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5章 二月二 前情回顾-山外小阁楼-剑来课代表

剑来课代表 > 第505章 二月二 前情回顾

原章节--第五百零五章 二月二

第505章 二月二 前情回顾


山外小阁楼2019-03-10 11:55:55

■第505章 二月二
   陈平安手持剑仙,低头看了眼养剑葫,“在我两次出剑之后,今夜你们随意。”

第194章 降妖和除魔
   陈平安望向南边,不知道阮师傅铸剑如何了。
   阮邛答应过宁姑娘,要帮她打造出一把神兵利器的。
   如果哪天铸造成功,她就有了一把趁手的佩剑,他自己则有一把槐木剑。
   陈平安觉得把它们取名为“降妖”“除魔”,很不错。
   加上那枚剑胚,虽说文圣老爷说是叫作“小酆都”,但是陈平安觉得改名为“初一”或是“早上”更妥当,毕竟它是在正月初一的大早上,它第一次以飞剑姿态来到这个世界嘛。
   当陈平安脑子里生出这么个念头,原本沉寂许久的剑胚在气海之中,立即开始兴风作浪。
   陈平安刹那之间就变得满脸通红,开始遭罪了。
   陈平安深呼吸一口气,来不及去往屋内,只好以剑炉立桩应对剑胚的迅猛报复。
   苦不堪言。

(当年不服管的初一,现在也乖乖听话了,说两剑就两剑,一剑阴阳司主官,一剑城隍爷,之后你们随意)

————————————————

■第505章 二月二
   下一刻,那一袭青衫剑仙已经站在了城隍庙内,身后便是那位呆立当场的阴阳司主官。
   连同文武判官在内,哪怕那人已经擅闯城隍庙,仍是象征性挪步,如同避让出一条道路,然后一个个望向那位同僚。
   只见从那位阴阳司主官的额头处,一路往下,出现了一条笔直的纤细金线。
   刹那之间,一尊金身砰然碎成齑粉。
······
   城隍爷只觉得真是天无绝人之路,柳暗花明又一村!城隍爷高声道:“只要剑仙能够保我城隍庙无恙,随便剑仙开口,一郡宝物,任由剑仙自取,若是剑仙嫌麻烦,发话一声,城隍庙上上下下,自会双手奉上,绝无半点含糊……”
   一道金光当空劈斩而下。
   城隍庙诸多阴冥官吏看得肝胆欲裂,金身不稳,只见那位高高在上无数年的城隍爷,与先前阴阳司同僚如出一辙,先是在额头处出现了一粒金光,然后一条直线,缓缓向下蔓延开去。

第114章 再见阿良
   阿良手中一刀劈下。
   在他和高台白玉京之间,出现一条极其细微的金色丝线,如一线潮向前迅猛推进。
   藩王宋长镜不退反进,大步向前,气势瞬间攀升到武道之巅,怒喝一声,双臂交错,隔挡在身前。
   脚底下的那座广场,被这位东宝瓶洲第二位止境宗师重重踩踏之后,崩裂出一张巨大的蛛网。
   于生死之间砥砺武道,绝不是一句空话,宋长镜当初以大骊皇子身份,毅然投身军伍,戎马生涯二十余年,大大小小的胜仗败仗、苦战死战,不计其数,最终能够从整座东宝瓶洲的武夫当中脱颖而出,宋长镜这一次的迎难而上,恐怕就是原因之一。
   那条金线触及宋长镜的胳膊,那件白袍的袖子瞬间被划破,如铁线切割白嫩豆腐一般,轻而易举,要知道宋长镜身上这一袭袍子,可是大骊仙家首屈一指的道家法宝,名为“流水袍”,曾是道家一位上五境陆地神仙的珍贵遗物,号称能够抵挡住上五境修士之下的所有术法神通,可是对上那条罡气凝聚成实质的金色丝线后,竟是如此脆弱不堪。
   虽然没了外物的依仗,可宋长镜仍是执意不退,这个男人想要试一试,自己如此这副传说可以媲美金身罗汉的武人体魄,到底能不能挡得住这一记货真价实的神仙刀。
   答案很快就水落石出,能,但是只能支撑一个眨眼功夫。
   宋长镜仍是不愿就此退去,一声怒喝,满脸焕发出异样的金色光彩,体内气机流转,从之前的洪水滚滚,气势汹涌,变成了一番瞬间水面冰冻、千里冰封的大千气象。
   大骊藩王的修长身形连退数丈。
   双臂皮肉已经被割出一条细小的沟壑,却不见丝毫鲜血,与此同时,那条势不可挡的金色丝线,即将刻入宋长镜的骨头。
   “让开!”
   一尊高达数丈、身披青甲的道家符将,把宋长镜撞飞出去数步,由它自己顶替位置。
   铭刻有无数道家金字符箓云纹的符甲武将,浑身宝光流转,双手死死攥紧那根与它雄壮身躯不成正比的金色丝线。
   一退再退。
   最终这尊道家大宗精心造就的山字诀符将,整个身躯被一切为二,只是略显黯淡几分的金色丝线,依旧向高楼白玉京推进。

