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4-511章  鬼蜮谷副本合集   枯骨魅影龟苓膏-谢石玥-剑来课代表

剑来课代表 > 第484-511章 鬼蜮谷副本合集 枯骨魅影龟苓膏

第484-511章 鬼蜮谷副本合集 枯骨魅影龟苓膏


谢石玥2019-03-16 20:05:50

副本终结时,一碗龟苓膏成了攻破平安心防的最后一粒石子。真真要感慨一句,如果自己进了《剑来》,能不能走过两章都是个问题啊。

历经数百章剧情,平安这次是第一次交出初一

遥想当年,在泥瓶巷陈平安被曹峻堵在了巷口。曹峻要初一,平安不给,是李希圣拦在身前。因为初一为老秀才所送,更因为姚老头曾言,是你的就拿好别丢,平安便硬生生的融初一入骨血。初一小祖宗当时有多嫌弃这个笨蛋,也许此时险些被送出时就会有多不舍。再不舍,性命第一。杜懋信不过,拿了妖丹依旧捏断了郑大风的脊柱。可是枭雄高承,可信。一个跗骨魅影从鬼蜮谷杀出重围欲于骸骨滩行凶夺宝,跟了平安行过十国风景,跟着平安再上渡船,终究是现了身形。看平安与米粒感情日渐浓厚,正好平安再度恶念升腾,正是最好的时机。于是,平安叫出了高承。或者说,高承来到了平安身前,就像是战胜者炫耀战果。

自踏上骸骨滩的第一步开始,平安就进入了危机四伏的境地。壁画城里,骑鹿抬眸,却是缘浅。景区商铺,买了不少画卷,有心善杏子让兰溪提醒出门在外要小心。看起来还,嗯,挺北俱芦洲风情的。有剑拔弩张,也有善言暖语。老熟人姜尚真千里迢迢而来,只为说清书简湖问题。鬼蜮谷开门,老熟人到来。不管合理不合理,贺小凉与陈平安的姻缘之霸道,令人叹为观止。层层天幕上,还有个卧听收音的道家三掌教。陆沉背锅心里郁闷。傻仙子在京观城看了三天。自以为神不知鬼不觉,而高承随着女子目光也就看到了身怀异宝的陈平安。杀人,夺宝,主线开。

打杀鬼物时用了飞剑初一十五,是想保住自己的杀招半仙兵。天不遂人愿,剑仙闻名鬼蜮谷。然后,他遇到了大道之争的杨凝性,旁观三尸为恶,自悟了善恶两分。双子座的陈平安的脑洞有时候很多人都追不上,那是只是看木茂所行,不争不抢。却是大争,木茂虽然收获颇丰,可是在对赌时三盘皆输,木茂不知,此时的平安已然受贺小凉影响,开始扭亏为盈。穷怕了的陈平安对于用这种自己打拼的战果来换钱,只查刮地三尺了。回头是岸,在守门鬼将不在,生意一般之后才幡然醒悟。逃出生天,蹲在木衣山不敢下来。甜言蜜语拍马屁,再加情关道理点播人心,忽悠的兰溪跟兰溪爷爷送上了两套精美画册。再见姜尚真,一语点透梦中人。此次交心,让平安与姜尚真的心理距离缩短,平安的游移不定本性使然。如果别人救了自己就转念喜欢别人,杨老头当年就白提醒陈平安了。别人不过是指缝里漏出来的些许善意而已。姜尚真依旧不承认自己是护道人,毕竟眼前之人的大道,太凶险了。

乘坐渡船绕行,见凡人受难却做不到坐视不管。剑仙下凡,普救众生。闻城隍恶事,杀作孽渠主,打为恶湖君,身边跟着小跟班杜俞以及脑子时清时不清的仙子晏清。剑劈城隍,速杀阴阳判官,飞剑初一斩杀数名鬼官,金身碎片不见。天劫将至,有个说话难听的火神缓缓而来,自然是不希望眼前的傻子就此殒命。结局,算计了天劫许久,提前催动天劫,符箓尽出,天劫过后,白骨可见。都说,年关难过,本就心伤未愈,在鬼蜮谷打生打死的陈平安在随驾城再次重伤。意料之外的,是杜俞孤身而返,给了陈平安一个栖身之所。世间人,多愚昧。便是火神用尽香火说出了真相,也是不信。便是信了,在被人怂恿后,满城滔滔恶意随着新年一并到了平安身前。平安用满城恶意磨剑,等二月二到来时,出门讲(杀)道理(人)。剑仙白袍摇折扇,苍筠湖上坐神坛。神人之间,似乎,心结稍稍纾解?以恶念对恶人,冷眼旁观狗咬狗。自己捡脏钱跟自己对话,或者是说与几片心境碎片的对话。故意留下来保护杜俞的初一,再次到来的姜尚真。有心机,也有意外。福祸相连,以无心算有意,贺小凉与平安的霸道情缘让姜尚真无奈。

