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0章 前辈我让你三拳吧 前情回顾-山外小阁楼-剑来课代表

剑来课代表 > 第510章 前辈我让你三拳吧 前情回顾

原章节--第五百一十章 前辈我让你三拳吧

第510章 前辈我让你三拳吧 前情回顾


山外小阁楼2019-03-16 12:40:00

■第510章 前辈我让你三拳吧
   这一路逛荡,经过了桃枝国却不去拜访青磬府,黑衣小姑娘有些不开心,绕过了传说中经常剑光嗖嗖嗖的金乌宫,小丫头心情就又好了。
   小姑娘的心情,是那天上的云。
······
   小姑娘随口问道:“姓陈的,有一次我半夜睡醒,见你不在身边唉,去哪儿了。”
   陈平安笑道:“随便逛逛。装作差点被人打死,然后差点打坏……没什么了,就当是翻书翻到一个没劲的书上故事好了。看到一半,就觉得困了,合上书以后再说。”
······
   所有人都听到了远处的雷鸣声响。
   渡船后方,有一粒金光炸开,然后剑光骤然而至,有一位少年模样、头别金色簪子的御剑之人,望向栏杆这边,问道:“就是你一剑劈开了我金乌宫那座雷云?”
   那个白衣书生一脸茫然,问道:“你在说什么?”
   那少年剑仙无奈一笑,“到了春露圃,我请你喝茶。”
   剑光远去。

第509章 人间灯火辉煌
   那金乌宫宫主夫人,性情暴虐,本命物是一根传说以青神山绿竹炼制而成的打鬼鞭,最是嗜好鞭杀婢女,身边除了一人能够侥幸活成教习老嬷嬷,其余的,都死绝了,而且还会抛尸于金乌宫之巅的雷云当中,不得超生。但是金乌宫倒也绝对不算什么邪门魔修,下山杀妖除魔,亦是不遗余力,而且一向喜欢拣选难缠的鬼王凶妖。只是金乌宫的宫主,一位堂堂金丹剑修,偏偏最是畏惧那位大岳山君之女的夫人,以至于金乌宫的所有女修和婢女,都不太敢跟宫主多言语半句。

(此剑抚平天下不平事)

——————————————————

■第510章 前辈我让你三拳吧
   这让她有些憋屈了好久,这会儿便抬起一只手,犹豫了半天,仍是一板栗砸在那家伙后脑勺上,然后开始双手扶住竹箱,故意打瞌睡,呼呼大睡的那种,书生一开始没在意,在一座铺子里边忙着跟掌柜的讨价还价,购买一套古碑拓本,后来小姑娘觉得挺好玩,卷起袖子,就是砰砰砰一顿敲板栗,白衣书生走出铺子后,花了十颗雪花钱买下那套总计三十二张碑拓,也没转头,问道:“还没完了?”
   黑衣小姑娘一条胳膊僵在空中,然后动作轻柔,拍了拍那书生肩膀,“好了,这下子纤尘不染,瞧着更像是读书人喽。姓陈的,真不是我说你,你真是榆木疙瘩半点不解风情唉,大江之上拦下了那艘楼船,上边多少达官显贵的妇人良家女,瞧你的眼神都要吃人,你咋个就登船喝个茶酒?她们又不是真吃人。”
······
   她皱着眉头,想了想,“姓陈的,你借我一颗谷雨钱吧?我这会儿手头紧,打不了你几下。”

(骗人生女儿啊,总管你是想要个女儿了吗)
(想起来以前看到的一段视频,萌化!)
(女儿:“大海,我不想上幼儿园!”
 妈妈:“喊出来舒服了吗?”
 女儿:“舒服了。”
 妈妈:“老师会看到哦。”
 女儿:“大海我逗你玩呢。”)
(孩他妈,你搁哪呢,咱家女儿都快等急了)

