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6章 山水迢迢-山外小阁楼-剑来课代表

剑来课代表 > 第516章 山水迢迢

原章节--第五百一十六章 山水迢迢

第516章 山水迢迢


山外小阁楼2019-03-23 10:56:18

■第516章 山水迢迢
   北游之路,走走停停,随心所欲,只需要在入秋之前赶到北俱芦洲东部的绿莺国即可,绿莺国是那条大渎入海口。北俱芦洲中部地势,中央高耸,东西两向不断倾斜向海面,北方更高,整个北俱芦洲,从骸骨滩往北,大致地理形势,依次升高如台阶,大渎源头在北方,有十数条水势巨大的江河汇入大渎河床当中,造就了一条大渎拥有两大入海口的罕见奇观。

第222章 有些离别可以再会
   他叹了口气,对青衣小童说道:“回头跟陈平安说一声,水塘一事,他欠我一个人情,以后是要还的。至于你,走江化蛟之时,可以去往贯穿俱芦洲东西的那条大渎,如果能够支撑着走上半截,就算你成功了。到时候可以让陈平安帮你保驾护航,嗯,这就是他需要还给贫道的人情了。”

(贯穿东西,这条河很有个性!)
(大概是个比较扁一点的“人”字形)

————————————————

■第516章 山水迢迢
   但是这种仿佛重返落魄山竹楼给人喂拳的感觉,陈平安反而觉得格外踏实。

第302章 分道
   原来这袋子榆钱,十分神奇,而且最对陈平安的胃口。它们是中土神洲某棵远古仙家榆树的珍贵种子,因其外形圆薄如钱币,故而得名。
   谐音“余钱”。
   因而民间就有吃了榆钱可有“余钱”的说法,被大多数人认为多为讹传。其实不得其法,只需要找到躲藏在榆钱里的金黄精魅,先将其浸泡于酒瓮中,醺醉后取出生吃,每年可额外增加铜钱收入。殷实之家,开春时分,为了讨个彩头,都会开设“榆钱宴”,以求新年财源广进。
   这种有望细水长流的钱财收入,最让陈平安喜欢。
   在陈平安心底,始终坚信一份骤然而来的富贵,很容易来也匆匆去也匆匆,要么就是需要大毅力、付出大辛苦才能拿得住、守得住,但是例如榆钱这类不是特别扎眼的好处和收益,很能让陈平安心安。

(这种人,不成功才是见鬼了)

————————————————

■第516章 山水迢迢
   陈平安打算再在这边留两天,争取一鼓作气以那脱胎于碧游宫祈雨碑文的仙诀,彻底小炼两块斩龙台,随后再动身赶路。

第348章 有些想你了
   虽然表面上只是一门炼化器物的口诀,其实是说那五行大道,文字内容洁净精微,宗旨高远。因为水神娘娘是从一块祈雨碑文中悟得,她便以五行之水作为开端,来阐述大致脉络,水,五脏中肾主水,五官为耳,五觉为声,五指为尾指,五液为唾,五音为羽,五志为恐,五祀为井,主神为北方玄武。
   脉络清晰,涉及的气府窍穴,具体应该如何炼化,在玉简背面,水神娘娘皆有详细解释。她可以说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就连这门仙家道诀能够炼化金身和香火一事,都跟陈平安在玉简背面明说了。
   陈平安看得惊心动魄,才知道碑文上篆刻的“一滴天上金瓶水”,大有深意,是说口诀修行大成之后,简直就等于是将整颗金丹融化为水精的功效,润泽五脏六腑,“满空飞线若机杼”,则是将人体内经脉的“驿路”,牵连呼应,而“化作四天凉,扫却天下暑”中的四天,又涉及到道家青冥天下,那座白玉京高楼中的四层,能够以四种道法帮助修士降服心魔,这可就不是旁门左道了,而是道家最正宗之法,这简直就是所有元婴地仙梦寐以求的通天坦途,行走其中,未必定然成功,可是等于“山登绝顶”的地仙,往天上架起四座天桥,白白多出了四次保证不会误入歧途的机会,甚至可以原路返回,而且修行期间,同样可以裨益体魄神魂,这等好处,谁不艳羡?
   难怪水神娘娘直言此诀“万物可炼”,推断就算是宗字头的仙家洞府,这道法诀都会是宗主独有的山门重宝。
   陈平安闭上眼睛,在心中默默背诵那五千字,打定主意以后不可轻易拿出玉简。

