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6章 伏线拎起即杀机 前情回顾-山外小阁楼-剑来课代表

剑来课代表 > 第526章 伏线拎起即杀机 前情回顾

原章节--第五百二十六章 伏线拎起即杀机

第526章 伏线拎起即杀机 前情回顾


山外小阁楼2019-04-06 11:18:24

  1. ■第526章 伏线拎起即杀机
       隋景澄摘了幂篱,将行山杖放在案几上,她坐在顾陌对面,趴在桌上。
       顾陌打量着这位隋家玉人,啧啧出声。
       天底下只要是真正好看的女子,说不说话,都是风景。
       等到隋景澄跻身了中五境,姿色只会更加增添光彩,到时候还了得?顾陌忍不住伸手想要去摸一把隋景澄的柔腻脸蛋。
       隋景澄一手拍掉顾陌,挺直腰肢坐正身体,皱眉道:“顾仙子,请你自重!”

    第275章 有些重逢就是最好的
       两人肩并肩坐在一条长凳上,宁姚没觉得有什么不对。
       许甲躲在远处,啧啧称奇。
       陈平安喝了口忘忧酒。
       突然觉得这酒好像比昨夜好喝多了,便对着宁姚笑了起来。
       宁姚瞪了他一眼。
       两人也不说话,就是小口喝酒。
       陈平安突然惨兮兮问道:“宁姚,你该不会是假的吧?”
       正在逗弄笼中雀的老头子,愣是给少年这句傻话给逗乐了。
       宁姚叹了口气。
       他是个傻子,但是我更傻。
       当初是谁说这家伙肯定会找个缺心眼的?
       陈平安放下酒碗,向坐在旁边的她伸出手,宁姚就那么看着,想知道这个家伙到底要做什么。
       陈平安双指捏住她的脸颊,轻轻扯了扯。
       宁姚没动静。
       陈平安又伸出一只手,捏住宁姚另一边的脸颊。
       许甲看得一头冷汗,觉得这个色胆包天的家伙,多半是死定了。
       结果宁姚只是一巴掌拍掉陈平安的捣乱双手,警告道:“陈平安,你再这么缺心眼,小心我跟你翻脸啊。”
       陈平安悻悻然收回手,“真的就好。”
       宁姚喝了一大口酒,问道:“你应该已经知道,我爹娘已经去世了,你觉得我可不可怜?”
       许甲觉得那小子要是敢说可怜,那这次就是板上钉钉死定了。
       陈平安毫不犹豫道:“可怜啊。没了爹娘,这要还不可怜,怎么才算可怜?”
       只是说这些话的时候。
       陈平安嘴唇紧紧抿起,两边嘴角向下,少年好像比她还要委屈。
       他不是在怜悯眼前的姑娘,因为他也没了爹娘,而且没得更早,只是这种事,年幼时,无力生活,熬到熬不下去的时候,不得不祈求别人的善意和施舍,这是没办法的事情,否则就要活不下去。
       可是长大后,却不需要被人可怜,已经可以活得好好的,还有本事回馈早年的那些善意,所以他只是在心疼她。
       但是话到了嘴边,陈平安管不住自己。
       宁姚冷哼道:“你谁啊,要你可怜我?”
       陈平安眨了眨眼睛。
       宁姚便有些脸红,桌底下,一脚踩在陈平安脚背上。
       一旁的许甲满脸呆滞,他感觉被大剑仙往自己心口上戳了好几剑。
       之后两人喝着酒,小声说话,窃窃私语。
       许甲就觉得自己被戳了一剑又一剑。
       这日子没法过了。
       他不再待在酒铺里头,搬了条小板凳坐在门槛那边,眼不见心不烦。
       只是忍不住回头瞥了眼,就看到那位姑娘的狭长双眉,不再是第一次相逢时的哀伤,竟然都是俏皮和温馨。
       心口这一剑,相当于是阿良的一剑了。
       之后他又看到了那个大骊少年,满脸笑意,但是眼神温暖,好像在说,他喜欢宁姚,与两座天下都没有关系,他就只是喜欢这个姑娘而已,以至于让许甲这个外人都觉得这么一瞧,两个人还挺般配。
       那么这一剑戳中心窝,可就是城头上那位老大剑仙,传说中的“救城”一剑了。

    (捏脸杀)
    (狗粮先走起来)

    ————————————————

    2. ■第526章 伏线拎起即杀机
       顾陌翻了个白眼,一口喝光茶水,放下茶杯后,轻声问道:“听说你与那姓陈的一同远游数国,若是风餐露宿,平时洗澡怎么办?还有你尚未斩赤龙吧,不麻烦?”

