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3章 遇见我崔东山 前情回顾-山外小阁楼-剑来课代表

剑来课代表 > 第513章 遇见我崔东山 前情回顾

原章节--第五百一十三章 遇见我崔东山

第513章 遇见我崔东山 前情回顾


山外小阁楼2019-03-18 11:02:02

■第513章 遇见我崔东山
   竺泉沉默许久,然后开口就是打趣:“不是还差了一境吗?真当自己是御风境武夫了?”
   脚下没了那把剑仙的陈平安轻轻跺脚,云海凝如实质,就像白玉石板,仙家术法,确实玄妙,微笑道:“谢了。”
······
   竺泉好奇道:“你这都还是六境武夫?!”
   陈平安点点头。
   竺泉气笑道:“那咱们北俱芦洲的七境武夫怎么不都去死啊?”
   陈平安想了想,“不能这么说,不然天底下除了曹慈,所有山巅境之下的纯粹武夫都可以去死了。”

第239章 观瀑
   陈平安在进院子前就听到了水声,一问附近是否有溪涧,才知道原来院子后边,沿着石板路一路前行,离此不算近,有条飞流直下的大瀑布,是剑水山庄名动梳水国的一处美景胜地,雨后天晴,就会有彩虹挂空,景象壮丽,动人心魄。
   徐远霞和张山峰暂时不想出门走动,陈平安就独自去观看瀑布。
   张山峰在院子里练习剑术,徐远霞坐在石凳上,自嘲道:“好嘛,我一个四境武夫,都没能听到瀑布声,你小子倒是耳朵尖。”
   那位楚姓老人在走出一段路程后,停下脚步,转头望向山中远方的瀑布方向,自言自语道:“这背剑少年,难道是一位返老还童的大宗师?”

第302章 分道
   陈平安突然说道:“外边来人了。”
   陆台瞥了眼陈平安,这份敏锐的神识,大概已经完全不输六境武夫,当真只是四境武夫?
   他越发好奇传授陈平安拳法之人。

(我四境的时候也有人这么说)
(底子好,没办法,你说气不气)

————————————————

■第513章 遇见我崔东山
   陈平安躺在仿佛玉石板的云海上,就像当年躺在山崖书院崔东山的青竹廊道上,都不是家乡,但也似家乡。
   离开骸骨滩这一路,确实有些累了。

第403章 拜访
   陈平安坐在台阶底部,穿着靴子。
   谢谢轻声道:“我就不送了。”
   陈平安摆摆手,“不用。”
   陈平安走后,谢谢没来由掩嘴而笑。
   不知为何,总觉得那人像是偷腥的猫儿,大半夜溜回家,免得家中母老虎发威。
   当然这只是谢谢一个很莫名其妙的想法。
   女人心海底针。
   只能说明谢谢当下心情不错。
   谢谢抬起手,将那只白牛衔灵芝玉把件高高举起。
   还挺好看。

(当年那一躺就不找了,感觉这里更有意思)

————————————————

■第513章 遇见我崔东山
   陈平安说道:“我在路过骸骨滩沿途的时候,就见过,算过,打听过,在书上翻过。所以我知道。”
   竺泉无奈道:“陈平安,不是我说你,你这脑瓜子到底成天在想啥?”

第278章 武无第二,拳高天外
   陈平安转头对宁姚笑道:“当然,如果我的拳法,还有以后的剑法,能够最快,更快!那是最好!
   陈平安将养剑葫递给宁姚后,站起身,开始缓缓打拳,配合阿良传授的十八停。
   阿良曾经说过,他的十八停,不太一样。
   宁姚皱眉道:“陈平安,你每天要练那么多拳,还要想这么多乱七八糟的?!”
   “随便想想。”
   陈平安满脸笑意,出拳舒展自如,慢悠悠,却不是懒散,而是自然。
   宁姚转头看着一身拳法真意如流水潺潺的陈平安,问道:“那你有没有想过,你想了这么多,会拖慢你的武道修行。那个曹慈肯定不会想这么多。”
   陈平安练拳不停,笑道:“他是天才啊,而且肯定是最了不起的那种天才,我又不是,我得每一步都多想多做,我一个凡俗夫子,你不也说我是泥腿子,所以必须每一步都先做到“不错”,然后才是对,很对,最对的。我急不来的,以前在,拉坯烧瓷,一坐就是一个下午,只能不出错,才能出现好胚子,很简单的道理。”
   陈平安习惯性加了一句,“对吧?”
   宁姚反问道:“简单?”
   陈平安有些纳闷,“不简单吗?”
   宁姚喝了口养剑葫里的酒,答非所问,“简单就好。”

第325章 我见青山多妩媚
   陈平安叹了口气,转身对种秋说道:“有人跟我说过,练拳,看似是修力,是要做那纯粹武夫,可修心真的很重要,既然练拳,就不能再谈什么人之常情。就像种先生你说拳高莫出,我想了一下,很有道理,但是拳高莫出,是种先生你这个境界和修为的人,该做的事情,却只是你弟子该懂的道理而已,懂了这份道理是一回事,当下该如何做,是另外一回事,只有这样,将来才能对谁出拳都问心无愧。”
   种秋笑着点头,“正是此理。”
   他大致了解陈平安的脾气,做一件事情,无论大小,务必追求尽善尽美,所以哪怕事先是真的忐忑不安,不知如何跟人切磋如何教人拳法拳理,可一旦走出那第一步,陈平安就拿出了大街一战对敌围剿的那份认真,种秋是旁观者,所以看得很清楚,可能陈平安自己都不知道,那一刻的他,是何等自信!

(就是想让宁姚出个场)
(修力亦修心)

————————————————

■第513章 遇见我崔东山
   陈平安突然说道:“我其实还没跻身金身境,虽然在随驾城天劫云海当中,损失惨重,我几乎所有好的符箓都用光了,但是淬炼体魄,大受裨益,效果比家乡竹楼还要好,毕竟在自家被人喂拳,难免还是清楚,对方不会真打死我,就只是疼一点,不会像自己深陷天劫云海当中,真的会死。可哪怕如此,距离打破金身境瓶颈,还是差了两点意思,一点是尚无结成英雄胆,一点是由于学拳驳杂,我贪多嚼不烂,难免导致拳架打架,故而始终没能达到春雷炸响、一拳开山那两种殊途同归的意思。”
   竺泉好奇道:“你这都还是六境武夫?!”
   陈平安点点头。
   竺泉气笑道:“那咱们北俱芦洲的七境武夫怎么不都去死啊?”
   陈平安想了想,“不能这么说,不然天底下除了曹慈,所有山巅境之下的纯粹武夫都可以去死了。”
   竺泉灌了一口酒,“曹慈这家伙连我这种人都听说过,咋的,你这都能认识?”
   陈平安嗯了一声,坐起身,“在剑气长城上,我连输了他三场架。”
   竺泉瞪大眼睛。
   这次轮到陈平安有些难为情,“是有点丢人。”
   陈平安很快眼神坚毅,面带笑意,云风拂面,两袖留清风,“没关系,武学之路,我只要不被曹慈拉开两境距离,只要在一境之差之内,这辈子就有希望赢回来!”