(万物可炼,强的一批)

————————————————

■第516章 山水迢迢
   然后就是大篆王朝一位孤云野鹤的世外高人,数十年间神龙见首不见尾,众说纷纭,有说已死,死于与一位宿敌大剑仙的生死搏杀中,只是大篆王朝遮掩得好,也有说去往了茶花洞天,试图大逆行事,以灵气淬炼体魄,如同年少时在海边打潮打熬体魄,然后再与那位在甲子前刚刚破境的猿啼山大剑仙厮杀一场。

(茶花洞天,备忘一下)

————————————————

■第516章 山水迢迢
   最新一位,来历古怪,出手次数寥寥无几,每次出手,拳下几乎不会死人,但是拆了两座山头的祖师堂,俱是有元婴剑修坐镇的仙家府邸,所以北俱芦洲山水邸报才敢断言此人,又是一位新崛起的止境武夫,据说此人与狮子峰有些关系,名字应该是个化名,李二。

第219章 道士吟诗
   道士张山犹豫片刻,还是喊上陈平安,来到院落游廊旁,歉意道:“陈平安,小道其实本名张山峰,并不是张山,对不住了,作为朋友,却瞒了你这么久,不太厚道。”
   陈平安坐在栏杆上,小道:“行走江湖,小心驶得万年船。这有什么错不错的。”
   年轻道人眼睛一亮,哈哈小道:“你也不是用本名行走江湖?对不对?就说嘛,陈平安这个名字虽然寓意很好,可到底还是有些俗气……”
   陈平安翻了个白眼:“是本名!”

第256章 同样是少年郎
   少年灿烂笑道:“郑先生,我可只敢喝一口啊。”
   陈平安高高举起养剑葫,也跟着笑起来,道:“一起喝。”
   那少年愣了一下,使劲点头道:“那我这一口喝得多一些!哦对了,我叫范二,不是小名儿,就叫范二,因为我前边还有个姐,叫范峻茂,我所以叫范二……好吧,其实有没有我姐,我爹娘给我取这么个名字,都挺让我伤心的。你呢?可以说吗?”
   少年喝了一大口酒,满脸通红,咳嗽连连,看来因为这个名字,确实有点伤心。
   陈平安喝过了酒,笑道:“我叫陈平安,平平安安的平安。”

(突然很好奇范二遇见李二会说点啥)
(范二:“师伯,李二是你化名吗?还是你的小名儿?你前边也有个姐吗?你爹娘给你取这个名字,你伤心吗?”)
(李二:“叫你师父过来”)
(大风:“师兄,咋了?”)
(李二:“我让你化名!我让你小名儿!”)
(大风卒)

————————————————

■第516章 山水迢迢
   男子笑着答应下来,年轻女子便抓住情郎肩膀,想要一跃而上。
   身上有一张驮碑符的陈平安环顾四周,屈指一弹,树下草丛一颗石子轻轻碎裂。
   男女吓了一跳,赶忙转头望去。
   陈平安站起身,一掠而走。
   行行行,地盘让给你们。
   陈平安去往此山更高处,继续小炼斩龙台。

