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魄山日报2020.07.10-落魄山日报社-剑来课代表

剑来课代表 > 落魄山日报2020.07.10

原章节--第七百七十四章 文圣一脉的学生们

落魄山日报2020.07.10


落魄山日报社2020-07-10 18:17:05

爱之深,责之切。那个男人啊,切莫深情错付


今日骚图——

此楼语音播报

今日正文——
光阴长河另一畔,中年男人双手拢袖,斜靠窗台,面容闲适的望向天幕。剑来每日一更怎么能和三日一更比呢。中年男人正要写下七字真言时,猛然抬头,喃喃道:“莫不是做梦吧?”华夏九州,被一剑劈开天幕,有人仗剑从别处天下,飞升至此。那位飞升境剑修,又循着那一缕莫名的因果的牵引,那女子气势如虹,御剑直去江东与东海间的广袤地界,又随手一剑随意斩开禁制。瞬间落在杭州某地界。连同华夏九州城主在内,都察觉到了这等惊骇异象。只是无一例外,谁都没有去主动招惹那个气势汹汹的女子。那中年男人最为可怜,因为就他离着那位女子剑仙最近了,身形油腻的中年男人目瞪口呆,看着眼前那位年轻女子,飞升境剑仙?中年男人挤出个笑脸,故作镇定,问道:“ 你哪位啊?”那女子伸手一抓,将那中年男人因惊慌失措而散落的纸笔折断撕碎,与他眯眼道:“存稿呢? !”中年男人哭丧着脸,“宁姚姑娘,我真的没有存稿,一个字都没有了。”那女子不气反笑,伸手一提,便将中年男人提在空中,空中寒光一闪,一把长剑浮现,随即溅起身前一蓬血雾。中年男人面色阴沉,忽而一指戳向宁姚,宁姚险险躲开,面色沉重。天真化回原形,宁姚顺势握剑倾力一击。即将刺入眉心时,中年男人伸出两指,便让长剑一寸也进不得,随意一折,天真便断成两截,轻笑道:“天真?真是天真。飞升加仙剑?不过尔尔。”中年男人随即一闪,消逝在天地间。随后宁姚身前空中浮现出五个金色小文字,不再更新了。

娱乐播报——

花边一
落魄山日报花边不靠谱小组夏姬把边分社有幸采访了十年后的陈平安,下面带来相关报道。
小编:陈先生你好,婚后的生活很幸福吧?
陈平安:路漫漫其修远兮,吾还将上下而求索。
小编:听说你和秀秀姑娘也将好事临门,您有什么期待吗?
陈平安:床上得来始觉浅,绝知此事要弓行。
小编:。。。
陈平安:呵呵呵,直捣黄龙。
小编擦了擦汗:陈先生对大家还有啥要说的吗?
陈平安看了看小编的腰部,意问深长的说:听说你是周扒皮社长吧,“读书不觉春已深,一寸光阴一寸金”,你还是改名叫社短吧!
周扒皮社长落荒而逃,空气中只听到“神油”“缩骨”等等让人莫名其妙的词语。

花边二(书友投稿)
这一日,道老二怒气冲冲的提着仙剑来找老秀才
师徒五个,占位是这样的:
刘十六
左右 崔瀺
齐静春
老秀才

刘十六:干嘛?
左右:问剑找我
崔瀺:[抠鼻]
齐静春:[生气]先生你别拉我,我踹死他,敢来找先生的麻烦!!!唉?唉!先生,你怎么不拉着我
老秀才:[抠鼻]来,往这砍,来

今日特刊——
落魄山多大虫,豺豸,峰顶落有破庙。山中多大雪,一日,陈姓山主邀好友羡阳、景龙及其徒白首共聚赏景,然此地豺虫外出觅食颇繁,人兽不期而遇。众人择路而走,奈何豺虫等群起而围之,白首走脱不得,遂昏厥。而后转醒,方知虚卧于塌上,四肢乏力,动弹不得。月余,可行走自如,股间有隐痛。时而叹之,梦邪?非夢邪?

笔酣墨饱手写部优秀作品
作者 小师叔


转载来自公众号:剑来课代表-落魄山日报社

复制文章标题 复制文章内容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