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来人物随笔--《爱吃葱花的她》-穷酸秀才惹人笑-剑来课代表

剑来课代表 > 剑来人物随笔--《爱吃葱花的她》

原章节--第六百三十五章 日就月将

剑来人物随笔--《爱吃葱花的她》


穷酸秀才惹人笑2019-09-10 07:27:11

一座古老的关隘,三月悬空。

另一座天下,月儿弯弯照九洲,万千星辰点亮漆黑夜空,月光洒落大地,偷偷观望多少痴情人。

剑气长城,一座古老城墙牢牢屹立于蛮荒天下,万年不倒。

城头的街道,抬个头都能看到御剑飞行的剑仙,这道独特的风景线,其他天下是见不到的。

一艘跨洲渡船停泊在倒悬山码头,在缴纳了那笔天价过路费后,船中修士陆陆续续走下渡船,有的人怀揣梦想而来,有的人为了看一看那座天下第一城墙,还有的人为了赚那昧着良心的巨额差价,各怀心思。

一个年轻人走下渡船跨过那道门,狠狠吸了一大口空气,没啥特别的味道,就是空气有点“辣”。

————

剑气长城某条陋巷里,开着一家古怪的酒水铺子,铺子是由两人合伙开的,大掌柜的是个独臂女子,为人沉默寡言。二掌柜的是个和谁都能聊得来的年轻男子,据说是宁家的女婿。

酒铺外摆放着七八张桌子,来此喝酒的剑仙们三三两两拼凑在一桌,吃着一碗阳春面就着一碟咸菜,时不时小酌一口,恰意人生不过如此。还有那没有座位的剑仙半蹲在酒水铺子旁,端着面条喝着酒,如此古怪的一幕,剑气长城独一份。

角落里,剑仙陶文倚靠在墙角喝着最便宜的竹海洞天酒,小口小口的吃着面条,看着略显拥挤的酒水铺子,陶文脸色古怪,狗 日 的陈平安到底安排了多少酒托啊?他现在看谁都像酒托!

这座被酒鬼剑仙们起了个坑人铺子外号的酒水铺子,那是让人又爱又恨,爱它便宜低价无拘束,恨它处处套路没底限!

彼时曾有年轻男子端着酒碗与众人闲聊打屁蹭自家的酒水,前脚骂一句某位剑修“占着茅坑不拉屎,这么多年还破不开瓶颈跻身地仙,白喝了他那么多好酒,真是丢脸。”后脚跟人称兄道弟勾肩搭背,不愧是剑气长城最难缠的二掌柜。

前段时间听说二掌柜的被一个女子一拳打成重伤,休养了好些日子,也不知是谁走漏了风声,什么“雁过拔毛二掌柜,一拳就倒陈平安”的顺口溜流传至今。

当天片刻的功夫酒水铺子所有人都知道了,于是整条街都知道了,然后整个剑气长城全知道了,据说那个黑心的二掌柜郁闷了一月有余,如今听到还会不由自主的嘴角抽搐。

剑仙陶文望着那个年轻人,眼神有些恍惚,自从这个二掌柜来了剑气长城,剑气长城好像热闹了许多,像极了某个已经飞升的家伙。

铺子左右两边的墙壁上挂满了木牌和许多剑仙以练气刻就的诗词歌句,琳琅满目,如今墙壁上只有些许空白之处,让某人心生感慨“不愧是我”,须知唯有五枚雪花钱的青神山竹酒才可以刻字,如今墙壁几乎写满,可以想象某人赚了多少雪花钱。

吃掉最后一口面条,他端起碗喝了一大口夹杂着葱花的面汤,有些怀念。

快要,结束了……
————

某天,剑气长城来了个年轻人,听说三场问剑那人竟三战全胜,一时间风头无两。

后来,那个爱笑的年轻人一次次登上城头御剑杀妖,遇到了他一生所爱之人。

那日妖族退兵,他返回城池并未回到他杀妖多年买下的家,而是去了酒水铺子,他摸了摸肚子,酒虫作祟的厉害。

坐在酒铺角落里的他,一人独坐静静喝着酒,他看向拐角处的某人嘴角有些笑意。每次他来喝酒,都有一个看起来不太聪明的小姑娘躲在拐角处偷偷看着他。

久而久之,他到底是来喝酒还是为了见她,恐怕他自己都没有答案。

“喂,要不要一起喝酒?”躲在拐角处里的某个姑娘耳边想起一道温柔的声音。

那个傻乎乎的姑娘好像被突如其来的声音吓的不轻,蹲在地上久久不愿起身,要是有人会那透视法术,便能看到一个害羞的小姑娘红透了耳根。

她不起身,他不离开,便是某人心心念念了一辈子的幸福。

“再不起来,我可要离开了。”

