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1章 江湖酒一口闷 前情回顾-山外小阁楼-剑来课代表

剑来课代表 > 第521章 江湖酒一口闷 前情回顾

原章节--第五百二十一章 江湖饮酒最快意

第521章 江湖酒一口闷 前情回顾


山外小阁楼2019-03-31 12:48:37

■第521章 江湖酒一口闷
   王钝举起酒碗,陈平安跟着举起,轻轻磕碰了一下,王钝喝过了酒,轻声问道:“多大岁数了?”
   陈平安说道:“约莫三百岁。”
   王钝放下酒碗,摸了摸心口,“这下子稍微好受点了,不然总觉得自己一大把年纪活到了狗身上。”
   隋景澄微微一笑。
   虽说与自己印象中的那个王钝老前辈,八竿子打不着半点儿,可似乎与这样的洒扫山庄老庄主,坐在一张桌上喝酒,感觉更好些。

(都不敢说自己及冠没几年)
(我天赋高怪我了?)
(没记错的话,及冠之后提到过年只有扛天劫那里吧)

————————————————

■第521章 江湖酒一口闷
   陈平安笑道:“武夫修行,最是讲究脚踏实地,没有捷径,如果心气不高一些,看得远一些,还怎么步步登顶。”

第198章 少年想要远游
   老人笑问道:“在今天练拳之前,老夫问你一个小问题,如果答对了,就有惊喜,如果答错了,嘿嘿。”
   陈平安咽了口唾沫,有点犯怵。
   老人收敛笑意,沉声问道:“你觉得拳谱之中,抛开拳招拳架,你最喜欢哪句话?”
   陈平安没有任何犹豫,说道:“后世习我撼山拳之人,哪怕迎敌三教祖师,切记我辈拳法可以弱,争胜之势可以输,唯独一身拳意!绝不可退!”
   老人猛然站起身,“练拳!”

(退?不存在的)

第43章 少年和老狗
   陈平安担忧问道:“宁姑娘你的身体没问题?”
   宁姚冷笑道:“如果是对付正阳山的搬山老猿,肯定会灰头土脸,可要是那个娘们,在这座小镇上,我一只手就够了。”
   陈平安好奇道:“搬山猿?”
   宁姚敷衍道:“遗留在这座天下的一种上古凶兽孽种,真身为体型大如山峰的巨猿,传言一旦显露真身,能够将一座山岳拔地而起,扛起背走。只不过这些都是传言,毕竟谁也没真正看到过。正阳山这几百年来一直隐忍不发,其实底蕴很厚,虽然宗门在东宝瓶洲名次不高,可是不容小觑,所以咱们能够不跟他们起争执,是最好,起了争执……”
   陈平安小心翼翼问道:“起了争执咋办?”
   宁姚站起身,拇指推刀出鞘寸余,一脸看白痴的眼神望向草鞋少年,少女天经地义道:“还能咋办?砍死他们啊!”
   陈平安咽了咽口水。(好。。。。生猛的姑娘)
 
(遇上了对手,“还能咋办?砍死他们啊!”)
(521都不让宁姚出个场,那没说的,我只能自己来了)
(大爱宁姚!大师兄左右一定很满意这个弟妹,还有老秀才的“干他娘啊”,齐先生的一脚踩死,真是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

————————————————

■第521章 江湖酒一口闷
   少年嗤笑道:“你学刀,不像我,自然感觉不到那位剑仙身上无穷无尽的剑意,说出来怕吓到你,我只是看了几眼,就大受裨益,下次你我切磋,我哪怕只是借用剑仙的一丝剑意,你就必败无疑!”
   王钝一巴掌拍在少年脑袋上,“傻样儿,方才那位剑仙在的时候,你咋个不说这些?”
   少年一本正经道:“剑仙气势太足,我被那股惊天动地的充沛剑意压制,开不了口啊。”
   王钝又是一巴掌拍过去,打得少年脑袋一晃荡,“滚一边去。”
   少年大摇大摆走出去,转头笑道:“来的路上,听说静山师兄说那翻江蛟卢大勇领教过剑仙的飞剑,我去问道问道,如果不小心再给我领略出一丝飞剑真意后,呵呵,别说是师姐了,就是静山师兄以后都不是我对手。于我而言,可喜可贺,于静山师兄而言,真是可悲可叹。”
   说完之后,背剑少年快步如飞。

