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来525章评:谈齐景龙的圈定法,看隋景澄的情感戏》-涟亲王-剑来课代表

剑来课代表 > 其他好文 > 《剑来525章评:谈齐景龙的圈定法,看隋景澄的情感戏》

《剑来525章评:谈齐景龙的圈定法,看隋景澄的情感戏》


涟亲王2019-04-06 04:17:31

写在前面:前期讲到,总把情关当做劫数,这种拉女性角色下水的套路,多少叫人忍俊不禁,况且无奈的是,隋景澄的人物作用本来就多少有些打酱油,无非是将来为落魄山添砖加瓦,补充人气。
.
顾陌与齐景龙的冲突元素,实际上并没有很大的存在感,或者说是冲突性的客观条件不足,而主观情感异常丰富。特别是齐的行事做法,与自己不久前才谈到的规矩理论恰好抵触,严格上讲他并没有真正做到用一套规矩来破解另一套规矩束缚的钥匙。这就颇有讽刺意味了,目测可能是作者有意为之,原因不详。
.
正所谓,江湖人有江湖规矩,山上神仙有道途默契。
在顾齐的语言冲突当中,破局很简单,别人家别人事。频频使用情感线来当做冲突的触发器,合情,但不合理。尽管齐景龙并没有真正使用规矩理论来处理隋的去留问题,但这不意味着该理论没有用处,这里不妨复盘一下:
a,顾的规矩是,元君李婌兵解,个人情绪受挫,杀妖受伤,寻人奔波,执行护道人职责,反对外人干涉,不信奉强人所求,
b,太霞一脉的规矩是,讲缘分,讲人情,讲战友情深,不看出身和实力,
c,隋景澄的规矩是,希望游历宝瓶,从他者学习,增长阅历见识,
d,齐景龙的规矩是,普遍介入原则。朋友炼化关键期,护法职责,隋的犹豫,顾的强势,建议慢慢过渡,
e,陈平安的规矩是,见第二部分
f,荣畅,仅跑龙套
.
分列以后,再以两两关系互作道理上的拉锯,其矛盾在于信息不对称,而解决的方式就是交换信息。这一冲突是否得到合理解决,就在于是否能通过交流来解除隔阂,还是仅仅表达为简单的人性善恶之类的道德判断....
分析如下:
.
1,顾隋之间的矛盾,总体上,二人是集体和个人的矛盾。
顾是集体原则,兼顾并考虑到门派威信、弟子归属、护道职责等方面,隋是个人主义(中性词),重视陈的缘分、崔的可能、以及问道求心式修炼原则的契机。
.
应该说,在个人和组织之间,顾作为管理者需要分配人力和资源,需要检查和监督运作效果,而强人高管的离职和空位,会造成相当大的发展经营压力和权力交接风波。此时此刻,一般认为,个人需要暂时性地服从调配。而就隋的个人情况而言,其个人目标与太霞宗派的当下需求,产生了分离。这种分离是小说无法用人物来表达的。在对话情境中,隋的个人诉求仅仅是服务于额外的经验、阅历需要,而非山上门户大派的既定养成策略。
也就是说,顾谈的是原则问题,隋谈的是兴趣问题。二人之间的信息不对称很严重,基本上是大企业里面老资历员工和新人小白之间的差距,其沟通能力和合意效果可见一斑。
此外,在人身从属关系上,门下弟子的服从性和协调性,是组织结构中的基本要求。而隋个人想法的疏离,是极其敏感的不服从或要求协商,这对于剑来世界里面仙侠王朝讲究等级关系的社会文化和组织文化、以及权威主义,形成了个体意义上的抵触。在顾看来,弟子隋的不服从是一种挑战,在隋看来,独身的自己还仍然拥有行为自由。
.
.
2,齐顾之间的矛盾,可以认为是内外之别。
在信息上面,齐作为山上世界里强有力的新生代,其眼界、格局、智谋有天然的优势,已猜测到了目前发生的某些大变故(见524原文),信息掌握上并非完全的失明,而顾则是根据掌握的信息特征,采取了相对紧张和急迫的行动。在信息方面,顾没有对外人透露内部事务的权利和义务。所以在二人身上,信息不对称的程度相对较小,按道理说,本来沟通的效率和效果会比外乡人陈、普通人隋要更加的方便、更加好。
.