槐黄国内,偶遇说书老人。一桌酒宴,与对手之间,自然更是修行。从善如流,平安躲过了夏真的报复,小账本上的名字却没有划去。儒衫国师为谋秘宝画地为牢,夏真纵山下人屠杀武夫为国师铺路。至于城隍谋害人命,是真的驭下无能,还是他人谋略,不瞎说。只要能让圈内生灵涂炭,无论是这两位元婴大修士谁的手段,都是他们自身的罪孽。

善恶两分,折扇时出时隐。平安如山上人冷眼看人间,似乎是正道。却是忘了一件事,你用恶意看这个世界,这个世界对你自然满是恶念。平安去金铎寺,初心变了却不改行程。是因为他极为难得的遇到了心善的除妖少女。再见恶人行凶,剑客护女子周全。自诩是读书读傻了的剑客,所言不虚。爱管闲事,希望善良的人能依旧善良,如何不是做傻事?初见善行,心境稳定。

宝相国,黄沙谷。救下了所谓的“大水怪”小鱼一条,再次感受到了山上仙人的循循善诱,依然会有恶人仗势欺人。与金乌国结梁子,与青磬府毛秋露关系恶化,皆是本心。逆行与老僧并肩作战,则是善心。多少有些所图,图老僧讲经。老僧则说,无茶。如来如去,神秀上座。并非没有好茶,实则是平安行事太不稳重了。周姓小鱼旁观平安杀黄沙老祖,就抱住了这条看着不粗的大腿,离开了她停留几百年的哑巴湖。她以为湖水之外就是宝光绚烂,剑修打架精彩至极的,湖外风光。怎知,一路上尽是无聊的场景。偶尔有他展示风流之时,他却不愿与那些妇人纠缠过深。再想想诸如看门神斗嘴,河神娶亲之类的事,哪个能让她说给未来写故事的人听?所以背篓里的她一下又一下敲着平安的板栗,心里有怨气啊。好不容易住上渡船,还是劣等船舱,让这个心心念念的小妖怪更是不开心。小鱼跟陈平安都不知道,小鱼对平安稳定心境起了多大的作用。

心湖浑浊,更是恶蛟游弋波涛汹涌。却有两盏莲灯在风浪中静静的点亮了昏暗的天地。安抚了陈平安的心境

威胁吃吃酸菜鱼,吓得小鱼拿了神仙钱就出门买邸报去了。小鱼自以为杀价成功,实则是被人狠宰。又被人恶意所伤,却闭嘴不言。咽下鲜血,有委屈,也不多言。只是都不敢再出门,怕了这个世界。曾经觉得猫在书箱里是委屈,现在却觉得狭小空间才能给自己带来安全感。这个世界,就一定要欺凌弱小来获得快乐吗?人类,就一定比妖物等级更高?

凭什么?妖的命就不是命了?妖不伤人,可人,伤人。世界总是亏待好人。

陈平安带小鱼出去散心,让别人看着她御风慢慢行,哄得丫头片子非常开心。可是这种美好却脏了某些山上人的眼。于是有想看乐子的修士抓到了此次良机,出手伤人,触及平安逆鳞。小鱼见平安生气了,更是觉得自己有错,是自己太过招摇。遂拉着陈平安的袖子不让他生气。恶念平安再次出现,真的要跟这个世界再讲讲道理了。

让拳三次,陈平安这是学崔瀺东山对卢白象的让子三次。是演戏,更是掂量对方实力释放自己心中的恶念。杀鸡儆猴,楼上高贵客人什么都不敢做。扔下船后,金乌宫小师叔前来。在春露圃约下喝茶,更是问剑。陈平安不言不语,却是给了小鱼最大的安全感。起名米粒,并告诉她无论在哪里被人欺负,都会有落魄山给她撑腰。这么醇善的妖怪,哪怕是别人为恶还觉得是自己惹祸有错,更不希望陈平安愤怒伤人。心善人,平安相护。

陈平安高声召唤高承,算是一次了结。高承一魂一魄从两个活人身体中走出,高承说他与平安同道,都是绞尽脑汁次次用聪明用谋略才走到今日的高度。陈平安却说,拜高承所赐,日日防贼,日日修心,便是随驾城都时时刻刻准备着高承的反扑。每个栓不住的自己,都会变成另一个人。陈平安心境早如碎瓷,如果栓不住,会分裂成多少个平安?再次出声的高承与平安有了酆都之约,一个骨头架子如何能带死人去酆都?又是一个新坑。用长剑一寸一寸的斩下自己的头颅,是一种示威,更是一种无声的挑衅。因为你陈平安怀璧,我已经让三个人身上种了种子,都能是我的外界皮囊。你觉得,我这次是真死了吗?