——————————————————

■第510章 前辈我让你三拳吧
   陈平安摘了斗笠,桌上有茶水,据说是渡口本地特产的绕村茶,别处喝不着,便倒了一杯,喝过之后,灵气几无,但是喝着确实甘甜清冽。相传在渡口创建之前,曾有一位辞官隐士想要打造一座避暑宅邸,开山伐竹,见一小潭,当时只见朝霞如笼纱,水尤清冽,烹茶第一,酿酒次之。后来慕名而来者众,其中就有与文豪经常诗词唱和的修道之人,才发现原来此潭灵气充裕,可都被拘在了小山头附近,才有了一座仙家渡口,其实离着渡口主人的门派祖师堂,相距颇远。

(从小丘西行百二十步,隔篁竹,闻水声,如鸣珮环,心乐之。伐竹取道,下见小潭,水尤清冽。全石以为底,近岸,卷石底以出,为坻,为屿,为嵁,为岩。青树翠蔓,蒙络摇缀,参差披拂。)
(剑来版《小石潭记》,再配个剑来版《桃花源记》)

第493章 千山万水,明月一轮
   陈平安发现四周竟然没有半根桃木枯枝,头顶唯有夸张的荫翳,桃花芬芳,已经不是怡人,闻久了,几乎浓郁到了腻人的地步。
   陈平安摘了斗笠,盘腿而坐,从袖中双指捻出一张阳气挑灯符,轻轻一搓,符箓缓缓燃烧,与鬼蜮谷道路那边的燃烧速度无异,看来此地阴煞之气,确实一般。只是这桃林弥漫的香味,有些过分。陈平安松开双指,弯腰将符纸放在身前,然后开始练习剑炉立桩,运转那一口纯粹真气,如火龙游走各处气府,正好防止此地香气侵体,可别阴沟里翻船。

(鬼蜮谷中,骊珠人游历而来,缘溪行,忘路之远近。忽逢桃花林,夹岸数百步,中无杂树,芳草鲜美,落英缤纷。平安甚异之。。。)

——————————————————

■第510章 前辈我让你三拳吧
   其实一起走过了这么多的山山水水,她从来没有惹过事。
   就只是睁大眼睛,她对这个离开了黄风谷和哑巴湖的外边广袤天地,充满了好奇和憧憬。
   黑衣小姑娘轻轻点头,病恹恹的。
   陈平安合起折扇,笑道:“说说看。这一路走来,你看了我那么多笑话,你也该让我乐呵乐呵了吧?这就叫礼尚往来。”
   小姑娘趴在桌上,歪着脑袋贴在桌面上,伸出一根手指,轻轻擦拭桌面,没有心结,也没有愤懑,就是有些米粒儿大小的忧愁,轻轻说道:“不想说唉,又不是啥大事。我是见过好多生生死死的大水怪,见过很多人就死在了哑巴湖附近,我都不敢救他们,黄袍老祖很厉害的,我只要一出去,救不了谁,我自己也会死的,我就只能偷偷将一些尸骸收拢起来,有些,会被人哭着搬走,有些就那么留在了风沙里边,很可怜的。我不是怕死,就是怕没人记得我,天下这么多人,还没有一个人知道我呢。”

(我不是怕死,就是怕没人记得我,天下这么多人,还没有一个人知道我呢。)
(想起来之前看过的《寻梦环游记》,真正的死亡是遗忘。。)

——————————————————

■第510章 前辈我让你三拳吧
   那人转过头,笑问道:“你说时时刻刻事事处处与人为善到底对不对,是不是应该一拆为二,与善人为善,与恶人为恶?可是对为恶之人的先后顺序、大小算计都捋清楚了,可是施加在他们身上的责罚大小,若是出现前后不对称,是否自身就违背了先后顺序?善恶对撞,结果恶恶相生,点滴累积,亦是一种积土成山风雨兴焉的气象,只不过却是那阴风煞雨,这可如何是好?”
   小姑娘用力皱着脸,默默告诉自己我听得懂,可我就是懒得开口,没吃饱没气力呢。
   那人笑眯眯,以折扇轻轻敲打自己心口,“你不用多想,我只是在扪心自问。”

(又开始精分了?)
(以直报怨,以德报德,不过度确实很难把握)