第238章 春风送君千万里
   柳赤诚的粉色道袍鼓鼓荡荡,眼眸里充满了戾气,浑身上下充满了磅礴妖气,笑问道:“姓齐的,你确定有机会握住那把专门针对妖族的神兵?我就算一拳打不烂你魂魄,你就不怕我一拳将陈平安拍成肉泥?”
   齐静春神色如常,像是在讲述一个最天经地义的道理,“有我齐静春尚且在世一时半刻,就没有谁能欺负小师弟一点半点。”
   柳赤诚哈哈大笑道:“我还不信这个邪!”    
   柳赤诚瞳孔剧缩。
   他整个人笼罩在淡金色的光球之中。
   但是在头顶上方,先是出现了一点漏洞,就像是当初一座黄河小洞天,被那人一剑劈砍出大洞的光景,如出一辙,庇护柳赤诚的这座白帝城混元金光阵,先是露出一点破绽,柳赤诚视线中,显露出小如芥子的一粒黑点,然后是一条细微黑线,最终哗啦一下彻底劈开金光大阵。
   剑尖直指柳赤诚眉心处,相距不过寸余。
   柳赤诚纹丝不动。
   并非失去了先手,他就没有一战之力,恰恰相反,白帝城向来以道法驳杂、神通繁多著称于世,仅是身上这件媲美半仙兵的法袍,就能够让他站着不动,力扛那一剑。
   但是那位单手持剑的青衫儒士,手中所持长剑,不是那把阮邛铸造的长剑,而是那把简简单单的槐木剑。
   于是柳赤诚选择退一步,息事宁人。
   因为那个名叫齐静春的家伙,本就没有太过咄咄逼人的意思。
   属于各自退让一步。
   齐静春缓缓收起木剑,放回陈平安背后的剑匣,笑道:“如果这一剑是阿良出手,或是左师兄,就是另外一番光景了。”

第321章 各为巅峰,却少一山
   陈平安学了不短时间的剑术正经,但是真正陈平安抓住神意的,却不是这部剑经,而是另外三剑。
   齐先生在破败古寺内,一剑轻易劈开了粉袍柳赤诚的阵法。
   在与梳水国老剑圣宋雨烧并肩作战那一次,陈平安曾经以此一剑斩金甲。
   文圣老秀才山水画之内,有两剑,剑灵那一剑,陈平安在南苑国城头上已经学了一分神似,然后递出一剑,直接打得丁婴差点自认天下第二。
   陈平安对着那座中土大岳穗山又有一剑。
   是这三剑。
   之外还有两剑,但是陈平安懵懵懂懂,因为与出剑之人不够熟悉,距离遥远,陈平安尚未领悟出足够让自己出剑的那点神意。
   一剑是风雪庙魏晋破开天幕,人未至剑已到。
   一剑是墨家豪侠许弱的推剑出鞘寸余,便有一座山岳横亘在身前。
   陈平安手握长气,当下一剑,就是齐静春随手一把槐木剑,随便破开柳赤诚的白帝城混元阵。
   丁婴内心,再次出现一丝犹豫不决,又是这样熟悉的一剑,裹挟着浩荡天威,人间只管承受便是,城头上,自己退了,这次退还是不退?
   丁婴前方高空,一人一剑。
   陈平安一剑斩下。
   一道金线出现在天地间。
   学了拳就要出拳,学了剑就要出剑。
   好歹要让别人听一听自己说了什么。

