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9章 人间灯火辉煌 前情回顾-山外小阁楼-剑来课代表

剑来课代表 > 第509章 人间灯火辉煌 前情回顾

原章节--第五百零九章 人间灯火辉煌

第509章 人间灯火辉煌 前情回顾


山外小阁楼2019-03-15 11:03:27

■第509章 人间灯火辉煌
   槐黄国以北是宝相国,佛法昌盛,寺庙如云。
   陈平安过在边境关隘那边,依旧是加盖了通关文牒,有事没事就拿出了翻一翻,手头这关牒是新的,魏檗的手笔,以前那份关牒,已经被盖印密密麻麻,如今留在了竹楼那边。

第400章 远游北归
   在李宝瓶风风火火游览京城街巷、李槐劫后余生返回学舍的时候。
   大隋山崖书院的山门那边。
   风尘仆仆的一行四人,一位白衣负剑背竹箱的年轻人,笑着向山门一位年迈儒士递出了通关文牒。
   老儒士看了很久,上边的两洲各国各地印章,钤印得密密麻麻,老人心中满是惊讶,抬头笑道:“这位陈公子游历了这么多地方啊?”
   拜访书院的年轻人微笑点头。

(替你看过千山和万水)

————————————————

■第509章 人间灯火辉煌
   在她正要点头答应的时候,落针可闻的哑巴湖边上,有一位早早摘了斗笠在书箱上的文弱书生,一袭白衣,手持折扇,缓缓起身,微笑道:“如果这也算讲理,我看还是一开始就不讲理的好,强买强卖便是,反正谁本事高谁大爷,不用脱裤子放屁拉屎。”
   黑衣小姑娘耳朵尖尖微颤,抬起头,疑惑道:“脱裤子放屁是不对,咱们黄风谷风大夜凉,露腚儿可要凉飕飕,可拉屎又么得法子喽,咋个就不要脱裤子啦?”
   那白衣书生以折扇一拍脑袋,恍然大悟道:“对唉。”
   小姑娘眉开眼笑,悬停空中,盘腿而坐,双手抱胸,“读书人都愣头愣脑的。”
   只是一想到那串当好心好意送人当盘缠的铃铛,黑衣小姑娘便又开始抽鼻子皱小脸。

第472章 关于一把竹剑鞘的小事
   曾经有一位远道而来的中土武夫,到了剑水山庄,跟宋雨烧要走了一把竹剑鞘。
   一开始说是买,用大把的神仙钱。
   宋雨烧不肯。
   理由很简单,剑鞘要送给一个朋友,不卖。
   然后那个武学境界高到无法想象的外乡人,说让宋雨烧考虑三天,三天后,就不是买了。
   走的时候,那个男人瞥了眼宋凤山和柳倩,满是山巅之人看待蝼蚁的冷笑,与宋雨烧换了措辞,两条命,也还是算买。
   宋雨烧沉默了三天。
   宋凤山和柳倩打定主意,竟是劝说他们爷爷,不卖就是不卖!
   但是宋雨烧最后那一天,交出了竹剑鞘,也没收下那神仙钱。
   在那之后。
   老人就真的老了。

(当时说武夫讲道理的人不在少数,我就呵呵了,等事到你头上的时候,希望你还能这么想)
(对有些人而言,人间的苦难从来就不相通)

————————————————

■第509章 人间灯火辉煌
   怎的如今那串铃铛都见着了,却没能见到那篇眼巴巴等了百来年的文章呢?哪怕字数少一些,也没关系啊。

(怎的如今这本剑来都见着了,却没能见到那篇眼巴巴等了百来年的游记呢?哪怕字数少一些,也没关系啊。)
(雪中番外、桃花、天神、、、欢迎补充)

————————————————

■第509章 人间灯火辉煌
   年轻剑修弯腰前倾,凝视着那个人模狗样的白衣书生,笑呵呵道:“呦,跟这小妖一唱一和的,你们俩搁这儿唱双簧呢?”

(你跟谁俩呢)

   小丫头愣在当场,然后转了一圈,真没啥异样,她伸长脖子,整张小脸蛋和淡淡的眉毛,都皱在了一起,表明她脑子现在是一团浆糊,问道:“嘛呢,你就这么不管我了?你是真不把一位大水怪当大水怪了是吧?”
   陈平安一手推在她额头上,“滚蛋。”
   小丫头怒道:“嘛呢嘛呢!”

