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九十四章 天上白玉京-陈芝豹他哥陈白熊-剑来课代表

剑来课代表 > 第四百九十四章 天上白玉京

原章节--第四百九十四章 天上白玉京

第四百九十四章 天上白玉京


陈芝豹他哥陈白熊2019-02-21 09:42:07

第494章-天上白玉京-章评。
本章一出,上章的大线猜测都被证明了。小有出入,影响不大。
老规矩。先编织时间线,再拆开分析

======= 以下↓为剧情归纳 =======
■骸骨滩时间线回溯

●【平安来之前(背景)】
》当年骸骨滩原址两大王朝和十六藩属国厮杀混战,只远游观战的山上练气士都多达万余人。最终形成北俱芦洲十大战场遗址“骸骨滩”;
其中一剑修本作为山上看客,却投身山下沙场并最终身陨,化身英灵修炼更名“蒲禳(ráng)”,并最终成为鬼蜮谷三十六鬼城之一城主。

》披麻宗假“躲避北俱芦洲北部强敌”借口,于骸骨滩古战场开疆扩土立宗。一守住壁画城开发为旅游景点、二刻意形成鬼蜮谷秘境历练副本,在谷内形成“披麻-南部各小城主-北部白骨京观城”的三方均衡局势,打造两大稳定财路。
》大月圆寺老僧(怀疑为《桃花》主角陈青帝年老后为原型)与小玄都观老道(青冥天下玄都观的下宗)相中鬼蜮谷清静,结伴遁入鬼蜮谷秘境拘桃花妖化桃源境修炼。披麻宗《放心集》不敢记载。

》北俱芦洲北部最大王朝有崇玄署,主事人同时统领道家三脉之外门派“云霄宫”。晚辈中有两子均为道种,兄长【杨进山】,练气、武道双修,生有重瞳、性嗜闹事杀人,绰号杨屠子(前文曾在258章“群山之巅有武神”描述各境最强者时作为第六境最强武夫出现,因随性杀人被一金丹剑修老者堵在火山口里追杀);
弟弟(名字未提)心性纯净潜心修道。

宝镜山半仙兵将出,家族派杨进山化名“杨崇玄”入鬼蜮谷替未来家主弟弟收取机缘。
进鬼蜮谷前,得高人指点以全身家当(包括咫尺物和所有神仙钱)换来讯息,宝镜开启钥匙在于姻缘牵于镜中金钗的【女狐精韦太真】。于是以逗弄心态交好其兄小妖韦高武(知其装傻利用并暗害自己仍佯装不知)私下帮韦太真解决觊觎其美色的麻烦

》白骨剑仙蒲禳在谷中受桃花林僧道青眼,实力增长。合纵连横南方个小城,谋划积攒力量侵吞各小势力即将打破现有均衡局势。


●【平安来之后(当下)】
》陈平安入北俱芦洲,因与贺小凉有“天作之合”的隐形联系,受到注定认主贺小凉的壁画三神女之一骑鹿神女青眼,被“老江湖陈平安”看透躲开
》贺小凉冥冥中得知消息。于是直接南下(平安活着会继续分润她的福缘。是否被人挑拨不得而知,怀疑有阴阳家大佬捣鬼),收壁画城神女、入鬼蜮谷。她不可直接杀陈平安,于是连布两局借刀杀人:
1以秘法影响小玄都观老道人,使其心血来潮根据卦象认为“杀人大吉”
2去白骨京观城直面城主,与其谋划形势局同时设法扑杀陈平安。

》齐静春安排左右作为平安护道人,左右(心忧妖族大势前往剑气长城)改觅姜尚真作为新护道人。书简湖一事姜尚真身不由己,事毕赶来北俱芦洲与平安表清白,顺便试图收取三神女未果;正巧碰上贺小凉察觉有杀心,于是赖住不走。
》壁画三神女,分别被流霞洲无名修士(可梦中与神女相见修炼,将来与[梦中练剑刘羡阳]有大道之争)、李柳(原神道水神,江湖共主)、贺小凉(天生道种,骑鹿)认主收走。

