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儒阴法--孔子诛少正卯其一-诸道之迹-剑来课代表

剑来课代表 > 其他好文 > 阳儒阴法--孔子诛少正卯其一

阳儒阴法--孔子诛少正卯其一


诸道之迹2019-04-01 19:38:28

要谈儒家,有三个词汇是无论如何都绕不过去的,周礼、孔子、阳儒阴法。孔子开创的儒家,以及儒家作为根基的伦理体系是依托建立在周礼的等级制度上的。早期儒家对于个人的要求是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对于社会的要求则是君君臣臣父父子子——良性问题明显属于没有硬性要求的次要问题。其要求在于君使臣以礼,臣事君以忠。如若不然,君之视臣如手足,则臣视君如腹心;君之视臣如犬马,则臣视君如国人;君之视臣如土芥,则臣视君如寇仇。汉朝统一思想罢黜百家独尊儒术标志着以三纲五常为核心,阳儒阴法为表现的封建统治思想的正式确立。
这种思想的雏形我觉得可以追溯到孔子本人,当儒家和法家为成型并在此后被反复篡改修正的时候,鲁定公十一年即公元前四九九年,孔子当上了鲁国司寇。这一年孔子五十三岁,正是一个人政治生命最精彩的时候,在漫长的努力后,孔子这一出生落魄士大夫家庭,少贱而多鄙事颠簸半生的士终于获得实现自己政治抱负的机会了,以其诛杀少正卯开始,孔子开始了那段充分证明了他政治才能的百日执政。
我会想,孔子在高台上接受君主册封的时候在想些什么,想他贫贱的童年?想他年少赴宴却被季氏家臣拒之门外的耻辱?想他对宋国先祖的追念和他为了能更多到宋国祭拜祖先而迎娶的宋国人开官氏为妻?想他年少所立的凌云壮志?想他因君主赐鱼而取名的儿子?想他年少时管理的仓库?想他与郯子的讨论?想他努力开办的学校?想着他适周问礼于老聃问乐于苌弘的过去?想他与国君一道在内乱后逃往齐国?想他的失意的快意?想他的见解与言论?想与他狭道向逢劝他入仕的阳虎?
或许阳虎已经忘记了,或许阳虎以为那只是一件小事,但是他孔丘忘不了,忘不了他赴宴时被阳虎拒之门外。孔子是骄傲的,为自己的身份、自己的父亲、自己的责任而感到骄傲,他是士大夫,而他,阳虎,不过是季氏的家臣,凭什么以家臣的身份擅权专政?
但是,现在,那过去的一切好像都不再重要了,孔子呼吸着美好的空气,他人生第一次真正感受他权利的美好。孔子从未感觉过去有任何一个时间比现在更加令人快意,他从未离自己的政治理想如此接近,这将会是属于他的时代,他坚信克己复礼将会成为尊王攘夷之后又一个指导诸夏拨乱反正长治久安的政治主张。
结束了简短而肃穆的仪式,和无聊的聚会后,孔子回到了自己的住处翻看着一卷又一卷的卷宗。三桓专政只会把国家带到错误的方向。就像鲁昭公二十九年即公元前五一三年的冬天,晋国铸刑鼎,孔子反对的说“晋其亡乎,失其度矣。”
其实孔子反对的又何尝是那几篇成文法呢?把宗室的权利让渡给那些心怀鬼胎的卿大夫,只会让他们的野心毁掉那个国家,毁掉那里的人民。或许未来会有更好的方法来解决这一切,但不是现在,他要保证的,是太平而非战乱与野心,其他的事情就留给后人去做吧。
事实上,孔子并没有猜错,晋出公十七年即前四五八年,晋出公在与智、赵、魏、韩四卿的战争中失败,晋国的实权从此彻底掌握在卿大夫手中,晋国实际上已经名存实亡了。孔子坚信晋国的灭亡,主要是因为统治者没有好的制度和法度,这一点在他死后得到了验证。
当然,除了糟糕的制度和法度外,还有在糟糕的制度和法度背后的乱臣贼子,季孙氏、叔孙氏、孟孙氏,还有……阳虎,他们会不会也会成为这样的乱臣贼子,他们会不会把这个国家、这个世界带到一个动荡和黑暗的世界?孔子已经隐约感觉到了,礼崩乐坏背后令人不安的因素,但是这一切都会改变,会因他而改变。
孔子目光凝重的看着三桓的资料,那三座雄伟的城池,用什么理由毁掉呢?就说城墙太高不符合理解好了,真是可笑的理由。
孔子如此想着竟然不由自主的笑了起来,这对他而言是及其稀少的行为。但是孔子知道,他们会同意的,如果一切顺利的话,家主和家臣的矛盾会让他们做出正确的选择。
不过……孔子皱着眉头和上了卷宗,你与我可真是纠缠不清啊,阳虎。
现在还不是时候,孔子自然明白这一点,不过只需要很短暂的时间就可以见到分晓了。
孔子打开了另外一卷卷宗,就从你开始好了,孔子想起了那个在学术上与他有很大分歧,致使他听学弟子三盈三虚的家伙。
不过,现在他有另外一个身份了,乱政大夫——少正卯。
注:硬性说理或许的确有点太生硬了,所以我换了一种行文方式,希望书友们多多评论点赞关注,我将在今日内再发孔子诛少正卯的实例分析,以增加对儒家的理解。不过在剑来圈里面谈与剑来好像有关系,也好像没有关系的内容可不可以讨论。麻烦圈主回答一下,我再决定是否要接着写下去。@倒悬山崩


转载来自公众号:剑来课代表-诸道之迹

复制文章标题 复制文章内容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