第223章 才子佳人
   没有魏檗精心搭配的药桶可以浸泡,当下陈平安身体的痊愈速度,简直就是御剑和步行的差距,不过休息片刻后,正常行走没有任何障碍,就在陈平安准备起身返回游廊座位的时候,远处一阵稀稀疏疏的脚步声响起,一深一浅,多半是男女。
   陈平安想了想,便选择继续坐在墙脚根,有杏树遮掩,只需等到他们离开之后再动身不迟。
   但是让陈平安目瞪口呆的事情发生了,男女二人,似乎男子不是彩衣国人氏,双方便以宝瓶洲雅言对话,到了光线昏暗的杏树附近,便开始搂抱在一起,男女踹着粗气,女子娇柔婉拒,欲拒却还迎,男子倒是个脸皮厚的,对着女子的脸庞一顿狂啃,估计两只手也没安分守己。
   陈平安有些坐立不安,这咋办?出声提醒一下那对野鸳鸯?还是盼着他们见好就收,差不多就离开此地?
   这种热闹还是别凑了,万一被人察觉,就真是裤裆里掉黄泥,不是屎也是屎了。
   陈平安稍作犹豫,还是决定起身,咳嗽一声。
   杏树那一边的年轻女子尖叫一声,然后躲在了男子身后。
   男人大踏步绕过杏树,瞪大眼睛,死死盯着面容模糊的陈平安,一看是个儿子不高、清清瘦瘦的少年郎,立即胆气十足,“别怕啊,这等觊觎你美色的采花贼,便是他打死我,我也不会舍你远去,总之他想要占你的便宜,就从我的尸体上跨过去!”
   女子泫然欲泣,不知是害怕,还是感动,肩头依偎在男子宽阔温暖的后背上,痴情呢喃道:“柳郎,你真好。”
   陈平安愣在当场,谈不上生气,只是觉得哭笑不得,心想你们两个小时候也被牛尾巴砸过吧?
   就这么僵持不下也不是个事儿,陈平安便找了个借口,故作羞赧道:“公子,小姐,你们可能误会了,我比你们先到此地,因为第一次进入宅子,不知道茅厕在哪里,只好……”
   不曾想那个男子一声暴喝,“登徒子,采花贼,还不把裤腰带系上,你这是要做什么,恶心不恶心,世间竟有你这等色迷心窍之辈!”
   与此同时,他还不忘安慰身后花容失色的女子,“刘姑娘,躲在我身后便是,别被这种家伙脏了眼睛。”
   最后男人偷偷朝陈平安挤眉弄眼,充满了得意神色,一脸欠揍表情,好像写满了“老子今天就要来一回英雄救美,刚好趁热打铁,拿下这个小娘们,有种你小子来打我啊!”
   陈平安看着他。
   挺英俊一年轻男人,身材修长,面如冠玉,典型的文弱书生。难怪大髯汉子经常念叨,读书人没几个好东西,天底下的大家闺秀和小家碧玉,也没几个是不眼瞎的,竟然瞧不上他徐某人,反而个个喜欢那些病秧子似的书生。
   然后陈平安就一步跨出,瞬间走到那书生面前,一巴掌扇过去,打得横着倒地,直挺挺昏死过去。
   年轻女子站在原地,张大嘴巴,眼神呆滞,想要尖叫,又不敢,苦苦压抑,唯恐这个出手行凶的歹人,连自己一并打杀了,到时候自己与刚刚认识没多久的心爱柳郎,岂不是真成了一对亡命鸳鸯?可是才子佳人的书上,不都是应该父母反对,种种坎坷,跌宕起伏,但最终必然是苦尽甘来,良人美眷吗?没有哪本书上写着书生佳人会给匪人活活打死啊。
   陈平安大踏步离开,颠了颠背后剑匣,头也不回。

(求捶得捶好吧)

————————————————

■第516章 山水迢迢
   大篆王朝,同样是负责护驾的扶龙之臣,郑水珠她这一脉的纯粹武夫,与护国真人梁虹饮为首一脉的修道之人,双方关系一直很糟糕,两看相厌,暗中多有争执冲突。大篆王朝又地大物博,除了北方边疆深山中的那座金鳞宫辖境,大篆的江湖和山上,皇帝任由双方各凭本事,予取予夺,自然会不对付,郑水珠一位原本资质极佳的师兄,曾经就被三位隐藏身份的观海、龙门境练气士围攻,被打断了双腿,如今只能坐在轮椅上,沦为半个废人。后来护国真人梁虹饮的一位嫡传弟子,也莫名其妙在历练途中消失,尸体至今还没有找到。

第276章 最强之间
   当然,浩然天下的儒家,除了开辟出崭新的洞天福地,教化苍生,还需要盯着蛮荒天下的妖族。
   其余两座天下,一样没闲着。
   道家掌教陆沉在浩然天下兴风作浪,落子布局。
   难道儒家亚圣就不在青冥天下收徒传道?