   那个白衣书生微笑道:“我讲道理的时候,你们听着就行了。”
   啪一声,合拢折扇,轻轻一提。
   那个出手袖箭的练气士被悬空提起,给那白衣书生抓住头颅,随手向后一丢,直接摔出了渡船之外。
   折扇又一提,又是一人被勒紧脖子一般悬高,被一袖子拍向渡船外。
   全部给那人下了饺子。
   观景台上已经空空荡荡,就除了那位腰挂朱红色酒壶的白衣书生。
    他一个后仰,竟是跟着倒飞出了渡船之外,两只雪白大袖猎猎作响,瞬间下坠,不见了踪迹。
······
   又是一瞬间。
   如同光阴长河就那么静止了。
   只见一袭白衣站在了黑衣小姑娘身边,左手五指如钩,掐住那铁艟府武学宗师的脖子,让身体前倾的后者咫尺都无法向前走出,后者脖颈处血流如注,白衣书生一手握有折扇,轻轻松开手指,轻轻推在老者额头上,砰然一声,一位在战阵上厮杀出来的金身境武夫,直接撞开船尾,坠出渡船。
   白衣书生转头望向二楼那边,左手在栏杆上轻轻反复擦拭了几下,眯眼笑问道:“怎么说?”
   二楼观景台那边,魏白没说话,老嬷嬷没说话。

(第一拨平安跟着飞了出去不见了踪迹,是去让他们平安落地吗?)
(第二拨就没管,金身还不会飞)
(这是在区分施加惩罚的大小吗?)
(瞎猜一下,不过我觉得第一拨也够坏了。。)

——————————————————

■第510章 前辈我让你三拳吧
   魏公子笑了起来,转过头望向那个女子,“这话可不能当着我爹的面讲,会让他难堪的,他如今可是咱们大观王朝头一号武人。”
   年轻女修赶紧歉意笑道:“是青青失言了。”
······
   东南沿海有一座大观王朝,仅是藩属屏障便有三国,年轻公子出身的铁艟府,是王朝最有势力的三大豪阀之一,世代簪缨,原来都在京城当官,如今家主魏鹰年轻的时候弃笔投戎,竟然为家族别开生面,如今手握兵权,是第一大边关砥柱,长子则在朝为官,已是一部侍郎,而这位魏公子魏白,作为魏大将军的幼子,从小就备受宠溺,而且他自己就是一位修道有成的年轻天才,在王朝内极负盛名,甚至有一桩美谈,春露圃的元婴老祖一次难得下山游历,路过魏氏铁艟府,看着那对大开仪门相迎的父子,笑言如今见到你们父子,外人介绍,提及魏白,还是大将军魏鹰之子,可是不出三十年,外人见你们父子,就只会说你魏鹰是魏白之父了。
······
   那个来自一个大观王朝江湖大派的汉子,搓手笑道:“魏公子,不然我下去找那个沐猴而冠的年轻武夫,试试他的深浅,就当杂耍,给大家逗逗乐子,解解闷。顺便我壮胆讨个巧儿,好让廖先生为我的拳法指点一二。”

第198章 少年想要远游
   老人随手将拳谱丢还给少年,呵呵笑着,满脸讥讽道:“拳法开篇有言,‘家乡有小虫名为蚍蜉,终其一生,异于别处同类,皆在搬运山石入水。’哈哈哈,原来是俱芦洲东南那边的江湖武人,你听听这些小家子气的言语,土腥味十足,可想而知,写出这部拳谱的拳师,一辈子能有多大的出息?”

(北俱芦洲东南江湖展开,撼山拳作者的坑准备填了?)
(三十年前看父敬子,三十年后看子敬父)
(这句话是高中化学老师上课讲的,所以你看,道理在哪里不能学?多思多想必有所得,一本小说怎么就不能探讨这些了?)


