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6章《山水迢迢》分析——忠肝义胆护皇子,势在必得引武夫-浊酒话经年-剑来课代表

剑来课代表 > 516章《山水迢迢》分析——忠肝义胆护皇子,势在必得引武夫

原章节--第五百一十六章 山水迢迢

516章《山水迢迢》分析——忠肝义胆护皇子,势在必得引武夫


浊酒话经年2019-04-06 21:45:15

好一幅江湖庙堂的腥风血雨图。
不敢说波澜壮阔,但是其中的勾心斗角,魑魅魍魉,忍辱负重和机关算计都让总管用万余字的篇幅刻画的入木三分。本章故事大体内容很清晰,只是借嵇岳之口问出两个难点问题:
1.矮小老人就来到那一袭青衫客身边,并肩而行,笑道:“外乡人,是怎么察觉到不对劲的?能不能说道说道?“
2.矮小老人摸了摸脑袋,“你觉得那个前朝余孽死了没有?”
第一个问题平安顾左右而言他没有明说,第二个问题平安只是下了结论却没说思考过程,下面我们就逐一来分析分析。还是那句话,整理思考排版有个过程,容我慢慢道来。

先来说说陈平安究竟如何察觉到这件事不对劲,背后另有高人的。
陈平安看清这件事情脉络的道标,就是那把刀。先来看原文:


“手腕微微拧动,那柄原本供奉在武庙多年的镇国宝刀微微变换轨迹,一刀过去,将那老修士和年轻人的头颅一起劈砍而下。”
“木讷汉子低头凝视那把宝刀的锋刃,点了点头,又微微皱眉,御风返回索桥,轻轻飘落。”
“汉子点头道:“血迹不假,但是龙气不足,有些美中不足,一定程度上会折损此刀的压胜功效。不过这也正常,国祚一断,任你是前朝皇帝君主,身上所负龙气也会一年年流逝。”
"那汉子小心翼翼将宝刀收入长条木匣,难得脸上有些笑意,道:“杜将军不光是在你们皇帝那边,大功一件。”
"汉子直接将木匣抛给郑水珠,收敛了笑意,“在咱们郑女侠这边,也是有一份不小香火情的。”


杀皇子的办法千万种,为何定要用那把刀砍去头颅?砍完之后为何注意力都在刀上,还若有所思?打杀之后交谈的重点都放在了饮血的刀上是何用意?刀最后交到了郑水珠手里,为什么?
这些问题的答案不言而喻,由此可见,众人此行最主要的目的,就是淬刀。那么淬刀的目的是什么?让八境女武神能够有希望击杀水蛟。若前朝皇子不死,宝刀的压胜蛟龙的效果就不圆满,八境武夫既然要迎击水蛟,势必想要做到万无一失,定然要宝刀效果达到极致之后才会迎战,不然只会一拖再拖。只要皇子一死,此刀就再无提升空间,八境武夫势必挟势孤注一掷出击水蛟,淬刀之后获胜概率显著提高。
那么我们可以想一下,如果淬刀不成,有谁可以获利?百姓肯定遭殃,国家肯定受害,国内大大小小的门派都要出人出力,搞不好就要伤筋动骨,断绝传承,按理说,这是一件众人拾柴的事情。我们来看一下众志成城到什么程度:


”大篆的江湖和山上,皇帝任由双方各凭本事,予取予夺,自然会不对付,郑水珠一位原本资质极佳的师兄,曾经就被三位隐藏身份的观海、龙门境练气士围攻,被打断了双腿,如今只能坐在轮椅上,沦为半个废人。后来护国真人梁虹饮的一位嫡传弟子,也莫名其妙在历练途中消失,尸体至今还没有找到。“
“国师府还会在这种紧要关头,跟你一个小姑娘争抢功劳?”


国师府与八境武夫一门是板上钉钉的敌对关系。可是在这件事情当中,原本最应该与其势不两立,有着深仇大恨的国师府都摒弃前嫌精诚合作,可见此事的重要性。那么到底是谁从中作梗呢?谁又有此能力可以跟一国之力相抗衡?平安一路逆推,排除所有不可能,最终发现,这个事件到最后,八境武夫杀蛟不成引出十境武夫,那就只有苦寻其不着的大剑仙能够得利。就算这个可能性极低,是那个万一,但是陈平安经历了多少个万一?别人的万一在陈平安这里就是实打实的一。陈平安一念至此,心想惹不起躲得起,立马动身告辞。

说到这里,自然会产生两个疑问。
1.为什么水蛟要打杀而不怀柔?
2.为什么十境武夫会出来打杀水蛟?