    第211章 天作之合
       在她十四岁那年,她成功斩断赤龙的那一天起,少女贺小凉就发现师父看待自己的眼神,变了。
       随着时间的推移,单纯的少女开始知道,那种会让她感到一丝不舒服的眼神,已经不单单是长辈看晚辈的慈祥,而是夹杂着男人看待女人的意味。

    第281章 天真
       修道之人,尤其是上五境练气士,子嗣一事,既大又玄,尤其是女子想要登仙证道,需要早早斩赤龙,所以生育颇为不易,而且兵家之外的练气士,不太愿意沾染太过俗世因果,除非把握极大,能够诞下资质极好的修道胚子,否则生育一事,就会一直搁置下来,只等机缘。
       不然在山上的仙家门第,如何安置那些平庸如凡俗夫子的子孙后代?
       养鸡犬不成?
       若是这些资质差、眼界却高的可怜虫,愿意安分守己,一心等死也就罢了,可事实上,历史上因此惹出的灭门祸事,不胜枚举。
       而且哪怕修道之人愿意为这些子孙给予耐心和亲情,可一场场类似白发人送黑发人的无奈离别,到底是伤心事。
       富贵绵延,香火传承,是自家事。需知证大道,修长生,只是自己事。

    (斩赤龙的设定)

    ————————————————

    3. ■第526章 伏线拎起即杀机
       隋景澄沉声道:“前辈是正人君子,顾仙子我只说一次,我不希望再听到类似言语!”
       顾陌一脸惊恐道:“是不是你一生气,就要让荣剑仙砍死我?”
       然后顾陌脑袋重重磕在桌面上,身体前倾,就那么趴在桌上,双手乱挥,“不要啊,我怕死啊……”
       有敲门声轻轻响起,门外荣畅说道:“是我。”
       隋景澄如释重负,连忙说道:“请进。”
       顾陌已经正襟危坐,缓缓喝茶。
       荣畅似乎早已见怪不怪。
    ······
       顾陌不算外人,荣畅不会赶人,她也没那眼力劲儿自己滚蛋,就坐在那儿干坐着喝茶一杯又一杯,时不时打着哈欠,宁肯听那些枯燥乏味的说教,也不愿意自己一个人去房间待着。
    ······
       顾陌点头附和道:“荣剑仙,要谨慎啊,许多江湖老话,要听一听的。”
    ······
       顾陌没了先前的玩笑神色。
       不是说隋景澄的道理太对,足够让荣畅,而是一个三十余年来只走过一趟江湖的半吊子修士,就有如此心性,肯定要比她顾陌……愿意动脑子。

    (隋景澄:你老你老你全家都老!)
    (这皮这懒这“死皮赖脸”的劲儿,真的可爱啊)

    ————————————————

    4. ■第526章 伏线拎起即杀机
       小师妹是浮萍剑湖脾气最好、又是最不好的一个,脾气好的时候,能够指点师门晚辈剑术许久,比传道人还要尽心尽力,脾气不好的时候,就是师父郦采都拿她没办法,一次游历归来,小师妹觉得自己没有错、剑仙师父觉得自己更对的争论之后,小师妹被暴怒的师父禁锢到只剩下一身洞府境修为,沉入浮萍剑湖的水底长达半年光阴。
       被拽上岸的时候,已经奄奄一息,师父问她认不认错,结果小师妹来了一句,湖底风光绝好,没看够。

    (要是湖底老魁变仙子,年哥儿估计早就练成龟息大法了)

    ————————————————

    5. ■第526章 伏线拎起即杀机
       有些得了二甲进士,可能有人倍感庆幸,也可能有人犹有遗憾。这些人,多是大山头的谱牒仙师。
       有些人得了一甲三名的榜眼、探花,觉得天经地义,美中不足。这一小撮人,往往是宗字头仙家嫡传子弟。
       还有一种人,一举夺魁,得了状元,却只因为状元是最高的名次,仅此而已。
       刘景龙可以算一个。
       至于排名犹在刘景龙之前的那两位“年轻修士”,当然更是如此。

    (你考99,是因为你只能考99。我考100,是因为只有100。)
    (别气,不也就差一分嘛)

    ————————————————

    6. ■第526章 伏线拎起即杀机
       剑修寻仇或是问剑于一座仙家门派,从来都是一人一剑,与整座山头为敌,先破山水大阵,再破修士法器齐出的围攻大阵,最后才是与一座修行门派的顶梁柱厮杀,这就相当于纯粹武夫一人一骑,在沙场上凿阵杀穿一座重甲步阵,不是开玩笑的事情。北俱芦洲历史上,死了多少个不知天高地厚的问剑剑修?