■第510章 前辈我让你三拳吧    谷雨时节,经常昼晴夜雨,雨生百谷,天地万物清净明洁,其实适合徒步赶路欣赏沿路山水。    只是陈平安还是希冀着能够赶上春露圃那场集会的尾巴,自己这个包袱斋,不能总是游手好闲。 ······    她来自春露圃的照夜草堂,父亲是春露圃的供奉之一,而且生财有道,单独经营着春露圃半条山脉,世俗王朝和帝王将相眼中高高在上的金丹地仙,下山走到哪里,都是豪门府邸、仙家山头的座上宾。此次她下山,是专程来邀请身边这位贵公子,去往春露圃赶上集会压轴的那场辞春宴。 第500章 有些遇见    陈平安之所以选择这艘渡船,原因有三,一是可以完全绕开骸骨滩,二是春露圃祖传三件异宝,其中便有一棵生长于嘉木山脉的万年老槐,高达数十丈。陈平安就想要去看一看,与当年家乡那棵老槐树有什么不一样,再就是每到年关时分,春露圃会有一场辞岁宴,会有数以千计的包袱斋在那边做买卖,是一场神仙钱乱窜的盛会,陈平安打算在那边做点小买卖。 (要去参加的辞春宴,辞春宴上又能来一波) 第510章 前辈我让你三拳吧    听到了那汉子的殷勤言语,魏白却摇头笑道:“我看还是算了吧,你们山下武夫,不比我们铁艟府的沙场将士,一个比一个好面子,我看那年轻武夫也不容易,应该是觉得自己好不容易得了一桩本该属于修道之人的机缘,让那小水怪认了做主人,所以这趟出门游历,登上了仙家渡船,还是忘不了江湖脾气,喜欢处处显摆,由着他去了。到了春露圃,鱼龙混杂,还敢这么不知收敛,一样会吃苦头。” 第500章 有些遇见    老修士身为一位老金丹,称呼这位年轻客人为道友,显然是有讲究的。    当时陪着这位年轻人一起来到渡船的,是披麻宗祖师堂嫡传子弟庞兰溪,一位极负盛名的少年骄子,传闻甲子之内,说不定能够成为下一拨北俱芦洲的年轻十人之列。若是别的宗门如此宣扬门中弟子,多半是山头养望的伎俩,当个笑话听听便是,当面遇上了,只需嘴上应付着对对对,心里多半要骂一句臭不要脸滚你大爷的,可春露圃是那座骸骨滩的熟客,知道披麻宗修士不一样,这些修士,不说大话,只做狠事。    若只是庞兰溪露面代替披麻宗送客也就罢了,自然不比不得宗主竺泉或是壁画城杨麟现身,更吓唬人,可老金丹常年在外奔波,不是那种动辄闭关十年数十载的清净神仙,早已炼就了一对火眼金睛,那庞兰溪在渡口处的言语和神色,对于这位老金丹都看不出根脚深浅的外乡游侠,竟然十分仰慕,而且发自肺腑。老金丹这就得好好掂量一番了,加上先前鬼蜮谷和骸骨滩那场惊天动地的变故,京观城高承显出白骨法相,亲自出手追杀一道逃往木衣山祖师堂的御剑金光,老修士又不傻,便琢磨出一番滋味来。 (等着你来给我吃苦头,不过这次春露圃有人知道我是鱼是龙) —————————————————— ■第510章 前辈我让你三拳吧    例如那座金乌宫的小师叔祖,每隔几年就会去孑然一身,一人一剑去往春露圃僻静山脉当中汲水煮茶。 ······    所有人都听到了远处的雷鸣声响。    渡船后方,有一粒金光炸开,然后剑光骤然而至,有一位少年模样、头别金色簪子的御剑之人,望向栏杆这边,问道:“就是你一剑劈开了我金乌宫那座雷云?”    那个白衣书生一脸茫然,问道:“你在说什么?”    那少年剑仙无奈一笑,“到了春露圃,我请你喝茶。”    剑光远去。 第509章 人间灯火辉煌    只见天幕远处,出现了一条兴许长达千余丈的青色一线金光,直直激射向黄风谷某地深处。    陈平安眯起眼,瞥了一眼便收回视线。    呦,还是一位金丹境剑修。    