》平安入谷,欲先以《放心集》中行事凶残的“金丹境鬼物”(蒲禳麾下)开刀练手,结果被事先察觉,引其和肤腻城起争端;金丹鬼物坐收渔翁利的同时,摸清陈平安底细将平安情报卖给沿途各妖族鬼物

平安欲灭肤腻城被蒲禳救下,肤腻城欠下人情埋下伏笔。

》小玄都观老道被贺小凉误导认为“杀人大吉”,令徒弟和桃花妖于桃花林演戏设局,引陈平安入观喝茶结因果,被平安婉拒;
老僧老道的对话,老僧的三句话“过刚易折”“言多必失”“真君远见”看似是回答老道问题,实际上全是自己对这个老友的劝诫:别莽撞,少做事,多看看。引发老道心动,事后以本命神通(应该也是妖族。根据望月和观微特征,猜测是山龟或犀牛精)算出真相:贺小凉在借刀杀人。
时值青冥天下掌教陆沉同学正以秘法探查自己爱徒的举动,被老道顺藤摸瓜发现,以为贺小凉是受陆沉指使、勃然大怒
陆掌教人从天上坐,锅从地上来。

转头将新鲜背锅气撒在自己代师收徒的小师弟身上,直接打死一回帮助其塑心境。

》桃林老道跑去指点蹲守机缘的杨崇玄,顺便继续借刀杀人:以两个“梦中修炼”的人暗示陈平安仍是宝镜机缘中“大道相争”的对手,诱使其心生杀意。
杨进山并未中招,反而若原本是其弟弟前来,才真的和陈平安“大道近似,必然相争”,酿成大祸。

》陈平安躲开桃林陷阱,实则前路依然被人算计。逃窜的金丹鬼物联合刚入谷两名鬼修(本处为猜测)成为妖物搬山大圣的座上客,结成大阵要截杀陈平安。

陈平安尾随鼠妖去踏平“大阵”途中,遇到更好玩的事:一境界更高的鬼修书生被小妖绑去见避暑娘娘,于是改主意跟去,见到一幕“书生吃妖”的好戏。(书生身份,怀疑属于蒲禳的暗手之一,暗中灭杀六妖物引祸铜臭城。乱战之中他从中牟利,最终集合南部各小城力量抗争白骨京观城)

六大圣这里只是小打小闹,陈平安不知道前面等着他的只会更多。下一个局或在兰麝镇。


●【以后(剧情猜测)】
》韦太真这里还有场好戏。杨进山说其还有大祸,桃花林老道看一眼牌坊入口和兰麝镇说机缘来了。但具体发展只能瞎猜测:韦太真的如意郎君刚刚入谷,即将看到金钗然后镜子空间开启认主?做为取镜子代价,韦太真会殒命或被强行带走?

》蒲禳的操作的点点暗手会一点点体现出来,贺小凉直取白骨京观城去打架的可能也不大应是做交易,利益交换的条件之一是杀陈平安。陈平安会夹在形势局中面对扑杀,有四大妙人之一的姜尚真护道人在,性命应无虞。
主要是心性在这之间怎么演变,在这几章中也已经有迹象了。
披麻宗会扮演的角色我想不明白,再等等看。

》看这架势,还到不了我上章猜测的幕后“买瓷人”大鳄出场。骸骨滩副本作用应该是让平安心境前期演变,大头得等陈平安出谷北上以后线才会展开。这期间道家佛家的布局会有不少,儒家会偏弱。
总管会试图呈现一个“强权和人情味并存,偏偏不爱讲道理”的环境中的修行界百态。这样的话,你们不爱看的“世情类”群像描写还是会不少,因为要通过这些才能映照平安心性。
在【强权使我父母双亡,好人凭什么没好报】的爽文情节到来之前,未来还会有较长的你们看不懂的晦涩散线章节,这期间还请喷子们承认自己的确看不懂,给总管留时间多想想,少骂几句。