    第367章 李二出远门,左右不为难
       最终桐叶宗宗主很快被一剑劈入屏障内,整个人撞在一座灵气稀薄的山峰上,山头被直接炸碎。
       那名剑修笔直一剑,从上到下,瞬间划破屏障一个大口子,缓缓走入,就像是一个不请自来、还要破门而入的客人,不讲半点礼数。
       铺天盖地的谩骂声,以及五彩绚丽的仙家法宝,一股脑砸向此人。
       这名剑修不再束缚自身那份蕴藏百年、不得现世的剑气,瞬间外放,便如银河瀑布流泻人间。
       根本就没有一件法宝能够近身百丈之内。
       剑修对着那座祖宗山头,神色淡然,像是在与人讨教学问的口气,很认真道:“我家先生发话了,要我干你娘,要我读书有些难,这个不难。那么问题来了,杜懋,你娘还在不在世,长得如何?”
       天地寂静。
       尤为寂静。

    第368章 人间苦难说不得也
       理由很简单,除了少女前世是玉璞境修士之外,还有更重要的一层身份,她的的确确,曾是中兴之祖杜懋的娘亲。
       寻找转世之人,重续善缘。
       一般就只有宗字头的山上仙家才有如此底蕴和手段。
       左右愣了一下,一手持剑,一手挠挠头,大概是不愿吓到一个无辜的小姑娘,解释道:“玩笑话,别当真。我们读书人,喜欢语带双关。”
       不说还好。反正少女早就已经吓傻了。
       这一解释。
       脸色煞白的少女,就开始一点一点儿皱起那张小脸蛋,泪痕刚刚偷偷擦干净的她,艰难忍着不让自己在这个大恶人面前,露出怯懦的一面,不然按照她以往的性情,早就委屈得泪珠子啪嗒啪嗒往下掉了。
       左右为难。
       不过他也不愿多说什么。
       对付女子,小齐不擅长,崔瀺那个王八蛋稍微好点,他左右是从来觉得女子心思,比先生的学问还要难以琢磨透,总之就是比读书还难。

    (左右心想难吗?难的是干你娘,好吧,这也不难,难的是他娘真在。。。)

    ————————————————

    7. ■第526章 伏线拎起即杀机
       齐景龙走下船去,更多乘客还是御风的御风,飞掠的飞掠。
    ······
       就算是他齐景龙,难免都有些高山仰止,只不过齐景龙却也不会因此就心灰意冷便是。
       大道之上,一山总有一山高,从来如此。
       而且齐景龙坚信,自己与他只要双方差距不被拉开太远,就有机会追上。

    第513章 遇见我崔东山
       一艘渡船缓缓停岸,然后异常繁华的春露圃符水渡,来自北俱芦洲各地的大小渡船,都发现了一桩怪事。
       那艘渡船的乘客竟然就没一个御风而下的,也没谁是一跃而下,无一例外,全部老老实实靠两条腿走下渡船,不但如此,下了船后,一个个像是死里逃生的神色。
       陈平安走下渡船,铁艟府魏白和唐青青那拨人随后,但是隔了几十步路。

    第513章 遇见我崔东山
       陈平安很快眼神坚毅,面带笑意,云风拂面,两袖留清风,“没关系,武学之路,我只要不被曹慈拉开两境距离,只要在一境之差之内,这辈子就有希望赢回来!”

    (后宫党最大的敌人,可能真的不是宁姚,而是齐景龙。。。)