第384章 下完棋抄完书
   此地庙祝没有露面,陈平安如今是武道五境修为,只是伤势尚未痊愈,有利有弊,有一线希望,去争一争那个虚无缥缈的最强二字。当然前提是大端王朝那个天纵奇才的曹慈,已经跻身武夫六境。第六境,关键是寻着一颗英雄胆,有点类似练气士结金丹。大体上有两种捷径,一是进入武庙,碰运气,看能否获得青睐,被赠予一份武运。
   另外一种是去往古战场遗址,与那些阴魂死而不散的战场英灵搏杀,但是颇为危险,古战场遗址,很少有单枪匹马的游荡英灵,那些灵智不曾涣散的英灵武将,麾下有着数目不等的阴兵阴将,极其难缠,那本购自倒悬山的神仙书,记载着中土神洲有一座巨大遗址,那位英灵拥有相当于练气士十二境的修为,加上相当于兵家圣人坐镇沙场,无异于一位传说中的飞升境,麾下有阴兵阴将数十万之众,相传历任龙虎山大天师在继位之前,都需要前往此地历练,甚至多过陨落的惨事发生。
   陈平安对于武庙馈赠一事,从来不抱希望,今天无非是散步到此而已,更多还是向往那些名垂青史的古战场遗址,靠着自己的一双拳头,打出个实打实的第六境。

(古战场走起,本来还想着会在骸骨滩捶一个英雄胆出来)


第465章 有没有陈平安的落魄山
   崔诚转头望向酣睡之中的年轻人,笑道:“怕死是好事,年纪轻轻,千万别死,大好河山,光是一座浩然天下就有九洲,你小子如今才看过了多少?”
   老人似乎突然心情大好,笑了起来,“以五境对五境,当然还是我胜,可难免要挨你小子好多拳,如此一来,胜也是输了,要我面子往哪儿搁?”
   老人哈哈大笑,“小兔崽子,走了几趟远路又如何,你还嫩得很呢。”
   笑过之后,老人沉声道:“也该破境了。你只要别被那曹慈拉开两境差距,死死咬住,将来总有一天,莫说是找回场子,连赢三场,只要被你追上然后赶超,到时候就是赢他三十场都没问题!”
   老人突然有些神色郁郁,虽然这小子的未来成就,值得期待,可一想到那会是一个极其漫长的历程,老人心情便有些不痛快,转过头,看着那个呼呼大睡的家伙,气不打一处来,一袖子拂过去,怒骂道:“睡睡睡,是猪吗?滚起来练拳!”
   陈平安被那阵罡风吹得翻滚出去,撞在墙壁上,迷迷糊糊清醒过来,崔诚已经站起身,脸色阴沉,一步跨出,一脚重重踩下。
   陈平安一个侧向翻滚,这才堪堪躲过那一脚。

(三十场怎么行?要赢就赢三十二场!)
(老爷子也是可爱的很)