内外之别的差距在于,内部人重视的规则和礼仪、追求的目标和意愿,在外人看来,并不重要。齐的理由是召回在外弟子不急于一时三刻,而顾的质疑,一是凭什么和没有必要,二是对时间上的考虑。(其实二者的矛盾在笔者看来,就像是一个妹子着着急急找小猫咪,街头的屌丝痞子拦路调侃到要慢慢找、仔细找、姑娘且听我慢慢道来,然而妹子心中只是瞬间一万只草泥马奔过:关你d事,f**k-off)
.
在处理齐顾之间的对话交谈时,作者用明显的神态修辞,暗示了对齐的认同。在逻辑上齐是弱势,顾是强势,但在神态和情感上表现为,齐是又叹气、和颜悦色、依旧心平气和,顾是大怒、冷若冰霜、死死盯住、嗤笑。角色荣畅的作用,则发挥在了这么几处,拉入情劫的猜疑链,代表作者认可齐的护法职责,怀疑炼化者的干涉性。
.
对于顾的指责,齐将二人之间的矛盾转变为隋顾之间的矛盾,使自己处于非主角的位置,并提出了困局,试图包含几对不同的对立关系。困局是指,红方筹码是朋友炼化关键期、隋陈关系密切、允诺护法职责的三位一体,蓝方的筹码是特别时期紧张的师门境遇、顾的护道人职责、不熟悉陈齐二人。然而实际上,齐的理由当中真正有关联的,只有炼化和护法,关系密切的猜测只是低情商者们美好而浪漫且油腻的主观臆测与合理想象,不仅没有事实依据,并且猜测的确站不住脚,并且进一步被当做了发起冲突的合理依据。
.
首先,齐对隋的道义维护,不自觉地转变成了为当事人代表发言,并被偷偷地转换成了“师父对徒弟的心意好坏与否”的想象故事,试图用这种方式生产或还原隋顾之间可能存在的矛盾。然而,齐所认为的矛盾只是一种没有任何根据的可能和个人揣测,而对于道义的维护是否影响了一门宗派的威信、是否真正影响了隋所谓的大道契机、是否在以外来者的身份介入到他人一般的社会关系当中等等这些方面,在对话里面并没有展现出来。这也就是说,作者在肯定齐、否定隋的时候,并没有客观公正的展示冲突面,如同前期评论中谈到陈平安判断高承时犯了若干思想偏差的错误一样,齐对隋的同情和支持、对顾的猜忌和怀疑,仍然延续了作者在以往讨论冲突时同样产生的思考偏差。
.
其次,齐把自己的代言行为,又外包给了尚在辛苦炼化中的主角,使得陈平安又离奇的成为解决隋顾冲突的中间人。这便是齐景龙所谓的规矩,亦或是谈判艺术。当然,齐并没有把话说死,而是留有余地、随时准备承认自己可能发生的错误。当陈平安代替齐景龙成为解决隋顾冲突(仅仅被表达为一种可能,然而其代价则是真实发生的对立)的代理商和中间人后,陈平安的规矩,便有了合理的输出口和表达机会。这样来看,齐的说理过程表现出了一丝诡异,其策略等同于是在隋顾双方的师门从属关系之外,再次圈定了一个与之交叉的隋陈亲密关系(主观假设),两个圈子之间的桥梁就是隋的个人意愿。这一切割和圈定的手法,相信读者们并不陌生,正是陈平安所惯用的心剑模式。并且,在桥梁从无到有、从小到大的搭建过程中,作者从道义维护的角度合理化了齐景龙动用武力的行为,即“今夜屋外之事,我在就是万无一失”。
.
然而,除了以上谈到的问题,笔者还要补充一点,即便隋的个人意愿不完全符合师门的即时要求,那么齐陈的干涉原则依然显得疲弱。因为在顾这个管理者、监督人看来,如此繁琐的时间成本和精力成本是根本就没有必要,是无意义的,自己没有必要承担这个成本的损耗,并且额外强调了对宝瓶洲游历的否决。这就好比是男方一直苦口婆心地分析双方之间的可能性和发展潜力,而女方却只冷冷地抛出一句:你不是我的菜。这种有如男女关系不对等的伤人之举顿时显露无遗。
.
实际上,524章作者借齐景龙之口进行的论证过程,与北燕事件小有雷同。北燕事件的发生本就与陈平安的游历路线相干,而在隋景澄的去留上面,也是离不开陈平安的某种“应允”责任——笔者将其归结为一种类似于落魄山大家长的领袖情结(就像是同福客栈的灵魂导师,佟湘玉),当然这种应允而许被表现为隋景澄的“留恋”姿态。
而直到525章陈平安出山,才算要真正开始陈平安的表演,齐景龙也就相应地退居幕后,成为观众。

