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章 新酒等旧人-陈芝豹他哥陈白熊-剑来课代表

剑来课代表 > 第七百章 新酒等旧人

原章节--第七百章 新酒等旧人

第七百章 新酒等旧人


陈芝豹他哥陈白熊2020-01-18 18:13:15

第700章,新酒等旧人,章评。
第700章,新酒等旧人,章评。
这章精彩且长。
大家小年快乐,回家了吗?工资多少啊?有对象了吗……

■湖心亭观雪。
茅小冬看雪,“天云山水堤各一白”是化用自初中课本上的散文,明朝散文大家张岱的名篇《湖心亭看雪》。
张岱这人,明朝一大奇人,自己给自己写墓志铭。生在明朝,为人却有魏晋风范。
写了很多很美妙的散文,单论文笔远胜余光中余秋雨等大家。还是个大吃货。他堂弟叫张原,是我很喜欢的穿越小说《雅骚》里的主角。
那篇散文里,其实最有名的不是这两句雪景,而是结尾舟子说的:“莫说相公痴,更有痴似相公者!”
风雪之中自己冒雪登湖饮酒,竟遇陌生人先在,天地大寂寞,却有同风流(后文茅小冬开窗对雪翻书,是在致敬这个)。
寂寞吗,我不寂寞。


■西子湖与油囊湖。
同样是登湖,一个是明张岱游的西湖,名士逸趣。一个是唐张说媚上诗而得名的油囊湖,骚客臭味。
一个雅透了,一个俗透了。

解释:“油囊”两字典出自唐代张说,这个人毁誉参半,一方面性格暴躁,武则天时期不与张氏兄弟(女帝的面首)同流合污,不做伪证。
另一方面,玄宗时期,自己也陷害政敌姚崇(就是《长安十二时辰》内奸姚汝能的祖先),还擅长写诗文溜须拍马。带头劝谏唐玄宗去泰山封禅也是他干的(泰山封禅并不是当个皇帝就能去,得自认有大功才可泰山祭天),自己还当了封禅使,并借着职务之便破格提升了自家女婿(凡跟着封禅需官升一品,女婿连升了四品),留下了一个岳父大人要叫“老泰山”的典故。

“油囊取天河水添寿”,就是他在和玄宗一起出行的宴会上,有胡人在跳“苏摩遮”舞时候,他写的媚上诗(苏摩遮曲到了宋代,演变成了词牌名苏幕遮)。
总的来说,这人有才,脾气冲,怼面首怼太平公主怼李林甫,除了拍皇帝马屁太不遮掩,大是大非没错处。

所以后文,茅小冬拿这人举例子告诫宝瓶不要学他媚上,宝瓶则表示“看人需中正平和”。
宝瓶看见茅小冬一人忧心,所以才来打招呼;看到叠嶂不知所措,所以宝瓶才老拉她闲逛。文中两个“所以”是呼应的。我们的小宝瓶长大了,什么都看在眼里。
目前网文大环境不允许写多女主(多次开会政治正确),且宁姚典型的大女主善妒,所以剑来风流不如雪中。但我要重申,我是瓶党!


■宋氏忘本。
骊国原本是大卢王朝最北边的藩属小国,三四之争崔瀺叛出师门后回到宝瓶洲,选中大骊做国师辅佐,才慢慢灭大卢成大骊。齐静春招寒门弟子是为了替大骊培养真正的读书人,但得罪了贵人世家,且风评不好。
老宋皇帝偷偷找齐静春想把穷人挖走,许以高官宦途,让高门世家们得以进入山崖书院留在大骊。但这是在为了缓和阶级矛盾毁山崖书院真正的未来。所以齐说老宋是在忘本。


■【老秀才,与茅小冬对话详解。】
崔瀺让茅小冬带队游学又不说如何做,其实并非真让他执行政治任务。而是要让他一个“亲礼圣学问又囿于门户不肯背师”的文圣记名弟子亲到礼记学宫,找到破境的机会。
背地里,老秀才、崔瀺与学宫达成一致,一旦小冬破境就让他专心做学问,山主由崔瀺担任,书院晋级七十二之一。

