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四十四章 山水颠倒风雪夜-几两仁义道德-剑来课代表

剑来课代表 > 第七百四十四章 山水颠倒风雪夜

原章节--第七百四十四章 山水颠倒风雪夜

第七百四十四章 山水颠倒风雪夜


几两仁义道德2020-04-27 16:12:21

第七百四十三章 天下小心火烛 第七百四十四章 山水颠倒风雪夜 看点

    『桃李春风一杯酒,江湖夜雨十年灯。』

    细数陈平安张山峰徐远霞的相遇相识,首次相遇在古榆国的鬼宅中,道士张山助大髯刀客杀妖,陈平安一人对上榆树精魅。最后一次分别则是在一处陈氏小山村里,陈平安仍在江湖,徐远霞独自归乡。

初识在陈平安送剑的路上,陈平安十六岁左右。

最后一次分别前,在三人游历青鸾国之后,陈平安二十出头。

徐远霞临行前,喝过了陈平安的妖丹药酒,二人约定,在徐远霞破开五境瓶颈之后,陈平安送酒给徐远霞。

如今徐远霞早已六境,二人分别也已经十年有余。对于是修行中人的张山峰和陈平安来说,十年并不长,但对于只是六境纯粹武夫的徐远霞而言,十多年已经改变了许多事。比如徐远霞曾与陈平安笑言,要好好修行,自己好在家乡与旁人吹嘘。如今年过半百的徐远霞,却已经连自己的六境都不与旁人提起了。

快刀烈酒走江湖,白首清茶归故乡。 大概一身豪气,也留在了那一趟江湖上。

徐远霞与雪中的温华有些相似之处,一趟江湖走过,留下些故事与回忆,所牵挂的,就只剩下仍在江湖的兄弟。

没有人能够一直是少年,这或许也是山上人难以与山下亲近的原因之一,一次闭关,不知人间寒暑,一朝下山,已人人皆是烂柯人。

『世间好物不坚牢,彩云易散琉璃脆。』

羡阳赊月,天造地设。崔东山牵红线在前,崔瀺送媳妇在后,这大概就是两人的默契所在了,再加上落魄山上月色最多,赊月最终还是没有绕过落魄山。

余倩月,灵感来自赊月即欠月,或许在赊月心中天下月色皆是其一人所有。倩月与羡阳好像还更登对一些,告诉赊月落魄山还远,就是刘羡阳的小心思了。

刘羡阳的小机灵,加上洞府境的大水怪护法,让赊月“自投罗网”,本就有些小小忧愁的大水怪,在听闻别人的一些算不上如何善意的言语之后,就又多了些不大不小的忧愁。与没有人可以一直是少年一样,也没有人能一直停在少年,小米粒既然成为了落魄山护法,就终究有些东西要独自承受。周米粒的天真心境,是落魄山众人一直在用心守护的东西,但成长一词之所以让人唏嘘,就在于其不可避免,小宝瓶会长大,小赔钱会长大,小米粒也一样会长大。

只不过身为大水怪,周米粒的长大大概会与前两位不同,悄然而至的一点点忧愁,在好人山主归乡之后,也大都会被喜悦冲散。

『“人生苦短,练剑太难。”』

婆娑洲有陆芝齐廷济,宝瓶洲有米裕,对于这些生在长在剑气长城的本土剑修而言,一生所做之事,只是杀妖而已。只要继续身在战场出剑,就好像还置身于那座剑气长城之中,可以出剑不停,心中快慰一二。

