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零二章 压下一条线-几两仁义道德-剑来课代表

剑来课代表 > 第五百零二章 压下一条线

原章节--第五百零二章 压下一条线

第五百零二章 压下一条线


几两仁义道德2019-03-07 12:39:28

第五百零二章 压下一条线 看点

不知不觉五百多章了。看到书圈里关于一些问题一直在争论,是好事,忍不住说说自己的看法,未必正确,可以做个参考。

【两个婢女】第一位婢女眼神悲苦,知道自己说出去的下场不会好,于是想到了被点水灯的姐妹。如果没有陈平安,这个婢女肯定不会说一言一语,只不过她将一切看在眼里,还有所推敲,未必没有点同情的意思,这个婢女在陈平安这里做对了,指的也不只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至于第二位婢女,自然是懂得感恩的,所以哪怕渠主夫人看不到,还是选择了忠心。陈平安无论是对第二个婢女说第一个脑子一团浆糊,还是对渠主夫人说两个都是蠢货,还是自己要讨要过来买个好价钱的话,都是在保护两个婢女不被杀掉。

【关于杜俞】杜俞实力当然不怎么样,但是运气还算不错,被两位“大道侣”起了一个好名字。当陈平安眺望远方,问起神仙道侣的时候,自然是想起了宁姚,杜俞再说出自己姓名的由来,就捡回了一条命。不过不得不说,杜俞还是有些可取之处的,识时务也懂进退,虽然坐井观天,起码也还知道自己在井里,没有心比天高,不悲悯,却也不抱怨,认得清世道,也看得见自己。能说出不死不见品行,死了也就那么一回事,这一趟江湖也算没有白走了。

杜俞对陈平安的观感有一个明显的变化过程,一开始自然是不放在眼里,之后便惊觉陈平安的符箓造诣,但是当陈平安刚到藻溪祠庙的时候,杜俞还是觉得陈平安有死的可能,直到陈平安悍然出手,才变得屁颠屁颠跟随。杜俞一路的心理变化极其富有色彩,算是个有趣的人,当他看着陈平安,终于认识到好像先讲道理再出刀可以更畅快的时候,也算是进入落魄山的资格。不过江湖太深太远,多的是萍水相逢不再见,就看杜俞的造化如何了。那一句算人算心算事算无遗策,大概加分不少。

【压下一条线】在这里解释一下善线和恶线。两条线都算是一个临界,以自身为标准,如果别人达到了自己的善线以上,就可以认为是善人善举,同理,如果别人为恶达到自己恶线以下,就会被认为是恶人恶举。善线越低,放眼所见的善人越多,恶线越高,放眼所见的恶人越多,善恶之间,就是自己的行事准则。

崔瀺善线极高,几乎顶天,所以没有人能达到他的善线以上,他的眼里也就没什么好人,恶线极低,所以在他眼里也就没什么恶人,换言之,崔瀺没有行事准则,谁都可以结交,又谁都可以利用。

陈平安和崔瀺恰好相反,善线极低,所以他很容易就可以认为一个人很善,恶线极高,所以哪怕一点小恶陈平安也未必能容忍。陈平安一直行走在自己狭窄的善恶之间,他的行事准则明确而坚决。

被陈平安放低的线,是恶线,陈平安在尝试容忍更多人的恶,换做以前,陈平安哪怕不杀杜俞,却也不会问他有没有见过傻的江湖人,遇见城隍庙的事会怎么做这些问题。

就像陈平安会给碰瓷女留下一颗雪花钱,眼见为恶,背后未必没有不为人知的艰辛,甚至可能有更大的善,陈平安在尝试着不那么执拗,而是去了解这个世界。

【杀人诛心】金童玉女,天造地设的一对,只不过是因为两个人都是所谓的天才罢了,一个性情凉薄,一个心向大道,如何能真正同心同德?或许青眼相加是真的,想结成道侣也是真的,为何露的担心也是真的,但仍旧比不过自己的前途大道,宴清能够宽慰自己的,大概是如果她与何露换了位置,后者也会如此选择。

【陈平安的战力】在剑来世界里,向来境界只能用来作为战力的计量单位,却不能成为战力的参考。

当陈平安刚到老龙城的时候,东海老道人座下童子的定论是“金丹元婴也有一战之力”(下图),当时陈平安只是五境武夫,没有剑仙剑。

陈平安在书简湖的时候,以未认主的剑仙剑对抗刘老成,当时刘老成已经有望上五境,哪怕没有手段尽出,那一招其实也没有如何留力,而野修,从来都擅长厮杀。

肤腻城的金丹城主,在陈平安手中只有逃命的资格。

道子杨凝性,号称没有元婴能留住,但是对上陈平安,也不过半斤八两而已。

现在的陈平安从最强五境晋升六境,剑仙剑也算认主,战力提升当然不会只是一星半点。哪怕陈平安只是武夫,也没有哪个武夫可以随手用方寸符近身这么不讲道理。

判断一个人,不要看他说什么,要看他没说什么,又做了什么。陈平安自己说遇见元婴只能逃命,我是不太信的。所以在我的估计中,现在的陈平安,金丹无敌,可战弱元婴,一般元婴打不过,强元婴可保命。

至于问那两大老祖战斗力如何的,其实没有必要。被强行带着在顶尖王者局打了好久的陈平安,其实只有钻石水平,但当他进了鱼塘,白银还是黄金,都没有多大区别。

当然如果一打五,则另当别论。

以上。

好久不见。
转载来自公众号:剑来课代表-几两仁义道德

复制文章标题 复制文章内容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