■第513章 遇见我崔东山    竺泉知道他误会了自己。世间年轻武夫,有几人能够让曹慈陪着连打三场?就像天下下棋之人,白帝城城主愿意与谁多下几局?那个欺师灭祖的崔瀺而已。当然,更厉害的,还是能够让白帝城城主主动离开城中、主动邀请手谈的读书人,齐静春。文圣一脉,确实人少,但是个个厉害。齐静春当初扛下那场惊世骇俗的大劫难,由于骸骨滩位于北俱芦洲最南,而大骊又是宝瓶洲最北,当时木衣山上,竺泉是看到了一些端倪的。再说那练剑极晚、剑气极长、毁人无数的剑修,据说访仙海外,远离人间……当年左右曾经出现过北俱芦洲版图附近的海外,当时接连去了四位剑仙,但是后边三位问剑之后,结果人人沉默,唯独那个率先赶去拦截的玉璞境剑仙,身为一洲杀力最为出众的玉璞境剑修之一,返回之后,就直接放话给整座北俱芦洲,嚷嚷了一句,“玉璞境别去了啊,仙人起步!” 第152章 高出天外    一直坐在地上发呆的崔瀺斜瞥一眼小姑娘和画轴,没好气道:“就算天塌下,这幅画卷也不会有丝毫折损。知道什么叫天塌下来吗?中土神洲曾经有个无名氏,一剑就将天河捅穿了,直接将一座黄河洞天的无穷水流引下来,远远看去,就像天幕破开一个大洞,水哗哗往下掉,这才造就出了天下十景之二的‘黄河之水天上来’,以及位于彩云间的白帝城,白帝城的城主,那可了不得,是少数几个胆敢以魔教道统自居的枭雄,风流得很,我曾经有幸与之手谈,就在白帝城外的彩云河之中,被誉为彩云十局,输多胜少,不过虽败犹荣,毕竟那杆写有‘奉饶天下棋先’的旗帜,已经在白帝城城头树立六百多年了,有资格跟城主对弈的棋手,屈指可数……”    小姑娘不爱听这些有的没的,气恼道:“你说这么多显摆什么呢,我说画轴破了就是破了!如果我赢了,让我用印章在你脑门上再盖个章?敢不敢赌?!” (彩云十局) 第238章 春风送君千万里    齐静春笑问道:“前辈可是白帝城的琉璃阁主?”    柳赤诚点头玩味道:“怎么,听说过我的大名?是不是臭名昭彰,在中土神洲早已是烂大街的名声了?”    齐静春摇头道:“我曾经游历黄河大水,在河畔与白帝城城主见过一次,便聊到了前辈。”    柳赤诚突然破口大骂道:“放你的屁!我大师兄怎么可能出城见人?!就我大师兄的脾气,就算是那些个文庙里头的神像老头儿,慕名而往,登门拜访,大师兄在历史上也从未主动出城迎客,最多就是在城头彩云间露个面而已,那就已经算是卖了你们儒家天大面子,你们俩还二人相见于大河之畔?好小子,吹牛也该有个底线!”    齐静春哑然失笑道:“城主还曾邀请我手谈三局,只是当时我临时有事,必须要马上返回学宫,便先欠下了,不曾想在那之后,我就再没有机会重返白帝城,实属无奈。”        柳赤诚抬起双手,使劲揉着脸颊,一肚子火气,他虽然与大师兄决裂,再无半点香火情,可内心深处,对于那位白帝城城主,他始终心怀敬意,是一种很纯粹的仰慕以及崇拜,所以他在犹豫要不要果断出手,一巴掌拍散这家伙弥留人间的最后这点残魂神意。 (知道师兄在你心中神圣不可侵犯,但这个人真的不一般) 第266章 磨损心中万古刀    一身凌厉剑气愈发流泻,脚下海水剧烈翻涌沸腾,但是那些雾气一样无法靠近这位剑修。    世间练气士,都羡慕那种天生资质惊艳的剑道天才,冠以先天剑胚的头衔,可是这个男人却是很晚学剑,而且从来不是什么剑胚,所以等到此人在中土神洲横空出世,不是力压,而是碾压无数前辈剑修,对于那些所谓的剑胚,此人出手尤其不留情,大肆嘲讽,传遍天下,不知有多少天赋异禀的剑道天才,从此剑心崩碎,大道断绝。    以至于所有年纪轻轻的中土天才剑修,在被人赞誉为先天剑胚后,都难免犯嘀咕,总觉得这句话是在骂人。    这名剑修,就叫左右。    天下剑术无人能出其左右的“左右”。 (天才?我就呵呵了) ———————————————— ■第513章 遇见我崔东山    关于文圣一脉弟子的故事,其实还有很多,比起亚圣一脉的人才济济、蔚为壮观,已经几乎算是断了香火的文圣一脉,弟子人少,故事却多。而北俱芦洲大概算是天底下对文圣一脉最具好感的一个洲了。    道理很简单,能打。竺泉尤其仰慕那个左右,不叨叨,那暴脾气,啧啧啧,比北俱芦洲还俱芦洲,豪杰啊,听说模样还周正,瞧着挺斯文的……但是那叫一个能打,打得北俱芦洲的剑仙都觉得这等人物,没生在俱芦洲,还那么性情孤僻,不喜欢人间,可惜了,不然每天都可以切磋剑术。 第266章 磨损心中万古刀    陈平安下意识脱口而出:“剑术太差,不丢那个人!拳法尚可,不出不痛快!”    “我呸!就你这点武道拳意,也敢说尚可?”    男子一脸怒容,转头狠狠吐了口唾沫,既没有齐静春那种儒雅气度,也没有阿良的那种和气,看上去这个名叫左右的剑仙,昔年文圣门下最离经叛道的弟子,真是一点也不像个读书人,只是男子眼底深处的隐藏笑意,愈来愈浓,但是脸色转为冷漠,再次抬起手臂,大拇指指向身后,“不说这条蛟龙沟,只说那座岛屿上的神像,我嫌它挡住我的路,就一剑劈了它,你觉得如何?再说这条臭水沟,我觉得那些孽畜碍眼,就以剑气洗了它,你又觉得如何?”    陈平安诚实回答,“应该算是蛮不讲理。”    但是一想到此人是齐先生的师兄,很快补上一个字,“吧?”    男人嗤笑道:“你说话倒是客气,什么算是,本来就是!” (觉得挡路我就劈了它,觉得碍眼我就洗了它。。。。) (洗,这词用的真的强) 第367章 李二出远门,左右不为难    那名剑修笔直一剑,从上到下,瞬间划破屏障一个大口子,缓缓走入,就像是一个不请自来、还要破门而入的客人,不讲半点礼数。    铺天盖地的谩骂声,以及五彩绚丽的仙家法宝,一股脑砸向此人。    这名剑修不再束缚自身那份蕴藏百年、不得现世的剑气,瞬间外放,便如银河瀑布流泻人间。    根本就没有一件法宝能够近身百丈之内。    剑修对着那座祖宗山头,神色淡然,像是在与人讨教学问的口气,很认真道:“我家先生发话了,要我干你娘,要我读书有些难,这个不难。那么问题来了,杜懋,你娘还在不在世,长得如何?”    天地寂静。    尤为寂静。 (不叨叨,那暴脾气,啧啧啧,说干就干) ———————————————— ■第513章 遇见我崔东山    竺泉站起身,满脸笑意,一屁股坐在陈平安身边,小声道:“打个商量,回头让你那师兄的,嗯,就是那个用剑的,来我木衣山做客?就说有人想要请他喝酒,若是不愿上岸来我木衣山,没关系,我可以去海上找他,回头你陈平安牵线搭桥,帮忙约个地儿,我然后请庞山岭随行,我站在他身边,让庞老儿执笔,给咱俩画一幅画,哎呦喂,真是怪不好意思的。”    陈平安揉了揉额头。不好意思就别说出口啊。    竺泉怒了,“别跟我装傻啊!就一句话,行还是很行?!”    陈平安双手揉着脸颊,真是头疼,何况这种事情不是什么拿来开玩笑的,便实话实说道:“他没觉得有资格可以当他的小师弟,他是当我面说这话的。所以我前边才说要去求啊,未必能求来的。”    竺泉一巴掌挥去,陈平安身体后仰,等到那手臂掠过头顶,这才直起身。    竺泉悻悻然收回手,微笑道:“我把你酒还你,成不成?”    陈平安摇头道:“真不成。”    竺泉一拍膝盖,“磨磨唧唧,难怪左右不肯认你这个小师弟。” 第265章 大师兄姓左    他瞥了眼陈平安,面无表情道:“小齐要我做你的护道人,我没答应。就像先生当初要我保护小齐,我还是没答应。自己挑选的脚下大道,要什么护道人。”    他有些无奈神色,可眼中又有些笑意,“但你是我的半个小师弟,这个我没办法否认。而且你这次敢于生死自负,说死则死,我觉得挺好,反正对我的胃口,所以就来见你了。先生和小齐,一个那么老了,一个年纪也不小了,被人欺负,只能怪他们两个死脑筋,可你嘛,年纪还小,给人这么欺负,说不过去。” 第266章 磨损心中万古刀    男子叹息一声,站起身,继续去往西南海域的那座风神岛。    有些话,他觉得矫情了,便一样“懒得”说出口。    小师弟,你一定要替小齐多看几眼这座天下。    以后有机会就去别处天下看看,一座座都看遍,小齐这辈子还没走出过浩然天下,而他是先生众多弟子当中,最憧憬远方的那个人,到头来,偏偏是待在书斋和学塾最多的一个。    小齐这辈子哭了几次,我一清二楚。因为都是少年岁数被我揍哭的,没办法,我讲道理讲不过他,打架他打不过我。    小子,你能想象你的齐先生,苦兮兮哭鼻子的模样吗?    男人哈哈大笑,推剑出鞘,脚下附近数十座海上岛屿,无论大小,全部被一切为二。    人间挺无趣。    唯有打架才能让左右稍微提起一点劲。     第367章 李二出远门,左右不为难    阴神带着陈平安走出大门,走在小巷里,不知如何运转阵法,竟是直接将自己变成了坐镇某座小天地的玉璞境修为,小巷中昏暗起来,虽然赵姓阴神面容模糊,可仍是能够让陈平安清晰察觉它的小心翼翼,甚至还有些心有余悸的罕见情绪。它在隔绝了外界查看之后,漂浮身形悬停立定,对陈平安沉声道:“有一位自称与齐静春有关系的老儒士,找到了我,准确说来是直接将我拘押到了他身前,说是你陈平安的……不记名先生……”    说到这里,阴神有些想笑又不敢笑。    天底下只有不记名弟子,哪来的不记名先生?    尊师重道,在浩然天下可决不是一条可以随便践踏的规矩,一旦越过雷池,往往需要付出远远重于“声名狼藉”的惨痛代价。 (嘴上说着半个,可心里早就认了你这个小师弟。还有不记名先生老秀才) (所以归位吧,小师弟) (然后在北俱芦洲你就可以喊:“仙女姐姐们,左右的联系方式要伐?”) (左右的迷妹群,比起姜尚真的爱恨情仇,怕是也不遑多让吧,这在北俱芦洲还不能横着走?仙女姐姐前面开道,平安后面捡宝,时不时还有小姐姐过来捏捏脸,“小弟弟,你好可爱啊,你知道你师兄最喜欢什么吗?”)


