盘点陈平安喝过的酒-言念宁姚-剑来课代表

剑来课代表 > 其他好文 > 盘点陈平安喝过的酒

盘点陈平安喝过的酒


言念宁姚2019-02-13 11:16:20

       第一次喝酒,被崔老头打得破口大骂开始喝酒排解,魏檗随身携带的酒,不好喝,然后越喝越好喝,还想起了宁菇凉
美人赠我金错刀,何以报之英琼瑶


杨晃家中自酿的窖藏土烧,算不得醇酒,但是滋味真是不错
还记得杨晃和莺莺吗?


最差的胭脂郡土酿,一斤最少也要八钱银子,至于客栈的招牌胭脂酒,一斤要价十两,而且绝不还价!陈平安的酒葫芦能装下十来斤酒水,十斤最贵的胭脂酒,也才一百两银子而已!于是陈平安果断要了十斤土酿烧酒。


剑水山庄辖境一座川流不息的繁华小镇,陈平安独自去买了酒装入养剑葫
宋雨烧评语,你这喝的是啥玩意儿,比水好不到哪里去,关键是你这小娃儿还喜欢不管有人没人,有事没事都要喝上两口,老夫都替你害臊。”


剑水山庄宋雨烧送的自酿花雕老窖,埋了小二十年的好酒


渡船上买了三坛酒,装满了养剑葫,价格死贵,滋味尚可,比不得剑水山庄的陈酿美酒。


老龙城最好的桂花小酿,酿酒的桂花,取自千岁高龄的老桂,宝瓶洲与老龙城范家交好的巨商大贾,偶有购得,往往用以送礼或是独饮。这是寻常版,珍藏版是桂姨取桂花岛祖宗桂桂花酿制而成。


倒悬山黄粱福地黄粱酒
倒悬山的忘忧酒,整座浩然天下的酒鬼酒仙都想喝,据说是当年儒家礼圣留下的独门酿酒法子,便是寻常的玉璞境练气士,也一杯难求。有位很厉害的和尚,有一次云游至此,喝了过忘忧酒,赞不绝口,声称‘能破我心中佛者,唯有此酒’。老和尚是真厉害,恐怕让阿良砍上几剑,都破不开那秃驴的方丈天地。
杂家祖师爷说自家的酒水,天底下最厉害。
结果老头子一拍柜台,怒气冲冲道:“他娘的一提起阿良,就来气!欠了我二十多坛酒钱,全天下数他独一份!当年婆娑洲的陈淳安,还有前不久的女子武神,还有更早的那些诸子百家老东西们,谁敢欠我酒水钱?”
“咱们就说中土神洲的那位读书人,最落魄那会儿,尚未发迹,就是个小小观海境练气士,斗酒诗百篇,什么斗酒,就是我这儿的酒!可他来来回回三次,也才总计欠了我不到四五坛酒,阿良这是造孽我这是遭殃啊!”
没啥大滋味,就是比起桂花小酿稍稍烈一点,可也谈不上烧刀子断肝肠的地步,这忘忧酒是另有玄机讲究,而不在口味上。
喝了忘忧酒,便是真心人。
拿走了,就忘不了忧,比寻常酒水还不如,暴殄天物,劝你别做这种蠢事。这酒,有点小门道的,越晚喝越好,只不过世事难求最好二字,得过且过吧,是个好就成了。


宁姚的酒
她这次走上城头,拿来了一些吃食,放在茅屋那边,一坛酒则提了过来,陈平安递过去养剑葫,宁姚帮着倒酒入养剑葫。
酒坛空了后,被宁姚随手丢向城头以外,摔落在地也不会有声响的,毕竟小小酒坛,不是先前那个隐官大人。


飞鹰堡的高粱土烧
陆台接过了酒壶,高高举起,仰头灌酒,养剑葫离着脸庞有几寸高,这酒喝得很豪迈。
抹了抹嘴,将“姜壶”还给陈平安,“该添酒了,回头我让飞鹰堡给你加满。”


藕花福地南苑国京城酒肆的酒
其中一帮人的带头大哥,年纪稍长,将近三十岁了,则吆喝他们去酒肆喝酒,浩浩荡荡杀去,姿容秀气的沽酒妇人正是他的媳妇,见着了这帮熟脸面,只得挤出笑脸,拿出酒水吃食款待自己男人的兄弟,看着被人围住、居中高谈阔论的男人,妇人眉宇间有些生计不易的哀愁,可眼神中又有些仰慕的明亮。
陈平安坐在离着他们最远的地方,要了两壶酒,一壶倒入养剑葫,一壶当下喝。
年轻妇人一咬牙,报高了两壶酒的价格,多要了这位公子三十文钱,好在那人仿佛不知市井行情,毫不犹豫就掏了钱,妇人有些愧疚,便多给他拿了两碟自己做的佐酒菜,那人起身对她笑着致谢。