(看起来这一剑是阿良教了齐先生,齐先生又教了平安)
(平安掌握神韵的一共就三剑,前一章末尾的那一抹是一剑,一分神似;这一章又是一剑,学自齐先生的一剑)
(那么多成天要给剑来改名拳来的人,剑来了你却不知道。。。)

————————————————

■第505章 二月二
   陈平安没理睬这位城隍爷,只是将手中那把剑仙插入地面,然后缓缓卷起袖子,不像苍筠湖,这一次左手袖子也被卷起,露出了那核桃手串。
   至于那三张从鬼蜮谷得来的符箓,都被陈平安随便斜放于腰带之间,已经开门的玉清光明符,还有剩余两张崇玄署云霄宫的斩勘符,碧霄府符。
   做完这些,陈平安才望向那位一双金色眼眸趋于墨黑的城隍爷。
   想起彩衣国胭脂郡城那边的城隍阁,果然如此,只不过那位金城隍沈温,是被山上修士算计陷害,眼前这位是自找的,云泥之别。

第232章 岁岁平安
   沈温有点口干舌燥,“陈平安,那你可是齐先生的嫡传弟子?”
   陈平安犹豫不决,最后决定还是实话实话,“齐先生不愿收我做弟子,但是后来遇上了文圣老爷,好像齐先生是想代师收徒,不过我当时觉得自己连读书人都不是,就没答应文圣老爷做他的弟子,文圣老爷也没生气,就是喝高了,我背着他的时候,老人就使劲拍着我的脑袋,劝我喝酒……”
   陈平安笑着举起手中的酒葫芦,笑容灿烂道:“所以现在我喝酒了。”
   读书人沈温只觉得天打五雷轰,还不是一顿天雷砸在脑袋上,是一波接着一波。
   齐静春!齐静春的小师弟!文圣老爷!文圣老爷的闭门弟子!
   少年给拒绝了,给拒绝了……
   沈温呆若木鸡。
   陈平安怔怔看着城隍爷,难不成是自己说错话了,只好偷偷喝了口酒,压压惊。
   沈温蓦然大笑,捧腹大笑,差点笑出了眼泪,伸手使劲拍打少年郎的肩膀,“好好好!我们读书人的事情,别人肯定不明白!这才对,这才对!”
   沈温收回手,双手负后,大步跨出土地庙的门槛,“痛快痛快,读书人读书人……”
   沈温回头一笑,伸出大拇指,“干得漂亮!”
   金城隍沈温在跨出大门后,最后一点神性灵光也消磨,就那么大笑着消散在天地间,整个人的身影砰然粉碎。
   陈平安有些伤感,别好酒葫芦在腰间,对着那位彩衣国读书人消失的地方,轻声念叨:“碎碎平安,岁岁平安。”

(有个读书人叫沈温)

————————————————

■第505章 二月二
   老人讥笑道:“你懂个屁。这类功德之宝,只靠修为高,就能硬抢到手?况且主人修为越高,又不是那纯粹武夫和兵家修士,进了这处地界,便成了众矢之的,这天劫可是长眼睛的,便是扛下了,损耗那么多的道行,你赔?你就算加上整座银屏国的那点狗屁宝库珍藏,就赔得起啦?笑话!”

第231章 又见城隍爷
   “那只青色木盒,里头装着的,是龙虎山天师府某一代大天师,亲自篆刻赐下的‘彩衣国胭脂郡城隍显佑伯印’,是一件蕴含浩荡天威的极强法器,只是需要配合五雷心法才能使用,本官虽然身为现任胭脂郡城隍爷,但是作为一方神灵,是无法使用道统雷法的,事实上当初天师府赏赐此物,本就是象征意义更多,帮助庇护一郡风水,并不是让彩衣国练气士或是城隍爷,掌印示威。若非这方小天师印无形中震慑群魔,城外那座乱葬岗在形成早起,怨气很重,早就要冲入胭脂郡城了。”
   陈平安想了想,问道:“需要我帮你交给刘太守吗?还是交给你们彩衣国皇帝?”
   城隍爷沈温仔细看着那双清澈的眼眸,一挥袖子,朗声笑道:“圣人教诲,天地神器,唯有德者持之!”

