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一十二章 出剑与否-琳梦之樱-剑来课代表

剑来课代表 > 第五百一十二章 出剑与否

原章节--第五百一十二章 出剑与否

第五百一十二章 出剑与否


琳梦之樱2019-03-17 12:51:32

第五百一十二章 出剑与否 看点

昨晚看完更新很迟了,但第一感觉就是这一章陈平安真正理解了齐静春,也感受到了齐静春当时慨然赴死时内心的心境,也更明白了自己就是那个死结中的死结。此章陈平安与洞天齐静春慨然赴死有异曲同工之意,令人唏嘘难过。

作为死结的陈平安,是对付齐静春幕后人物的杰作,正是身上有诸多美好品性的陈平安,被展现在了齐静春的眼前,让齐静春看到了希望,并很大一部分原因愿意为之坦然赴死。而陈平安之于哑巴湖大水怪,就像洞天齐静春之于陈平安。

文圣,要善待人间,人间无小事,所以他要问老头子和礼圣,面对未来妖族攻势,坐看山河崩塌,黎民受难,到底是何原因?问问走上高位之人,良心是何物。齐静春呢,一个比道老大或许还要更早三教合一的天选之人,大道有望,却为了洞天六千余生灵皆有来生,只以本命二字对抗,最后身死道消。

所以当高承拿大水怪来说话,平安有犹豫吗?没有。这一脉风格就是如此。也是在这一刻,陈平安真正愿意承认自己是文圣的弟子,左右、齐静春的小师弟,因为他真正理解了文圣、齐静春之所求,只是为了更好的人间!守护那些看似不值得的小事,守护那些看似不起眼的小人物。

值得吗?不值得吗?难理解吗?不难理解吧!

所以面对高承,平安毫无犹豫的给了。

这里也是最值得推敲之处,高承真拿走了初一,平安会让他很意外,具体怎么操作文中有原文,不细细表述。这一顿操作那是相当的霸气,李二、崔巉、崔诚、左右,来一个就可以解决此事,大不了,还有一剑相随嘛。

但能这样做嘛,显然是不能的。推测此副本最终幕后黑手很有可能与本命破碎的黑手是同一个人,或者说是同一批人。如陈平安真这样做了,确实相当霸气,做了是山上山下都极其喜欢、都认为是天经地义的一件事。可事实呢,于陈平安的心境却是有大损,那这样的陈平安还是泥瓶巷的陈平安嘛,显然不是。恐怕这也是幕后人物最想看到的结局,你陈平安现在正处于善恶心境拔河阶段,一旦主次分位已定,走上了“同道中人“高承的路数,大道已毁,那里还用的着我们在去动手,我们利用你陈平安这个洞天害死齐静春的证据将会彻底消失天地间。

也正因为如此,小玄都观那位中年道人能理解嘛,理解不了,毕竟修心修力,他选择了修力,一句道法不咋的,便心生涟漪。他师父因未和平安交往过,也是很担心平安会和高承成为一样的人。就是竺泉这样曾经和平安交往过的人,也暗自揣揣。

在生死边缘徘徊的丁潼,仍处于愣神状态,平安以局外人口吻分析局中事,神志已然大乱的丁潼自然而然的听不进去。该死者不死,非己之过。

可是这世间,总有人自诩是正义的使者,拎不清自己几斤几两不说,还满是积极斗志的去行侠仗义。他们要他们的光辉事迹,至于在行侠仗义的路上是不是伤到了谁,他们哪里会顾及。道理一直都在,不涉及生死之时充耳不闻,在自己利益受损、性命堪忧时突然义愤填膺,怨苍天不开眼,怨世道太黑暗。所以这浩然天下,多得是拦不住的找死之人,一代又一代,是从始至终的教育出了错,可怜又可恨。被伤了心的,却多是那些醇善之人,被这个世间的自私与冷漠所伤,法度不全,让这个天下的恶人过得,总是那么好。

