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五章 道理听与不听,剑在 第三百六十六章 剑灵往北,左右往南-几两仁义道德-剑来课代表

剑来课代表 > 第三百六十五章 道理听与不听,剑在 第三百六十六章 剑灵往北,左右往南

第三百六十五章 道理听与不听,剑在 第三百六十六章 剑灵往北,左右往南


几两仁义道德2018-12-24 23:31:10

老龙城陷入光阴长河停滞不前的境地,诸多金丹元婴,被限制自由,可赔钱依然不觉天地异象,到底是何来历,真真好奇得很,期待解密一天。新章老大写了一点,眼蕴日月,九境武夫,陆地神仙没办法承受,纯粹武运胚子。上古神道的可能性越来越大,就是不知道文圣从哪里挖来的宝贝蛋。
推想,藕花福地,莲花洞天连在一起,有无可能是剑灵一剑剁开来的。。。哈哈哈
富家老翁老大解密了,喜好看直播玉圭宗那位(此宗福缘深厚啊,前有周肥送礼,后有打赏王目睹全过程),绰号“一尺枪”来此找无敌神拳帮帮主,“玉面小郎君”此行俗称“面基”
在杜懋自己看来,此次远赴宝瓶洲,与大骊合谋,整合老龙城势力,试探杨老头的底线,以及为桐叶宗实力扩张奠定基础才是重中之重,和左右较量以及杀陈平安都不过顺势而为,可有可无。殊不知在大骊和俯瞰两座大洲的圣人眼中,除掉陈平安才是首要。大骊不用说,与陈平安可以说宿有仇隙,只是因为天上的阿良而无法出手,于是借刀杀人就成了最好的选择。而两位儒家圣人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何尝不是想让文圣一脉彻底断绝。所以文圣到来的第一件事,就是对这两位圣人兴师问罪。 杜懋自己的本命吞剑舟被毁,阳神身外身被留不算,之前所得怕是也要尽数吐出来,加上左右的“不讲道理”,桐叶宗怕是要血本无归。
桐叶北部上空古稀儒士果如前文预测,是幕后黑手,亚圣系,但应该还不止此人,宝瓶南部上空儒士被打了声招呼,也可见一斑。。此局亚圣未必知情,是弟子自作主张,企图绞杀文圣一脉。桐叶宗中兴之祖看上了宝瓶半壁江山,早有布局,前文大妖为借口,试图瞒天过海,来此杀平安,斩左右,后整合老龙城势力,往北发展。两者各有所需,一拍即合。

趋炎附势,不过如此。崔瀺难得做了件好事。原来伪君子不止有王颀这类人,哪怕是文庙七十二贤,学问做的再高,做人也未必就无瑕疵。
好在亚圣赏罚分明,一个摘掉了玉佩,一个回文庙思过,怕是连文庙的神像都要保不住。亚圣从头至尾一副理亏之相,除了门下弟子之错,未尝没有当年三四之争的原因,若如老秀才所说,亚圣赢得并不算如何名正言顺,不知是不是文圣其弟子见到亚圣弟子如此作为。。所以一个离经叛道,一个走出三教合一。
说到这里,不得不提儒家道统内部问题。
从前面看,礼圣一脉明显不得势,猜测可能与道家相争有关,消失已久,所以亚圣系坐大。正所谓林子大了,什么那什么都有了。摊子大了,内部人心各异,为了所谓文脉香火,千秋万世,竟然出此阴招,真真是书都读到狗肚子里面去了。事实上,历史上也不乏其人、其DANG,坐而论道,起而不行,或者是空谈理论,只会聊天扯淡,风花雪月,于家于国皆无益处,或者满口仁义道德,背地男盗女娼,诸如此类兼而有之,不然哪里来的伪君子一说,亦有书生误国一说。我一直觉得儒家很多东西是被阉割过的。。。。
宝瓶南部上空的圣人倒说了句掏心窝子的话:断人文脉香火,只应该在学问上着手,只应以苍生社稷自己的选择出发,不该以力服人。一个飞升境的练气士,打着幌子,挑衅四位圣人默认的老神君,肆意打杀一位‘有可能是文圣门下弟子’的年轻人,不合理,不合礼!” 
是的,你要想证明你的学问对,应该以天下为己任,而不是打杀对方,一了百了。想想剑来魅力最大之处就在这里了吧,区别于传统小说。肉体的毁灭可能暂时让得势者得势,但不对的就是不对的,不会因为你杀了我,道理真相就不会存在了,它还是会在那里,轻轻挑起嘴弯。思想上的胜利才是真的胜利,可称“嘴炮”,哈哈皮下。看:
老秀才一屁股坐在墙壁破洞边缘,“道理讲与不讲,谁来说这道理,旁人听与不听,有些道理,始终都还在的,你们不懂。”,
有些人想吃屎,我都拦不住,我拦着讲理的你做什么?
呵呵,老秀才你讲完了,该我了吧!!
怼文圣
拖个腿。
元婴嬷嬷根本说不了话的情况下。。。爆其本命剑。
你们的道理,我一向很喜欢的,趁平安没醒来,赶紧做了在说。
那是相当的傲娇啊!
斩龙台前主人剑意所化,这个消息让老秀才汗如雨下,也对应了范峻茂没说完的话。(应该是大风的上司,居然偷偷哭。)如果有你在,天下应该没有那么多不平。也正是因为如此,平安说自己是不是错了,剑灵摇头。。。。果然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概只因此剑抚平天下不平事。
一通海扁,那是相当的霸气绝伦啊。
再说剑灵,每次出世都要遇到不少老熟人,让人不得不感叹剑灵第一任主人是个什么样的存在,又做了些什么。范峻茂如此激动,剑灵第一主显然与神道关系匪浅。但是剑灵又曾斩杀无数神灵,那么剑灵第一任主人,可能是先亲神道,又覆神道了。


四剑归处,已有下家。
冷猪头肉,祭祀所用吧,老秀才调皮。
金黄玉佩,浩然气,很配小夫子,文圣应该会留下给平安吧。经此一战,儒家内部以后对平安。。。。。应该还会继续出手,当然还是阴谋多数。。想想宝瓶女夫子。。。
至圣看老秀才,最顺眼,自夸,但也可以作证我以前的推论。
是谁想试探老杨底线呢?道家么?大骊?
藕花的原因可能有几个,未来妖族作乱,福地维持不住,老道搬家。

经此一役,朱敛,隋右边战死,朱敛为武疯子,战死不奇怪,也无东西傍身,隋右边在知晓利害的情况下又死一次,有破罐破摔的嫌疑,日后可能转为剑修了。朱敛,隋右边都不在,此时是卢白象魏羡向陈平安出手的大好机会,不过结合前文“国士相待”一说,可能性也不大。但在老龙应该不会,毕竟阴神在侧。


最凄惨的应该是郑大风了。一个最有脊梁的纯粹武夫,最后被打碎了脊梁,打散了那口真气,也打散了精气神。

所以陈平安会伤心,会自责。为郑大风而伤心,为自己没能做好护道人而自责。但这实在不算陈平安之过。赤子之心,能与圣人讲理,甚是教理,便是如此了。

此间看似事了,但老龙城几家实力依旧安然无恙,结合阴神一月之期一说,被试探底线的老神君应该要来收尾了,说不定就是郑大风的师兄李二来秋后算账。

只是再如何算账,郑大风也不再是当年小镇看门人了,伤心吹不掉。


转载来自公众号:剑来课代表-几两仁义道德

复制文章标题 复制文章内容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