■第513章 遇见我崔东山    竺泉看了眼天色,恼火道:“不行,得走了,之前说了是聊点私事,不曾想待了这么久了,去晚了,就我那两个道貌岸然的师伯师叔,啥德行我不清楚?恨不得只要是个瞎了眼的男人愿意娶我,他们就要拍手叫好,说不定还要挤出点泪花来,然后将那男人当菩萨供起来,完蛋,回头两个老东西看我眼神,非认定我是在云海里边与你搅和了一场,他娘的,老娘一世英名毁于一旦,这老牛吃嫩草的名声,铁定要传遍木衣山了。” (搅和了一场。。。。) (真的学到了,原来还可以这么说) ———————————————— ■第513章 遇见我崔东山    然后竺泉自己还没觉得如何冤枉,就看到那个年轻人比自己还要慌张,赶紧站起身,后退两步,正色道:“恳求竺宗主一定、千万、务必、必须要掐断这些流言蜚语的苗头!不然我这辈子都不会去木衣山了!”    竺泉就奇了怪了,这小子天不怕地不怕的,对付高承也没见他皱一下眉头,这会儿怎的脸色都发白了?    老娘就这么姿色不堪?好吧,长得是不咋的。    竺泉这还没伸手呢,那小王八蛋就立即掏出一壶仙家酒酿了,不但如此,还说道:“我这会儿真没几壶了,先欠着,等我走完北俱芦洲,一定给竺宗主多带些好酒。”    竺泉摆摆手,已经收了人家三壶好酒,手里这壶还没喝完呢。    不曾想那人已经将酒抛了回来,“竺宗主,其余的先欠着,回头有机会去木衣山做客再说,如果实在没机会拜访披麻宗,我就让人把酒寄往木衣山。”    然后他一抬手,将那剑仙驭回脚下,直接御剑跑了,飞快。    竺泉轻轻抱起黑衣小姑娘,疑惑道:“这小子不缺小姑娘喜欢吧,而且如此有主见,年纪轻轻,一身本事也真不算小了,为何还会如此?” 第486章 不愧是老江湖    陈平安离开渡口后,开始撒腿飞奔,只恨御剑升空太扎眼,不然跑得更远。    摘下养剑葫喝了一大口酒,压了压惊,然后陈平安笑了起来,学那裴钱走了几步路,沾沾自喜,我陈平安可是老江湖!    陈平安笑过之后,又是一阵后怕,抹了抹额头冷汗,还好还好,亏得自己机敏,不然掰手指算一算,要被宁姑娘打死多少回?即便不被打死,下次见了面,还敢奢望抱一下她,还亲个锤儿的嘴……    对岸渡口那边,姜尚真先前心意微动,察觉到一点迹象,便果断去而复返,这会儿伸手捂住额头,喃喃道:“陈平安,陈兄弟,陈大爷!还是你厉害!” 第272章 陈平安,你听我说    妇人突然微笑道:“想起来了,先前你说那孩子不够风流,是文人骚客的风流,还是驰骋花丛的风流啊?”    暗藏杀机。    男人灵机一动,大为佩服自己,端起酒碗,豪迈道:“是在剑气长城上刻字的风流!”    妇人笑了笑。 第33章 白龙鱼服    少女皱紧眉头,有些懊恼,用家乡方言自言自语道:“我家的剑学,无论是剑诀心法,还是用以淬炼体魄神魂的法门,都是独门独路的不传之秘,我学都没学全,哪敢教别人啊。而且我也没学过那些别处天下的粗浅东西,要不然也能给他指条明路,就算只是用来强健体魄、延年益寿也好。现在让我去哪儿找本门槛最低的入门秘籍来?”    少女眼睛一亮,“打劫?不对不对,不是打劫,是找人借一本秘籍,有借有还的嘛。”    可惜她很快脸色黯然,恨恨道:“该死的老宦官!给我等着,看我不把你们皇宫掀个底朝天。”    她哭丧着脸,忧伤道:“难道真的只能去找姓阮的铸剑师?砍人我还凑合,有我娘的四五分真传了,可是求人,我真的不擅长啊。”    草鞋少年坐在门槛上,看着那个名叫宁姚的少女,她自说自话,脸色变化不定,就像是天边的云彩。 (怕啊竺姐姐) (你是不知道,她爹见她娘怕成啥样了,她现在都有她娘砍人本事的四五分真传了,我离她爹可还差着十万八千里呢) ———————————————— ■第513章 遇见我崔东山    片刻之后,白衣书生笑道:“我这一趟往返,恰巧看到了前辈离开渡船后,行走在地上的山野。”    魏白心中了然,又松了口气,“廖师父能够与剑仙前辈酣畅切磋一场,说不定返回铁艟府,稍作修养,就可以破开瓶颈,百尺竿头更进一步。” ······    我一拳打死了你家金身境武夫供奉,我还要来你屋子里喝茶,你魏白和铁艟府要不要与我算一算账?但是与此同时,铁艟府如果愿意息事宁人,魏白选择了顺着台阶走下去,打落牙齿和血吞不说,还全盘接下了对方迂回的得寸进尺。 ······    原来这话既是说给小公子听的,也是说给渡船那边听的。    只要小公子愿意息事宁人,那么先前年轻剑仙听着刺耳的言语,这会儿就变得小有诚意了。    毕竟铁艟府自己去嚷着我家姓廖的金身境,其实没有被人活活打死,只会是个笑话,但如果有渡船这边主动帮着解释一番,铁艟府的面子会好一些,当然了,小公子也可以主动找到这位渡船管事,暗示一番,对方也肯定愿意卖一个人情给铁艟府,只是那么一来,小公子就会更加糟心了。 第502章 压下一条线    陈平安以行山杖抹去双方画出的四张符,打散符胆灵光,“你的诚意够了,那咱们再来做笔真正的买卖?”    杜俞疑惑道:“怎么说?”    陈平安将那枚兵家甲丸和那颗炼化妖丹从袖中取出,“都说夜路走多了容易撞见鬼,我今儿运道不错,先前从路边捡到的,我觉得比较适合你的修行,看不看得上?想不想买?”    杜俞大义凛然道:“难得前辈愿意割爱,只管开价!便是砸锅卖铁,我杜俞都愿意重金溢价买下它们!” ······    陈平安笑问道:“好了,谈正事,一件品秩这么高的神人甘露甲,一颗攻伐威力如此巨大的炼化妖丹,你打算出多少钱捡漏?”    