总管在文中都有侧面解释。


“还有各地遇上那旱涝,都喜欢扎纸龙王游街,却不是向龙王爷祈雨或是避雨,而是不断鞭打纸龙王,直至稀碎。“


春露圃以北民风彪悍,遇到天灾人祸不是摇尾乞怜,而是以bao制bao。水蛟御水祸城,定然是将其打杀掉,没有别的道理可讲。

“天大的事情,一着不慎满盘皆输,整个大篆周氏的王朝气运都要被殃及。”


前面介绍大篆王朝民风彪悍,武运鼎盛,与十境武夫的关系是相辅相成的。其能成为十境武夫与大篆王朝的浓郁武运分不开,王朝也因武夫坐镇蒸蒸日上。如果水蛟淹都城,王朝气运被殃及,那么与王朝本命相连的武夫定会大道受损,百尺竿头更难进一步,定然不会坐视不理。

本章第二个大疑点,前朝余孽死了没有?肯定是没有,相信道友们都能看得出来。可是陈平安如何通过蛛丝马迹判断出来的呢?总管又给我们哪些线索?这里要重点提到一个人,林殊。林殊的言行解释清楚了,其他的结果自然就都说的通了。我们一起来看平安如何发现林殊的真实目的的。
先来看从年轻男女处得来的信息:


“江湖有新老之分,新江湖门派往往依附京城勋戚或是藩镇势力,老江湖则苟延残喘。”

江湖与庙堂的关系,自古至今都是剪不断理还乱的,不过不可否认的一点就是,江湖上家大业大的门派,定然离不开朝廷的支持。新江湖门派依附于新国,那么老江湖门派呢?定然与老一朝有千丝万缕的联系,更朝迭代之后,定然受到新国的打压,苟延残喘属实正常。


“峥嵘门自然属于老江湖,女子的父亲,更是四大正道高手之一。”


此句透露出来的信息:峥嵘门是老江湖,也就前朝时期发展壮大的门派。文中还言道:“名为峥嵘门,是金扉国的第一流江湖势力”。能够成为一流势力,与朝堂定然不无关系。又说是正道之人,既然称之为正道,那其为人处事定然有过人之处,不是大奸大恶之辈。身为四大高手之一,也是又有实力,又有地位,被人认可尊敬。


“陈平安轻轻叹息,这峥嵘门的门主,应该就是湖上活到最后的三位江湖高手之一,那人出拳路数与树下女子几分相似,腰间缠有一把软剑,出剑之后,裹脖削头颅,剑术十分yīn柔诡谲。”


那么林殊这样一个人,心甘情愿带头做新朝的内应,背上不忠不义的骂名,是否有些不合情理?
根据以上信息,陈平安自然可以得出如下结论:林殊及其峥嵘门,极有可能是上一朝代扶持起来的门派。林殊此人有身份有地位品行端正,卖主求荣可能另有隐情。平安此时只是心中存疑,验证还是后面林殊的话语。


“林殊气得脸色铁青,咬牙切齿道:“这个忘恩负义的狼崽子,当年他爹娘早逝,更是那卑贱至极的挑粪人家,如果不是峥嵘门每月给他一笔抚恤钱,吃屎去吧!”

当我们心中存疑,再来听这句话的时候,就能体会出不一样的味道来。骂人就骂人,为什么客意强调身世,而且还说的这么详细?难道不是借此暗示其出身并无问题?


”林殊脸庞扭曲,“年龄符合的山上年轻男子,杀!但是我有两个要求,那个欺师灭祖的弟子,必须死,还有那个恩将仇报的**,更该死!我峥嵘门处置叛徒的挑筋手法,不敢说金扉国独一份,但是教人生不如死,还真不难。”



其实很多谍战题材的影视剧中,如此的情节屡见不鲜。打入敌后的同僚如何能够不引起敌人的注意?那就是最好伪装成两人有不共戴天之仇,一见面就恨不得分出生死,如此一来敌人自然放松警惕,不会想到两人其实背地里是一伙的,这是一种思维惯性,简单而实用。这里林殊强调杀人,就是这种心理。

“林殊强忍怒气,脸sèyīn沉道:“大将军,此人今年……约莫二十四五,也算接近二十岁了!”


你要说想杀,直接说二十岁不就好了,还强调实际上二十四五,明里想杀之后快,暗里洗脱嫌疑,也算是用心良苦了。

这些话,骗骗这些楞头青也就罢了,但是陈平安是何等心性?听到这里,平安心中了然了。既知道了皇子究竟是谁,又理解了林殊的用心良苦。这整件事的脉络也就看的八九不离十了。

这一路,在山崖栈道遇细雨,雨幕如帘,雨声淅沥如微风铃声。
即将进入梅雨时节了。


进入梅雨时节。
山崖栈道之上,大雨滂沱,陈平安燃起一堆篝火,怔怔望向外边的雨幕,一下雨,天地间的暑气便清减许多。


总管首尾呼应,又暗示了来时山雨欲来,去时风雨飘摇,大篆王朝定然会因此事动荡不堪。平安心境安稳,不悲不喜,继续前行。
很多人问为什么平安不管?我只想说,平安如果不借助外力,用自己的实力去管,不过是白白丢掉性命罢了,于事无补,那些要死的人还是要死。既然这样,何不留着有用之身去管能管之事?去提升自己有更大的能力管更大的事呢?明知不可为而为之,那不是勇,那是虎。
本章就絮叨这么多,祝各位道友安好。






转载来自公众号:剑来课代表-浊酒话经年

复制文章标题 复制文章内容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