8. ■第526章 伏线拎起即杀机    顾陌死皮赖脸跟在了这位陆地蛟龙的身后,继续询问那些齐景龙的山上传闻,这要是回到了师门,还不得眼馋死那些个花痴师姐师妹?可不光是自家太霞一脉,指玄、白云在内的好些个女修,对这位不是读书人更像书呆子的太徽年轻剑仙,仰慕得都快一个个光是提及名字就要流口水了,说完了悄悄话,等到她们一转身,在各自师兄弟那边,好嘛,一个个冷若冰霜,不假颜色,看得顾陌大开眼界。    顾陌反正是打定主意了,回到师门,就说这刘景龙其实是个道貌岸然的大色胚,随便见到了一位女子,视线就喜欢往胸脯和屁股蛋儿瞥,而且还特别俗不可耐,刘景龙就中意脸上涂抹胭脂好几斤重的那种狐媚子,气死她们这些偷偷抹了些许胭脂水粉就不敢出门的女冠,等于是帮她们安心修行了不是?退一万步说,不也帮她们省下买胭脂的钱了?    于是顾陌看待这位太徽剑宗的年轻剑仙,从一开始的怎么看怎么不顺眼,到现在的越看越顺眼。    齐景龙在春露圃符水渡书肆买了一些书籍,犹豫了一下,还是开口说道:“顾姑娘,虽然这么说有些不妥,可我真的不喜欢你。”    顾陌愣了一下,勃然大怒,问道:“刘景龙,你脑阔进水了吧?”    齐景龙不怒反笑,果然有用!    顾陌有些慌张,看样子是真进水了?眼前这位,该不会是一个假的刘景龙吧?    齐景龙继续散步,一身轻松。    顾陌生怕这家伙失心疯了,便稍稍放缓脚步,不敢跟他并肩而行,更不敢笑嘻嘻看他了。    齐景龙转头笑道:“顾姑娘,你无需如此,我们还是朋友。”    顾陌差点没忍住一脚踹过去,只是掂量了一下双方修为,总算忍住了,只是气得牙痒痒,她转身就走。    齐景龙有些感慨。    跟陈平安比,在这种事情上,好像自己还是差了些道行。    不过大方向应该是对的。 (开始了开始了,齐景龙的撩妹之旅) (实践证明,你要这么学平安,只会让姑娘更喜欢你) (以前也听一个朋友说过,套路见效的前提还是好感,不然真的是尬) ———————————————— 9. ■第526章 伏线拎起即杀机    隋景澄去了一趟春露圃老槐街,逛了一趟那座不大的蚍蜉店铺。    听前辈与刘先生闲聊的时候,说起过这份家当。    荣畅当然一路跟随。    隋景澄头戴幂篱,手持行山杖,进了铺子,店铺掌柜是位热络殷勤的,情绪饱满,三言两语便大致介绍了蚍蜉铺子的如何好,不至于让人厌烦。 第515章 琢磨    陈平安站在店铺门口,目送那人离去。    依稀看到了一位草鞋少年取信送信的影子。    随后一天,挂了足足两天打烊牌子的蚍蜉铺子,开门之后,竟然换了一位新掌柜,眼力好的,知道此人来自唐仙师的照夜草堂,笑脸殷勤,迎来送往,滴水不漏,而且铺子里边的货物,总算可以还价了。 (我来到你的城市,走过你来时的路) ———————————————— 10. ■第526章 伏线拎起即杀机    何况师父郦采对待女弟子,一向推崇女弟子一定要富养的规矩,免得随便就给男子拐骗走。 第498章 天地无拘束    姜尚真又仰头灌了一口酒,还是不着急吞入腹中。    不过是丢了一张价值七八十颗谷雨钱的破网在那鬼蜮谷,但是从头到尾看了这么场好戏,半点不亏。    跟我姜尚真谈钱不钱的,是羞辱我吗? (光顾着富养女弟子了,一不留神把自己搭进去了) ———————————————— 11. ■第526章 伏线拎起即杀机    隋景澄一眼就相中了那两盏金冠,没有砍价,请荣畅掏出三十三颗谷雨钱。    一手交钱,一手交货。    抱着那只照夜草堂静心打造的槐木匣,隋景澄离开了蚍蜉铺子,走在老槐街上,脚步轻盈,心情极好。 第514章 先生包袱斋,学生造瓷人    而这座“蚍蜉”铺子就比较寒酸了,除了那些标明来自骸骨滩的一副副莹白玉骨,还算有些稀罕,以及那些壁画城的整套硬黄本神女图,也属不俗,可是总觉得缺了点让人一眼记住的真正仙家重宝,更多的,还算些零碎讨巧的古玩,灵器都未必能算,而且……脂粉气也太重了点,有足足两架多宝格,都摆满了仿佛豪阀女子的闺阁物件。    所以一旬过后,店铺客人几乎都变成了闻讯赶来的女子,既有各个山头的年轻女修,也有大观王朝在内许多权贵门户里的女子,成群结队,莺莺燕燕,联袂而至,到了店铺里边翻翻捡捡,遇见了有眼缘的物件,只需要往铺子门口喊一声,若是询问那年轻掌柜的能不能便宜一些,竹椅上那家伙便会摆摆手,不管女子们如何语气娇柔,软磨硬缠,皆是无用,那年轻掌柜只是雷打不动,绝不打折。    许多不缺金银万两却最烦“不能还价一两颗铜钱”的女子,便尤为失望恼火,就此赌气离去。 第497章 我也会剑开天幕    陈平安想了想,还是转过身,抱拳告辞道:“多有叨扰了。”    唐锦绣也施了一个万福,笑语盈盈,“剑仙前辈走好,有空再来。”    陈平安点点头。    唐锦绣突然一个没忍住,笑道:“这位剑仙,以后可莫要擅闯女子闺阁搜刮物件了,跌份儿。”    陈平安这下头也没转,快步离去。    唐锦绣一手捧腹,一手捂住嘴,她到底是没敢大笑出声,她怕那位脸皮又厚也又薄的年轻剑仙,回头就给自己来上一飞剑。 (景澄你没看见这些东西吗?你家前辈搜了多少闺阁之物。。。流氓土匪无耻败类!) ———————————————— 12. ■第526章 伏线拎起即杀机    但是对于金冠和龙椅的定价,是那位剑仙掌柜当初亲口定下的,理由是万一碰到个钱多人傻的呢。    照夜草堂对此也很无奈,总觉得最少要吃一两百年的灰尘了。    不曾想这才过去多久?    走出老槐街后,荣畅微笑道:“买贵了。”    隋景澄有些难为情。    可是她真的很喜欢这对金冠啊。    隋景澄轻声道:“荣师兄,我接下来肯定什么都不买了。” ······    隋景澄关了门,背靠房门,嫣然一笑,坐在桌旁,带起那盏金冠,手持铜镜。 第507章 如神祇高坐    翠绿衣裙的小丫头埋怨道:“那剑仙好贪财,得了范老祖的那盏仙家金冠之后,连晏师姑头上的,都不放过!这就罢了,还好意思询问有无小暑钱谷雨钱,果然我不仰慕剑仙是对的,这种雁过拔毛的剑仙,半点都不剑仙风采!”    原来晏清已经头顶再无金冠。    她牵着少女的手,望向远方,神色恍惚,然后微笑道:“对啊,翠丫头仰慕这种人作甚。”    少女一把抱住晏清的胳膊,轻轻摇晃,娇憨问道:“晏师姑,为什么我们不与师门一起返回宝峒仙境啊,外边的世道,好危险的。”    晏清突然笑道:“翠丫头,我们先不回师门,去走江湖吧?”    少女想了想,笑容绽放,光彩照人,“好唉,我早就想偷偷喝酒啦!” (没有定情信物只能自己买,假装是他送的,结果还要被他说人傻钱多。。。) (喜欢一个人真的会让自己卑微到骨子里吗?) (等晏清看见景澄的金冠,会不会大喊一句:张无忌,你怎么能把我的金钗送给小昭?) ———————————————— 13. ■第526章 伏线拎起即杀机    刚说完数千字的炼剑口诀,隋景澄闭上眼睛,睁眼后,笑道:“记住了。”    荣畅便不再复述。    当年的小师妹,如今的隋景澄,虽然性情迥异,判若两人,可在修道天赋一事上,还是如出一辙,不会让人失望。    不过隋景澄还是让荣畅再说了一遍,免得出现纰漏。 第282章 思无邪    男子笑道:“所以,以后遇上浩然天下的高强妖族,如非必要,能跑就跑,干脆就不要拿出此物,别想着靠它退敌,免得当了送宝童子。好了,我不能多待,我以心声传授你口诀和一些注意事项,如果一遍记不住,我可以多说两遍。”    陈平安点点头,心湖之上,涟漪微漾,剑仙的醇厚嗓音在心头缓缓响起,陈平安默默记下。    剑仙问道:“记住了几成?”    陈平安老老实实道:“都记下了,但是恳请剑仙前辈再复述一遍。”    剑仙笑道:“你小子倒是个不客气的。”    剑仙对此倒是没有觉得丝毫麻烦,反而对陈平安的这种直爽,有些欣赏,便再说了一遍口诀,比起第一次,还多讲了点他自己的心得,自然是极其高屋建瓴的见解,陈平安当下肯定体悟不出,只能死记硬背。 (我还能说什么?是你本来就如此还是你越来越像他了) (想起来父母爱情里的一段台词: 王海洋:“按道理说吧,像这样天上地上,反差巨大的夫妻,应该是过不好,肯定不幸福吧,可是人家老两口,过得比谁都好,过得比谁都幸福,他们两个,这过了一辈子,磨合了一辈子,都在努力地向对方去走进,去靠拢对方,可就在即将要胜利会师的时候,他们两个人来了一擦肩而过,继续向前走下去了,这样一来呀,你妈就走向了你爸来的那条乡村土路,走向了淳朴的农村,你看看老太太现在多朴实根本就看不出以前的那个资本家娇小姐的样子,可你再看你爸呢,现在是,穿睡衣,戴礼帽,还喝大红袍。” 江亚菲:“那你说他们俩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会有这样的结果呢?” 王海洋:“这就叫做润物细无声。他们两个人都在努力地去改造对方,又都在努力地抵抗对方的改造,结果是什么呀?他们矫枉过正了,他们角色互换了。”) ———————————————— 14. ■第526章 伏线拎起即杀机    随后顾陌在廊道那边使劲敲门,砰砰作响。    隋景澄开门后。    顾陌急匆匆道:“隋景澄,隋景澄,我跟你说一个秘密啊,刘景龙可能被掉包了,咱们现在看到的,可能是另外一个人!”    隋景澄一头雾水,转头望向荣畅。    荣畅有些无奈,对顾陌说道:“别胡说。”    顾陌一屁股坐在椅子上,皱眉深思许久,一脸恍然大悟,然后一拳头砸在桌上,“好嘛,这个臭不要脸的王八蛋,原来是调戏我来着!” (我的傻姑娘哟)    在荣畅关上门后,顾陌便将事情经过给隋景澄说了一遍。    隋景澄以手扶额,不想说话。    你们俩修为都很高啊,两个都是拎不清的。    这个刘先生也是,读书读傻了吧?怎的跟前辈待了那么久,也不学半点好?    果然前辈说得对,修士境界真不能当饭吃。    顾陌疑惑道:“咋了?你给说道说道,难不成还有玄机?我可还是黄花大闺女呢,这类事情,经验远远不如你的。”    隋景澄涨红了脸,“你瞎说什么呢!” (说的好像谁不是似的!)