他温柔的声音传入她的耳中,她站起身双手捻着衣角说道,“就喝一点点,”声音细若蚊足,软糯酥甜。

酒桌上的他,打量着眼前的姑娘,婴儿肥的圆脸,纤细修长的身体,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他觉着有些可爱。

对面的她低着头小口小口的喝着酒脸颊通红,不知是害羞,还是酒劲上头。

坐在酒桌上的两人相顾无言,酒再多也有喝完的时候,离开前他捏了捏她肉乎乎的脸颊。

她望着逐渐远去的他,突然小跑着从背后紧紧抱住他,“陶文,我喜欢你。”

一向不拘一格的他破天荒有些紧张,像是坚定了某个念头,他缓缓说道:“喜欢我可是很累的,不后悔吗?”

背后的她摇了摇头,眼神坚定。

他抓住她软绵绵的腰肢一把抱起,她双手环绕在他的脖子上,娇艳动人。

第二天,整座剑气长城都知道光棍陶文娶了个貌美如花的老婆,羡煞旁人。

后来他才知道,原来从他来到剑气长城的那一天,她便喜欢上了自己。

岁月流转,一晃十年匆匆而过,太象街某座普通的院子里,一个使出浑身解数的年轻男子正在起锅烧油,半个时辰后,满身都是面粉的男子端着一盘大饼走入屋中。

屋内坐着一个身怀六甲的女子,温柔可人。看着满头大汗的他,女子抿着嘴偷偷笑着。

“媳妇儿,尝尝我祖传的手艺,正宗的葱花饼,知道你爱吃葱花,我特地多放了些,”陶文把饼放在桌子上,傻傻的看着她。

女子拿起一块千层葱花饼咬了一口,“好吃,文哥你也吃。”

陶文象征性的吃了一点,便不在多吃,这可都是媳妇儿最爱吃的。如今的陶文酒也不喝了,旁人请他喝酒他都不喝,用他的话来说,我那钱都是用来给我媳妇买好吃的东西的,喝酒耽误他陪孩子老婆,去什么去。

从那之后,陶文成了剑气长城所有男人的公敌,别人家一吵架的时候,女子便说“看看人家陶文怎么宠媳妇的,老娘怎么瞎了眼看上你了,”让那群大老爷们心里暗暗叫苦不迭,活剐了陶文的心都有了!

陶文,其实心里苦啊……
——————

城头上,一个小名葱花的小姑娘一次次出剑杀妖,依稀可见颇有其父几分风采。

少女楚楚动人一看就是个美人胚子,眼角依稀可以看到其母的沉鱼之姿。

在又一次击退妖族后,她和父亲一起返回家中,她有些想念娘亲了。

太象街某个拐角处,站着一个年轻人,远远的看着某位姑娘。对他来说,只是远远看到她就已经值得他开心一整天了。

他叫程筌,也叫成全。
——————

如同往常的小院,坐着一位忧心忡忡的妇人,她有些心神不宁。

那一日,少女陶鑫战死南边战场,死状极惨,尸首无存,只有一把佩剑遗落战场。

本该大道前程极好的少女,再也没能返回城头,再也无法回家。

那一日,剑仙陶文受重伤,被某位大剑仙丢回城墙上,生死不知。

再后来,少女的娘亲便疯了,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只会重复一句话,“你是剑仙,为什么不护着自己的女儿?”

很多年后,妇人魂魄分崩离析,便是三教祖师亦是无力回天,死前吃了一口她最爱吃的葱花饼。

昔年那个最爱笑的剑仙,从那以后再也没了笑脸。
——————

今日,陶文离开城头回到了那个早已没了人气的家,吃着从铺子带回来的臭豆腐,抚摸着三把早已没了气机的飞剑,一把是她的,剩下的两把是他闺女的,他泪水横流。

“闺女啊,从前爹四处漂泊,居无定所,直到在这里遇见了你娘,后来你娘在哪里,爹的家在哪里。现在你在哪,家就在哪,这就是爹的家,爹哪也不去……”

“媳妇儿,陶文这辈子对不起你,没能让你过上好日子,只能眼睁睁看你离开,若有来世,千万别在遇见我了,不值得……”

“闺女,媳妇儿,别怕,很快我就可以去陪你们了。”

城池后院,呜呜咽咽,凄凄惨惨,泣不成声。
——————

城头之上,妖族将近,南边城头有人以精血擦拭佩剑,剑气绵绵不绝,剑名“断崖”。

当这个没了妻子没了闺女的剑仙再也没了牵挂,他重重吐出一口浊气。

长剑“断崖”骤然嘶鸣,放声不停!
转载来自公众号:剑来课代表-穷酸秀才惹人笑

复制文章标题 复制文章内容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