(嘛呢)
(方言还是有意思啊)

————————————————

■第509章 人间灯火辉煌
   毛秋露转头问道:“陈公子?不一起走?!”
   然后这位幂篱女子听到了一个怎么都想不到的理由,只听那人大大方方笑道:“我换个方向跑路,你们人多,黄风老祖肯定先找你们。”
   毛秋露气得说不出一个字来,转过身去,背对那人,高高举起手臂,伸出大拇指,然后缓缓朝下。
   可那人竟然还好意思说道:“回头有机会去你们青磬府做客啊。”
   幂篱女子收起手势后,置若罔闻,大步离去。
   被人拎在手中的小姑娘摇头晃脑,幸灾乐祸道:“读书人,你看不出来吧,她对你可是有点好感的,现在是半点都没有喽。”

第486章 不愧是老江湖
   陈平安离开渡口后,开始撒腿飞奔,只恨御剑升空太扎眼,不然跑得更远。
   摘下养剑葫喝了一大口酒,压了压惊,然后陈平安笑了起来,学那裴钱走了几步路,沾沾自喜,我陈平安可是老江湖!
   陈平安笑过之后,又是一阵后怕,抹了抹额头冷汗,还好还好,亏得自己机敏,不然掰手指算一算,要被宁姑娘打死多少回?即便不被打死,下次见了面,还敢奢望抱一下她,还亲个锤儿的嘴……

(赶紧跑赶紧跑,哥也是名草有主的人了)

————————————————

■第509章 人间灯火辉煌
   白衣书生则出拳如雷而已。
   只是拳罡如虹,声势惊人,读书人却闲庭信步,但是随便一袖子下去,往往整个冲天龙卷都要被当场打成两截。
   老僧缓缓睁开眼睛,微微一笑,双手合十,低头却不是诵经,而是呢喃道:“威德巍巍,住心看净。可惜无茶,不然上座。”

第455章 报道先生归也
   最后陈平安从蒲团上站起身,后退一步,对着这位年轻僧人再次低头合十,“我已解惑了。”
   年轻僧人随之起身,低头佛唱一声,喃喃道:“如去如来,神秀上座。”
   陈平安退出石窟,原路返回山崖之下。
   年轻僧人望向那张蒲团,再次双手合十,重复那了后半句,“神秀上座。”
   陈平安不解其中深意。
   只记起,家乡那边,确实有座高山大壁之上,篆刻有“天开神秀”四个大字,最早的时候,与人跋山涉水,走到过那边,只是那会儿陈平安眼力不济,加上云雾缭绕,便是举头望去,一样无法看清。后来还是魏檗带着他游历北岳辖境,才得以见到。当时是觉得阮师傅之所以选择那座山头,作为开宗立派的本山,是因为阮姑娘的名字里边带了个“秀”字。

(越来越好奇平安和佛教的关系了)
(最近好像秀秀的回顾有点少啊)

————————————————

■第509章 人间灯火辉煌
   这一天夜幕中。
   一位白衣书生背箱持杖,缓缓而行。
   脚上挂着一个黑衣小姑娘,双手死死抱住他的脚踝,所以每走一步,就要拖着那个牛皮糖似的小丫头滑出一步。
   陈平安也不低头,“你就这么缠着我?”
   身上还缠绕着一个包裹的小姑娘点头道:“我包裹里边这些湖底宝贝,怎么都不止一颗谷雨钱了。说好了,都送给你,但是你必须帮我找到一个会写书的读书人,帮我写一个我在故事里很凶、特别吓人的精彩故事。”
   陈平安无奈道:“你再这样,我就对你不客气了啊。”
   小姑娘糊了一把眼泪鼻涕在那人腿上,哽咽道:“求求你了,就带我一起走江湖吧,你本事那么大,黄沙老祖都给你打杀了,跟着你混,我吃香喝辣不愁啊。我一定要找到那个读书人,写我的故事,我要名垂青史,家家户户都晓得我是一头哑巴湖的大水怪。”
   陈平安停下脚步,低头问道:“还不松手?”
   黑衣小姑娘打死不松手,晃了晃脑袋,用自己的脸庞将那人雪白长袍上的鼻涕擦掉,然后抬起头,皱着脸道:“就不松手。”
   陈平安一抬脚,“走你。”
   小姑娘被直接摔向那座碧绿小湖,在空中不断翻滚,抛出一道极长的弧线。
   片刻之后。
   陈平安转头望去。
   远远跟着一个跟屁虫,见到了他转头,就立即站定,开始抬头望月。

(徐远霞即将上线?来给我们的大水怪写个好故事)
(抬头望月真的可爱啊,不知道你们有没有这么一位同桌,总喜欢用笔扎下你,等你转头看她的时候,她就瞪着一双无辜的大眼睛看着天花板,我。。。。。)