杜俞小心翼翼问道:“前辈,能否以物易物?我身上的神仙钱,实在不多,又无那传说中的方寸冢、咫尺洞天傍身。”    陈平安笑着点头,“自然可以。”    杜俞从怀中掏出一只流光溢彩的小绣袋,动作轻柔,打开绳结,取出一张折叠起来的书页,摊开后,丝毫不见折痕。    杜俞说道:“此物异常珍贵,是我早年与人厮杀,在一处破败古寺的地道偶然得到,我爹娘要我一定要保管好,说是价值连城,买卖此物,最少也需要以一颗颗小暑钱来交易才行,不然就对不住这页古老佛经。”    陈平安接过那张书页,是金字佛经。    陈平安笑着收下,将那甲丸与妖丹交给杜俞。 (就喜欢你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 (面子我给你了,接不接就是你的事了) (这张佛经也被猜出来了,是260字的《般若波罗蜜多心经》 ———————————————— ■第513章 遇见我崔东山    白衣书生恍然道:“我在春露圃那本《春露冬在》上边,看到过这一段内容,原来这位大剑仙就是金乌宫柳质清,久仰大名了。早知道先前就厚着脸皮与柳剑仙打声招呼,到了春露圃那边,也好帮自己挣点名声。”    魏白笑容如常。    老嬷嬷却是嘴角微微抽搐了两下。    手中那杯至今还没敢喝完的绕村茶不苦,可渡船管事心中悲苦。    这位剑仙老爷,你一剑砍了人家金乌宫的雷云,柳质清还要盛情邀请你去喝茶,你老人家需要这么点名声吗?咱们能不能做人稍微敞亮一点,求你剑仙老爷给一句痛快话,别再这么煎熬人心了?    白衣书生转过头,“这位老嬷嬷,似乎觉得我不太有资格与柳剑仙喝茶?”    老嬷嬷皮笑肉不笑道:“不敢。两位剑仙,林下泉边,对坐饮茶,一桩美谈。春露圃的那个小本子,今年便可以重新刊印了。” 第501章 有些遇见    陈平安收起兵书,翻开一本类似披麻宗《放心集》的书籍,名为《春露冬在》,是渡船所属山头介绍自家底蕴的一个小本子,比较有趣,哪位北俱芦洲剑仙在山头歇脚过,哪位地仙在哪处形胜之地喝过茶论过道,文人骚客为山头写了哪些诗词、留下哪些墨宝,都有大大小小的篇幅。 (刊吧,剑仙陈平安,于“惊蛰”宅与剑仙柳质清喝茶论道) (ps:陈平安,文圣关门弟子,左右和齐先生的小师弟,剑灵之主,宁姚之夫,崔诚的半个弟子,阿良好友······欢迎补充) ———————————————— ■第513章 遇见我崔东山    白衣书生又说道:“关于美谈一事,我也听说大观王朝亦有一桩,当年魏公子赏雪湖上,见一位翩翩美少年走过拱桥,身边有妙龄美婢悄然一笑,魏公子便询问她是否愿意,与那少年成为神仙眷侣,说君子有成人之美,婢女无言,片刻之后,便有老妪掠湖捧匣而去,赠礼少年,敢问这位老嬷嬷,匣内是何物?我是穷地方来的,十分好奇来着,不知是什么贵重物件,能够让一位少年那般动容失色。”    老嬷嬷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    拼死打杀一场便是,拉着铁艟府小公子和春露圃唐青青一起死,到时候她倒要看看,这年轻剑仙怎么与柳质清喝那茶水!    但是那个白衣书生却已经转过头,“难怪这边寺庙香火鼎盛。”    魏白身体紧绷,挤出笑容道:“让剑仙前辈见笑了。” 第191章 做买卖也是修行    而俱芦洲的道主正是谢实,所在宗门即是居中主香,加上俱芦洲剑修昌盛,佛家香火远远压过道家,使得一位天君都没有出现,只算有半个,那就是谢实本人。 (匣内怕不是婢女的头颅吧) (怪不得佛强道弱) ———————————————— ■第513章 遇见我崔东山    白衣书生返回屋子后。    开始六步走桩。    他突然停下脚步,来到窗户这边,夜幕降临,轻轻跃上船栏那边,缓缓而行。    就这样走了一夜。    当大日出海之际,陈平安在船头栏杆那边停下脚步,举目远眺,一袭雪白法袍,沐浴在朝霞中,如一尊天下地上的金身神灵。 第3章 日出    陈平安站在学塾门口,欲言又止。    两鬓微霜的中年儒士转头望来,轻轻走出屋子。    陈平安将书信双手递出去,恭敬道:“这是先生的书信。”    一袭青衫的高大男人接过信封后,温声说道:“以后无事的时候,你可以多来这里旁听。”    陈平安有些为难,毕竟他未必真有时间来此听这位先生教书,少年不愿欺骗他。    男人笑了笑,善解人意道:“无妨,道理全在书上,做人却在书外。你去忙吧。”    陈平安松了口气,告辞离去。    少年跑出去很远后,鬼使神差地转头回望。    只见那位先生始终站在门口,身影沐浴在阳光中,远远望去,恍若神人。     (恍若神人) 第286章 对坐观人,自己知道    而陆台不愧是被誉为最为博闻强识的阴阳家子弟,跟陈平安说了许多以往不曾听说的事情,比如拳架分内外、剑架分意气,还说了打磨第四境的注意事项和一些建议,一位纯粹武夫跻身炼气境后,如何打熬三魂,讲究很多,人身三魂,胎光为太清之阳气,武夫淬炼此魂,最好是拣选旭日东升、朝霞绚烂之际,练拳不懈怠,精诚所至金石为开,说不定会有机缘巧合,让三魂之一的胎光更为强壮,生机勃勃。    陆台提及此事的时候,陈平安大为汗颜,心虚不已。    在老龙城孙氏祖宅破开三境之初,有金色蛟龙从朝霞云海之中汹涌扑下,却被他一拳拳打了回去,而且还不是一次,是两次。 (听陆姑娘的,早上练拳) (印象里还有一处霞光万丈的画面,好像是平安和剑灵在桥上坐着?找了几处没找到)