(天地神器,唯有德者持之!)
(所以这块剑胚跑得了吗)


■第505章 二月二    只不过这位城隍庙文判官心中悲苦,自己如今可不是什么旁观者,没笑话可看啊。数百年来,他们这些坐镇一方风水的神灵,居高临下,看着那些入庙烧香的善男信女们,一样米养百样人,愚钝不堪的痴男怨女,好逸恶劳却祈求财运恒隆的青壮男子,心肠歹毒却奢望找到一位有情郎的女子,家中长辈病重、不愿花钱救治却来此烧香许愿的子女,杀人如麻的匪寇以为进了庙多花些银子,烧了几大把香火就可以消弭灾殃罪业,诸多种种,不计其数,人间笑话看得也够多了,都看得麻木了。如今是遭了报应,轮到那些练气士,来看自家城隍庙的笑话? ······    汉子转身离去,走到大门那边,突然转头问道:“我这一方神祇,到底是没能做半点有用的事情,你这剑仙,分明是个直肠子的……好人,不怪罪,不迁怒?”    陈平安反问道:“且不说我是谁,什么修为,就说这人世间,真有那力气和心性,来怪一个好人做得不够好,不奢望这些人挺身而出打杀坏人,为何骂几句坏人都不舍得?”    汉子哈哈大笑,大踏步离去,“自然是好人好鬼好神祇,都好欺负嘛,你这外乡剑仙,这种问题,真是问得憨傻了!” ······    今年随驾城上上下下,年关好过,可是大年三十也没半点喜庆,正月里的走门串户,更是闷闷不乐,人人抱怨不已。    于是一些个原本没什么太大怨气的,也开始怨怼起来。    随后鬼宅那边,开始有一些看似市井百姓装束的人物出现。    到后来,身影越来越多。    再后来,就是真正的市井百姓赶来窃窃私语,指指点点。    当有一个孩子往鬼宅丢石子大骂之后,就一发不可收拾。    议论纷纷,都是埋怨声,从最早的怂恿,到最后的人人发自肺腑,油然而生。    埋怨那位所谓的剑仙,既然如此神通广大,为何还要害得随驾城毁去那么多家产财物?    杜俞在院墙那边贴墙根,听得差点气炸了肺。 (讲个笑话,你可别哭) ———————————————— ■第505章 二月二    叶酣神色凝重起来,以心湖涟漪言语道:“何露,大战在即,必须提醒你几句,虽说你资质和福缘都比晏清稍好一筹,得以随我去仙府觐见仙人,虽说仙人自己并未露面,只是让人接待你我二人,已算殊荣,你这就等于已经走到了晏清之前。可这山上修行,行百里者半于九十,一境之差,双方无异于云泥,所以那座仙府的小小童子,仗着那位仙人撑腰,都敢对我呼喝不敬。那件异宝,已经与你泄露过根脚,是一件先天剑胚,世间剑胚,分人也分物,前者打娘胎起就决定了是否能够成为万中无一的剑仙,后来更是奇妙,可以让一名并非剑胚的练气士成为剑仙。这等千载难逢的异宝,我叶酣就算神不知鬼不觉地抢到了手上,赠送给你,你扪心自问,你何露接得下,守得住?”    何露别好竹笛,站起身,恭敬道:“弟子明白了!” 第26章 好说话    屋内黑衣少女突然转头说道:“你知不知道自己是一个天生的剑胚子?买瓷人之所以在你九岁的时候,没有带你出去,应该是想让你在这里汲取更多的灵气。这个选择,是对的。所以你在阮师傅那边,一定要抓住机会,让他收你为徒,记住,最少是入室弟子,最好是嫡传门生。至于关门弟子,不用奢望,你的根骨天资,还没有好到那个夸张地步的份上。”    刘羡阳笑着使劲点头,嘴上说着好的好的,然后回头望向陈平安,指了指屋里少女,然后指了指自己脑袋。    