飞剑出鞘,与披麻宗人取得联系。扪心自问,是陈平暗与善念陈平安的自言自语。陈平暗的剑仙风流是无所顾忌、行事无拘束,而陈平安要计算要分大小对错多少,行侠仗义也要最低程度的减少误伤,讲道理守规矩。被骨头架子一坑再坑而三坑,还要体恤披麻宗,所以才说乖乖做你的剑客。世道这么坑人,可无论是陈平安还是陈平暗却依旧要良善。

云海之上,竺泉认错,最见真心。万年防贼,百密一疏是人之常情,怀璧有罪,牵连身边人,是平安防护不周的心结。再观中年道人的所言所语,能随意说得出找靠山的这种话的,自然是道法不高深的。当年陈平安在藕花福地吃了苦头无数,便是面对“老天爷”牛鼻子观主,也只能恭维一句:“观主道法高深。”不是不可怼,而是不能。

再次出言请竺泉让魏檗联系崔东山,既是对米粒的安全的不放心,也是陈平安难得的顶嘴彰显实力释放情绪,让小玄都观观主的徒弟也能知道天外有天,所以于二人而言都不是坏事。他人荣辱皆他人事,于己无关。小玄都观观主的打架本事学的七七八八,可大道之上的只修己身可能还差了好多。别人做的再好,依旧只信自家人,自是人之常情。

等外人都走了,竺泉才能说真心话。打个半死就行,如此不见外的劝架,可能也是骸骨滩附近独一份。平安娴熟的抱着米粒,就想到了陈平安差点儿做了顾璨的野爹。满脸的温馨,是平安难得的自由。喝酒敬天地,宗主竺泉的浪费之举很让平安心疼。平安有一说一,“抠门“平安再度上线,有些小可爱。

言及恶人虽行恶,也应看到其强大之处。须知承认对手的强大,是需要多么大的勇气与毅力,不在乎那俗世的面子与旁人的看法,纯粹的令人倾慕。强者纵然强,在其有错的时候敢于指责强者之错,才是真正的强者。

看着陈平安一路的举动,便是宗主竺泉也有些,不放心。经验主义办事,让心直口快的宗主也有难言之时。宗主看的太明白是真,陈平安恶蛟游弋也是真。心性拔河,更是真,其中的凶险,可能也不亚于年幼时的糖葫芦了。于半个北俱芦洲的大势而言,一个仅仅对陈平安有感情有意义的小妖怪的确不值一提,是所谓的杀一人救万人。可是米粒就该舍生取义,初一就该理所应当的被留下,那陈平安一路心善又是干什么?他为了那么多人付出了那么多,就该顺应所谓的天下大势而牺牲?这才是正义?不是,这是自私!

双袖卷起,不让曾经盈袖的春风感知到自己的脆弱与恶念。眼神炙热,语气却毫无温度的与宗主竺泉一一例举着自己的靠山,李二拆鬼蜮谷,崔东山压阵,崔诚爷爷护镇,剑仙左右出剑杀人。想一下都是令人血脉喷张的壮阔场景,陈平安都叫左右大师兄了。心甘情愿的承认自己是文圣一脉的弟子。哪怕是高承背后有人护驾又如何,他陈平安还有剑灵姐姐!

剑仙半仙兵很好,长气剑也不错。可,比得过老剑条?

说说,也只能是说一说,他陈平安哪怕是用尽全力,却也不能这么做。他是齐静春的小师弟啊,小师弟能怕什么,还不是怕自己的师兄会失望。他陈平安,才22岁啊。他不知齐先生陪他打拳时,内心是多愧疚,脸上满是泪光。他只能捏着袖管,不让曾经盈袖的春风看到。好像看不到就不会知道他的脆弱,他的委屈。好像擦干了眼泪,就不曾哭泣。

天行健,君子当自强不息。
春风暖,知其屈,亦为之自豪。
爱人间,自文圣始世间无小事。
拳百万,世间道理听我来讲。
剑风流,教人间恶行再少三分!
转载来自公众号:剑来课代表-琳梦之樱

复制文章标题 复制文章内容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