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一十章、五百一十一章   书评之不兔不快-折剑江湖远-剑来课代表

剑来课代表 > 第五百一十章、五百一十一章 书评之不兔不快

原章节--第五百一十一章 磨剑

第五百一十章、五百一十一章 书评之不兔不快


折剑江湖远2019-03-16 14:40:37

这两章大部分都是比较流畅的剧情,就简单说几点,然后借着小鱼精说一点‘人之初’的事儿。(第一章快写完了老大来个更新,真狠。)

◆关于时间 谷雨时分,春季最后一个节气,一般是在阳历4月19-21日,今年谷雨是阳历4月20日,阴历三月十六。不过陈平安你为什么还希冀着能赶上春露圃的辞岁宴啊,这个辞岁宴一开就是三个多月吗。再者就我个人赶大集的经验来看,越往后人越少,等你到了人家都收摊了。  

◆关于金乌宫 又是装死又是差点打坏什么的,我觉得应该不止是偷偷摸摸去砍了一剑,等到在嘉木山脉和那个小师叔喝茶的时候会再说的。  

◆关于强者 阿良曾说‘强者一定是以弱者的自由作为边界’。强者弱者是相对而言的,人不能在自己是弱者的时候要求强者如何,而在比自己更弱的人面前炫耀强者的姿态。做人别双标,做键盘侠也是。  

◆关于高承 陈平安与高承的争斗到这章才算是画一个小小的分号。两个同样是崛起于浮萍之末的小人物有很多共同点,但更多的却是不同。两个人同样心思缜密,为了活着或者说为了更好的活着不能放松分毫,需要时刻去推算、去努力甚至去赌。但是他们又不一样,高承融合了恶念,陈平安想降服恶念。最危险的事情就是降服恶念失败,由一个极端成为另一个极端。你凝视深渊的时候,深渊也在凝视着你。骑士杀掉恶龙之后,自己也可能会成为恶龙。  

◆关于天劫 陈平安抗天劫可能没我们之前想像中的那么艰难,他也许是在钓鱼。首先贺小凉肯定分去了一部分雷劫的威力,不管是因果还是杀力。再一个,天劫过后的陈平安是最虚弱的时候,高承很有可能出手。所以陈平安可能是在演戏。   ◆关于龟苓膏 我的理解是没有后手,是高承在诈陈平安,但是陈平安不敢赌。   ◆关于初一 不管你高承说出什么花来,有什么应该的不应该的理由,我还是希望下次见面陈平安能够一剑斩破京观城。构建轮回的事可以做,但是不应该是你高承,你不配。


◆关于陈平安 陈平安一直在问心,他在思考如何对待别人的善恶。其实这段‘自言自语’前半部分可以用我们熟悉的话来概括‘以德报德,以直报怨’,相关的还有《道德经》中‘和大怨,必有余怨;报怨以德,安可以为善?’基本上不管是儒家道家都不认同以德报怨、怨以和解。后半部分则是陈平安顺着以直报怨这个思路自己的思考,是属于方案的可行性探究。以恶制恶的过程中什么可以作为尺子作为标准去衡量什么样的恶需要受到怎样的惩罚?如果惩戒过度又该如何处置? 在本章陈平安一共‘做了’四件事,船上两件,金乌宫一件,以及路上那群江湖武夫。船上第一拨人想让小鱼精掉下船,那陈平安就把他们扔下去。武夫想杀人,陈平安就下死手。江湖人士纵马伤人,陈平安就等到他被妖精弄死了再现身。金乌宫夫人喜欢打杀婢女再扔进雷池不得超生,陈平安就一剑劈开雷池(我觉得这块主要还是正面刚金乌宫有点困难,所以做的没那么彻底)。  

◆关于磨剑 齐先生曾说,‘世间最好的磨剑石,不是斩龙台。对于醇善之人是人心最纯粹的诸多恶念。’这一路上陈平安用自己的恶念磨剑,用其他人的恶念磨剑。其实很辛苦的,他需要站在最坏的角度去假设每一个人都会对他不利,心路走的很艰难但也很有用。当你知道所有最坏的可能后,你会发现这个世道也许没那么坏。就像陈平安在最后对小鱼精说的那些话,我们去了解坏人坏事不是说我们要去学他们,而是我们会更加明白了好人好事是怎样的,是有多不容易才得来的,去感激去珍惜。  

◆关于小鱼精 在这个副本中,小鱼精和之前那个女侠就是在书简湖中的苏心斋、周过年,都是陈平安的拴马桩、定心石。陈平安何其有幸,每次在泥泞的心路上前行的时候都会有那么一两盏灯火在陪伴他。 陈平安第一次跨洲远游去了桐叶洲,遇到了裴钱。第二次远行去北俱芦洲,遇到了跟裴钱完全是两个极端的周米粒。裴钱是性本恶,小鱼精是性本善。在四百五十章老秀才曾说过,如果人性本善,那么为何世道如此复杂。所以他提出了‘人性本恶,教化向善’。但是性本恶理论从来都只能作为补充,而不能作为主脉,因为还有小鱼精还有陈平安。就像在书简湖的苏心斋,小鱼精同样用自己的醇善在告诉陈平安‘你并不孤单,你做的事也都值得’。 我在之前书简湖副本总结里面曾说过,这个世界总会有那么一拨人纵使被世道踩到泥泞里面,仍是抬头便可看见人间的灿烂,世界的美好。谢谢你们。  

有一些明线暗线,我觉得老大说的很清楚了,或者其他课代表也会详细说明,我这里就不再重复了。但是大家有一些什么想法想要交流的话,我也欢迎的,这两天很闲,很希望大家找我聊书。   【完】




转载来自公众号:剑来课代表-折剑江湖远

复制文章标题 复制文章内容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