15. ■第526章 伏线拎起即杀机    顾陌哀叹一声,“算了。”    顾陌趴在桌上,侧脸望向窗外的云海。    隋景澄将玲珑可爱的稍小金冠放在桌上,也与顾陌一般趴在桌上,脸颊轻轻枕在一条手臂上,伸出手指,轻轻敲击那盏金冠。    顾陌轻声道:“我有些想念师父了。你呢,也很想念那个男人吗?”    隋景澄细语呢喃道:“你不说,会想,一说起来,就没那么想了,你说怪不怪?”    顾陌无奈道:“我咋个晓得嘛。”    两两无言。    顾陌蓦然神采奕奕,站起身,搬了椅子,屁颠屁颠坐在隋景澄身边,在她耳边窃窃私语,“隋景澄,我跟你说啊,这双修之法,路数很多的,而且半点不下流,本就是道家分支之一,堂堂正正,不然那些山上道侣为何要结为夫妻,对吧,我知道一些,例如那……”    隋景澄听了片刻,一把推开那个顾陌,恼羞成怒道:“你怎么这么流氓呢?!”    顾陌悻悻然道:“道听途说,道听途说。”    隋景澄满脸通红,猛然站起身,将顾陌赶出屋子。    砰然关门。 第499章 源头活水入心田    陈平安犹豫了一下,还是将避暑娘娘珍藏悬挂在闺房墙壁上的那几幅春宫图,取出交给姜尚真。    姜尚真起先眼神玩味,最后瞧见那幅写满注解的道侣修行图后,点头道:“算是一种旁门左道了,寻常精于双修之法的地仙修士,都能够以此作为开山立派的根基之一,帮着下五境修士跻身中五境,属于方便法门,所以这一幅是值点钱的,其余那几幅,平日里夜深人静,孤枕难眠,也就是看个乐子而已……”    陈平安惊讶道:“这一幅,如此珍贵?”    姜尚真点头道:“那月宫种眼拙而已,不得其门而入,白瞎了一份道缘在眼前,这幅春画,是十二幅‘山中道侣叩仙图’之一的摹本,应该是中土神洲那座媚儿宗某位叛逃修士的手笔,碰到识货的,随便卖个二三十颗谷雨钱,轻轻松松。” 第211章 天作之合    其实对于什么世人眼中的双修之法、什么悖理风俗的师徒道侣,贺小凉并不是那么看重,也无多少偏见。    贺小凉只重大道!    道家真正上乘的双修秘术,其实远远不是凡夫俗子误以为的那般不堪,    是性命双修的一个旁支,甚至不会被划入“也是道”的诸多旁门左道当中。    旁门左道,之所以听上去贬义,其实在山上练气士而言,无非是无法直达上五境而已,一样是了不起的登山大道。 (这条路也不是不能走。。。) ———————————————— 16. ■第526章 伏线拎起即杀机    顾陌咳嗽一声,学那姓陈的嗓音口气说道:“景澄,我来了,开门吧。”    隋景澄怒道:“顾陌!”    顾陌依旧语气不变,“景澄啊,怎的如此不乖巧了,喊我前辈。”    隋景澄环顾四周,抄起那根行山杖,开了门就要打顾陌。    顾陌早已蹦蹦跳跳远去,在廊道拐角处探出脑袋,嬉皮笑脸道:“哎呦喂,你这会儿的模样,我一个女子瞧见了都要心动。我觉得吧,那家伙跟你走了一路,肯定没管住眼睛,只不过他修为高,你道行低,没发现而已。唉,就是不知道到底你是亏大发了,还是……赚大发喽。”    隋景澄气得就要跑去追她。    顾陌已经神清气爽地返回自己屋子了,心境大好。    隋景澄关了门,背靠房门,嫣然一笑,坐在桌旁,带起那盏金冠,手持铜镜。 (有点坏坏的女孩,顾陌实力圈粉啊,爱上她了) (看着景澄这样子就像回到高中了,暧昧的时候被人这么调笑两句,面上生气,心里却止不住地乐) ———————————————— 17. ■第526章 伏线拎起即杀机    缺月梧桐,骤雨芭蕉,大雁秋风,春草马蹄,大雪扁舟,青梅竹马,才子佳人,名将宝刀,美人铜镜……    世间这么多的天作之合。    那么隋景澄与前辈呢? 第197章 陈平安喝酒了    陈平安转回头,月明星稀,望向遥远的南方山山水水,他低下头嗅了一下酒味。    他曾经背着一个醉酒的老秀才,老人使劲拍打他的肩头,嚷嚷着“少年郎要喝酒哇!”    