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人文 书简湖故事集一(刘重润与马远致)-炭雪小蛟龙-剑来课代表

剑来课代表 > 其他好文 > 同人文 书简湖故事集一(刘重润与马远致)

同人文 书简湖故事集一(刘重润与马远致)


炭雪小蛟龙2019-01-10 11:35:56

同人文 书简湖故事集一
作者:炭雪小蛟龙
一  重润响朱弦
正月初一
大元国
长公主府,大宴群臣。
长公主刘重润,大元国国君刘棣姑妈。小君王刘棣时年垂髫便被姑妈推上了王位。与历代王朝如出一辙,刘氏王朝历经龙兴立国,辉煌盛世,逐渐衰落,后又中兴重振,然积重难返,现如今已到了竭力维持这一地步。而王室血脉也如同这王朝一般,式微凋零。如今,可担大任的正统血脉,仅存刘棣一人,而先帝还未来的及再努力开支散叶便已西去。这刘棣无需担心有人与其争夺皇位,便被姑妈长公主殿下领上了金銮殿。
刘棣实属年幼,坐在龙椅上望着殿下跪着的群臣倍感新奇,看见姑妈长公主殿下站在旁边,便拍了拍龙椅“姑妈,龙椅这么大,坐啊!”
长公主殿下并未推辞,说些臣下不该之类的话语,而是凤目微睁,凝视殿前,向右一跨,一刷长袖,端坐在龙椅上,殿下众臣并未觉得任何不妥。实则当前,长公主殿下为当朝第一人也。
王室式微,血脉凋零,先王驾崩后,只剩的兄妹二人独撑大元王朝。幸得长公主自幼聪慧,揽群书,擅谋略,且生的方桃譬李,方额广颐,女中丈夫也。其王兄曾经称赞,“重润若生为男子,孤自当让贤也”。面对朱荧王朝的咄咄逼人,兄妹二人戮力同心,竟硬生生的撑了十余年,可惜天不佑大元,刘永忽染恶疾,久治不愈,撒手人寰。幸好所生一子,不然大元刘氏不用朱荧来灭,自己便于时间长河中断流了。
大元国先祖也是一号人物,杀伐征战数十载,创立这一王朝,自是有自己的气概。自立国之始,便立下一规矩,不做朱荧王朝藩属。立国之初,国力昌盛,举国上下同仇敌忾,面对泱泱朱荧王朝亦毫无惧色。只是如老话讲的那般,打江山容易守江山难。大元国传到了第七代便已现大宇中顿之象,第七代,正是这个稚子君主刘棣。如今大元国气数将近,长公主竭力维持,自是心力交猝。幸而如今大元国里如此不堪,朱荧王朝视其为砧板鱼肉,如猫戏鼠般,并不急于一举拿下,大元国得以残喘。
如今长公主殿下已二十又六,却仍单孑独立。举国上下,确实找不到担得起驸马一职的男子,只怪长公主太过优秀,如今又大权在握,更无人敢提及驸马一事。然,对长公主仰慕之人却是恒河沙数,只不过自惭形秽,想想也便罢了。
新年伊始,小君王登基不满一年,又年岁尚幼,国是均由长公主殿下代政,肱骨老臣一同辅佐,朝堂局势还算得上平稳。今日长公主在自己府上宴请一众枢要大臣,小君王没有来,毕竟是王上,于礼不合。
“诸位大人,我大元刘氏,多亏了在座各位,新春已至,望诸位大人能为王上分忧,来,我敬各位一杯”。长公主起身,右手举杯,于面前一横,随之仰脖尽饮,如此豪迈,女中豪杰。
在座的大元国诸臣起身,双手持杯,面向长公主一揖,“谢长公主殿下,我等定为大元国尽心尽力。”
随后,觥筹交错、鼓乐齐鸣、轻歌曼舞,好一派歌舞升平的景象。
刘重润端坐正位,望着相谈甚欢的各位大臣,心中微叹,能真心为大元卖命的能有几人?也许早有人对朱荧王朝心有所属,只是,如今的大元国,经不起一次血腥的清洗,更何况那年幼的侄儿,禁不住奸佞小人挑唆,对自己也是心生隔阂,想争一争那无上权力,殊不知,这大元国已是风雨飘摇,自己支撑已是心力交猝,你一个小儿,能做得了什么。刘重润心中冷哼,竖子!
目光及至宴席末处,见一男子坐于案旁,与邻桌把酒言欢。此人生的端是丑陋,那口龅牙,长的实在是引人入胜,脸上其他五官实在是容易让人忽略。刘重润心中不喜,此人面生的紧,席间位置最末,可能是哪位大人新提拔上来的下官吧,能带来赴宴,想必是胸有诗书,只是这相貌气质,实在是让长公主殿下不敢苟同。
想到这,刘重润看向左边,坐在首位的当朝太傅,曾经的太子太师,文臣第一人陈知礼,“太傅,不知坐在那边的是哪位大人?本宫似乎并未见过。”语毕,微微向远处颔首。
陈知礼顺着长公主目光看去,心中已是了然,暗叹,这礼,收的烫手啊!
“回公主殿下,此人名曰马远致,腹中颇有文墨,刚刚提为翰林院少卿。”
马远致,寒门出身,机敏聪慧,苦读书。他的梦想很简单,只为有朝一日能登高庙堂,出人头地,摆脱自己寒门命运。有道是天道酬勤,加上马远致年少时另有机缘,入了一游历大元国的修士的法眼,说其有鬼修天赋,资质不错,相识即是有缘,传了功法,并指点了半年。这马远致也是有毅力之人,这半年之内,竟然突破到炼气第四境,令这个马远致眼中的大修士也称赞不已。其实马远致对鬼修之事还是很排斥,修炼,只为安身立命,却从不显露自己鬼修身份,毕竟读书之人,说是鬼修,如何对得起自己苦读的那些个文字。那个修士也是随手而为之,并无收徒打算,只是在临走时告诉马远致,鬼修修行,魂魄大有裨益,若是战场,自然有益修行,并赠与其一能搜集魂魄的下等法宝,留之无用,权当结一善缘吧。
