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一十九章 答案就在青竹上-琳梦之樱-剑来课代表

剑来课代表 > 第五百一十九章 答案就在青竹上

原章节--第五百一十九章 答案就在青竹上

第五百一十九章 答案就在青竹上


琳梦之樱2019-03-27 14:55:24

第五百一十九章 答案就在青竹上 看点

最近实在事多,行文上可能又疏漏,或者表达上有问题,欢迎前来指证!

看完新章,感触颇多,容我练下西瓜皮剑法!

隋景澄着实不一般,虽才二境练气士,但对人心人性把握确实了得,在生死一瞬,阵杀那位被人“遗忘”的武夫;后遇曹赋,在绝境中,仍是面色沉稳,计谋百出,奋力搏杀,于绝境中搏一线生机,想来经兔兔调教一番,修为日进,必为落魄山,以后宝瓶洲整合资源,乃至抵抗妖族放一异彩。

本意证道长生,却生死关头仍能把“竹衣”让老父亲穿上,见老父即将身死,泪涌如泉,足见诚挚。正是因为如此,所以平安愿意说些什么,也愿意去做些什么。

绝境之中,最见人性,见大恶,也见大善,一念存善,也正是平安最愿意去呵护的东西,犹如那人间点点火光。一如齐静春、阿良之于陈平安,前面有人开路,有人景仰,便紧紧相随,恰如陈平安之于北俱芦洲的好人小姑娘、隋景澄。一路前行,一路呵护,犹如暗室之灯,再次点亮别人心间那一盏风中摇曳不定、随时可能被吹熄的烛火。所以随驾城力抗天劫之后的一些遭遇,平安并不在意,也正如前文说的那样,陈平安看每个人都是陈平安,至少当下给了一些人成为“陈平安”的希望。如若恶恶相生,那么也很简单了,循环不息,自会还给这无情的天地大道。胡新丰,在遇绝境的时候,选择大恶,无可厚非,因为本就天道无情,但也不是绝对,这个线的高低得看人接不接受。

就像书简湖的六分图,保护左上的良善之辈不受恶人的欺辱,虽历经坎坷仍不改良善之心,当然,此间心性如能变为右上,甚至中间就更好了。

平安说隋景澄赌术好,算尽身外事,福祸相依,诚如卦象预兆,已然应验。旅途中的泰然处之,以不变应万变。凭着一颗七窍玲珑心,不需要平安如何提点就能想通其中的关节,其心算心性才是隋景澄的最大闪光点。复盘行亭观心局,隋景澄因家风传承而诚心让侄子道歉,见平安所行,算平安本心为善,更是把自己一家四口的性命都押注在了陈平安身上。算尽人心险恶,其行尤善,最为难能可贵。明明她可以用大道长生来给自己一个借口去掩盖心内的愧疚,所求却仍是家族平安。对比家门众凡人,隋景澄依旧扛起来保护家人的重任,是作为强者的担当。一个无错的凭什么,一个聪明的为什么。身在庐山的隋景澄不知自己的心智极为突出,仅以自身重宝来衡量自己的价值。带着问题听课,仅仅一番复盘就能想到萧曹二人的内心善恶线而头疼不已;知道自己的所求所愿再去请教老师,则当得起聪明。平安走过无数山山水水才看到的脉络线头,隋景澄轻轻被点播就能想到问题关键,人之善恶底线。想必这么聪明的徒弟崔东山应该还是会喜欢的。不难想象,如果一个靠超高赌术就能活到现在的女子如果能成为谱牒仙师,恐怕那心底的点点善意火苗也会早早的被时光冲刷殆尽,就像是没有魂魄两分欺师灭祖的老崔瀺。算尽人心,尽是失望,所以陈平安才要护着这个聪明的姑娘给自己的徒弟去查漏补缺。


如前文看点所说,曹赋师门看的还是浅了,金麟宫呢?个人觉得还不止于此,应该还有局关于隋景澄。目前看来其福缘很够,资质暂且不知,但就这份心性,智谋,未来成就必然不凡。送到兔子身边,原因想来很多,一来其心性可堪调教,二来兔兔身边也确实需要这样一个帮手,来帮其纠错,三呢,从某种角度上来说,二者互为“师父”让大白鹅时时刻刻警醒自己,四呢,信差,大白鹅精通的很多,脉络、神魂、术家、赌。。。但如何知错、纠错,估计行山杖上所言,与顺序有关。

大白鹅曾问为了追求一个极其正确的结果,过程中却多有不端,平安当时没有回答,经书简湖、北俱芦之行后,平安给出了半个答案。想大白鹅助大骊一统宝瓶,整合一洲资源抵抗妖族进攻,不就是为了追求一个正确的结果,却在过程中造了不少人间惨剧。大骊铁蹄南下之处,无不是战火纷飞,家破人亡,唯有诗家与英雄幸。可如此混战哪里比得过整个浩然天下之乱。因为一就是那个一,人间众生,有众生灵皆有可能成为那个一,这个一就是天地大道,每一个一都有可能成为那个最大变数的一,再者在这个过程中,这个一如果恶恶相生,又会产生怎么样的果,所以老秀才说过,学问虽好,但地基不牢,也像平安说的只是一时一地的利益,而非长久大道。但一一统宝瓶洲这个过程中,又多少错,多少冤孽,可比书简湖大了,多了去,所以当年齐静春为什么来到宝瓶洲,根源也在于此了,而现在平安做的说的,其实就是在践行齐静春未完成之愿,止错,补错。好在大白鹅已经意识到“小”再加上平安一路行,一路观,所得所思,传于其,未来大白鹅必然大道之上一飞冲天。

话说大白鹅诶,别老在元婴混了,该升升境了。

胡新丰其人,在行亭之中,做事确实老道,言语对隋父暗示杨元等人不简单,做事分先后,在这一点上确实没问题;但在险境中,一念顿生,便要投名状,想来便是恶了,但应注意,在一般情况之下和绝境的情况下去考量一个人的善恶线,情况自然会有不同,所以对于不同人的来看待,结果自然不同。后古道之上,对平安数次出手,平安愿意在看看,也是因为起始的缘故吧,后生死之际,念及家人、隋父、过往的勾当,言出本善,所以性命得存。

隋父其人,让其孙道歉,读书人家风果然醇正,但那是没见险境,后杨元来到,言及平安,这里就有先后的问题,在未知杨元等身份的情况下,只是形式有些棘手而已,但不言声,如此去老持承重,千金之子坐不垂堂,足见其不堪。分完先后,再观其善恶,一读书人,一官至侍郎之人,见此一点恻隐之心都没有,与禽兽何异,在观其后言行,大抵不离此脉络。所所以平安对其最是失望。

你三十几了啊?

隋:NNT的,姐就是打不过你,要打的过,弹你几个脑瓜崩!
转载来自公众号:剑来课代表-琳梦之樱

复制文章标题 复制文章内容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