神色面容枯寂多时的少年,蓦然笑容灿烂起来,狠狠灌了一口烈酒,咳嗽不停,高高举起酒壶,竭力喊道:“喝酒就喝酒!练拳就练拳!”    片刻之后,少年憋了半天,还是忍不住给那一大口烈酒呛出了眼泪,小声抱怨道:“酒真难喝……”    但是少年仍是又逼着自己喝了一大口,一边咳嗽一边朗声道:“书上说了,美人赠我金错刀,何以报之英琼瑶!酒不好喝,但是这句话,真是美极了!”    最后少年莫名其妙地有些脸红,不知是酒喝的,还是难为情,他轻轻向远方喂了一声。    少年像是在悄悄询问某位让他喜欢的少女,像是在说,喂,你听到了吗? (有缘无分。。。) ———————————————— 18. ■第526章 伏线拎起即杀机    齐景龙重重叹息一声,站起身,来到窗口。    他相信陈平安此次游历北俱芦洲,绝对有着一桩很深远的谋划,而且必须步步为营,比他已经足够障眼法层出不穷的行走江湖,还要更加谨小慎微。    齐景龙自言自语道:“难道是你的本命瓷,如今被掌握在北俱芦洲的某座大宗门手中?那么你今天要小心再小心,以后境界越高,就更要小心了。” 第475章 水堵不如疏    崔东山留下那封信,见过了他爷爷崔诚,离开落魄山后,便杳无音讯,泥牛入海一般。    信上除了溜须拍马的言语,可以忽略不计,也讲了三件大事,一件事是关于宝瓶洲的格局大势,其中涉及炼化新山岳五色土作为本命物一事。    一件是关于李希圣和福禄街李氏,崔东山希望陈平安这位先生,能够依旧关爱小宝瓶外,便无需觉得太过亏欠李家,最好双方关系维持在一个点头之交的份上,莫要再锦上添花了。    最后一件则是说得没头没尾,一笔带过,只说让先生再等等,撼大摧坚,唯有徐徐图之。    陈平安却知道崔东山在说什么。    是他的本命瓷一事。 ( 撼大摧坚,唯有徐徐图之。) (有关本命瓷的事情,之前整理过一篇“前情回顾之本命瓷始末”,有兴趣可以翻一下) ———————————————— 19. ■第526章 伏线拎起即杀机    北俱芦洲喜欢抱团,在一件事情可对可错、不涉及绝对善恶的时候,只要外乡人想要依仗身份行事,本身就是错了,那么对于北俱芦洲的诸多剑仙而言,那你就是在求我出剑了。历史上皑皑洲刘氏家主,龙虎山天师府道士,都曾经想要登岸北俱芦洲亲自追查凶手,结果如何,十数位上五境剑仙就堵在那边,根本没有任何人吆喝喊人,皆是自己主动聚拢在海边,御剑而停,无一例外,一句话都不与你说,唯有出剑。    对此,火龙真人在内的世外高人,从来不管,哪怕火龙真人极有可能是龙虎山传说中的外姓大天师,一样没有出面缓和或是说情的意思。 第450章 再等等看    金甲神人缓缓道:“根据消息,龙虎山祖师堂那边,不太对劲。来自北俱芦洲的那位火龙真人,在那人递出那一剑之后,好像给帮了个倒忙。”    老秀才笑道:“你又怎么知道,别人眼中,天大的坏事,不是这位龙虎山外姓大天师想要的结果?” 第415章 人间最得意    当年龙虎山曾经有过一桩密事。    老道人答应过上代大天师,只有斩杀了那头飞升境妖魔,才可以名正言顺地重返龙虎山。    如今胜负是八二开,他稳操胜券,可若是分生死,则只在五五之间。    老道人看了眼身边最被自己寄予厚望的弟子,决意要去试一试! (这几件事情有关联吗) ———————————————— 20. ■第526章 伏线拎起即杀机    最后是一个老秀才堵住了那拨剑修的去路。    不知道一个老秀才面对两百余剑修,到底聊了什么。    可最终俱芦洲剑修没有大规模登岸,选择撤回本洲。    不过在那之后,北皑皑洲就没了那个北字。 第152章 高出天外    比如老秀才最著名的三次出手之一,就是以本命字将一整座中土大型五岳,镇压得大半陷入地下。    那位靠山极大的五岳正神当场金身粉碎,道祖二徒为此大为震怒,差点就要破开天幕,从天外天那边硬闯浩然天下。    