第465章 有没有陈平安的落魄山
   陈平安别好养剑葫在腰间,双手笼袖,望向远方,轻声道:“以后行走四方,如果真有女子喜欢我,我未必拦得住,可我这辈子能不能只喜欢一个人,是做得到的,也必须做到。”
   朱敛挠挠头,没有说话。
   陈平安等了半天,转头打趣道:“破天荒没个马屁话跟上?”
   朱敛摇摇头,喃喃道:“世间唯有痴情,不容他人取笑。”
   陈平安有感而发,“不是痴情人,说不出这种话。”
   朱敛一拍桌子,道:“果然少爷才是深藏不露的高人,这等马屁,了无痕迹,老奴逊色远矣!”
   陈平安有些牙痒痒,皮笑肉不笑道:“朱敛你等着,等我哪天跟你同境了,走着瞧。”
   朱敛点头道:“说不定就是明天的事儿,简单得很。”
   瞧着朱敛那一脸老奴有半个字假话就给雷劈的表情,陈平安给噎得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天资过人啊少年,马屁山走一波?来我们这边进修一下,教你马屁三十六拍)

————————————————

■第521章 江湖酒一口闷
   王钝哈哈大笑,落座前招呼那少女也一起拿碗落座,连王静山都一并被要求拿碗盛酒,说是让他小酌一番,尝一尝山上神仙的酒水,然后老人给他们人人碗中倒了深浅不一的仙家酿酒。
   少年喝了一口,惊讶道:“娘咧,这酒水带劲儿,比咱们庄子的瘦梅酒都要好喝多了!不愧是剑仙馈赠,了不得了不得!”
   王静山也喝了一口,觉得确实与众不同,但是依旧不愿多喝。
   少女尝了一口后,倒是没觉得如何,依旧难以咽下,天底下的酒水哪有好喝的嘛?

第302章 分道
   陆台以拇指和食指不断打开、合拢竹扇,感慨道:“陈平安,上阳台之行,我是在求道啊,大道二字,你知道这有多重吗?我甚至不知道如何折算成钱,不过我觉得既然咱们是朋友了,不如就算了吧?不然我陆台再富裕,倾家荡产,还是掏不起这笔钱。咋样?”
   陈平安递过去手中的养剑葫,点头笑道:“还能咋样,就这样!”
   陆台接过了酒壶,高高举起,仰头灌酒,养剑葫离着脸庞有几寸高,这酒喝得很豪迈。
   抹了抹嘴,将“姜壶”还给陈平安,“该添酒了,回头我让飞鹰堡给你加满。”
   这种好事,陈平安当然不会拒绝。
   陆台突然无奈道:“为什么都喜欢喝酒呢?酒有什么好的。”
   陈平安笑着不说话,只喝酒。
   喝了酒,就敢想不敢想的,敢说不敢说的,敢做不敢做的。

(我也没觉得没啥好喝的,大多时候还是不得不喝吧。。)
(是不是感觉我这回顾的关联不大?我也觉得。。这就是我硬找的,实名反对521只有隋景澄!我的宁姚、秀秀、右边、陆抬、小凉、黄庭呢?还有等等等等呢?)

————————————————

■第521章 江湖酒一口闷
   老人对那少年笑问道:“你是学剑之人,师父不是剑仙,有没有觉得很遗憾?”
   那少年喝了口仙家酒酿,大大咧咧道:“那弟子也不是剑仙啊。”
   老人笑着点头,原本随时准备一板栗敲在少年后脑勺的那只手,也悄悄换做手掌,摸了摸少年脑袋,满脸慈祥:“还算是个有良心的。”
   少年使劲点头,然后趁着师父低头喝酒的时候,少年转头对少女挤眉弄眼,大概是想问我聪不聪明,厉不厉害,这都能逃过一劫,少吃一记板栗。
   少女开始向师父告状。
   王静山开始落井下石。
   少年则开始装傻扮痴。
   王钝也没说什么,只是将他们三人碗中的酒水倒入自己白碗中,仰头聚碗,一口饮尽。

(师弟师姐师兄师父,这才是心目中的江湖)

————————————————

■第521章 江湖酒一口闷
   因为对于一位随便斩杀萧叔夜的剑仙而言,一位不过武夫三境的边军武卒,怎么就当得起“很了不起”这个说法?
   陈平安说道:“天底下所有的山巅之人,可能绝大部分,都是这么一步步走过来的。”
   两骑并驾齐驱,因为不着急赶路,所以马蹄轻轻,并不急促密集,隋景澄好奇问道:“那剩余的人?”
   陈平安笑道:“命好。”
   隋景澄无言以对。
   陈平安说道:“有些东西,你出生的时候没有,可能这辈子也就都没有了。这是没办法的事情,得认命。”
   片刻之后,陈平安微笑道:“但是没关系,还有很多东西,靠自己是可以争取过来的。如果我们一直死死盯着那些注定没有的事物,就真一无所有了。”
   隋景澄觉得有道理。
   可是一想到自己的人生境遇,她就有些心虚。
   陈平安笑道:“生来就有,不是更好的事情吗?有什么好难为情的。”
   隋景澄大概是觉得受益匪浅,沉默片刻,转头笑道:“前辈,你就让我说几句肺腑之言嘛?”
   陈平安说道:“闭嘴。”
   幂篱之后,隋景澄眼神幽怨,抿起嘴唇。