藕花福地南苑国皇帝送的酒
大半夜,状元巷那边的一栋冷清酒楼内,仍是彩灯高挂,只有一桌客人。
陈平安摘下酒葫芦,“可能还要麻烦陛下送两坛酒给我。”
魏良哈哈大笑,“陈仙师你这贵客,当得也太好糊弄了!”
陈平安将养剑葫装满了酒,就离开酒楼,却没有返回巷子住处,而是凭借记忆去找了白河寺附近的那个夜市,吃了一大碗那个又麻又辣又烫的玩意儿。


大泉边境狐儿镇客栈老板娘祖传土法烧造的青梅酒
妇人去拿了一坛酒和叠放一起的四只大白碗,揭了泥封,倒酒入碗,青梅酒呈现出琥珀色,尤其干净,并不浑浊,光是看一眼,好酒之人,估计就会有些醉人。妇人颇为自得,笑着介绍起这祖传青梅酒,分半年酿,三年酿,五年酿,便是最差的半年酿,曾经有位游历至此的京城豪侠,牵着一匹高头大马,喝了酒后,都要伸出大拇指,称赞不已,说大泉京城都不曾有此美酒。
不过青梅酒的味道,真是一绝,除了没有蕴含灵气之外,已经不输给那艘岛屿渡船上的桂花酿,事后一定要装满养剑葫,实在不行,再让魏羡随身携带几坛,既然敢说海量,一定是爱酒之人了。
陈平安小口喝着见之可亲可爱、入喉如火炭灼烧、入腹却能暖肚肠的青梅酒,心情都跟着好了起来。


大泉碧游府百年陈酿水花酒
她还让人端上了两坛好酒,香味扑鼻,比陈平安喝过的酒水多了去,倒悬山的黄粱忘忧酒不算,大概唯有桂花酿能够媲美。只不过喝酒吃面,都没有他的事情。
喝酒之前,水神娘娘口口声声说了这百年陈酿,万万不可多饮,一人至多三大白碗,喝多了,神仙也要醉倒。
碧游府的水花酒,所谓窖藏,那可是藏在埋河水精之中,一放百年,自然陈酿甘醇,入口容易,后劲可不小。


照屏峰客栈美酒
最后就只有老将军和三姚,陈平安和裴钱,去了照屏峰,登山夜宿于山顶的客栈之一。
这座客栈后边,就是一座崖畔朝东的观景台,是照屏峰六座客栈中赏景最佳。
一行人拿了客栈美酒、宵夜吃食放在桌上,先赏月再赏日出。


小炼药酒
范峻茂走入小巷,丢了一只酒壶给陈平安,“里头是被我小炼后的老蛟金丹,你如今和郑大风,需要这个,每天忍着痛,喝上两三口,对于武夫体魄的修缮,比什么灵丹妙药都管用。十二境大妖的妖丹小炼泡酒,太烈,如今你们喝了会死人,寻常金丹境妖族的,又不够,这颗元婴境老蛟的金丹浸泡出来的药酒,刚刚好。”


蜂尾渡水井仙人酿
渡口有一种世间独此一份的井水仙人酿,一颗雪花钱一小壶,青鸾国达官显贵最喜欢用来摆阔。真正地道的仙人酿,得以三口最老的水井中汲水酿酒而成,没买真正的老水井酒,就算是白走一遭蜂尾渡了。(这回买了假酒)


青鸾国陈村族长自酿高粱酒
族长是一位古稀老人,精神矍铄,健步如飞,身穿灰色长褂,脚踩布鞋,按照那位学塾教书先生的说法,老族长在这方圆数百里,武艺精深,且德高望重,因为当年有闹市中拦马救稚童的壮举,所以有“陈牌坊”的美誉。老人一听说陈平安也姓陈,极为高兴,盛情邀请他们去家中做客,本来已经吃完晚饭,老人直接让家里再做了一大桌丰盛饭菜,老人自己则拎了壶自酿的高粱酒,拉着陈平安喝酒。
这位老人喝了一辈子自酿的高粱烧,对酒的印象,大概就是烫喉咙、烧肚肠,又是直爽性子,便让身边学塾先生,以宝瓶洲雅言与陈平安说了这酒应该很贵,就是口感软绵,不够劲,差了些味道,村子里的女子来喝倒是刚好。


青鸾国京城酒肆买来的雾凇酒,一壶雾凇酒,要三两银子


大隋京城小巷米酒
期间茅小冬请陈平安吃了顿午饭,是躲在陋巷深处的一座小饭馆,生意却不冷清,酒香不怕巷子深,饭馆自酿的米酒,很有门道。
茅小冬说每次酿酒,除了主人家必然会精选糯米之外,还会带上儿子出城,赶往京城六十里外的松风泉挑水,父子二人轮流肩挑,晨出晚归,才酿造出了这份京城善饮者不愿停杯的米酒。
陈平安离开酒馆的时候,买了一大坛米酒,到了无人巷弄,小心翼翼倒入已经见底的养剑葫内,再将空坛子收入咫尺物当中。
(这酒喝了好久呢)