前有元青蜀,后有黄童,在剑气长城死得,在浩然天下一样死得。黄童不愧董老剑仙送行。不唯有剑气长城有剑仙。

自认不通文墨的剑气长城剑修,杀妖御敌从来不含糊,浩然天下的一些读书人,骂起自家人来也一样不含糊,真是一个不小的讽刺。读书人杀人不用刀,一张嘴,一杆笔就够了。

只不过这些言语,对陈淳安或者崔瀺本人来说大概都不痛不痒,也影响不到在战场上出剑的一位位剑修就是了。

人生苦短,练剑太难。

练剑再难,出剑不难。

『长生不朽,逍遥山海,餐风饮露,不食五谷,已是异类也。』

宋集薪,“集薪”为帝,又是柴火,刘羡阳,阳燧取火于日,阳燧即是凸面铜镜,古人取火所用。五月初五,则是祭祀的时辰。配以月,指被崔瀺送来的赊月。

就像昔日五行齐聚小镇,王朱走江化龙一样,这次的万事俱备也是国师的手笔。所以崔瀺才会选择在这时候换回陈平安。

李柳与秀秀最终选择了两条截然不同的道路。以后的李柳大概就只是李柳,所以会越来越有人气烟火气,一直外热内冷的阮秀,选择了重新归位火神,不出意外,这便是崔瀺与杨老头的在小院的那一场密谈所谋之事。

天开神秀,秀神开天。加上持剑者,杨老头等人的协助,再开飞升台,重现当年天庭。

对于阮秀的想法,刘羡阳哪怕不知,也或多或少有所察觉,所以才会以骊珠洞天当年事相劝,可以阮秀终究是神灵,与人族依旧是异类,就像对陈平安的喜欢,一开始也算不上是真正的喜欢一样。更何况,这一场万年未有之壮举,也不是阮秀一人可以决定的了的。

阮秀重新成为火神,所针对的不出意外便是对浩然天下虎视眈眈的远古神灵。周密让萧𢙏跻身十四境,借此吸引远古神灵对浩然天下的仇视,这也是阿良成为十四境之后从不回浩然天下的原因。不管是火神炼杀神灵余孽,还是再开飞升台重现当年天庭,浩然天下的压力都会减少许多,左右可以入十四境,阿良可以归乡。

不难想象,崔瀺付出的代价应该不会小。

崔瀺的谋划往往极为功利,不将人情顾虑算计在内,陈平安则不然,归来之后的陈平安未必会完全按崔瀺的想法行事,不排除陈平安会阻止阮秀的可能。

但阮秀成神的代价或者说结果尚且不明朗,没办法细究陈平安的选择。若是结果不尽人意,也许陈平安持剑敕神的那一日就不远了。

妖族兵分两路,同时进攻宝瓶洲与婆娑洲,绝对不是一个明智的选择。有趣的是在周密眼里,不管是妖族还是人族,都只是其走向成神之路的棋子罢了,托月山大祖更是全然放权给周密,这才有了当下这个让斐然费解的面。或许周密对与神道关系密切的骊珠洞天有些执念也说不定。

『近乡情更怯,不敢问来人。』

崔瀺与陈平安换位,陈平安得以回到浩然天下,崔瀺与阿良亚圣甚至老瞎子一起剑指托月山。老瞎子收徒之心已起,这很大可能上会成为崔瀺说动老瞎子的契机,托月山作为两座远古飞升台之一,或许与骊珠洞天的这一桩密谋有关。至于是解决掉远古神灵余孽,还是重建天庭的变相收编,尚且不明朗。

对于山水颠倒,陈平安的心情大概会比较复杂。山水颠倒的第一个代价,就是崔瀺这位绝对值得陈平安叫一声大师兄的崔瀺,从此再没有后路。毕竟大事已了,在这位国士眼中,自身之死,也一样是小事。

近十年枯坐长城,又是两座天下交战之时,世事无常难料,鬼宅中做冬笋炒肉的老婆婆,梳水国爱吃火锅的老剑圣,都只是陈平安心中所挂念的一部分,如张山峰,徐远霞,钟魁,齐景龙,陆抬,还有左右,崔东山,落魄山众人,每一个人,每一处景,甚至每一个尝试过的人间吃食的改变,都足够成为近乡情更怯的理由。

握住了剑,去屠杀当然不难,去守护,便往往没那么容易。
转载来自公众号:剑来课代表-几两仁义道德

复制文章标题 复制文章内容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