第203章 酒鬼少年郎
   所以陈平安从来不觉得自己是烂好人。
   如果顾粲娘亲这样的好人,不管她在泥瓶巷杏花巷口碑有多差,对他陈平安,就是救命恩人,如果这都不想着好好报答,陈平安觉得自己都不是人。
   送给顾粲一条小泥鳅怎么了,知道了它是一桩大机缘,又怎么了。
   陈平安根本不心疼。
   当这个世界给予自己善意的时候,一定要好好珍惜,要惜福,无论大小。
   所以烧窑的半个师傅,姚老头说过那句话,陈平安当时就觉得是天底下最好的道理。
   是你的就好好抓住,不是你的就不要多想。
   天底下没谁是欠你的,但是你欠了别人,就别不当回事。
   后来陈平安对待刘羡阳,亦是如此。

(是你的就好好抓住,不是你的就不要多想。)
(姚老头的道理不多,但每次都在关键的时候出场,真的挺期待这条线提起来的时候)

————————————————

■第521章 江湖酒一口闷
   陈平安走桩不停,缓缓道:“所以说修道之人,不染红尘,远离人间,不全是冷漠无情,铁石心肠。你暂时不理解这些,没有关系,我也是真正修行之后,尝试换一种视线,来看待山下人间,才慢慢想明白的。先前与你复盘峥嵘峰山巅小镇,你忘了吗?那盘棋局当中,你觉得谁该被救?应该帮谁?那个愚忠前朝皇帝的林殊?还是那个已经自己谋划出一条生路的读书人?还是那些枉死在峥嵘门大堂内的年轻人?好像最后一种人最该救,那你有没有想过,救下了他们,林殊怎么办,读书人的复国大业怎么办,再远一点,金扉国的皇帝与前朝皇帝,且不论人好人坏,双方到底谁对一国社稷苍生更有功劳,你要不要去知道?那些明明知晓真相、依旧愿意为那个前朝皇子慷慨赴死的江湖人,又该怎么办?你当了好人,意气风发,一剑如虹,很痛快吗?”
   隋景澄轻轻点头,盘腿坐在崖畔,清风拂面,她摘了幂篱,额头青丝与那鬓角发丝扶摇不定。
   陈平安来到她身边,却没有坐下,“做好人,不是我觉得,做好事,不是我认为。所以说,当个修道之人,没什么不好,可以看得更多更远。”

(以前最烦的就是“我是为了你好”,现在…说不上对这句话什么感觉了)
(说了这么久的脉络,为什么还是遇事就要上?就不能多等一等、多想一想吗?那么迫不及待地指责他,到底是为了谁的痛快?有替别人想过吗)
(动辄就是崩了崩了。。。崩吧崩吧,崩到一些人彻底死心或许更好一点)


