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二十五章 击掌-琳梦之樱-剑来课代表

剑来课代表 > 第五百二十五章 击掌

原章节--第五百二十五章 击掌

第五百二十五章 击掌


琳梦之樱2019-04-05 16:08:50

第五百二十五章 击掌 看点
随着陈平安的出关,荷花池的剑拔弩张暂时得以偃旗息鼓,隋景澄的去向谈判会就此开始。隋景澄的红鸾心动让顾陌荣畅二人失了先手,陈平安与齐景龙的配合默契让顾荣二人更是难以招架,陈平安的晓之以情动之以理则让顾荣一败涂地,只得等“家长”郦采来夺人。不过没想到的是,家长来了也没有扭转颓势,才让隋景澄有了去宝瓶洲游历的机会,勉强算是陈平安一方的谈判胜利了。当然,陈平安之所以能胜,跟齐景龙的实力有关,跟郦采姜尚真的赌约有关,最后,还是跟陈平安有关。让我们分人物来看这场谈判。
【宗门待定的隋景澄】
从荣畅的遮遮掩掩来看,隋景澄的来头不小,也就给这场以“隋景澄道心为重”的谈判留下了很大的余地。隋景澄的真实情况竟是一人分双魂,目的自然是让小师妹的道心能更加完整,中和性格。此法可以比照黄庭下藕花福地历练来理解。藕花福地的童青青胆小到令丁婴都为之惊叹,天天只想着逃命的性格与黄庭本性大相径庭。最终结果却是黄庭过于爽利的性格得到了中和,这就是分魂再合魂的意义所在。若是隋景澄没有遇到陈平安,也许荣畅小师妹的修行道路就会一帆风顺了。结果随着李妤兵解、景澄心动,这一大一小两个意外打的郦采及李妤两宗门措手不及,再加上担心对魂魄主人的大道影响,这场谈判对于顾荣二人而言就变得很难了。但隋景澄勉强算是得偿所愿的。原计划不变,身边又多了个护道人,郦采的约束极地,最重要的是自己还能继续喜欢着她的前辈。虽然被拒绝,可是能送前辈一程,也已足够。


隋景澄是小师妹没错,可动辄打骂徒弟的郦采却舍不得重罚这个“误入歧途”的徒弟,让人不得不怀疑小师妹的真实身份还有何因。她与李妤除了分魂一事是否还有其他的联系,虽不得而知,不过说不定也能够再期待一下。

【失败的两位谈判者】
荣畅不多说,领受师命出来保护隋景澄的安危。万万没料到的是的,简单事却是如此麻烦。关键是平安说话句句在理,做事又挑不出毛病,偏偏师父又太过于在乎自己的小师妹,让荣畅的行事处处受制。有荣畅这种好讲道理的爽快人,自然就能明白师父郦采是怎样的性格。发乎本心的请教剑术,为隋景澄大道的处处考虑。身为男子却对细节更为敏锐的荣畅以旁观者的角度看到的却更多,可能是郦采的暴力教学起了作用。观景澄行为,知道不能直接剑斩情丝;看平安出关气息,知其不俗;看刘景龙与平安的默契配合,心有灵犀的你规我距更是自知胜算极低;能好好聊天的时候不乱说话;当谨慎时惜字如金,当躲避师父的时候乖乖蹲墙头。面对陈平安出剑只是略微眯眼,足可见荣畅的剑术之高,必然要在顾陌之上。聪明且坦然,敬重道理也敬重实力。想必隋景澄也能受师兄的影响,在大道之上走得越高越远。

性格泼辣还懒得动脑子的顾陌,就像是爽口的小米椒。面对师父兵解,心境出现问题。一路斩妖除魔泄愤,更是对师父的深切怀念。性格使然的她不畏死更不怯战,初始被刘景龙阻拦心有不悦,再见隋景澄泪眼婆娑拖拖拉拉的样子更是不满。看陈平安说话缠缠绕绕,看陈刘二人一唱一和,刘景龙神补刀,心中的爆竹被点燃,噼里啪啦的开始生事。自己作为护道人却不如荣畅老成持重,只有面对绝对的实力之时才能安分。眼界高脾气暴,想必已然兵解的李妤可能在行事上与她也有几分相似。有幸遇到陈平安跟齐景龙练手纾解心结,其实也算是善缘。最后大局已定时,看隋景澄难受还直肠子的说陈平安不好看,直爽迷糊的可爱。也许就是这样的性格才能让荣畅愿意跟她一同下山的原因所在了。嗯,又收获了陈平安是自己师叔的好友的顾陌,以后不知道会不会被张山峰照拂。至于提前警告陈平安,顾陌你到底是怕师门的流言蜚语还是怕某人不开心,平安笑的很玩味。

【能跑的郦采】
风风火火而来,确认了跟自己徒弟牵绊的真真是她姜郎的好哥们陈平安。这个哑巴亏似乎也只能认了。感情上郦采争不过姜尚真的初恋,打赌上又输给了姜尚真,对这个徒弟又是百般重视舍不得下手。明明放在郦采门下就是希望能好好敲打敲打,彻底斩断情丝修成无情道,在她去往剑气长城的时候能撑起这个浮剑湖。人算不如天算,还是输的一塌糊涂。最后只是让平安不要刻意引导隋景澄拜祖师堂,甩了一句底线便匆匆而返。又气又累,还只能认账,大剑仙的风采便是一览无余了。

