 真境宗,三个半上五境供奉。一个因为平安的出色而输掉赌约的郦彩,一个已经挂了的桐叶宗叛徒(之前猜测被镇压,没想到姜尚真手腕是真的狠),一个刘老成,还有三只猫(因为是半个嘛)。郦彩为啥不是首席供奉,简单说下,一是郦彩本就是一宗...


第535章 天上纸鸢有分别 前情回顾

■第535章 天上纸鸢有分别 姜尚真先前这句有感而发的言语,“昔我往矣”,意思其实很简单,我既然愿意当面与你说破此事,意味着你刘老成当年那桩情爱恩怨,我姜尚真虽然知道,但是你刘老成可以放心,不会有任何恶心你的小动作。 刘老成倒也不客气,就真的放心了。第438章 人心似水低处去 黄藤酒,埋在宫墙柳。 那是一本很有些年头的陈年旧账,糊涂账。 就连铁石心肠如刘老成,一样不愿...


第五百三十五章 天上纸鸢有分别

第五百三十五章 天上纸鸢有分别 看点     【眼界、大势与野修】姜尚真一直是个聪明人,所以他可以大把花钱大兴土木,把真境宗打造成宝瓶洲最顶尖的仙家门派府邸,却可以同时告诫门下弟子在神诰宗修士面前放低姿态,与刚刚懂得木不该秀出于林的顾璨相比,姜尚真显然更深谙其中的道理,暂无根基的真境宗无非是想蛰伏下来,徐徐图之。     从桐叶宗带重宝归顺玉圭宗的那位长老当初欲置陈平安于死地,想要以此来和姜尚...


《落魄山日报-04.20》

娱乐头条—— 观众朋友们大家好,欢迎来到今天的落魄山养生讲堂,今天我们有幸邀请到中医大学肾保健专业客座教授来为大家讲解一下肾保健的知识,掌声有请! 大家好,我是日报社编辑,观众朋友们,你们肾好吗?古人云:人到中年不得已,保温杯里泡枸杞,难道只有人到中年后才会肾虚吗?常熬夜,铁的肾也受不了,熬夜伤肾是真的吗?少年不知肾气贵,老来上床空流泪,肾虚和泪腺也有联系吗?今天我们不推销药物,只是与...


534、535、536章简析(补作业)

534章《顾璨还是那个顾璨》本章分三部分来描写顾璨:酒局回家,与曾掖,马笃宜相处;与刘志茂交锋;与小孩坦露心声。第一部分当中,无论是顾璨给两人倒水的细节,还是提醒马笃宜注意行走江湖的事项,都说明了一件事,那就是表面看来,顾璨学了,改了,为人和善守规矩,做的相当不错。第二部分中,十四岁的顾璨,能跟野修数年的刘志茂唇枪舌剑尔虞我诈,说明顾璨不仅是成长懂事了,还有不俗的心智和能力。这两部分总管写的较为直...


第534章 顾璨还是那个顾璨 前情回顾

■第534章 顾璨还是那个顾璨 马笃宜也没睡,她本就是鬼物,夜间修行,事半功倍,此刻桌上点燃一盏灯火,在打算盘记账,两场水陆大会和周天大醮,花钱如流水,好在那个叫朱敛的佝偻老人,先后送了两笔谷雨钱过来,一次是朱敛亲自赶来,见了他们一趟,笑眯眯的,面色和善,极好说话,第二次是托付一个叫董水井的年轻人,送来云楼城,交给他们三人。第482章 另一个朱敛 陈平安打算让朱敛赶赴书简湖,给顾璨曾...


第五百三十四章 顾璨还是那个顾璨 看点

第五百三十四章 顾璨还是那个顾璨 看点一章读一遍和读两遍的感觉还是有些区别,刚读完的时候感觉心情复杂,又有些遗憾,等第二遍读完就释然了。【两个人】关翳然和虞山房两人之间的相处方式让人感到很舒适。一个不拘小节有真性情,另一个也能待人以诚推己及人。从关翳然的话来看,大骊的一路南下终究是留下了不少隐患,在沙场,更在一处处暗杀,所以关翳然希望朋友能够从前线回来当官,说到底还是为虞山房的性命担忧,而虞山房的...


第五百三十四章 顾璨还是那个顾璨 炭雪总结

一、未落幕的书简湖 如先前所定,书简湖先后举办了水陆大会和周天大醮(应该是前佛后道),超度冤死亡魂。出面的是六只猫和关翳然,一个书简湖如今当家真境宗的实力供奉,一个大骊军方实权将军,这让背后花钱三人省了不少钱,嗯,替陈平安省了不少钱。出面的博了名声,花钱的省了银子,皆大欢喜。两次送钱,前次是朱敛,后次是董水井,前文有提,不啰嗦。 军方庆功宴,顾璨在酒桌上纵横捭阖,一众想灌倒顾璨将士最后都喝得挺尸。...


第534章 顾璨还是那个顾璨 解析

顾璨还是那个顾璨 解析先吐槽一下,这章看的我不是很舒服,很揪心,正如标题所说,顾璨还是那个顾璨,本心其实没变,变得是手段,现在的顾璨能够懂得如何利用规则,有些书友因为这个在贴吧发表了看法,说是顾璨就该死,顾璨这个人烂到骨子了,其实不是这个样子,那些抱着这些想法的人,想事情有些过于极端了。有句话叫做江山易改本性难移,说的就是顾璨。顾璨变成现在这样,其实真的要归功于小时候所受的家教和来到书简湖以后小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