■第513章 遇见我崔东山    但是哪怕如此,也不消停,朱敛有一次去学塾与授业夫子询问近况,结果半喜半忧,喜的是裴钱在学塾里边没跟人打架,骂架都没有,忧的是老夫子们对裴钱也很无奈,小丫头对圣贤书籍那是半点谈不上敬意,上课的时候,就一丝不苟坐在靠窗位置,默默在每一页书的边角上画小人儿,下了课,然后哗啦啦翻书,有位老夫子不知哪里得了消息,就翻看了裴钱所有的书籍,结果真是一页不落下啊,那些小人儿画得粗糙,一个圆圈是脑袋,五根小枝丫应该就是身体和四肢,合上书后,那么一嫌书角,要么就是小人儿打拳,要么是小人儿多出一条线,应该算是练剑了。 (后世流传千古、由裴钱所创的《拳与剑》就此完成) ———————————————— ■第513章 遇见我崔东山    但是后来的两件事,第一件事,是有天裴钱抄完书后,兴冲冲跑去当那沙场秋点兵的大将军,结果很快就回来了。    石柔一问,裴钱闷闷不乐,站在柜台后边的凳子上,把脑袋搁在柜台上,说是前些天下大雨,两军将士们都阵亡了。    这让石柔有些揪心忧虑,就裴钱那精明劲儿,怎么可能让那些家当给雨淋坏了,可后来朱敛还是说随她。    但是第二件事,朱敛也皱起了眉头,得到石柔消息后,专程从落魄山那边跑了一趟骑龙巷。    石柔告诉他有天放学,裴钱拽着一只死了的大白鹅脖子,扛着回到了骑龙巷铺子,然后去将大白鹅的埋在了不知道什么地方。    裴钱当时在自己屋子里边一个人抄着书。    朱敛站在铺子大门口,石柔说裴钱什么都不愿意说,是她自己去打听来的消息。    裴钱在放学回来的路上,给一位市井妇人拦住了,说是一定是裴钱打死了家里的白鹅,骂了一大通难听话,裴钱一开始说不是她,妇人还动了手,裴钱躲开之后,只是说不是她做的事情。到最后,裴钱就拿出了自己的一袋子私房钱,将辛苦攒下来的两粒碎银子和所有铜钱,都给了那妇人,说她可以买下这只死了的大白鹅,但是大白鹅不是她打的。 第466章 收武运吃珠子    陈平安转头望去,看到裴钱嗑完后的瓜子壳都放在一直手心上,与自己如出一辙,自然而然。 ······    陈平安突然问道:“你打算第一次游历江湖,走多远?”    裴钱如临大敌,眼珠子急转,只是想不出好点子,又不愿意跟师父撒谎,就有些手足无措。    陈平安无奈道:“好歹走到红烛镇吧?”    裴钱如释重负,还好,师父没要求他跑去黄庭啊、大骊京城啊这么远的地方,保证道:“么的问题!那我就带上足够的干粮和瓜子!”    陈平安一板栗砸下去。    裴钱赶紧忍着疼,不忘捂住手,免得那些瓜子壳掉在地上。 (她真的不一样了) (但越懂事的孩子越让人心疼) ———————————————— ■第513章 遇见我崔东山    在那之后,裴钱就再没有让人不放心的地方,乖乖去学塾听夫子们讲课,早出晚归,准时准点,然后一得闲,就在铺子这边帮着做生意,抄书,走桩,练习她的疯魔剑法,但是这种放心,反而让石柔更不放心。    石柔倒是宁肯裴钱一巴掌打倒了那个市井妇人,或是在学塾那边跟某位老夫子吵架什么的。    可是裴钱都没有。    那一刻,石柔才意识到,原来不止那个陈平安在不在落魄山,会是两座落魄山。    而他在不在裴钱身边,更是两个裴钱。    好在裴钱还会像今天这样,一个人端着板凳坐在铺子门口,嗑着瓜子,一个人絮絮叨叨不知道说些什么,时不时抬头望向巷子尽头那边。    这个时候的裴钱,石柔会瞧着比较熟悉。 第398章 天底下最不怕之事    天底下就数剑修杀人,最理直气壮!    只是那伙人应该不知道,不提什么剑修不剑修,只就结梁子这件事而言,陈平安真没少做,而是那些死对头的来头,都不小。    所以陈平安最不怕的就是这件事。    陈平安一手提拽起那跪地的魁梧壮汉,然后一脚踹在那人胸口,倒飞出去,撞倒好几个同伴,鸡飞狗跳,然后难兄难弟一起拼命逃窜。    陈平安回头对裴钱微笑道:“别怕,以后你行走江湖,给人欺负了,就回家,找师父。” 第478章 山中鹧鸪声    “不许在背后说人闲话。”    “哦,晓得嘞。”    “其实不是什么都不能说,只要不带恶意就行了,那才是真正的童言无忌。师父之所以显得不近人情,是怕你年纪小,习惯成自然,以后就拧不过来了。”    “但是如果我自己并不知道是恶意,但其实又是真的恶意,结果就做了错事,办了坏事,怎么办?”    “有师父在啊。” (师父,我想你了) ———————————————— ■第513章 遇见我崔东山    黑衣小姑娘皱着脸和淡淡的眉毛,歪着脑袋,使劲眯眼望向那个个儿也不算太高的小黑炭。    裴钱瞪大眼睛,然后笑眯眯道:“我晚上请你吃水煮鱼好不好?”    说完之后,裴钱一手手掌作刀,一手手心做砧板,手刀来回抬起放下,快得让人眼花缭乱,然后嘴上还发出咄咄咄的声响,打完收工之后,气沉丹田,沉声道:“我这刀法,当世第二,只比我师父略逊一筹!”    然后她双手摊开,“你吃过这么大鱼吗?你吃过这么大螃蟹吗?”    周米粒立即不敢再摆出双臂环胸的姿态,皱着脸,满脸的汗水,眼珠子急转。    石柔笑了笑,不愧是一头小鱼怪。 (你绝对故意的!) ———————————————— ■第513章 遇见我崔东山    在那之后,骑龙巷铺子这边就多了个黑衣小姑娘。    然后那条狗也会经常跑来,每天学塾约莫就要结束一天课业的时候,周米粒就跟它一起蹲在大门口,迎接裴钱返回骑龙巷。 (希望以后能有两个孩子,要不要养狗还是听她的吧) (我都把未来规划到这份上了,你在哪呢,咋还不出来) ———————————————— ■第513章 遇见我崔东山    周米粒有些紧张,扯了扯身边裴钱的袖子,“大师姐,谁啊?好凶的。”    她倒是没觉得对方一定是个多厉害的坏人,就是瞅着脑子有毛病,个儿又高,万一他靠着力气大,打伤了自己和大师姐,都没办法讲理啊。    她却看到裴钱一脸凝重,裴钱缓缓道:“是一个江湖上凶名赫赫的大魔头,极其棘手了,不知道多少江湖绝顶高手,都败在了他手上,我对付起来都有些困难,你且站在我身后,放心,这条骑龙巷是我罩着的,容不得外人在此撒野!看我取他项上狗头!” ······    然后那个白衣人笑容灿烂道:“你就是周米粒吧,我叫崔东山,你可以喊我小师兄。”    周米粒赶紧起身,跑下台阶,伸长脖子看着那个自称崔东山的人,“陈平安说你会欺负人,我看不像啊。”    那人一挥袖子,拈起兰花指,一手捂脸,“娇羞”道:“我家先生最会开玩笑啦。”    周米粒嘴角抽搐,转头望向裴钱。 第511章 磨剑    陈平安喝着酒,“前边这些都没记住,也没关系。但是接下来的几件事情,一定不可以忘记。第一,我家乡是宝瓶洲一个叫龙泉郡的地方,我有好些山头,其中一座叫落魄山,我有一个开山大弟子,叫裴钱,你一定一定不要跟她说漏嘴了,说你敲过她师父的板栗,而且还不止一两个。你不用怕她,就按照我教你的,说她师父让你捎话,要她一定要好好抄书读书。就够了。”    说到这里,陈平安收回手,摇晃着酒壶,微笑道:“可以再加上一句,就说师父挺想念她的。”    陈平安继续说道:“第二件事,我还有个学生叫崔东山,如果遇到了他,觉得他脑子好像比谁都进水,更不用怕他,他敢欺负你,你就跟裴钱借一个小账本,记在上边,以后我帮你出气。然后还有个老厨子,叫朱敛,你遇到了什么事情,都可以找他们说。落魄山还有很多人……算了,你到了龙泉郡,自己去认识他们好了。” 第418章 几座天下几个人    裴钱手持行山杖,念叨了一句开场白,“我是一位铁血残酷的江湖人。”    李槐有样学样,“我是一位么得慈悲心肠的杀手,我杀人不眨眼,我在江湖上掀起血雨腥风……”    裴钱有些不满,“唠叨这么多干嘛,气势反而就弱了。你看书上那些名气最大的侠客,绰号最多就四五个字,多了,像话吗?”    李槐觉得有道理,假装自己戴了一顶斗笠,又学某人伸手扶了扶斗笠,一手扶住腰间竹剑,“我是一位么得慈悲心肠的杀手和剑客。”    两人先后登上墙头,这次两人落地都没有纰漏。    然后裴钱和李槐一前一后,在院子里做了个翻滚。    这是两人“早有预谋”的步骤,不然直愣愣跑上台阶,给崔东山一刀一剑,两人都觉得太乏味了。    翻滚起身后,两人蹑手蹑脚猫腰跑上台阶,各自伸手按住了竹刀和竹剑,裴钱正要一刀砍死那恶名昭彰的江湖“大魔头”,冷不丁李槐嚷了一句“魔头受死!”    裴钱猛然间停下脚步,转头对李槐怒目相向,李槐随之愣在当场,“咋了?”    裴钱问道:“你不是一名来去无踪不留名的杀手吗,刺客杀人前嚷嚷个啥?”    李槐恍然大悟。    裴钱一跺脚,“又要重来!”    李槐道歉不已。    两人浑然不将那“魔头”放在眼里。 (小米粒,你是不是忘了句要好好抄书读书啊) (脑子进水的小师兄) (裴钱和李槐除魔完整版更有意思) ———————————————— ■第513章 遇见我崔东山    骑龙巷前边,两个小姑娘,如出一辙,大摇大摆。    这叫走路嚣张,妖魔慌张。    裴钱对周米粒是真的好,还拿出了自己珍藏的一张符箓,吐了唾沫,一巴掌贴在了周米粒额头上。 第471章 听说你要问剑    裴钱打算借着之后带宝瓶姐姐去落魄山的机会,问一问成天在山上游手好闲的朱老厨子,反正他什么都懂,实在不行,就问问山神老爷魏檗,再不行,唉,就只能去竹楼二楼那座龙潭虎穴,请教那个一言不合就要教她拳法的老先生了,老先生不就是仗着岁数大,气力比师父多几斤几两而已,懂什么拳法?能有她师父懂吗?老头儿懂个屁嘞!    裴钱开始大摇大摆走向小镇,仰着脑袋不看路,高高挺起胸膛,大声道:“走路嚣张,敌人心慌!若是朋友,宰了土狗,我吃肉来你喝汤!”    那条土狗夹着尾巴,乖乖跟在裴大女侠身后。 第481章 天下月色,此山最多    “师父,到了那个啥北俱芦洲,一定要多寄信回来啊,我好给宝瓶姐姐还有李槐他们,报个平安,哈哈,报个平安,报个师父……”    “……”    裴钱一手持行山杖,一手给师父牵着,她胆气十足,挺起胸膛,走路嚣张,妖魔心慌。    一大一小,行走在月色中,步步登高。    仿佛这一刻,天下月色,此山最多。 第372章 剑仙在后    隋右边点点头,学着女冠黄庭的口气,啧啧道:“多聪明一个孩子,咋就长得这么不俊俏呢。”    裴钱闷闷转过身,靠着桌沿,脑袋搁在桌面上,伸手掏出那张她最宝贝的黄纸符箓,贴在脑门上,轻声道:“隋姐姐,你喜欢我爹不?”    隋右边哑然。    裴钱显然也不在乎答案,自顾自说道:“先前我们看了那么多元宵灯,都漂漂亮亮的,可是还记得那座凤仙酒楼旁边的灯会吗?什么下油锅啊拔舌头啊剥皮抽筋啊,不是冥差厉鬼啊就是地狱刑具的,老魏说可能是刑狱衙门置办的灯会,专门对付喜欢做坏事的人,吓死我了。你是不知道,当时突然发现我爹不在身边,我都快要哭了。”    隋右边已经重新闭上眼睛,继续练习剑炉立桩,拓宽经脉,温养体魄。    裴钱伸手仔仔细细扶正那张黄纸符箓,喃喃道:“符箓保护好裴钱,妖魔鬼怪快走开。” (斗得过妖魔,镇得住鬼怪,还能帮着撩一撩师娘)