陈平安说道:“她说的是实话,你别不当真。” (先天剑胚刘羡阳) 第53章 赠送    宁姚突然停下脚步,等到少年疑惑转身后,她指了指自己眉心处的红印,“知道你好奇,但是没好意思问,我不妨跟你说实话好了,这便是我宁姚的杀手锏,正阳山老猿厉害吧?把你我撵得比丧家之犬还凄惨,对不对?可我眉心窍穴内,放着我娘赠送给我的一样十岁生日礼物,是我的本命之物,它只要出现,别说老猿要死,就是……” (既然提到先天了,就再贴下这里,看到不少人在说宁姚的本命飞剑是天生的,更神奇的还有说是宁姚的脊椎。。这个。。。本命物在宁姚眉心,是她娘亲送她的十岁生日礼物) ———————————————— ■第505章 二月二    在随驾城城中那座官府牢狱之中,有一抹漆黑远胜夜幕的古怪剑光,破土而出,拉出一条极其纤长的冲天黑线,然后飞掠离去。    黑釉山凉亭中的叶酣,和苍筠湖龙宫中的范巍然又是心有灵犀,同时发号施令,准备争夺那件终于出世的异宝。    数以千百计的各方谱牒仙师,试图捡漏的野修,依附练气士的江湖武夫,如雨后春笋一般涌现,追逐那道黑线。    然后黑线在飞掠出百余里后,蓦然被一只小猴儿吞入腹中,被一位老者将其藏在袖中,开始逃遁。    一场追杀和乱战,就此拉开序幕。 (黑线,看到关于这个猜测也不少,有说初一带着碎片遁地的时候就搞定剑胚了,有说是没出场的十五伪装的黑线。我就不猜了,等着更新就好了) ———————————————— ■第505章 二月二    最终杜俞走到那一人一剑之前。    正要蹲下身,将前辈背在身后。    杜俞却没能看到足可震碎他胆子的一幕。    那个都已经不可以说是一个人的前辈,缓缓转头些许,手指微动。    天幕高处,一位御风而停的外乡修士,犹豫了一下,就此远去。    杜俞一拍脑袋,想起这把剑有些碍事,怎么背人?    杜俞想要去轻轻掰开前辈的十指,竟然纹丝不动,杜俞哭丧着脸,这可如何是好?    当杜俞手指不过稍稍触及那剑柄,竟是整个人弹飞出去,魂魄剧震,瞬间疼痛,丝毫不逊色先前在芍溪渠主的水仙祠庙那边,给前辈以罡气拂过三魂七魄!    杜俞挣扎起身,吐出一大口血水,脸色惨白,摊开手,那根手指竟然差点直接变成焦炭。    然后那把剑突然自行一颤,离开了前辈的双手,轻轻掠回前辈身后,轻轻入鞘。    高空中那位以掌观山河继续观看城隍庙废墟的大修士,轻轻叹息一声,似乎充满了惋惜,这才真正离去。 第492章 西山老狐乱嫁女    陈平安问道:“我明白了,是好奇为何我分明不是剑修,却能够娴熟驾驭背后这把剑,想要看看我到底损耗了本命窍穴的几成灵气?蒲城主才好决定是不是出手?”    那位城主点头道:“有些失望,灵气竟然损耗不多,看来是一件认主的半仙兵无疑了。”    陈平安疑惑道:“我这点境界,却拥有这么一把好剑,蒲城主真就不动心?” (关于这个大修士,好像也在争,有说是惋惜平安,有说是惋惜半仙兵认主了) (我站惋惜认主没法抢了,当然现在信息还太少,看之后还会不会出场吧) (别告诉我“要抢剑的那个是叶酣,所以这个人不是抢剑的”,他俩不是一个人,这一点我还是能看出来的。。。也没说只能有一个人抢剑吧) ———————————————— ■第505章 二月二    这天黄昏时分,一位身穿雪白长袍、腰悬朱红酒壶的年轻男子,走向那栋鬼宅,推开了门,然后关上门。    夜幕中,他手持一把竹扇,坐在屋脊上喝酒赏月,最后竟是就这么醉卧而眠。    此人除了脸色微微惨白之外,落在市井百姓眼中,真是那谪仙人一般。 