看来是金乌宫男女修士嘴中的那位小师叔祖亲自出手了?    在这之后,天地恢复清明,那条剑光缓缓消逝。    小丫头赶紧抱住脑袋,大喊道:“小水怪,我只是米粒儿小的小水怪……”    那幂篱女子与一位师门老者苦笑道:“若是这人出手,向我们问剑,就大麻烦了。”    老人摇头,轻声笑道:“这位剑仙性子冷清,倨傲是真,可是行事作风,全然不似这喜好抖搂威风的晋乐,还是很山上人的,目中无尘事,每次悄然下山,只为杀妖除魔,以此洗剑。这次估计是帮着晋乐他们护道,毕竟此地的黄风老祖可是实打实的老金丹,又擅长遁法,一个不小心,很容易遭殃身死。我看这一剑下去,黄风老祖几十年内是不敢再露头专吃僧人了。” (小师叔祖) (其实一个宗门的关键,就在于他有没有一个小师叔) (小师叔,是总管书里永远不会崩塌的人设,比如庞兰溪、魏晋,当然还有陈平安) 第498章 天地无拘束    庞兰溪虽然岁月小,但是辈分高,是披麻宗一位老祖的唯一嫡传,有几位金丹修士都得喊他一声小师叔,至于更多的中五境修士,便只能喊他小师叔祖了。这三天,府邸内就眼前这个青衫剑客一个客人,庞兰溪先前来过几次,出于好奇,该聊的聊过的,该问的也问过了,对方明明很真诚以待,也未故意卖关子兜圈子,可事后庞兰溪一琢磨,好像啥也没讲到点子上啊。 第450章 再等等看    虞山房一把搂住关翳然肩头,低声道:“翳然,这么多年来,就像我,认识你怎么都得有七八年了,还是只认为你是个来自京城的将种子弟,高不成低不就的那种门户,不然当年也不至于给家族丢到那么个破烂地方,一待就是将近三年,一直是我们边军中最底层的随军修士,要知道你这一口京腔,不知道多么惹人厌烦。反倒是戚琦,才认识没两年功夫,这次一起南下而已,她却是唯一看穿你家世身份的,硬说你小子是豪阀子弟,为啥?我们这帮一起在大雪天冻屁股拉过屎的老兄弟们,可都不太相信,难道你们俩已经……”    虞山房给关翳然挣脱开后,双手拇指抵住,朝后者挤眉弄眼。    关翳然无奈道:“谁不知道这位戚琦,对她那位风雪庙别脉的小师叔祖,剑仙魏晋,仰慕已久。” 第160章 少年已知愁滋味    信上写了那么多零零碎碎的内容,但是每一个字,都写得一丝不苟,一板一眼,既不灵气,也不飘逸。    就像那个泥瓶巷少年的为人和心性。    对的就是对的,错的就是错的。好的就要珍惜,怎么珍惜都不为过。    读着读着,名叫李宝瓶的小姑娘脸庞上,眼泪啪嗒啪嗒往下掉在信纸上,像是下了一场离愁的秋雨。    不大不小,可就是伤心。    倔强的小姑娘还不断告诉自己,“不哭不哭,小师叔如果看到,要伤心死了。” (其实陆沉本来也是小师叔,不过现在道祖有四弟子了,小师叔换人了) —————————————————— ■第510章 前辈我让你三拳吧    魏白伸手扶住栏杆,感慨道:“据说北方那位贺宗主,前不久南下了一趟。贺宗主不但天资卓绝,如此年轻便跻身了上五境,而且福源不断,作为一个宝瓶颈那种小地方的修道之人,能够一到咱们北俱芦洲,先是找到一座小洞天,又接连降服诸多大妖鬼魅,最终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打造出一座宗字头仙家,并且给她站稳了脚跟,还凭借护山阵法和小洞天,先后打退了两位玉璞境,真是令人神往!将来我游历北方,一定要去看一看她,哪怕远远看一眼,也值了。”    那春露圃照夜草堂的年轻女修,难免有些心情郁郁。    只是很快就释然。    