平安只能赶紧把米粒叫过来,跟她絮絮念叨着一定要有防人之心,防范那些最不起眼的恶人,还要千万珍惜自己心底的醇善火苗。还有,记得传话给赔钱,好好学习,自己想她了。一个醇善,一个纯恶。就像是阴阳鱼,落魄山虽然又来了个小妖怪,却又是个纯粹的小家伙。更是配合莲花小人,让落魄山更多了几分纯粹的美好。至于徐远霞,这个大侠写的游记一定非常值得人期待。里面会有一个很厉害的大水怪,能杀死黄沙老祖,还行侠仗义,为人善良的那种。

送走了安心之人,才能真正的跟高承,聊天。之前不过是热身赛,引走披麻宗三位老祖而已。真正的磨砺于此时才出现。先前高承与竺泉问平安,是否定型。陈平安不曾作答。而此时与高承的复盘,才是这次鬼蜮谷之行真正的复盘结局。你以为你陈平安游刃有余,实则是在为恶的道路上越走越远。你本身就是我的大道同伴。陈平安自然不同意。一将功成万骨枯虽是必然,可是死了那么多的高承,那不是正确的选择。你高承无辜,旁人不无辜?凭什么你的枭雄霸业,需要建立在别人的生命至上?王侯将相宁有种乎?高承不理睬陈平安的妇人之仁,感慨了一句,龟苓膏味道挺令人好奇的啊。于无声处,打破了陈平安的心防。米粒吃的那碗龟苓膏,可能也被高承种了种子。何时开花,陈平安你还不拿出初一来换?只是这次的陈平安,心不甘情不愿。高承说,你走完就能心甘情愿的送剑。高承拿什么来跟平安要初一?落魄山有魏檗更有崔东山。能拿出来威胁的,就是大势了。

妖族出蛮荒天下,死人无数。他高承有了初一,又有菩萨传授的再造酆都秘法,自然可以让无数人死而复活。相当于白白生出无数战斗力,你陈平安在大势之前还不低头?高承走了,徒留陈平安一个人。千日防贼,却是总有地方难防。一句“骗你”就能唬着陈平安送出飞剑,如复古魅影的高承给陈平安的心防重重一击。哪怕是你走到千山万水远,心湖之上依旧有我留下的涟漪。不管你是臣服于大势,还是为了保护米粒安全,你都会交出初一。夺宝攻心,是最上乘的手段。没有谁能忍受得了他人无休无止的跟踪旁观,便是陈平安,也不行。这就是高承的自负之处,他以为陈平安只是靠脑子跟心智坚韧走到现在的。他不知,平安所做的,只是比恶人更聪明。

高承走了,陈平安一个人。曾经陈平安与米粒在高楼上沐浴月光,看人间点点灯火似银河迢迢,再次感受人间的美好,愿意如阿良、老秀才、齐先生及左右一般,为了这个美好世界而战。也曾愣愣走神,为什么当时什么都不懂的他能走得那么稳。明明经历了那么多的山上恶行人,自己却越来越犹豫。不知者,不畏苍天。知之者,却被世界规则所束缚,难得解脱。这个世界对不起每个好人他知道。可能走得太远,他忘了心相寺的老主持跟他说过,看得见别人的不好,可也要看到别人的好啊。于污浊淤泥中看到莲花灿灿而开。于失望中重新找到信念,老秀才怎么不知道这个天下的不好?可老秀才看的太多,他说人性本恶,教化从善。老秀才大爱这个天下,他的关门弟子也在尝试着去一点点接纳这个糟糕的世道,去尽可能的降低自己的恶线,去一个又一个带好那些可教之人。让点点柔弱星火在他的带领之下,能让他人在这世道里,过得更好一点。

至于十年之约,宁姚期盼。平安虽然不说,心里都惦念着呢。他答应过的,就一定会做到。宁姚喜欢的大剑仙,我自私的以为,是愿意为弱者而战斗的,愿意管闲事的那种风流的大剑仙。如果平安在随驾城躲了,怕因果而不出战,这样的陈平安还会是宁姚喜欢的陈平安吗?我想,不会。这种不管闲事,不当善财童子的陈平安,还是他们落魄山一众大小马屁精,鬼精学生崔东山,落魄山资深武术指导崔诚爷爷所喜欢的陈平安吗?

愿先生心境四季如春,别忘了,落魄山跟剑气长城,都有人等你回来。

春至谷雨,即将入夏。春风曾盈袖,为自己打拳百万,又为这天下数次出拳。一脉相承的美好,依旧会继续。再次震袖,复归正常。师兄啊,师弟一定会努力不让你失望的。


转载来自公众号:剑来课代表-谢石玥

复制文章标题 复制文章内容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