■第521章 江湖酒一口闷    陈平安取出那根许久没有露面的行山杖,双手拄杖,轻轻晃了一下,“但是修道之人多了之后,也会有些麻烦,因为追求绝对自由的强者,会越来越多。而这些人哪怕只是轻轻的一两次出手,对于人间而言,都是天翻地覆的动静。隋景澄,我问你,一张凳子椅子坐久了,会不会摇晃?”    隋景澄想了想,“应该……肯定会吧?”    陈平安转头望去,“这辈子就没见过会摇晃的椅子?”    隋景澄不说话,眨了眨眼眸,神色有些无辜。    陈平安无奈道:“见也没见过?”    隋景澄有些羞赧。    隋氏是五陵国一等一的富贵人家。    陈平安揉了揉下巴,笑道:“这让我怎么讲下去?”    于是他收起了行山杖,继续走桩去了。 第九十二章 一袭龙袍七八分   红薯躲入他怀中,悄悄说道:“公子喜欢只当一个做样子的北凉世子吗?”   徐凤年叹气道:“将心比心,道理我懂,可你就不许我不讲理吗?”   红薯如小猫儿一般蜷缩在他怀里,“是红薯不讲理,奴婢本该万事都听主子的。”   徐凤年默不作声,猛然眼睛一亮,眯起那双让女子艳羡的眸子,拍了拍红薯的圆滚翘臀,命令道:“坐上来!”   红薯骑在他身上后,一脸懵懂娇羞,小声问道:“公子,要在这儿吗?”   徐凤年狠狠道:“你说呢?”   “知道吗,姑姑说奴婢与那北莽女帝年轻时有七八分相似哩。”   她窸窸窣窣褪下裙内束缚,附耳腻声道:“公子,殿内有一张龙椅,明儿奴婢穿上龙袍,去那儿。” (这让我怎么说呢?真不是我想开车,我真的是在贴吧里看到有人说开车才想起来这段,我很单纯的,真的) (姑娘,我看你骨骼精奇,是万中无一的武学奇才,维护世界和平就靠你了,我这有本秘籍,《雪中悍刀行》,见与你有缘,就十块卖给你了!你要勤学苦练,该懂的自然就懂了) ———————————————— ■第521章 江湖酒一口闷    隋景澄有些失望,也有些没来由的开心。    她自己也想不明白,可又有什么关系呢。    反正距离绿莺国那座仙家渡口,还远着呢,他们走得又不快。 第275章 有些重逢就是最好的    陈平安颤声道:“宁姑娘,我喜欢你,是我的事情,你不喜欢我,没有关系的。”    宁姚背靠墙壁,那些藤萝依然不如她动人。    她问道:“是不是我不喜欢你,你就要去喜欢别的姑娘?比如……”(挖个要命的坑)    她想了想,“阮秀?”    陈平安望着她,才发现原来喜欢一个很好的姑娘,而她好像不太喜欢自己,是这么既伤心又觉得不用太伤心的事情,“如果我只要喜欢别的姑娘,就再也见不到你,那我这辈子就不喜欢别人了。我在一千里一万里之外,在你看不到我的地方,打了一百万一千万拳,还是只会喜欢你。”    宁姚翻了个白眼,“我有那么不讲理吗?”    陈平安愣了一下。    然后宁姚斩钉截铁道:“对,我就是这么不讲理!”(不讲理的可爱,可爱到不讲理!)    她蓦然笑了起来,充满了稚气的得意,当她一笑起来,便愈发眉眼如画,生动活泼,她双手环胸,“谁让有个傻子喜欢我呢?”    然后,她向前走出两步,一把抱住了那个大骊少年,喃喃道:“陈平安!我喜欢你,不比你喜欢我少一点点!”    第一次重逢,其实她想跟他说。    我不喜欢你。    可是那么难。    她松开手,眼眶微红,有着她宁姚这辈子太阳打西边出来的罕见懊恼和羞赧,“你怎么这么笨?!”    陈平安呆呆说道:“你怎么会真的喜欢我……”    这一点,陈平安跟风雷园刘灞桥如出一辙。    喜欢一个姑娘,会喜欢到觉得那个姑娘这辈子都不会喜欢自己,而且不会觉得有任何委屈。    宁姚总算恢复了一些,眉眼飞扬,如天底下最锋利的飞剑,“我宁姚喜欢谁,还需要理由?!”    其实是有的,而且很多。    只是她不好意思说出口,她到底是女孩子啊,又不是陈平安这种厚脸皮的。    陈平安突然之间,有如神助,一下子抱住宁姚。(有如神助,多希望这是齐先生。。。)    宁姚满脸绯红,撇撇嘴,没有挣扎,反而悄悄抬起一只手,轻轻捻住陈平安的衣襟。    倒悬山小巷中,少年和少女就这样安安静静相拥在一起。    世界好像在这一刻,活了过来。    宁姚到底是宁姚,陈平安到底是陈平安,两人没有一直这么羞羞怯怯下去。 (姑娘,你这个想法很危险啊,再这样下去,平安是会死的) (有一种飞剑叫宁姚的飞剑,有一种道理叫宁姚的不讲理) ———————————————— ■第521章 江湖酒一口闷    她突然转头笑问道:“前辈,我想喝酒!”    那人说道:“花钱买,可以商量,不然免谈。”    她笑道:“再贵也买!”    结果那人摇头道:“一看就是欠钱赊账的架势,免谈。”    隋景澄哀叹一声,就那么后仰倒地,天幕中星星点点,如同最漂亮的一幅百宝嵌,挂在人间万家灯火的上方。 第359章  言念陈平安    最后隋右边询问陈平安为何唯独她,必须要偿还金精铜钱。    那个家伙,当时神色严肃,回答道:“我有个喜欢的姑娘,下次我去找她的时候,就要翻看我的家底,万一对不上账,还是因为其她女子,我怎么跟她解释?” (借右边,不借你,气不气啊?) (宁姚地位不可撼动,但右边离开的198天,想她) 第323章 人间灯火点点    人间的灯火,天上的星辰。 (光是想想都觉得美)


转载来自公众号:剑来课代表-山外小阁楼

复制文章标题 复制文章内容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