老秀才见茅小冬后,总管先连着多处描写了茅小冬的“太规矩”,这是茅小冬的缺陷,也是他骨子里其实更适合“礼圣一脉”的原因。
文圣看到了,然后心疼。小冬是个好人,但为了坚守而坚守,是在牺牲他自己成全文圣香火。对自己的崇敬,反而成了他的破境枷锁。

于是连问几个问题:
学问高出我乎?多年来破境乎?
这两句并非指责,而是点明现状:你留在我的学问里是在自我为难,以前还需要为山崖守种子,现在不需要了,放自己自由吧~

礼之三本为何物?自问自答,莫来答我。
礼之三本,天地、先祖、君师。分别为生我、类我、治我,因此人需学礼,而敬三本。这是最规范的回答。
老秀才让小冬自答,就是不要规范回答,而是考究这“三敬”作用——
前问是让小冬“思自”,此问是让小冬“思礼”,先把他拔出自家学问,一步步推到礼圣一脉去。

然后问:世道人心如风雪,儒家学问如行亭。但是走出行亭、那些连温饱都需要尽全力、无机会更无精力做学问的普通人怎么办?
这一问,最牛逼,一句话点明礼圣一脉的根底——礼为普通人而生。能做学问的人,自留亭中做学问去,但总要有人为亭外的“众生”考虑,不肯、或不能“讲道理”的普通人当如何?
答:知礼即可。
换句话说,礼圣一脉的学问,专为不愿、不能和无暇动脑子的普通人而做。
如俗人之不愿、小冬这般勤行但愚钝之不能、温饱都不能解决之无暇,这三类人,不需要思想上懂得“所以然”,只需要行为上“行其然”,不说有多对,起码能“做不错”,这就已经太够了!
因此,礼与法,如今才能一个构成社会行为的上线,激励好人;一个构成社会行为的下线,制约恶人。
礼圣照顾了“无知不能为的大多数”,方有此大德。

所以小冬答:君子之学美身(儒家学问固然好),礼者正身也(礼是用来端正行为而不是非要琢磨为啥的),口能言身能行,学后能行德之至也(嘴上能说身子能做,先生教了我辈众生能做了,这就是大德啊)。
这一日,雪停又落。
茅小冬离文入礼,观雪入玉璞。


■文圣,亚圣,礼圣,与事功。
在这里,我顺便用自己的方式概述一下几脉的学问,不见得精准,仅是方便大家理解。

文圣的“顺序”,亚圣的“尽善”,礼圣的“规行”,儒家三脉学问。
其实就是“本如何”,“当如何”,“且如何”
分别是本质,提倡,行为。
再加上崔瀺一脉的事功,也就是“最好如何”

也就是说,文圣一直在强调“这世道人心本来就是什么破样子”,他的学问是“分清原来是啥样的,去除虚假”。所以历史上,荀子教出的学生大都入了法家,而法家的源头又被认为是出自道家(先秦时叫黄老之学)。
亚圣则是“提倡”。其实非要争执源头上人本善本恶意义不大,“三四之争”,争的是“如何对民众宣传提倡善”,亚圣一脉是要“号召提倡大家皆善”,而皆善的前提是自己也相信“人本善”。
礼圣一脉不管思想,直指行为,这对应历史上就是周公始治“礼乐”,明尊卑、别上下。其实就是制造了贵族文化,让底层民众不需思考,让思辨风气精英习惯留在士大夫阶层。在那个时代,“刑不上大夫,德不下愚民”,德是不要求平民的,平民守礼即可。

儒家文化里一直有个概念,民智则乱,这话其实很对。民众大愚大智都挺好,最怕的是半知半解,这种不同层级“价值观的对抗”是各种群嘲与仇富、仇智甚至仇治的乱因。

崔瀺的事功,相当于一个小兼容,他承认了文圣的人本恶,同意亚圣的最好人人向善,同时又认同礼圣的“人分层次”。所以他的做法是“凡人不要思考,顶层精英制定规则”,同时引入“功勋体系”,以实质利益诱导人“行为向善”。
人不是本恶吗?亚圣号召向善也没用,那我就以法束、以利诱,最终导致“结果为善”。
本善论和本恶论,人都是主体。礼圣学说照顾了众生同时也在瞧不起众生(导善于民也绝智于民)。事功学说,是最不尊重即是起因也是媒介的“人”的。