■第513章 遇见我崔东山    崔东山在两个小姑娘身后,缓缓而行,望向她们,笑了笑。    日月之辉。    米粒之光。    然后崔东山负后之手,轻轻抬起,双指之间,捻住一粒漆黑如墨的魂魄残余。    崔东山扯了扯嘴角,“不好意思,遇上我崔东山,算你倒了八辈子血霉。” 第511章 磨剑    高承依旧双手握拳,“我这辈子只敬重两位,一个是先教我怎么不怕死、再教我怎么当逃卒的老伍长,他骗了我一辈子说他有个漂亮的女儿,到最后我才晓得什么都没有,早年妻儿都死绝了。还有一位是那尊菩萨。陈平安,这把飞剑,我其实取不走,也无需我取,回头等你走完了这座北俱芦洲,自会主动送我。” (对于这个主动送他,好像也有不同理解,一拨认为就是通过要挟。我之前是觉得高承没有对米粒动手脚,他可能想着平安游历完了之后会认可他的所作所为。从这章看,第一种的可能性更大,好吧,我高估你了) (不管是哪种,主动送你是别想了) (裴钱的日月,米粒的米粒) ———————————————— ■第513章 遇见我崔东山    陈平安走近,双指捻住一枚雪花钱,那女修似乎有些意外,犹豫了一下,然后赶紧伸手,陈平安松开手指,轻轻将那颗雪花钱落在她手心,然后道了一声谢。    宋兰樵看那女子似乎有些忐忑,笑道:“只管收下,别处那点死规矩,在竹海这边不作数。”    陈平安与宋兰樵走向宅邸的时候,疑惑道:“宋前辈,可是我坏了春露圃的山门规矩?”    宋兰樵摇头笑道:“嘉木山脉别处款待客人的府邸,是有规矩约束的,不许舟子收取客人赏钱,但是到了竹海这边,随意了。陈公子若是舍得,给一颗小暑钱都行,而且绝对全是舟子的私房钱,春露圃绝对不抽成一毫一厘。”    陈平安笑道:“打肿脸充胖子这种事,做不得。” 第251章 老龙城    陈平安看着少女的背影,忍不住笑了起来,然后转头望向一侧街道的繁华景象,清风拂面,很奇怪,一路南下,常有风吹日晒,陈平安的肤色反而白皙了几分,不再是当初那个黑炭似的窑工了。    少女好像背后长了眼睛,知道这位外乡少年在望向街道,她便偷偷转头,然后又迅速转头,只是那么一瞥,偷偷看了一眼负匣少年的侧脸。    少年俊俏算不得,可看着真顺眼。    少女突然笑出声:“公子,你长得挺好看哩。”    陈平安大概是被少女的欢快情绪感染,难得玩笑道:“给姑娘多看几眼,能少收我一枚雪花钱不?”    陈平安有此变化,想必阿良,徐远霞,刘灞桥,这几个家伙都是罪魁祸首。    少女笑道:“那可不行。从铺子到城门,来回将近六百里路程,我要跑十趟,才能赚到一枚雪花钱。”    陈平安点头道:“挺辛苦的。”    背对陈平安的少女使劲摇头,“公子,这有什么辛苦的,我打小就喜欢这么来来回回跑,哪怕我以后有了自己的铺子,赚了很多很多的钱,也还是会亲自驾车往来,还能认识很多很多的客人,就像公子这样的。”    少女随即有些忧愁,“可是买下一间铺子要好多钱,我看我这辈子啊,悬喽。”    少女高声笑道:“悬喽!”    原来到最后小姑娘还是以开心收官。    陈平安笑着帮忙鼓气,“慢慢挣,今天比昨天更有钱,明天比今天有钱,后天比明天有钱!”    少女顿时斗志昂扬,转头对陈平安灿烂一笑。    当初因为老龙城少城主苻南华的缘故,陈平安对老龙城其实印象很差,不比正阳山好到哪里去。    但是陈平安打从心底喜欢这个姑娘,当然不是男女情爱的那种,而是少女身上有一种向阳花木的感觉,陈平安愿意跟这种人打交道,已经分别的年轻道士和大髯汉子,亦是如此。 (想起了这个小姑娘) (有些人,心如花木,向阳而生) ———————————————— ■第513章 遇见我崔东山    等到陈平安返回宅邸的时候,看到了金乌宫柳质清站在门口,少年模样,头别金簪,玉树临风。    两位年轻女修随侍一旁,眼神温柔,不止是女修看待剑仙的那种仰慕,还有女子看待俊美男子的秋波流转。    陈平安笑了笑。    人比人气死人。    要是自己那个学生站在这里,估摸着这两位春露圃女修,眼中就再无什么柳剑仙了吧。  第481章 天下月色,此山最多    崔东山依旧一袭白衣,纤尘不染,若说男子皮囊之俊美,恐怕只有魏檗和陆台,当然还有那个中土大端王朝的曹慈,才能够与崔东山媲美。 (要是我们的老帅哥朱敛来了会咋样) 第509章 人间灯火辉煌    老人摇头,轻声笑道:“这位剑仙性子冷清,倨傲是真,可是行事作风,全然不似这喜好抖搂威风的晋乐,还是很山上人的,目中无尘事,每次悄然下山,只为杀妖除魔,以此洗剑。这次估计是帮着晋乐他们护道,毕竟此地的黄风老祖可是实打实的老金丹,又擅长遁法,一个不小心,很容易遭殃身死。我看这一剑下去,黄风老祖几十年内是不敢再露头专吃僧人了。” (打应该不会打起来吧,这座雷云我估计这小师叔祖也忍了很久了,要不是自家的,早一剑劈了)


转载来自公众号:剑来课代表-山外小阁楼

复制文章标题 复制文章内容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