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儒阴法--孔子诛少正卯其三-诸道之迹-剑来课代表

剑来课代表 > 其他好文 > 阳儒阴法--孔子诛少正卯其三

阳儒阴法--孔子诛少正卯其三


诸道之迹2019-04-02 11:56:03

孔子诛少正卯这一事件真假不论,但是这一案例对中国此后的政治制度和司法机构都产生了源远流长的影响。拿一个案例作类比,扶不扶这一事件的确对社会的风俗产生了糟糕的影响,而这种影响是即使十几年后朱子之流竭尽全力的把那件事说成另外一番模样,也难以改变的。孔子诛少正卯旧有这样的影响力,基于其儒家至圣的身份,这种影响只会更深更远——无论好坏。
 如标题所言,这一系列主要分析的是阳儒阴法这一延续了几千年的封建统治思想,而这一封建统治思想是建立在集体家国主义上和儒家伦理体系上的。
 孔子诛少正卯就事件本身而言,若其背后原因如我猜测的一样其本人犯了众怒而被诛之,亦或者可能性更小的如曹操杀粮官以平众怒。众怒的对象是否是少正卯并不重要,关键在于一个众字,阳儒阴法最求的结果正义是建立在集体主义上的。即首先要保证集体的利益,然后再为了保证集体的利益而保护个人的利益,这是中国传统思想与西方的对立点,这是在司法上孔子诛少正卯的代表意义。
 阳儒阴法是一种外松内紧的统治策略——表面仁政、实际法治。既能笼络民心,又能保专制。而儒法两者的博弈就是各抒己见了,就像法律、政治、舆论对某些事件的影响一样。阳儒阴法的根本在于治国,而非保障个人的自由与人权。而“阳儒阴法”的策略之所以是一种成熟的治国策略,有三点原因。
 其一,它代表了一种兼容并蓄的政治心态,这样,就既避免了纯任儒家的迂腐柔弱,也避免了纯任法家的苛察严酷。
 其二,“阳儒”即公开倡导儒家思想,说明统治者已经清楚地认识到教化人心和思想宣传的重要性。同时,“阳儒”也代表统治者已经意识到“诛心”比“诛形”更加重要,这是治国技巧更加圆熟的标志。
 其三,“阴法”即在实际政治活动中推行并依靠法家,说明统治者已经告别了传统儒家的空洞的政治理想主义,而具有了清醒的政治现实感。
 这是阳儒阴法在政治表述上的三个优点,此外儒法二者在大方向上还蕴含了另外一种司法治理观念——礼不下庶人,刑不上大夫。
 虽然偶有意外,并在后世被刘邦和朱元璋这种平定天下的霸王家改变,但是这个系列讨论的主要是早期儒学到汉儒的成熟时期,成形与两宋,明清二朝的理学就之后再作探讨。
 礼不下庶人,刑不上大夫在宋朝时发展到了巅峰,可惜宋朝因为其本身的先天不足,阉割了儒家的尚武精神,导致其仅局限于文官集团当中,作实可惜。
 儒家没有天有十日,人有十等这种严苛的等级观念。而较为宽泛的把社会分成了食人者与食于人者这两个宽泛而可以流动的阶层,即庶人阶层与士大夫阶层。
 法家是大多用来针对庶人阶层,儒家则更多的针对士人阶层。孔子因为其政治理想而要以礼的形式使天下重新平稳起来,但是他也认为礼实在太过繁琐的。无事遵守自然无所谓,生死关头便是妨碍,以孔子一次未割正便食为例,这便是礼这种华饰的变通之法。而法则更对的是以不变而治民,对于庶人若不服法便天天闹来闹去还怎么做事,法有些是可以改的,但有些是不可以改的。所以大方向则是礼不下庶人。
 而对于士人阶层,当他们失去权势成为庶人的时候,自然是法家手段。但是单纯的法家手段是治不了他们的,大夫犯错而且还是大夫的时候,法律不考虑阶层性而要求平等是不可能的,这方面对于西方法律体系的认知以后或许会谈到。
 那么对于这些犯了错,仍旧是大夫,而且你拿他没有办法,强行惩罚这些在当时有封地、军队、财政权利的人,只会得不偿失,改怎么应对他们呢?孔子回答的是礼,也是教化,也可以认知为社会共识,在日本的耻感文化或许能够更好的理解这一点。
 孔子认为,大夫犯了错,不能也不可能在当时的社会环境下用刑法惩罚他们,那么救送给他们一把剑,让他们自杀。
 而促使他们自杀的,便是他们所受的教育,来自社会全体的压力,或者说礼的约束。就如同日本因使家族蒙羞而以死洗刷冤屈的耻感文化,一个家族内部在家国主义下为了维护更多人利益对其成员的荣誉谋杀都是这种制度的体现。
 阳儒阴法,是针对整个社会维持稳定开出的一剂良药,在当时的社会环境具有相当的先进性。在维持礼不下庶人,刑不上大夫的根本之余,充分发挥变通的儒家特点,为维护民族存续发挥了重要的作用。
 至此,孔子诛少正卯三篇结束,若有此后有空闲,会继续写孔子的百日执政系列。


转载来自公众号:剑来课代表-诸道之迹

复制文章标题 复制文章内容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