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一十三章 大师姐和小师兄 炭雪总结-炭雪小蛟龙-剑来课代表

剑来课代表 > 第五百一十三章 大师姐和小师兄 炭雪总结

原章节--第五百一十三章 遇见我崔东山

第五百一十三章 大师姐和小师兄 炭雪总结


炭雪小蛟龙2019-03-18 11:58:13

一没忍住,又换了个标题,见谅哈~
一、孤男寡女喝酒篇
老大怕是又看大家评论了,上来就给了平安“飞”的解释。竺泉儿给做了个“云床”。
看别人伤心,劝也是种艺术。竺泉儿也看出平安的累,那种“心累”,真怕把人压垮。平安真心实意,竺泉儿胸怀坦荡。高承一事双方并无芥蒂。
酒,还是仙人酿,平安是真舍不得拿出来,这会儿不舍得,才有下文的精彩。
平安和竺泉儿分析了一下高承。如果高承被逼急了,心知自己必死,势必会拼个鱼死网破,玉石俱焚,而不再是步步为营,徐徐图之。那时候北俱芦洲南部都会被波及,损失当得起相当惨重二字。所以,高承一事,还没完。毕竟高承不知道平安的那些个大靠山,初一也是其性命攸关之物,付出那么多的代价,不就是为了平安离开北俱芦洲之前,交出初一。
被高承盯着的感觉真的很累,正如平安说的,一路上,看谁都像他,时刻提防。那么进了鬼宅之后,看谁又都像陈平安。为什么?这就好像当初在小镇齐先生看陈平安一样,齐先生选择维护平安一样,他选择走和齐先生一样的路,不能让这些无辜的人,因为自己而遭受牵连。这样的心力较劲,能不累么?
文中也交代了,平安还是六境武夫,破境需要两个契机,一个是英雄胆(自己凝结?)
一个是拳法驳杂,契机有可能是见到张山峰之后,利用太极,来一个融会贯通?
平安一句输给曹慈三次,有点儿丢人,让竺泉儿思绪翻飞。不是谁都能有机会和高手比试的,毕竟同意比试,本身就是对对手实力的认可。这一想,文圣一脉,哪个不是让人高山仰止之辈?尤其是那个左右,不仅剑术高明,能打,长得还不赖。
每天切磋剑术,呵呵!除了嫁给他,谁天天陪你练剑?
终于明白过来的竺泉儿才发现,这可是左右的小师弟啊?(那岂不也是自己的?纯粹意#吟)帮忙说说好话啊,看看我当你个师嫂合适不?左右多好个人,看人不看脸,看心性,我竺泉儿的心性当然不差。平安自是不敢称是了,这个大师兄可还没咋认可自己呢,事儿没办成不要紧,再耽误你竺泉儿的大好前程。
都喝了好几壶酒了,才发现俩人单独相处的不妥,虽然二人坦坦荡荡,但是瓜田李下的,架不住众口铄金、三人成虎,一旦传了出去,陈平安与竺泉儿单独在云海之上,云朵激荡,此处省略七十二个字。
陈平安慌了,不舍得的酒一股脑的往外送,还打白条,都没发生啥就心虚成这样,哈哈,人间竺泉儿都没觉得自己咋地呢?真跟发生了啥事儿似的。
心药还需心药医,解铃还须系铃人。
陈平安还是得靠自己!
二、渡船篇
渡船上还有一帮心脏堵嗓子眼儿上的人。
毕竟是死了个七境武夫供奉,铁艟府的魏白真是左右为难。
还好平安主动来了,虽然给的台阶让他们憋屈一点儿,但是毕竟人剑仙拳头大,给留的脸面也说的过去。就受着吧。(其中各种机锋老大写的透彻,就不罗嗦了。)
说一说老嬷嬷。平安那个故事,匣子里不用想了,婢女的人头。正如上一章说的,有些大人物身边的人,更可怕。平安说这个故事,老嬷嬷露了杀机,心中想到拉着魏白和青青垫背,平安并未再说啥,不过老嬷嬷在魏白那边,也就呵呵了。
其实,这时候的平安,是那个释放本性的平安,所以渡船事了,平安六步走桩,最后走栏杆,以静心。
心静,光浴金身,宛若神灵。
三、一缕残魂篇
   没有陈平安在身边的赔钱,是两个赔钱。
   背书没有落下,因为师父是有交代的。然后想念师父,当然也没落下。
   在课本页码上画陈平安,做陈平安练拳、练剑的小动画片(我也玩儿过),课本不让画,就画课外书。给蚂蚁画地为牢也有意思。不与其他同学玩耍,自己的孤独,成了别人眼中的另类。陪伴自己的,除了想念中的师父,还有大白鹅和大公鸡,以及自己的“泥兵土将”
   大白鹅是崔东山的绰号,大公鸡我猜是朱敛(公鸡走路,像朱敛背手走路)
   然后,泥人被人给毁掉了,大白鹅被自己家主人弄死用来讹钱了。
   用朱敛的话说,这件事不单单是这件事儿这么简单,可是俩人也么得办法。
   赔钱的心,仿佛只有平安能解开。
   来了个周米粒,小姑娘不再孤单。那也是师父的弟子哟,还捎来了师父的话。
   一眼看出米粒是个小鱼怪的赔钱,张嘴就说吃水煮鱼,果然是平安大弟子啊。玩笑归玩笑,师父捡来的,那就是好人,自己不也是师父捡来的?
   小老弟的狗儿,还是摆脱不了赔钱的魔爪啊,天天被抓着头问来问去的,只会汪汪汪,应该是有人欺负周米粒了,但是狗娃不能言语啊。初来乍到的米粒,哪敢惹麻烦?
   小兔子来了,一出场就跟赔钱演了一场精彩的拳法。然后跟米粒儿说“我是小师兄”
   多暖啊,大师姐,小师兄。
   高承的一缕残魂被弄出来了。多说一下,能猜的出来有,毕竟东山是要出场的。那么观主是故意还是真的没看来?一种分析,观主只出了百分之五十之力,找出一缕也算出力,里子面子都有了,至于再有没有,观主也不管,看你陈平安的本事了。
   日月之辉,米粒之光,都是光辉,并无大小~
   小兔子会为他们出头的,哼哼。至于那缕残魂,以后怕是能成为制约高承的关键手段之一。
四、做客春露圃篇
渡船一役,陈平安声名大噪啊,去春露圃做客,亦被对方慎重对待,招待一事,绝不含糊。
与宋兰樵的交情仍在,已晋级无望的宋兰樵借平安之势扬眉吐气了一回,但并未因此嚣张,反而更加本分得体。细水方可长流。
下榻之处,无福消受美人恩,又恐婢女因此累及,当真好人难做。
自己也是白衣摇扇,风度翩翩,
怎么就不如柳剑仙了?
我还有个弟子,叫崔东山呢?
长得更漂亮~
就这样,要吃午饭了,结尾就不罗嗦了,欢迎留言补充~
转载来自公众号:剑来课代表-炭雪小蛟龙

复制文章标题 复制文章内容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