======= 剧情线↑和看点分析↓分割线 =======

■平安心性演变
和平安同时入谷的几波人,分别对应平安新善恶观的三个层次人:散修夫妻是最底层的弱者,资源少、需求紧、急需保护;鬼修二人组是寻常层次,手头小盈余,请得起兵家护卫、自给自足;三郎庙袁宣则是富家子弟,心怀善意,资源最多又不谙世事。
杨氏二兄弟则如陈平安心中的两个面:温文尔雅杨亲水,恶蛟抬头杨进山。

心境的演进是从上一章开始的,在继续费尽心机让散修夫妇【无压力的接受帮助】以后,陈平安遇到了心怀善意的袁宣,一句“我就说天下钓友无坏人”把平安心里撑得满满的,然后想到了老龙城范二和皑皑洲刘幽州。所以,【心怀善念与否和身份地位无必然关系】,对吧?

不是你身处低位就必须奸猾夺利,如散修夫妇就继续勤勤恳恳;不是你身处高位就欺压凶霸,如袁宣幽州就干净自然。或者你【既不卑微也不衣食无忧,你平凡普通花了钱了但受了委屈】,但也没理由自己变穷凶极恶,如我陈平安。

一句话讲:家教而已,自律而已。

进而想到了在同样位置上,仍有杀不绝斩不尽的皇子黄鹤之流,堵车就路怒断更就骂人之辈,平安就恶念频生。
是齐先生课代表这样的更善人太少做的不够好照不亮你们?还是崔巉这样的行恶人不多打不疼你们?

于是郁郁低头饮酒,发现这“姜壶”如江湖,水味渗人,酒味太少。
回头看一眼自己身后的影子,就更能理解崔巉和左右这种【知其白守其黑,行黑暗为光明】的人。想杀人,且掠去,去找搬山猿。

缓缓而行,内心仍纠结。

最可怕的是,随着见识见长,陈平安不只能理解散修袁宣这种善人、崔巉之类践恶行善的“坏人”,还理解了一部分就喜欢故意欺人、伤人只为心中酣畅的恶人。

这世界有几个纯粹的恶人呢?彼时欺人谋利,彼时喷口成刀,是要谋利成长啊、是要自保啊,是成长环境如此啊、是以前这世界带给我就这样我还回去啊,有错?哪个坏人是愿意被别人称为坏人,谁还不是自己的小公主?
是,你是小公主。
凭什么这个世道,不愿听道理的人比愿意守原则的人活得好?凭什么你自己挂机练英雄抢位置别人骂你你还一句“匹配而已你较真个逼逼”,凭什么愿意站出来做事担责任的人要被说话做事不愿负责任的人抬上道德高台然后口诛笔伐还要说一声“谁稀罕你们的负责任”?

心有郁郁,眼神幽幽。

大道如青天,我独不得出。


■刘景龙和“黄庭”
北俱芦洲的洲情是“认拳头认人情别给老子讲道理”,其实蛮受陈平安喜欢的。认拳头是最实在的“讲规则”,认人情是最干净的“不顾规则”,两者一均衡,就是五味杂陈但爽爽利利的人间。怎么着都要比只认机缘不认人走一步得琢磨五步的宝瓶、和只要有利益就舔人利益至上人心鬼蜮的桐叶洲强。

所以北俱芦洲能有愿意讲道理的“杨亲水”和比他排名还高还愿意讲道理的刘景龙就更加难得、好玩。日后砥砺山陈平安一定会去,有点爽利。正适合此刻想揍人或者挨揍也行的陈平安。
书圈都分析略输一筹的女修是太平山女冠黄庭,我觉得有理。

■阿良和道老二
阿良和道老二已经结束了天外天对拳。看这意思,最后一拳是阿良把道老二揍下来的,嗯……扯平了。然后道老二回家,阿良继续去天外天杀化外天魔。

■大月圆寺老和尚和韦太真
上章章评分析过了,请翻链接自己去看。


本章章评3480字。

以上。


.
转载来自公众号:剑来课代表-陈芝豹他哥陈白熊

复制文章标题 复制文章内容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