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来524章评:细说高承的人物形象-涟亲王-剑来课代表

剑来课代表 > 其他好文 > 剑来524章评:细说高承的人物形象

剑来524章评:细说高承的人物形象


涟亲王2019-04-05 15:55:57

开篇老渔翁,
表现北俱芦洲的仙侠悍风,两个字评价:直率

北俱芦这种仙风彪悍的神话乐园,在笔者看来,多少是带有传统玄幻小说的元素。因为在传统仙侠神话掺和武侠王朝的故事里面,就是那种雷厉风行、自在行事、不拘一格、因果不查的风格,这种风格一旦表现到极致,就会异化为所谓的爽文;而如果是取用其中的合理成分作为大背景铺垫或事件的催化剂,这种中规中矩或者半开半闭的表现,就是提供给读者舒适和快感的元素所在。
.
北俱芦洲的刚直氛围,与浩然天下的文化习气、与剑来里面春风化雨的说教、与陈平慢条斯理喜欢拆解线头的性格,刚好形成了戏剧冲突,这即作者有意地把快餐情节戏份添加到主线当中作为背景,并利用其作为对比主人公人设的衬托。这种效果在于,读者们只有在一片泥沙俱下的恶劣环境中,主角的那种人性美和道德美,才能显得更加突出,才能让受众感受到一种个人价值与社会主流文化或地域文化之间的冲突和对抗,也才能在这种“个人的世界化-世界的个人化”的互动过程中,去寻求到对生活经验的代入感。
.
当然,不可避免的是人在融入环境的同时,也必然受到环境的影响。自书简湖陈皮皮的心剑模式第一次成熟运用后,北俱芦之行,可以说是相应地降低了底线,降低了仙侠武力使用的成本。拳头和道理的暂时性融合减小了暴力输出的阙值,所以陈平安的出拳出剑,比之前少了犹豫、多了快意,尽管这一改变需要付出某种不为陈平安知、不为读者知的代价。起码在笔者看来,此时此刻,陈平安才最像山巅人,因为出口神仙谱,这种道德神仙的雏形是个人问心求道、进而以此重塑神话力量与世俗社会互动方式的实验展示。




——————————


回到本章题目,主要内容还仍然延续523章的理念论说,以高承最为论据。
在关于人性是否有定论的问题上,齐景龙认为,定性在前则存在缺陷,这一弊端实际上结合传播学角度来解释,就是指向了信息茧房的变体:思维茧房。
.
信息茧房的本意原是指“人们的信息领域会习惯性地被自己的兴趣所引导,从而将自己的生活桎梏于像蚕茧一般的“茧房”中的现象”(百度),这在桑斯坦看来是互联网时代的信息爆炸和大数据精准推送,导致了受众的选择行为逐渐窄化。也就是说当个人长期禁锢在自己的社交圈和知识库内,在假性自我选择的助推下,会逐渐形成一种定式化、程序化的生活方式。
.
与之类似,当封闭链条延伸至思维领域,信息轰炸就会反而导致思维的自我收缩及防御。这个现象在齐的描述中,被表达为原始的情感、认知偏见,会随着知识经验的丰富而协同增长。通俗的讲,在人与人的互动层面,思维茧房就可以这么认为,精神世界里的临近坐标会随着每个人发展方向的不断深入,而渐行渐远,这是社交共识萎缩、社员合意减少的一种情况;而在个人于不同阶段的心路历程层面,就可以认为,早期的认知缺陷、性格缺陷会悄然潜伏并会暴露于将来的某个时间节点,并且还会因为身边社会关系的复杂和资源的集中,从而在更大范围内可能会对自己、对他人造成一定的负面影响。
.
这种简化了的心理问题描写,略带有性恶论色彩的评价,在524章节里面需要为陈齐共识的这种理论提供一个样本,这个样本的作用是当做主人公决策的依据。如此,陈平安才能质疑其匹配小天地之主的心性资格,对高承的倾向性评价便被赋予了合理性,于是炼化初一成为了当下的最优选择:(1)自骸骨滩和京观成开始,仙剑初一的持有权危机,在此章首先被合理转化为对候选者高承的道德否定,即原文“还有个人喜恶...心中还有怨气”;
(2)其次,高承持有资格缺失的原因,还被描述为“这一点点偏差...更大偏差...无穷大的偏差”。(推导见下文)
.
最终,通过以上两点,作者用齐陈二人一手建立的“原始情感渗透、道德瑕疵扩大”理论(其实齐陈二人是同一个角色在抢戏,见原文“学问想通,为何相似”),把高承的角色功能(追求真正的绝对自由是剑来认可的主张)给削去了一部分,置换到了、或者说是再度加强和肯定了陈平安的物质资料所有权。