(天底下就没有新鲜事)
(就是争得东西不一样罢了)
(说句题外话,别把儒家圣人当傻子,老看到有人说儒家不作为什么什么的,能到那个份上没人是傻子,等他底牌出来的时候,你会震惊的)

————————————————

■第516章 山水迢迢
   矮小老人放声大笑,看了眼那年轻人的模样,点点头,“贼而精,该你活命,与我年轻时候一般英俊油滑了,算是半个同道中人。若是最后我真打死了那老匹夫,你就来猿啼山找我,如果有人拦阻,就说你认识一个姓嵇的老头儿。对了,你这么聪明,可别想着去给大篆周氏皇帝通风报信啊。得不偿失的。”
   陈平安叹了口气。
   还真是那位传说中的猿啼山仙人境剑修,嵇岳。

(划重点,英俊!)

————————————————

■第516章 山水迢迢
   陈平安转头望向那座孤峰之巅的明亮小镇,突然问道:“老先生,听说大剑仙出剑,能快到斩断某些因果?”
   矮小老人想了想,“我还不成。”
   两两无言。

第497章 我也会剑开天幕
   贺小凉淡然道:“世间道侣,总是福祸相依的。而我贺小凉更是以福缘深厚,著称两洲,所以我在哪里,我若是有了一位道侣,那么他自然可以福缘不断。双方越近越是如此,而我在本命相冲、消磨道行的京观城内,自然不是什么好事。”

(冥婚这事赶紧解决吧)
(怪不得一直不入七境去长城,心里有鬼吧少年,怕宁姚一剑刺死你?)