当时还不算太老的秀才,非但没有躲回儒家学宫,反而单枪匹马直奔天上,在两处交界处,跟气势汹汹的道祖二徒当面对峙,读书人伸长脖子,指着自己的脖子,来来来,往这里砍。    那一趟天上之行,读书人混不吝得很。    这也能算好脾气?    真要是好脾气的先生,能教出齐静春、姓左的、崔瀺这样的弟子学生?一个有可能立教称祖,一个离经叛道,一个欺师灭祖。 (是三次出手之一吗?好像也不算出手,出面?) (聊了什么?妖族入侵保存战力?) (总感觉文圣一脉在联手下一盘大棋,从三四之争到老秀才这次出面,再到崔瀺在宝瓶洲打造防线、齐先生在大骊建立山崖书院、左右前往剑气长城,一切都像是在为妖族入侵做准备) ———————————————— 21. ■第526章 伏线拎起即杀机    排在第四,也就是齐景龙身后的那位,名叫黄希。    是一位山泽野修,是北俱芦洲历史上最年轻的野修元婴,属于那种特别能够一点一点磨死对手的可怕修士,但是玉璞境剑修都极难杀死他。既靠神通术法,也靠那件杀出一条血路得手的半仙兵,以及早年机缘之下“捡来”的半仙兵,一攻一守。而且此人性情阴沉,城府极深,睚眦必报,被誉为北俱芦洲的本土姜尚真。 第485章 故人故事两重逢   除了仅剩三幅的壁画机缘,再就是城中多有售卖世间鬼修梦寐以求的器物和阴灵,便是一般仙家府邸,也愿意来此出价,购买一些调教得体的英灵傀儡,既可以担任庇护山头的另类门神,也可以作为不惜为主替死的防御重器,携手行走江湖。而且壁画城多散修野修,在此交易,经常会有重宝隐匿其中,如今一位已经赶赴剑气长城的年轻剑仙,发迹之物,就是从一位野修手上捡漏了一件半仙兵。 (是你吧,黄希) ———————————————— 22. ■第526章 伏线拎起即杀机 夜深人静,齐景龙一直在挑灯读书。 所有人都觉得他在分心。 所幸终究有人不这么觉得。 第278章 武无第二,拳高天外    宁姚皱眉道:“陈平安,你每天要练那么多拳,还要想这么多乱七八糟的?!”    “随便想想。”    陈平安满脸笑意,出拳舒展自如,慢悠悠,却不是懒散,而是自然。    宁姚转头看着一身拳法真意如流水潺潺的陈平安,问道:“那你有没有想过,你想了这么多,会拖慢你的武道修行。那个曹慈肯定不会想这么多。”    陈平安练拳不停,笑道:“他是天才啊,而且肯定是最了不起的那种天才,我又不是,我得每一步都多想多做,我一个凡俗夫子,你不也说我是泥腿子,所以必须每一步都先做到“不错”,然后才是对,很对,最对的。我急不来的,以前在,拉坯烧瓷,一坐就是一个下午,只能不出错,才能出现好胚子,很简单的道理。”    陈平安习惯性加了一句,“对吧?”    宁姚反问道:“简单?”    陈平安有些纳闷,“不简单吗?”    宁姚喝了口养剑葫里的酒,答非所问,“简单就好。” (磨刀不误砍柴工) ———————————————— 23. ■第526章 伏线拎起即杀机    一袭青衫,沿着一条大渎往上游行去。    入秋时分,这天在江湖市井,陈平安突然找了家老字号酒楼,点了一份金字招牌的火锅。    多有江湖豪客在那边大呼痛快,满头大汗,依旧下筷如飞。    其中一位可能是读过书的江湖人,大醉酩酊,没来由说了一句话。    让陈平安多点了一壶酒。    那人说,弱者簇拥在水深火热中的油锅,就是强者桌上下筷的火锅。    陈平安大碗喝酒,觉得宋老前辈说得对,火锅就酒,此间滋味,天下仅有。 第323章 人间灯火点点    不吃辣,不喝酒,不喝着烈酒吃最辣的火锅,人生还有什么乐趣可言?    这是梳水国老剑圣说的。    以前没觉得多有道理,这会儿陈平安在熙熙攘攘的闹市中,觉得老前辈的老话真是不骗人。 (饿了,中午火锅走起)


转载来自公众号:剑来课代表-山外小阁楼

复制文章标题 复制文章内容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