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一十四章 先生包袱斋,学生造瓷人-琳梦之樱-剑来课代表

剑来课代表 > 第五百一十四章 先生包袱斋,学生造瓷人

原章节--第五百一十四章 先生包袱斋,学生造瓷人

第五百一十四章 先生包袱斋,学生造瓷人


琳梦之樱2019-03-20 13:28:28

第五百一十四章 先生包袱斋,学生造瓷人 看点


柳质清前文御剑至渡船之上,曾问及平安金乌雷云,进而邀请平安饮茶,但行事太过突兀,自然不能如愿。此次登门相邀,平安言似有误,怕是罚酒,但柳一句对清泉之喜好尤甚金乌雷云,再言及行路方式,自是见其心性为人,方才应允。下船之际,平安再次出言以探,打赏仙子一小暑钱,是为了了然其行事脉络,过往修炼经历,窥一斑见全豹。

灵书藏洞天,长在玉京悬。出自李白《奉饯高尊师如贵道士传道录毕归》

扇面十个行书文字,便如水草轻轻荡漾。仙人真会玩。

柳质清见平安出心剑皆无凝滞,自然而然想起自身似无望破开的金丹瓶颈,所以想以他山之石,以攻自身之玉。却不知是以他山之玉击自身之顽石。

以此地他人修士出剑,无益于心,舍近求远罢了。金乌宫前辈修士的早年口碑确实比如今要好许多,但口碑换不来道行和家业。前有前辈开路,无关其他,修炼即可,但前辈道消,后辈行事多种原因行为多有不妥。金乌宫对柳来说意义不同,柳质清看似眼不见,心似不烦,却已蒙尘。所以平安建议其以金乌宫作为洗剑之地。想来这位小师叔祖终有一天会回到金乌宫洗剑,砥砺剑心,那乐子可就大了,话说回来,也确实该整顿一番了。如真以此洗剑,元婴可期。

世事无奈,莫过于此。本心来看,一句无奈,其实不是根由。但偏偏世事恰恰如此,如之奈何,一言蔽之,何其难哉!

如果就此打住,那就不是陈平安了,有些担心柳质清回金乌洗剑后秋后再来找自己算账,提前堵人之口,确实心机了得。也不得不说,平安言行确实滴水不漏。建言柳洗剑金乌(也确实该整顿了),还挣了许多小钱钱,另一方面牛饮了茶水,壮大气府,研究了画符、运气的独门手法,可谓一举四得。

其实还有五得,却不是立即索求,先余着。

今年的辞春宴上少了两位“名人”让春露圃的盛宴失去了几分颜色,不过小道消息满天飞,为春露圃也算是打了不少广告。年轻剑仙跟陈剑仙喝茶论道品人生,对众人避而不见,至于陈平安则是疯狂补水府的空缺,犹似当年在龙须溪里摸蛇胆石那般财迷认真。至于外界,有人因旧识而为家族增色,有人因自家扈从被打落渡船而忍气吞声,更有人辛辛苦苦造***造清净,感激两位祖宗不大打出手之恩。

辞春宴过,各自安好,似乎一切都没有发生。就是老槐街上开新铺,有人如愿当了包袱斋。美中不足的自然是店小宰客不还价了。

店名蚍蜉,自然能想到《撼山谱》上曾言:“家乡有小虫名为蚍蜉,终其一生,异于别处同类,皆在搬运山石入水。”蚍蜉搬山石一生不歇,店名蚍蜉自然也有生意细水长流的美好寓意,至于会不会有人因此而找陈平安聊那《撼山谱》,可能就是当包袱斋之外的额外惊喜了。蚍蜉小店脂粉气重,在老槐街上自然是没人再敢碎嘴陈平安跌份,可这被唐锦绣惯出来的宰人毛病实在是不好。更何况还不让还价,让多少慕名而来的女侠英雄无用武之地。门庭冷落鞍马歇,剑仙自有生财术。

得人好处,替人消灾。前有唐青青请来了春露圃一众女修花钱不眨眼,后有金乌宫剑仙柳质清一掷千金,拖着莹莹白骨招摇过市。两位带货王(神托)给蚍蜉小店做足了宣传,陈平安自然是日进斗金。至于暗地里又在跟柳质清喝茶时出了几分力,可能与那白骨的价值也成正比了。

一池美石,钱不是重点,几次三番被陈平安磨剑到满身泥土才是柳质清真正的不满之处。陈平安于柳质清暴走边缘游刃有余的宰客,对人心的娴熟拿捏自是不用多说。为了个人大道,柳质清只能掏钱买顺心。

故而,大道无情人有情,多情费钱,事不过三。

夕阳余晖中等来了春露圃老祖谈陵。寒暄不絮叨,商铺与小舟更是火候恰好,正对平安胃口,只能说谈老祖做生意手段了得。相比之下,披麻宗的诚意跟平安许诺欠的仙家醇酿一样真诚。
两把元婴难劫的十万里飞剑,一封厚重的万字家书,平安心里暖如春阳。不管赔钱说话水分有多深,起码练字一事没有放下就很能让平安知足。反观崔东山,寥寥几字,语焉不详,却已然能让先生放心。
青衫悬酒壶,青竹翠欲滴。家书厚重慰乡愁,俗世盛景不辜负。笑意人间俱温柔。

饭桌之上,崔东山瞅着先生不在就想上主桌,痴心妄想总能被赔钱雨打风吹去。大师姐护着小米粒,石柔坐背门,算是习惯使然了。
落魄山山门茅屋内,崔东山坐墙头看三个臭棋篓子厮杀的你来我往,又被辣瞎了双眼。请朱敛出山委托魏檗传讯收集信息。花先生的人情,自然是比花他自己的人情好还情。
打人不打脸,朱总管拒绝周肥的加盟申请,勉强符合崔东山的要求。郦采问剑,崔东山明言朱敛太弱,害的自己爷爷出手摆平,境界如此慢提,必有外因。天外有天更是女子剑仙,朱敛心态可能就相当正了。谈及曾经的藕花F4,多是嫌弃那两人放弃追求武夫纯粹,听天由命。不提隋右边,可能是顾及少爷颜面不好多说。

询问完落魄山俗世庶务,脚不点地的崔东山又开始重操旧业造瓷人。几日几夜闭门不出,便是眼蕴日月的赔钱都看不见,如此慎重,难得一见。

可能在整座落魄山,能让赔钱听话的,陈平安算一个,那崔东山也就算半个了。别人不顺心,便见世间万事皆不顺。只有把别人拖下水看他人遭殃,才会心里好受几分。既是大道理上的叮咛,也是解了赔钱大白鹅与士兵惨遭损失的心结。状若折扇轻摇,学生卧躺半空念先生。赔钱吆喝小米粒抄书,言行乖巧人省心。

老夫子们一反常态开始做家访,以身作则身体力行,也带孩子们体验生活艰辛,德高为师,身也得为范。崔东山功成身退,于林间拘水照月,纵然留不住那些美好,能经历过便已知足。(此处说法颇多)
一挥衣袖,没完工的高老弟终于面世。只待生辰八字,诸多信息一到,阴魂注入其中,崔东山的报复计划才能开始运行。至于是控制高承掌握鬼蜮谷,还是跟高承幕后高人谈判做生意,全看崔东山的谋划了。如果能听平安心意再造鬼蜮谷酆都,那么妖族反攻时便能平白多出许多鬼兵战力,也许也是好事。

先生重托,就让学生多费心了。
转载来自公众号:剑来课代表-琳梦之樱

复制文章标题 复制文章内容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