大元国近年战事不断,马远致一边寻找入仕的机会,一边悄悄用修士给他留下的法宝搜集魂魄。说来也巧,一日他在战场附近扫荡,冷不丁碰到大元国一支军队返回查看战场,面对长相猥琐的马远致,士兵们自然横刀相向。亏得,马远致头脑机灵,自称读书人,看到我大元士兵奋勇杀敌,自己亦想与诸位一同奋战,只可惜双手只有执笔之力。众兵卒看着这读书人,确实无啥杀伐之力,便是自己晚上在小娘皮肚皮上奋战一夜,第二日也能杀他个十个八个,但也不好直接放了,万一是敌国细作假扮,那可是要掉脑袋的,于是押解至大帐之中。
也是马远致运气好,帐中将领为左偏将许中原,其父不是别人,正是大元国大将军许界。俗话虎父无犬子,许中原也许入军得了其父的便利,但这军功,这麾下一众袍泽,却是实打实一仗一仗拼出来的。马远致没有哭着喊冤,只是心中坦荡,与许中原交谈一番,更是作诗一首,此诗名曰《无衣》,
· “岂曰无衣?与子同袍。王于兴师,修我戈矛。与子同仇!
·   岂曰无衣?与子同泽。王于兴师,修我矛戟。与子偕作!
·   岂曰无衣?与子同裳。王于兴师,修我甲兵。与子偕行!”   
许中原不是那莽将,见得马远致谈吐不俗,大有诗才,起了爱才之意,对其好生招待。
此诗也传遍军中,马远致得已被许中原引荐给自己的父亲许界大将军。只是读书人自是不适合在兵部,源于许界大将军的关系,于是陈知礼便成了马远致的座师。太傅陈知礼便安排马远致做了翰林侍读。说来当时这首《无衣》先王也很喜欢,所以陈知礼也就顺水推舟了,安排个闲官侍读,以后的前程,可就看马远致自己的了。马远致也未暴露自己修士的身份,当初敢只身入军帐,何尝不是仰仗自己已入中五镜的实力,想走,还是很容易的。
然而,老天爷不能总往他头上掉金子,掉多了,也容易把人砸晕。至先王驾崩,马远致在这侍读一职上蹲的稳稳的。这不,新君登基之后,才得已提升一级,升为少卿之职。马远致也是混迹几年官场的人物,新君当政之后,穷尽之力,搜来一副书院君子墨宝,赠与座师陈知礼,求得在长公主殿下露脸的机会。也是这副墨宝陈知礼着实喜欢,便在长公主的开年大宴上把马远致也安排了过来,只是座位只能是末尾。马远致得知能够参加长公主的宴会,对陈知礼感恩戴德,恨不得称座师为再生父母,然后回家好生准备,准备在宴会上崭露头角。
心中感叹,人长得丑,也是那么醒目,陈知礼继续说道,
“就是那位当初写了《无衣》的马大人。”
“哦?太傅这么一说,本宫倒是想起来了,不知这位马大人又有何佳作问世啊?”刘重润实在不想再被辣眼睛,只是跟着太傅的话语顺嘴一问。却不知这位已是六镜的鬼修马远致的目光一直在偷偷的看向长公主殿下。
当长公主殿下入席,与众臣见礼之后,马远致的心跳就不自主的开始加快了。
美,真的美,一见倾人,再见倾国,马远致觉得自己的人生目标已经改变。什么登高庙堂,什么平步青云,哪有当上驸马来的幸福,天天能看到这么美的女子,此生无憾。
当然,马远致还是知道自己的身份的,当下感觉压下内心的悸动,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与邻座大人高谈阔论,希望能引起长公主殿下注意。
听得长公主殿下向座师问起自己,马远致觉得自己的机会来了,是时机一展我马远致才华的时候了,看长公主殿下,求贤若渴,我马远致今日当一鸣惊人。
杯中斟满美酒,马远致起身遥向长公主行礼,
“长公主殿下,微臣翰林院少卿马远致,今日得以参加长公主殿下的宴请,臣三生有幸。微臣不才,愿赋诗一首,以此助兴。”
见得这马大人自荐赋诗,在座大臣自是拍手称贺,
“哈哈,马大人,好雅兴,我等洗耳恭听。”
刘重润心中不喜,倒不是马远致在宴席上的行为有何不妥,宴中赋诗,本就是一桩美事,实在是这人相貌,着实不讨喜。但毕竟是国之大臣,刘重润面色不变,看向向自己行礼的马远致,
“本宫之前听闻马大人满腹文章,一首《无衣》,更是在军中传唱,聚我军心,今日本宫也是好奇,马大人今日会有何佳作问世。”
“那微臣就献丑了!”
马远致压下狂跳的心脏,收礼挺胸,心中再次感叹长公主的仪态不凡,气质高雅。右手端觥,左手背于身后,略作沉思,随后高声吟出昨晚已做好的诗句,
“诗名,奉和献岁宴宫臣”,
“履端初起节,长苑命高筵。肆夏喧金奏,重润响朱弦。
春光催柳色,日彩泛槐烟。微臣同滥吹,谬得仰钧天。”
(本诗作者,虞世南)
吟毕,马远致将杯中美酒一饮而尽,略带得意,目光一扫众
人,然后看向长公主。            


转载来自公众号:剑来课代表-炭雪小蛟龙

复制文章标题 复制文章内容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