(ps,齐的飞剑居然也有小天地?)
(ps,起码是在笔者看来,陈平安与隋景澄二人的对戏,正是因为太详细、太有礼貌才显得不正常。站在女方角度,任何绿豆都不希望自家王八看上别的绿豆,哪怕只是正常交流。这种影响在于,用剑来的话说,就是不经意间种下了因果。隋对陈的好感,就是这么步步为营、渐行渐近的。
总管的战场戏,情感戏,有点让人不忍直视,可偏偏就是这几章里面的重点)


——————————————
首先在信息渠道上面,齐景龙对陈平安做了信息保密,这就像是顾陌不会主动透露组织内部信息一样,其也不会主动透露某些山上隐秘。在双重强手的牵制下,耿直如顾陌,也只好坐下慢慢谈。

陈平安的论说过程:
首先,重申隋陈二人的关系来源是相逢偶然,事实状况是行亭变故,其可信度不是源自顾荣二人的调查性报告和事件复盘分析,而是由新生代的明星人物齐景龙来为之背书。这种同一社交圈内的信任,是山上人行事的默契之一,525章把这种交际背书肯定为一种规矩和道理。当然,这只是简单化的认识,证明行为实际上被转移给了齐景龙本人,由他去考察去验证。
.
其次,陈平安与齐景龙同样都是猜测隋的危机,但陈对危机的预见性更早,标准也更复杂一点。在陈平安看来,顾荣二人出现在客栈里面这一行为本身,就已经能够打消掉陈的顾虑,但对于齐来说,因为接触不多,而只能限制在了以稍强硬的武力和稍疲弱的说理,来为陈平安留下一定的判断时间。
.
说来可笑,在剧情设定下,隋景澄流浪三十年的苦楚和无奈,被合理描述为本就闭关三十年的小师妹,并且被赋予了极高的未来预期,浮萍剑湖之主。隋身上的种种怪象被还原成转世大能的修炼常态。如此一来,通过深入交流,所谓关于的隋顾矛盾的猜测也就不复存在。而为了继续发挥隋的线索作用,将来收回小师妹魂魄、隋景澄真正独立的时候,就是陈平安的道德使命接手之时。但是这种希望,是要建立在说实话、肯沟通的前提下,而作者则用防人之心不可无否掉了该方案。
.
去留问题被限制在了单方面的情关上面,这一情关劫难是除隋景澄的个人声明以外所有旁观者的猜想和共谋。当不一定存在的情关被描述为会涉及大道根本,以下一系列的无意义对话便开始表演了。如前文所言,情关不一定存在,但感情多少是有的,并且这种依赖感是某一强大形象在一个女性处生死挣扎时所竭力抓到的救命稻草,虽然不一定代表着绝对信从,但最起码是此时此刻安全交流的唯一对象。当然了,在笔者看来,主人公对待女性角色时特有的缓慢和犹豫,是其招致情感纠葛的个人原因。但是问题在于,顾荣二人的出现打破了齐对隋顾矛盾的个人猜想,而陈平安的思考则是把齐一手搭建的桥梁框架给添加上了内部的岩石和土块。于是陈隋的圈子和隋顾的圈子,便围绕这种可能性而拉进了双方之间的距离。作者利用隋景澄的不在场和失语,让其他人做了这样思考、采取了这样的判断判断。
.
反观顾陌的些许暴躁和激动,似乎正好反映出陈齐两人道理的朦胧和曲折,其实并没有走得很通。不知道这一点是构思漏洞,还是作者早已谋划,有意展现这种不完美。(略去中间大部分pk和寒暄的情节)
.
其实隋景澄事件,本来是很简单的沟通问题,却因为剧情需要而变得复杂了,复杂的同时就往往意味着会出现无法面面俱到的纰漏,譬如隋景澄的感情联系被放大为情关劫的合理想象,齐景龙没有使用规矩理论而巧用圈定法的说理过程,陈平安让人难以捉摸的想法,还有武力威慑时刻作为压制负面情绪的法宝等等;还有,荣畅提出把隋问题交给师父这个级别的决策人,这个方案被认为是齐陈的弱势,并带有对更高级别决策人作用的怀疑,然而却忽略了之前顾荣二人也同样是弱势;还有,假设情关是真实的,旁白先是肯定了陈平安的一走了之,把责任归结到隋景澄身上(而不是陈平安的潜移默化影响),而后又因为无法判断郦采大神的意见,继而又否定了逃跑路线,或者说是中立原则。
.
最后,陈平安基本上大体保持了对隋景澄的信息开放,想以此来保证弱势女性决策时的选择自由和行为自觉。而顾陌在剧情出于某种不知名理由的设定下,表现出了认可陈齐二人道理的姿态,其态度转变的原因,在原文里面并未提及,只是描述为既定事实,笔者对此神之转折表示无奈。
陈平安的鼓励,隋景澄的愧疚,场面顿时暧昧,支线角色添油加醋、各种主观臆测,而在全知全能的读者看来,其实什么都没有,如果非要描述成某一种感情的话,那么这种感情就是感恩和尊重一类的好感。
.
火龙真人三句话,倒也符合剑来世界的主题,只是语言稍微霸气侧漏一些。
.
陈平安到底是选择了干涉原则,只不过变化在于与郦采对话,而不变的在于仍然是对危害的可能和猜测,只不过矛盾的双方从陈顾转变为了陈郦。而读者们很清楚,故事里面还有姜老板的存在,于是陈郦矛盾就这样被消解了。


转载来自公众号:剑来课代表-涟亲王

复制文章标题 复制文章内容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