———————————
然而,这种嫁接的操作手法,确实存在一些弊端:
一,简单的性恶论色彩和道德否定观;
二,夸大了人物早期经验的阴暗面,忽视了后天成长的补足;(剑来当中的很多新解释,一方面既可以认为是在补充前期观点,用个人案例来使之更加完善,一方面也可以认为这是在某种意义上变相地推翻了一些既有观念,后者属于行文构思的不可控)
.
三,控制论理念的错误使用,局限于那种用可能性去解决可能性的无意义推导和片面夸大过去、进而恐惧未来的历史虚无主义;
.
四,或者再换一种角度看,如果不把陈平安的猜测当做作者本人的间接认可,而只是表达了一种可能的话,那么陈平安的“偏差焦虑”则属于经典的稻草人假设和滑坡谬误,这种逻辑问题上的缺陷显然无法完美地消除高承取剑夺剑的理由,也无法完美地证明陈平安炼化初一的行动计划。
(陈平安炼化初一不是为了自己单纯占有,而是为了不被高承所夺,这是从他者而非自我角度做出的判断)
.
而笔者在此简单的提出相应的辩证策略,这种策略为支持或反对高承取剑提供更详细、更合理的依据:
.
A,不以道德观论处,而要关注候选者的目标预期、实现手段和最终效果及修正改良。这就好比是app的研发和测评,具体说来,就是高承建造小天地的初衷和愿景规划是什么,是用怎样的方式完成的,是暴力夺取还是平等买卖?即使这两点满足,之后还要再继续观察,小天地的实际运作效果如何,成本和收益比率如何?在小天地是实际运转中,是逐步发展良好,还是慢慢走入恶性循环?
而如果要否定高承,最全面的做法就是在每一环节上由浅到深、依次丑化,或在关键步骤上彻底地推翻、进而毁灭高承的行动愿景。
.
B,正视人的自我缺陷,认可并尊重人的后天努力。对于高承的性恶来源,除了可能的历史遗留因素外,从事实上看,剑开天幕之后高承夺剑暴起,以及之后在仙舟上的伪装和威慑,这两处是明显的负面形象,但前者武力粗暴而后者讲究策略。从陈平安的推断中,性恶猜想并不是直接来源于跟自己的纠纷,很大程度上,是陈平安对高承过去经历的否定性评价、对高承行为和目标的不确定和猜疑。这种感受误差的现象在传播学上,被称作【第三人效应】。
.
通俗的讲,第三人效果就是指在面临社会事件的判断和理解上,人们往往会:高估自己、低估他人,这种感受误差的直接后果就是关注力转化为行动力,譬如老师家长担心游戏影响学习而呼吁社会管制游戏防沉迷,譬如“带有说服性意味的****...最常见的就是研究暴力、色情、审查制度、政治传播、负面广告”等等。第三人的影响因素包括感受误差、个人特质(教育程度、批判思维、过滤和破解无效信息的能力和年龄经验、信息渠道以及双方的接触距离等等)
.
由此可以看到,陈平安对高承的评价,便是典型的第三人评价,高承的多次强势介入更会进一步诱发陈平安的负面情绪。而对待这种****的最有效办法,就是面对面的公开交流,从而规避信息不对称进一步恶化双方关系。又或者是,即便是要否定高承,也可以将其倾力打造为恶的形象,也可以展示高承个人的僵化和顽固,去切断这个角色的未来成长潜力、乃至转化为敌对阵营,这样就更能激起陈平安和读者对坏人的差评,借此完成虚构情节与现实道德的结合。
.
C,夸大过去且忽略未来是比较常见的认识误区。虽然在这一章节中作者很想要努力地去营造对立、去凸现高承的瑕疵和不完美、去展示陈平安炼化初一的不得已和道德使命,但本文还是要强调,否定评价的使用偏离了控制论的要求。