■第516章 山水迢迢    矮小老头摸着脑袋,望着那年轻人头上的那支玉簪子,眼神复杂,轻轻叹息,他先前所谓的真是可惜了,是说那个胆敢真正逆天行事的读书人。    他还是有些忍不住,挥袖造就一方小天地,然后问道:“你是宝瓶洲那人的弟子?”    年轻人转头却无言。    嵇岳神色淡然,双手负后,沉声道:“别给自己先生丢脸。”    那人欲言又止,却只是点点头。 第340章 下笔有神    陈平安怔怔出神,生出一个念头,是赶路途中,找机会去买一支白玉簪子,材质一般也无妨,雕刻出那八个字后,就可以别在发髻间,倒不是为了显摆什么,纯粹是觉得如今这身行头,哪怕不穿金醴法袍,也是青衫长袍别玉簪,不是读书人,装一装读书人还是凑合的,那么回到了宝瓶洲,去大隋山崖书院找李宝瓶他们,终于可以不用担心,会连累他们给同窗瞧不起了。    读了这么多书,看到了那么多圣贤道理,可陈平安还是最喜欢那八个字。    言念君子,温其如玉。 第341章 河上金桥    陈平安则买了一枚白玉螭龙发簪,素身,并无篆文,龙纹简洁流畅,陈平安一见钟情,却觉得有些贵了,掌柜竟然开价八十两银子,说这是前朝一位制玉大家的手笔,只是没有落款而已,不然三百两都不卖。若是大隋求学那会儿,陈平安掉头就走了,今天之前,咬咬牙还是会买下。    好在姚近之上去一番言语,给砍价砍到了三十两银子,大致意思是自己就收藏有那位大家的一件传世玉雕,是一株水仙花,那才叫玲珑奇巧,对于此人雕琢手法,她再熟悉不过,又对螭龙玉簪的材质一通贬低,说得掌柜哑口无言,悻悻然给那位大家闺秀腰斩了价格,将玉簪卖于陈平安。 第479章 自古饮者最难醉    崔瀺瞥了眼陈平安别在发髻间的玉簪子,“陈平安,该怎么说你,聪明谨慎的时候,当年就不像个少年,如今也不像个才刚刚及冠的年轻人,可是犯傻的时候,也会灯下黑,对人对物都一样,朱敛为何要提醒你,山中鹧鸪声起?你若是真正心定,与你平时行事一般,定的像一尊佛,何必害怕与一个朋友道声别?世间恩怨也好,情爱也罢,不看怎么说的,要看怎么做。”    “再者,你就没有想过,老龙城一役,出手之人是飞升境杜懋,是他的本命物吞剑舟,所以连她赠送给你的咫尺物玉牌都毁了,若是寻常的簪子,还能存在?”    崔瀺双手负后,仰起头,“见微知著。一直看着光明璀璨的太阳,心如花木,向阳而生,那么自己身后的阴影,要不要回头看一看?”    陈平安伸手摸了一下玉簪子,缩手后问道:“国师为何要与我说这些诚挚之言?”    崔瀺洒然笑道:“半个我,如今是你弟子,我爷爷,还在你家住着,身为大骊国师,要不要讲一讲公私分明?” (言念君子,温其如玉) (从前文来看,这个簪子应该很普通,可是崔瀺又那么说了一句,所以簪子是被谁换了吗?还是这八个字有古怪?比如可能有老秀才的本命字在里面?) ———————————————— ■第516章 山水迢迢    嵇岳依旧没有撤去禁制,突然笑道:“有机会告诉你那位左师伯,他剑术……其实没那么高,当年是我大意了,境界也不高,才扛不住他一剑。”    那个年轻人脸色古怪。 第412章 出城和上山    老人大概也意识到这一点,不再藏掖,笑道:“范先生,应该知道许弱那小子一直跟那人有私交吧?”    范先生点头道:“听说过,许弱对那人很推崇。”    老人哈哈笑道:“我就偏偏要当着那许弱的面,说那阿良有什么了不起的,根本就没有外界传闻那么夸张!”    范先生疑惑道:“为何你会有此说?”    老人似乎想起了人生最值得与人吹嘘的一桩壮举,意气风发,得意笑道:“当年我们十人设局围杀他,还不是给我一人溜掉了?!”    范先生愣了一下,无奈道:“我无话可说。” (大佬就是大佬,皮的很啊,我也无话可说!) ———————————————— ■第516章 山水迢迢    年轻人转身问道:“当年率先出海出剑的北俱芦洲剑修,正是老先生?为何我翻阅了许多山水邸报,只有种种猜测,都无明确记载?”    嵇岳气笑道:“那些地老鼠似的耳报神,就算知道了是我嵇岳,他们敢指名道姓吗?你看看后边三位剑仙,又有谁知道?对了,以后下山历练,还是要小心些,就像今夜这般小心。你永远不知道一群蝼蚁傀儡后边的牵线之人,到底是何方神圣。说句难听的,杜荧之流看待林殊,你看待杜荧,我看待你,又有谁知道,有无人在看我嵇岳?多少山上的修道之人,死了都没能死个明白,更别提山下了。疑难杂症皆可医,唯有蠢字,无药可救。”    年轻人抱拳道:“老先生教诲,晚辈记住了。” 第513章 遇见我崔东山    当年左右曾经出现过北俱芦洲版图附近的海外,当时接连去了四位剑仙,但是后边三位问剑之后,结果人人沉默,唯独那个率先赶去拦截的玉璞境剑仙,身为一洲杀力最为出众的玉璞境剑修之一,返回之后,就直接放话给整座北俱芦洲,嚷嚷了一句,“玉璞境别去了啊,仙人起步!” (一边抱怨水的不行自己都得一目十行看了,一边又问他俩啥时候打架了?这谁是谁啊?服,心服口服) ———————————————— ■第516章 山水迢迢    陈平安远离峥嵘峰,继续独自游历。    江湖就是这样,不知道会遇到什么风雨。    进入梅雨时节。    陈平安干脆就绕过了大篆王朝,去往了一座临海的藩属国。    山崖栈道之上,大雨滂沱,陈平安燃起一堆篝火,怔怔望向外边的雨幕,一下雨,天地间的暑气便清减许多。    雨霖霖,声声慢,柳依依,荷圆圆。山青青,路迢迢,念去去,思悠悠。 第282章 思无邪    上香楼那边的渡口,今天会有一艘去往桐叶洲的吞宝鲸渡船起航。    陈平安在前往渡口之前,先去了趟孤峰山脚,因为没有倒悬山的入关玉牌,只是在围栏外远远看了眼那道大门,嘴唇微动,似在自言自语。    坐在拴马桩上的抱剑汉子,大白天还是在打瞌睡,只是喃喃自语,又说了三个字,相较于第一次,将“近”字改成了“远”而已。    少年临近此门,即是剑气近。    少年远离倒悬山,即是剑气远。    今天的泥瓶巷少年,一袭雪白长袍,背负长剑,腰别养剑葫,风姿卓然。    少年,思无邪,最最动人。 (最后点下卷名吧) (宁姚,陈平安想你了!!!!)


转载来自公众号:剑来课代表-山外小阁楼

复制文章标题 复制文章内容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