紫阳府老蛟垂涎酒
这老蛟垂涎酒,名动四方,绝非自夸之辞,便是大隋戈阳高氏一位皇帝老儿,私底下也曾求着黄庭国洪氏,与紫阳府每年讨要六十坛。
灵气充沛,后劲十足,朱敛也爱喝


书简湖乌啼酒
背剑男人挑选了一栋闹市酒楼,点了壶池水城最招牌的乌啼酒,喝完了酒,听过了一些附近酒桌上眉飞色舞的闲聊,
妇人还准备好了书简湖最稀罕的仙家乌啼酒,与那池水城市井贩卖的所谓乌啼酒,云泥之别。裨益修行
有寻常的乌啼酒,也有仙家乌啼酒


黄藤酒,也叫加餐酒
红酥望向眼前这个有些消瘦的年轻人,提起手中一壶酒,黄纸封,壶身以红绳缠绕,柔声笑道:“不是什么值钱的东西,叫黄藤酒,以糯米、粳米酿造而成,是我故乡的官家酒,最受女子喜好,也被昵称为加餐酒。上次与陈先生聊了许多,忘了这一茬,便请人买了些,刚刚送到岛上,若是先生喝得习惯,回头我搬来,都送给先生。”
她突然意识到自己言语的不妥,赶紧说道:“方才奴婢说那妇人女子爱喝,其实家乡男子也一样喜欢喝的。”
黄藤酒,埋在宫墙柳。醇软,极易入口


石毫国边境郡城狗肉铺子土酒
这天暮色里,客人渐稀,店铺里边还漾着那股狗肉香味。陈平安要了一壶郡城这边的土酒,坐在临近大门的位置,老掌柜正在跟一座熟客喝酒,喝得酩酊大醉,满脸通红,跟众人说起那个宝贝孙子。
这里喝了酒,还感化了一只狗妖


地龙山龙筋酒
   看了眼天色,陈平安去渡口附近的酒肆要了一壶龙筋酒,没有去往屋内,就在路边坐着,相较于老龙城桂花酿和书简湖乌啼酒,都要逊色许多,当然价格也低,据说酿酒之水,来自地龙山一处山腰名泉,而整座地龙山的灵气来源,传闻是当年真龙在那条地底走龙道破土现身之后,给一位大剑仙削落的一截龙筋,融入山脉后,山水灵气如泉涌。


绣花江酒酿
水神拿出两壶蕴含绣花江水运精华的酒酿,抛给陈平安一壶,各自饮酒。


董水井送的自酿米酒,也叫龙泉米酒
陈平安摘了斗笠,与老舟子一起坐在渡口,摘下养剑葫喝了口酒,壶内酒水,都是董水井赠送给落魄山的自酿米酒。
米酒想要甘醇,水和糯米是关键,而龙泉郡不缺好水,糯米则是董水井跟那位姓曹的窑务督造官讨要,从大骊一处鱼米之乡运来龙泉,远远低于市价,在龙泉郡城那边于是出现了一家规模不小的米酒酿造处,如今已经开始远销大骊京畿,暂时还算不得日进斗金,可前景与钱景都还算不错,大骊京畿酒楼坊间已经逐渐认可了龙泉米酒,加上骊珠洞天的存在与种种神仙传闻,更添酒香。


陈平安这个酒鬼,喝过的酒真不少了,下面是跟酒有点关系的两个小东西
酒虫
还有一种名为“酒虫”的小家伙,只会从陈酿美酒中诞生,如果将它放入新酿酒水中,只需要几个时辰,就有埋藏数年的醇厚口感,自然是世间所有嗜酒之人的心头爱。


榆钱
原来这袋子榆钱,十分神奇,而且最对陈平安的胃口。它们是中土神洲某棵远古仙家榆树的珍贵种子,因其外形圆薄如钱币,故而得名。
谐音“余钱”。
因而民间就有吃了榆钱可有“余钱”的说法,被大多数人认为多为讹传。其实不得其法,只需要找到躲藏在榆钱里的金黄精魅,先将其浸泡于酒瓮中,醺醉后取出生吃,每年可额外增加铜钱收入。殷实之家,开春时分,为了讨个彩头,都会开设“榆钱宴”,以求新年财源广进。


何时陈平安与宁姚才能饮上那一杯合卺酒哎,有了女孩就该在落魄山埋下一坛女儿红吧

压岁钱少得可怜,哭唧唧            


转载来自公众号:剑来课代表-言念宁姚

复制文章标题 复制文章内容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