————————————————

■第509章 人间灯火辉煌
   还在一座占地很大却破败不堪的某位娘娘祠庙旁边,亲眼见到了三位漂亮女子,从祠庙西廊一间帷幔敝损、人迹罕至的地方,姗姗走出,去与一位阳间书生私会,可惜那之后的羞人光景,身边那个家伙竟然不去看了,连她也不许去偷窥,只是白天时分,他们再去那边一瞧,只见祠庙那处,矗立有三尊彩绘斑驳的美姬泥像,相较之前,各自少了一块帕巾、一支金钗和一枚手镯。

第303章 人间多不平
   陈平安期间还路过一座荒冢,有一伙进京赶考的寒士书生,站在一座大坟之前,露出自惭形秽和叹为观止的神色。
   然后看到从坟茔之间,窜出两只雪白狐狸,学人作揖。
   还有几头年幼一些的狐狸,趴在坟茔上头,窃窃而笑,眉眼有些灵气,充满了憧憬和娇羞,半点不像什么凶恶的妖魅,反而像是馋嘴的稚童。
   那些读书人纷纷还礼。
   看得陈平安一阵好笑,知道必然是狐妖作祟,正在蛊惑人心,不过陈平安没有太多担忧,世间狐妖,无论是哪个洲,都往往不会行残暴之举,它们自古便天生亲近人族,更多还是为了破开情关,提升境界和修为。
   所以陈平安没有当场揭穿,让那些书生发现眼前所谓的高门华屋,其实只是一座坟墓而已。
   陈平安只是悄悄守在坟旁。
   果然第二天,那些书生就安然离开那座豪门府邸,人人喜不胜收,只觉得好一场艳遇,不枉此生。
   陈平安笑着离去。

(这个这个,三位找一位,不可描述。。。)
(一个人的时候,就能旁听一夜;现在带着个小姑娘不方便了是不是,陈平安?)
(挺喜欢这些小故事,303人间多不平那一章跟这章很像,有兴趣可以看一下)

————————————————

■第509章 人间灯火辉煌
   他有一次行走在山崖栈道上,望向对面青山崖壁,不知为何就一掠而去,直接撞入了山崖当中,然后咚咚咚,就那么直接出拳凿穿了整座山头。还好意思经常说她脑子进水拎不清?大哥别说二姐啊。

(二姐好!!!!!!!!!!!)