第483章 好久不见     虽然崔东山临别之际,送了一把玉竹折扇,可是一想到当年陆台游历途中,躺在藤椅上、摇扇清凉的名士风流,珠玉在前,陈平安总觉得折扇落在自己手里,真是委屈了它,实在无法想象自己摇动折扇,是怎么个别扭场景。 (真香) ———————————————— ■第505章 二月二    那位躺在一条竹椅上的白衣男子,依旧轻轻摇动竹扇,微笑道:“今天是什么日子了?”    至于那把在鞘长剑,就随随便便丢在了竹椅旁边。    这个前辈,也真是心大,自己从竹园砍伐绿竹,亲手打造了这么一条竹椅。成天就躺在这边睡觉。    而且相处久了,杜俞察觉到跟最早认识的那个前辈,不好说是判若两人,总觉得哪里不一样了。 第75章 占山为王    阮邛板着脸走到水井附近,撂下一句就转身,“陈平安,你跟我来。”    陈平安茫然起身,阮姑娘之前说她爹答应借钱给自己,不过得等一旬左右,难道是反悔了?    青衣少女有些心虚,跟在陈平安身后。    阮邛坐在竹椅上,让陈平安坐在之前吴鸢坐的椅子上。    阮秀咳嗽一声,笑道:“爹,这两张椅子是陈平安做的,还不错吧?”    阮邛黑着脸道:“我跟陈平安谈正事,秀秀你别打岔。”    陈平安赶紧坐端正,“阮师傅你说。”    阮邛从袖子里摸出一把碎银子,大概有三四两的样子,“去小镇骑龙巷那边,给爹买一壶上好的桃花春烧,剩下的零钱你自己买些糕点。”    阮秀有些不愿意。    阮邛佯装收起银子,“那你去铸剑室盯着炉子火候吧,一个时辰后结束。”    阮秀抢过钱就跑。 (给我家秀秀出个场,好久没回顾了) (其实看到这一段,第一反应是隔壁大道的井九穿越了。。。) ———————————————— ■第505章 二月二    杜俞听到前辈问话后,愣了一下,掐指一算,“前辈,是二月二!”    那人猛然坐起身,合起竹扇,站起身,眯眼微笑道:“是个好日子。” 第413章 炼制    陈平安依旧没有急于以一口纯粹武夫真气,去“开灶生火”,反而没来由想起自己年少时在泥瓶巷祖宅的那件事。    二月二,龙抬头,烛照梁,桃打墙,人间蛇虫无处藏……    那大概才是陈平安行走江湖的最开始。    那会儿,很多人都还没有遇到。    但是就那么一步步走,一个一个遇到了。    练拳不辛苦。读书很值得。    坚持与人讲道理,原来是一件未必次次痛快、却不会后悔的事情。    原来我陈平安也能有今天。    原来宁姑娘的眼光这么好啊?    茅小冬怒喝道:“心境过于快意了,停一停!”    茅小冬差点一戒尺打过去,气呼呼教训道:“就算有了喜欢的姑娘,也在炼制成功了本命物再去想!到时候谁管你想几个时辰,是不是乐开了花?!没轻没重!”    陈平安悻悻然,赶紧抹了把脸,将脸上笑意敛起,重新凝心静意。    茅小冬看似恼火万分,实则自己心中乐呵着,默默念叨,先生,这件事,弟子做得可还行?跟先生讨要一句嘉奖不过分吧? (二月二,龙抬头,那是平安江湖开始的地方,也是和宁姚相遇的前一天) (我都不知道我是哪个党了,为了回顾右边秀秀陆抬等等等,我已经被宁党多次开除了) (喜欢她们,但并不要求一定得和平安在一起,结局好就足够)


转载来自公众号:剑来课代表-山外小阁楼

复制文章标题 复制文章内容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