举个好玩的例子,这些事情在如今依然存在。在管理学中,有个系统叫做CIS,意思是公司形象规划体系。这个系统包含VI、MI、BI等几个分支(最常见的就是VI,也就是公司Logo海报等视觉形象要统一)。
其中MI叫理念辨认,对内影响公司的决策、原则等等,对外包括企业形象、广告宣扬等。其实就是亚圣一脉的思想。
而BI叫做行为辨认,比如上下班打卡、签合同例行检查事项、工厂执行中的“安全确认”、肯德基中的员工行为标准等。某些企业还讹传发展出了每天的上班员工舞。其实就是礼圣一脉的思想,员工不需要想太多,只要行为不出错企业就少犯错。
而前十来年风靡一时现在已经逐渐消糜的公司狼性文化,其实就是崔瀺的事功学说新时代的表现。
老祖宗的东西,总也不过时。


■曹晴朗:制名以指实。
问题出自《荀子·正名》,原文是“故为之分别,制名以指实:上以明贵贱,下以辨同异。如是,则志无不喻、事无困废,此所为有名也。”
规范点讲解,就是圣人为啥给万物起名呢?因为起了名,才好分类,分了高下与顺序,才好去理解他们的物性,才好去做疏导与管理。

这句话,明面上问的是起名,实际上是直指老秀才的顺序学,因为制名是为了分类,分类是为了顺序。
老秀才引导他们去想,儒家学问太深,所以要起名、分类,才能让大家去理解。文圣一脉目的是让人人只要读一本书,就能捡一点钱。起名、论顺序,降低门槛而已。

这里对话是在和别脉做出区分。亚圣是在亭中思考大道并高声呼喊诱人入亭,最难。礼圣在导善但也是省事,在亭中想道理然后走出亭子告诉世人如何做,最累。
而文圣一脉是先降低门槛走出去和人讲道理,又想办法把人带进亭中来,既难且累。



■长命掌律。
长命阿姨到了落魄山,钱财事已经有韦文龙,未来的身份安排居然是掌律。
一个神灵精气凝聚成的金精铜钱祖钱来当掌律官,天生的客观身份又精通人情固然好,但以后别人说说落魄山是“真的掉到钱眼里了”,这话就坐实了。


■借“山”借“水”,写书救人。
老秀才向祭酒借了“山”字,老崔瀺借了“水”字。
巉为山势,瀺为水声。
老崔破境以后本名字是崔+瀺,崔东山估计是巉字,借本命字是为了加强沟通,让困守半截长城、仍属于浩然天下大道疆域的陈平安有机会与浩然天下联络。再之后是脱困还是另有谋划,就都好说了。

老崔说“陈平安还不够聪明”,是因为到现在陈平安都没有发现老崔安排的机巧,直接去炼“崔瀺”两字。
但他也万万想不到,平安的确没发现机巧,但未来还是会把整本书的字都炼了,只因为无聊。
要来山水两字,或许是为了加固宝瓶洲阵法。但我觉得,更可能是老崔怕平安炼崔瀺两字可能太小,借山水两字以增加机会。

崔东山问为什么这么做,老崔答,一是为了让蛮荒天下自以为浩然天下已经糜烂至此、尽心做事却落个口诛笔伐,尽情奚落,但实际上是被玩弄。另一个,是避免平安陨落,剑灵不顾一切捅穿几座天下,让妖族攻进第五天下破罐子破摔。
但崔东山看透了老崔,说他刀子早豆腐心。也就是说,老崔其实有私心,对平安有私情。

也因为老崔承认了有私心,老秀才也现了身,承认自家学生。事功事功,事功学说的远处,落脚的根底,其实是人。

是那个远在城头的人。
也是天下的每个人。


以上。




.
另,总管发微博了官方号召大家为第五天下众筹起名。欢迎大家多多参与,给起一个好名字。

我自己心里觉的最有可能的,是“大同天下”,这是儒家发现的天下,命名应该有优先权。而“天下大同”、万物和而不同为大同,像社会主义追求共产主义一样,是儒家的终极理想。最符合新天下各家都有下注、打造和谐小康社会的愿景。
转载来自公众号:剑来课代表-陈芝豹他哥陈白熊

复制文章标题 复制文章内容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