■第509章 人间灯火辉煌    有次路过郡城之外的水榭,是文人骚客的集会,暴雨时分,众人凉亭观雨如观瀑,一个个兴致颇高,然后那人就嗖一下不见了,不知怎么做到的,就只有那座水榭附近没有了大雨,凉亭里边的读书人们一个个呆若木鸡。看得她躲在水里,捧腹大笑。    每隔一段时间,在溪涧旁边,他就会一拍酒葫芦,取出一把……小巧玲珑的飞剑,刮胡子。他有次转头对她一笑。她可半点笑不出来,那可是仙人的飞剑!    他也曾经帮着庄稼汉子下地插秧,那会儿,摘了书箱斗笠,去往田间忙碌,好像特别开心。    一开始乡野村夫们还害怕这个读书人是瞎胡闹,帮倒忙,不曾想真正上手了,比他们半点不生疏,等到劳作之后,村民们想要邀请他们去吃饭,可他又笑着离开了。    只不过这些鸡毛蒜皮事儿,都不太威风赫赫就是了,让她觉得半点不过瘾,跟着他这么久,半点没有闯出名堂来,还是谁都不知道她是一头哑巴湖大水怪,见着了谁,他都只会介绍她姓周,然后啥都没啦。    唯独一次,她对他稍稍有那么丁点儿佩服。    一条大河之上,一艘逆流楼船撞向躲避不及的一叶扁舟。    然后便有白衣人御剑而至,飘落在在一叶扁舟上,伸出一手撑住楼船,一手持酒壶,仰头喝酒。 第485章 故人故事两重逢    一位头戴斗笠的年轻人走出巷弄,自言自语道:“只此一次,以后这些别人的故事,不用知道了。”    他缓缓而行,转头望去,看到两个都还很小的孩子,使出全身气力埋头狂奔,笑着嚷着买糖葫芦喽,有糖葫芦吃喽。    那个青衫剑客也跟着笑起来,扶了扶斗笠,这些年总是幽幽沉寂的眼神,少有如此暖意的时候,“那以后就再知道一次?”    不知为何,下定决心再多一次“庸人自扰”后,大步前行的年轻外乡剑客,突然觉得自己心胸间,非但没有拖泥带水的凝滞沉闷,反而只觉得天大地大,这样的自己,才是真正处处可去。 第414章 那些心尖上摇曳的悲欢离合    当金色文运溪水涌入气府,那儒衫小人立即不再看书,笑得合不拢嘴,蹦蹦跳跳,手舞足蹈。    这大概就是陈平安在生长岁月里,极少有机会外露的孩子本性了。    金色小人在溪水停滞在洞府后,蹚水而行,走到洞府大门口,大喊一声,只见一条纯粹真气化成的火龙飞掠而至。    它一个蹦跳,坐在那龙头之上,呼呼喝喝,使劲晃荡双脚,骑龙巡狩这座人身小天地。    陈平安以内视之法,看到这一幕后,有些汗颜。    “自己”怎么这么顽皮?    感觉不比顾璨和青衣小童好到哪里去啊?  (这才是本来的陈平安吧) (你就是你,你还是你,天大地大,何处不可去?) (诸事皆宜,百无禁忌) ———————————————— ■第509章 人间灯火辉煌    后来他们俩一起坐在一座人间繁华京城的高楼上,俯瞰夜景,灯火辉煌,像那璀璨星河。    他总算说了一句有那么点书生气的言语,说那头顶也星河,脚下也星河,天上天下皆有无声大美。    她见他喝了酒,便劝他多说一点。    他便又说月色入高楼,烦,它也来,恋,它也去。    她便有些忧伤,就只是莫名其妙有些米粒大小的伤感,其实不是她怀念家乡了,她这一路走来,半点都不想,只是当她转头看着那个人的侧脸,好像他想起了一些想念的人,伤心的事,可能吧。谁知道呢,她只是一只年复一年、偷偷看着那些人来人往的大水怪,她又不真的是人。    这么一想,她也有些伤感了。 第323章 人间灯火点点    人间的灯火,天上的星辰。 (米粒大小的人儿有些米粒大小的伤感) (有些话看着就觉得美) ———————————————— ■第509章 人间灯火辉煌    那人转过头,膝上横着那根行山杖,他抱着酒壶,却伸手轻轻揉了揉她的脑袋。    那一刻。    她觉得他可能真的就叫陈好人吧。   第481章 天下月色,此山最多    崔东山做了个一把丢掷瓜子的动作,裴钱纹丝不动,扯了扯嘴角,“幼稚不幼稚。”    陈平安轻轻屈指一弹,一粒瓜子轻轻弹中裴钱额头,裴钱咧嘴道:“师父,真准,我想躲都躲不开哩。”    崔东山大开眼界,“这落魄山以后改名马屁山得了,就让你这个先生的开山大弟子坐镇。灰蒙山文气重,可以让小宝瓶和陈如初她们去待着,就叫道理山好了,螯鱼背那边武运多些,那边回头让朱敛坐镇,称为‘打脸山’,山上弟子,人人是纯粹武夫,行走江湖,一个比一个交横跋扈,在那座山头上,没个金身境武夫,都不好意思出门跟人打招呼,拜剑台那边适宜剑修修行,到时候正好跟螯鱼背争一争‘打脸山’的名号,不然就只能捞到个‘哑巴山’,因为拜剑台的剑修游历,道理应该是只在剑鞘中的。” (哑巴山上哑巴湖,哑巴湖里水怪游。哑巴山小山主二姐归位!) (陈灵均、陈如初、小妮儿、小水怪。。。) (亲水亲回来一堆小屁孩) (  甲子之后,蛮荒天下妖族竟是绕过剑气长城,在老道人的暗中相助下直入桐叶洲。一时间,桐叶告急,宝瓶告急,北俱芦洲告急。等消息传至剑气长城,宁姚也只顾得上与老大剑仙说上一句,便御剑而去千万里。    落魄山上,漫山遍野的小孩嬉笑着,打闹着,东南桐叶的战火似乎还只是远方的故事。    猛字楼前,青山绿水少年郎,身边跟着个…不对…群好姑娘。    骤然之间。    有一粒黑点从南往北。    那一粒黑点愈来愈大。    最后,眼力极好的少年瞪大眼睛,像是白天见鬼了,落魄山南边上空,有一人踩着飞剑倾斜向下,在距离小镇地面约莫百余丈的时候,稍作停留,御剑之人低头俯瞰小镇,视线巡视四方,然后就对着落魄山这边一冲而下。    “陈平安,你可以啊!”    “宁姑娘,你听我解…”     全书完。)


转载来自公众号:剑来课代表-山外小阁楼

复制文章标题 复制文章内容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