简单的说,控制论的本意并不是要放大现实忧虑和增加未来恐慌。控制论讲的是不确定性、可能性空间和正负反馈。
正如前期评论中讲到的,实际上整个剑来小说中的三教百家、神道复兴、陈平安心剑模式、追求“一”的可能,都可以从控制的角度去认识。要谈控制就不能脱离控制对象,控制的前提是对象本身具有多种发展的可能性,并且需要通过一定的手段进行选择,而本章实际上就是在否定高承的可能性空间、并转移到了陈平安的可能性空间内,对高承的否定就是不能控制,对陈平安的肯定就是可控制。
.
控制论中最基本的概念是【可能性空间】,即事物发展过程中面临的各种可能性集合,如分叉无限的树状图。

而不确定性是事物自身的矛盾性,它决定着事物变化的可能性空间,或是肯定自己、或是否定自己的两种状态,“控制论,归根到底是一个在事物可能性空间中去进行有方向的选择过程”(金观涛,《控制论与科学方**》)。陈平安对高承认识的不确定性,就是在于主观判断了他与自己目的不符,高承想要通过夺剑而打造小天地这种沿着可能性空间内某种确定方向的发展路线,是陈平安所不认同的,尽管这只是一种偏向性的猜测。那么自然,炼化初一就是工具论控制,否定高承的可能性救赎方**控制。
.
此外,还有反馈调节。在控制论中,“负反馈调节的本质在于设计了一个使目标差不断减少的过程”(金观涛),这需要自动矫正和累积叠加两个相连的环节;而正反馈则是恰恰与之相反,“偏离目标越来越远...恶性循环...表示一个失去控制的过程”(金观涛)。坦白讲,反馈的作用是为了扩大控制力、为决策提供良好的依据。然而,反看本章节对高承发起的评价过程,其实并不太符合控制的原则和节奏。负反馈被用来证明陈平安可以合理地否定掉高承的所作所为以及将来的预期,正反馈被用来证明想象中的推测也是合理的。

然而,这种用可能性解决可能性的策略是无意义的,或者说是低效的,担忧和恐慌成为了主要的思考模式。它就像是不仅把高承伪装成薛定谔的猫,并且对试图窥视黑箱的行为和效果表示怀疑和不信任。
.
D,陈平安的“偏差性”焦虑和“纠正性”恐慌是立靶待射的稻草人假设,也是主观经验越过客观事实、应然替代实然的滑坡谬误。当然,其实不只是小说里面的讲理,很多人在现实生活中也经常犯用一种可能性来放大、遏制另外一种可能性的错误。
.
“滑坡谬误(Slippery slope)是一种非形式谬误,使用连串的因果推论,却夸大了每个环节的因果强度,而得到不合理的结论”(百度)。陈平安的否定性评价,就没有完全合理地使用连串的因果关系,便将高承坏属性的“可能性”转化为将来小天地恶化的“必然性”——其实高承的扁平形象并没有走向立体化、高承的形象被524章节描绘成了“心境有瑕疵”,以达到某种意欲的结论,它忽略了每个推断的背后还有很多的可能,却故意营造了一种可能性将蜕变为必然性的氛围,最终串联起不合理的因果关系,并输出了一个堆砌下的结果:身为负面角色的高承无法承担大道责任,那么就只好回过头来彰显主人公的道德使命。(鲜活案例请搜索易中天参加青春开讲的视频)
.
而逻辑学中的稻草人假设,又叫假想敌和偷换概念,它一种实质判断上的错误,而不是简单的逻辑错误。假想的意思就是把曲解了对方立场的观点当做自己的攻击论点,这种胜利是一种丰富但跑题了的想象力。然而,对于高承这个角色而言,524章节中并没有为他提供自辩的机会,全然都是陈平安“我的视角、我的看法”,以及角色雷同的齐景龙的参考意见。
.

陈平安推敲顾桀线、隋景澄线的全知全能形象,与对高承的不了解、不认识、担忧和恐慌等等,对能力、见识和经验判断的区别和要求大不相同。不知道作者这样表现,是否在有意地去表现在一个神话混杂世俗的世界中,如陈平安类的心剑模式本来就存在瑕疵,在事件一旦超出个人能力的掌控和意愿时,那种思考的无力感和和行动计划的困惑便呼之欲出了。而以上提到的这些问题,就是笔者一直在强调的:作者扶持陈平安作为改革者,意在重建山上人的意识形态。
.


转载来自公众号:剑来课代表-涟亲王

复制文章标题 复制文章内容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