北俱芦洲风情随着这三人的简单刻画,展现的淋漓尽致。尊重实力,尊重规矩,并不是简单意义上的一言不合就打生打死。打架谁都会,能不留后患的解决问题才是最上乘。看似儒家书院在北俱芦洲最是惨淡,实则对规矩的敬畏与尊重,想必才是书院对整个大洲最大的影响吧。

【生死之交齐景龙】
齐景龙帮了平安一次又一次,所谓的“有空”也说了一回又一回。能够得到心意相通的同道中人作为生死之交,齐景龙的一言一行,像极了脚踩搬山猿的那个齐先生。一言一行皆是规矩,该做事爽利出言补刀的时候也丝毫不手软。先前镇场子的时候,对尚在炼化本命物的陈平安的压阵至关重要。作为此次谈判的稳定阀,装扑克脸跟陈平安一唱一和配合的天衣无缝,半点儿不像是才见面不久的人。心有灵犀,不用说也知道该如何做。大道相通,当需要时就麻溜的搬出宗门来压顾荣二人,让平安放心,也不让局面更加糜烂不堪。当轻松氛围的时候心有灵犀的一句“你的陈先生”,更是直接撵的隋景澄老老实实回屋修行,给这俩人腾空间。
看似是沉浸于大道讨论,实际上不过是斩情丝而已。故意言语不提及隋景澄,不过是对陈平安的无声配合。可能在这件事上齐景龙真的需要跟陈平安多学习学习了。被人坑的豪迈饮酒,脏话都飙出口,泥瓶巷陈平安真的是太厉害了。可能齐景龙现在能压平安一头的,也就是境界跟渊博的学识了。知无不言言无不尽,若不是剑修,真怀疑是不是个极好说话的夫子先生了。

人生幸事,莫过于孤寂大道上遇到了心有灵犀的同道中人。相约游历中土神州,并且能听到陈平安说要给自己当帮手,大道不寂寞。面朝江河,小口饮酒,认同平安的人生目标,并坦然说让平安境界够了再出来陪他作战,齐景龙今朝言行,也就是当年齐先生做不到的了。孩子气更江湖气的击掌为誓,也让一直寡欲的心有所松动。也许下一次相逢,或是中土神州,或是面对强敌。总之,再见就是好事情。

【幸得知己陈平安】
有同道知己的几次帮助,隋景澄算是得了一个善果。就陈平安这才跻身三境练气士、六境武夫的真实底子,可经不起顾荣二人的一次试探。如果没有齐景龙,更没有齐景龙搬出师门,恐怕再友好的谈判,再好的道理,也难有人听了。完全可以想象如果齐景龙不帮平安这么多次,平安要么会在修炼本命物的时候出问题,要么就是刚刚跻身三境练气士就遭遇顾荣二人,可能要需要打一架。至于隋景澄的道心是否能圆满依旧,自然不用多说。目前勉强没有撕破脸的结局真的是个好结局。先前称呼景龙为刘,一来是不熟,二则是对其的不放心。后来的改刘为齐,则是对此人的真正信任与依赖。每去一座大洲就能获得一位好友,甚至能收到好友的鼎力支持,陈平安的人格魅力自然是极好的。在等待郦采来的时候,向顾陌打听张山峰的事儿。不拿跟张山峰的友谊仗势压人,更是陈平安自己的道理。毕竟要留人的,是宝瓶洲的陈平安,而不是张师叔的好友陈平安。两者身份定位的不同,则是立场的不同。就事论事时,都是自己的事,拿身份来压人自然不符合道理。有些事有些人,错过了只能说运气不好。不知道陈平安什么时候才能学到张山峰的太极拳。有得有失,能认识齐景龙作为今生的同道中人知己好友,又多次受到点播,还能约定并肩作战,才是最大的收获。

【迷糊道人张山峰与嗜睡老道火龙真人】
如果能颁一个最迷糊弟子奖,那请务必发给陈平安的好友张山峰。不知师父的庐山真面目,赤子诚心都能打动醉得意,还张嘴闭嘴自家师父道法不行,就会些雕虫小技。不知自己背后背靠大树多么高多么大的爱哭鼻子的迷糊道人,不知被多少人艳羡。可能这也跟火龙真人的授课也脱不开干系吧。不太过重视弟子资质,一心沉迷睡觉修道。甚至是对嫡传弟子张山峰也并没有太认真的调教,才能让身在福中不知福,境界修为是真的弱的张山峰跟外人说出自家师父的心里话,自己境界真的是太弱了。所以才有那次分别时陈平安的坦诚以待,让老真人好好教一教张山峰,自然也就有了本次的错过。期待张山峰一人挑起趴地山的那一天,也是能令众人心安的那一天。

能让北俱芦洲一众剑仙臣服的火龙真人,战力是真是恐怖是一点。他的道理则是另一点。老真人护犊子是真,但是能说出从山下来亦要到山下去,却是殊为不易。能有此师父,张山峰南游宝瓶洲,斩妖除!
转载来自公众号:剑来课代表-琳梦之樱

复制文章标题 复制文章内容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