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八十四章 下完棋抄完书-几两仁义道德-剑来课代表

剑来课代表 > 第三百八十四章 下完棋抄完书

第三百八十四章 下完棋抄完书


几两仁义道德2018-12-21 21:50:34

这章主要说了两件事,崔东山和卢白象“学棋”,陈平安思量如何教裴钱。一件件道来。

下棋一事,卢白象之所以觉得自己可以下出巅峰局,是因为卢白象在藕花福地那个时代里于棋道无敌,出藕花福地以后一样“未逢敌手”,崔东山是第一个能让卢白象自认为倾力一战的人。而崔东山说那是他的错觉,则是因为崔东山棋道高出卢白象太多,多到卢白象根本没有“倾力一战”的机会,从两局中一局棋至中盘即败,一局勉强拖至官子就可以看出来了。

查了查关于围棋的几种下法,分先局中,默认两人棋力相当,因为执黑先行,所以终局计算时执黑棋者需还子三又四分之三;让先局则是水平略低的一方执黑先行,但终局计算时不贴子;让子指两人棋力差距大时,由实力低的一方执黑棋先在星位放几子,再由白棋先行,终局计算时,贴还让子数的一半。

所以在本章中,让子局卢白象不答应,而卢白象执黑先行,自然要问崔东山贴还几子,崔东山极为不耐烦,那是因为在其眼里,卢白象连和自己下至终盘都未必能做到。

事实也确实如此,卢白象苦苦思索,崔东山落子如飞,高下立见。卢白象曾对隋右边说,你没办法让我下出手筋棋,而对于崔东山来说,同样只需无错,卢白象就必败无疑。

说到底,在崔东山眼里,卢白象的棋道就如同稚童而已,所以当卢白象说不用让子也能知道差距的时候,崔东山会说他是盲目自负。两局下完,卢白象知道自己与崔东山差距极大,但到底有多大,自然就说不上来了,不然也不会有最后那两问。不过话说回来,卢白象以崔瀺的天下第一小尖开局,是何等班门弄斧,如果换一种棋路,卢白象都未必会输得这么惨,只不过输的多惨只对卢白象自己有区别,在崔东山看来都一样罢了。
彩云十一局,应该是二人以天下为棋盘,天下大势走向为棋子,推衍天下大势。毕竟一个近道,一个得道。
可真会如此容易么?人心背向是最难测,且一这个变数最难测。


再说一遍四人各自的那句话,隋右边是炼化本命物,卢白象是花钱如流水,魏羡是陈平安死则四人皆死,陈平安不死,四人死后可以用一枚金精铜钱复生,朱敛则是复活会“跌前途”。

事实上对于陈平安来说,显然隋右边的话最为重要,而隋右边的性格则注定她不会是说谎的人,这大概就是老道人的心智所在了。朱敛曾劝魏羡不要贸然寻死,那么朱敛的那句话应该也不会有假。卢白象心胸坦荡,虽然话语内容很无用,这样反而更真实。那么说了谎的人,只有魏羡。从语境上看,也是如此,魏羡应该留了半句。

所以崔东山才说,魏羡有点危险。崔影帝化身福尔摩斯。

魏羡的后半句,已经证实为真,那么可能是假话的,就是前半句了。除去魏羡的三人都知道,杀陈平安者得自由,只有魏羡的这半句话,与三人所知截然相反,那么这句话是假话的可能性就更大了。如果这句话为假,或者说半真半假,那结果就是,陈平安若被外人所杀,则四人皆死,若四人之一杀掉陈平安,则杀人者可独活。

所以魏羡大概和其他三人一样,不会允许其他三人中有人杀掉陈平安这种事发生,所以干脆说陈平安死则四人皆死。

至于为什么魏羡第一个出来却没有出手,那就是他的聪明所在了,因为他自知,杀不掉。换做其余三人,应该都会冒险出手。

魏羡看似最老实,实则城府最深,这才是他危险的地方。从四人中只有魏羡说出“察见渊鱼者”这句话就可窥得一二。不过崔东山又说,这有算得了什么?很简单,任你城府再深,也深不过我崔东山。

陈平安在街道闲逛,对于武庙馈赠一事不抱希望,未必是陈平安看不上眼,而是陈平安自知远没有曹慈那样的武运,只能靠自己实打实打出一个武夫六境。陈平安觉得自己可以争一争最强五境,还是小瞧自己了,早知道在曹慈眼里,陈平安必是自己之后的最强五境。

对于裴钱的教导,如先前所想,陈平安生气,是因为裴钱知错不认错不改错。但是裴钱说到底也不过是个十一岁的孩子而已,她这次的激烈反应也引起了陈平安的深思,即,怎么教才是对的。但是陈平安苦思仍旧无果,因为像陈平安这么大的时候,就没人教过。

短短一句话,其实道出了陈平安童年远比裴钱要多的辛酸。

陈平安问女鬼仍旧无果,但却在庄稼汉那里找到了答案。

言传身教,身教远比言传重要,陈平安但管这样步步问心无愧地教下去即可,未来仍会有无数种可能。但无论何种可能,他陈平安都在。

这就够了。小夫子,稳。

最后,裴钱抄完了书,就在等着陈平安。裴钱回忆起陈平安给自己敷药的情节,可见小裴钱是深知陈平安的好的。只是孩童心性使然,闹过脾气,也不好开口认错。

好在陈平安不会计较许多,悄然之间,两人已然如初。


转载来自公众号:剑来课代表-几两仁义道德

复制文章标题 复制文章内容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