因为魏白自己都一清二楚,他与那位高不可攀的贺宗主,也就只是他有机会远远看一眼她而已了。    魏白突然凑近身边女子,轻声道:“青青,天上月是天上月,眼前人是眼前人,我心里有数的。” 第211章 天作之合    贺小凉久久回神,雾气渐无,春潮渐退,心神大定,她站起身,对少年笑了笑,她总算变成了陈平安初见的那个神仙女子,白鹿作伴,仙气袅袅。    她斩钉截铁道:“陈平安,等到你哪天死了,就会是我贺小凉的郎君!”    她最后,竟是坚定了一半的本心,做出了最早的那个决定的一半。    不杀人,却结缘。    心湖之上,陆沉的嗓音低沉浑厚,带着不加掩饰的赞赏,缓缓响起,“福生无量天尊。贺小凉,即刻起,你已入贫道陆沉门下,为嫡传弟子第六,可在俱芦洲开宗立派。”    陈平安呆若木鸡,下意识脱口而出:“贺仙师,你说什么?是不是我听错了,不然你再说一遍?”    什么死了什么郎君的。    陈平安愈发确定,眼前这个“贺小凉”,多半是喜欢捣乱玩笑的山野狐魅。    贺小凉有些羞赧恼火,瞪了一眼占自己便宜的陈平安。    她深深望了一眼陈平安,然后就此离去。    陈平安始终坐在原地,眉头紧皱。    似真似假,如梦如幻。 (偷偷告诉你,你的天上月是眼前这人的眼前人,只可惜不是眼中人) —————————————————— ■第510章 前辈我让你三拳吧    之后他们两人就看到那拨江湖武人,给一位身高两丈獠牙精怪给堵住了路,它当时嘴上还大口嚼着一条胳膊,手中攥着一位男子血肉模糊的尸体。    黑衣小姑娘大致瞧出死了的,正是那个一马当先撞飞白衣书生的那个坏蛋。    最后她躲在白衣书生的身后,他就伸出那把合拢的折扇,指向那头暴戾吃人的魁梧精怪,笑道:“你先吃饱了这顿断头饭再说。”    那头拦路精怪竟是丢了手中尸体,想要往密林深处逃窜。    那些早先吃饱了撑着要上山杀妖的江湖人,开始跪地磕头,祈求救命。 (得,是不是又有人要说他撞你你又没死、你怎么就能不救人家呢) —————————————————— ■第510章 前辈我让你三拳吧    白衣书生以折扇轻轻拍打心口,自言自语道:“修道之人,要多修心,不然瘸腿走路,走不到最高处。”    黑衣小姑娘扯了扯他的袖子,一只手挡在嘴边,仰着脑袋悄悄与他说道:“不许生气,不然我就对你生气了啊,我很凶的。”    白衣书生仰头望向二楼,“不行,我要讲讲道理,上次在苍筠湖没说够。” 第507章 如神祇高坐    那位白衣剑仙突然喃喃自语,似乎有些无奈,“好吧,你说可以了,那就当是可以吧。” (陈好人不满意了,陈平安你就由着他吧) (“不许生气”,上一章一个“抬头望月”,这一章一个“不许生气”) (“那我告诉你你不许生气” “你说” “不行,你先答应我不生气”) (我是要陷进回忆出不来了??) —————————————————— ■第510章 前辈我让你三拳吧    铁艟府金身境老者没有气势如虹,一拳直去,而是单手撑在栏杆上,轻轻飘落在一楼船板上,笑道:“小子,陪我热热手?放心,不打死你,无冤无仇的。”    那人仰起头以手指折扇抵住下巴,似乎在想事情,然后收起折扇,也飘落在地,“让人一招的下场都不太好……”    白衣书生停顿片刻,然后笑容灿烂道:“那就让人三招好了。”    他一手负后,手握折扇,指了指自己额头,“你先出三拳,之后再说。生死自负,如何?” 第502章 压下一条线    听到了杜俞的提醒,陈平安打趣道:“先前在水仙祠,你不是嚷嚷着只要湖君上岸,你就要跟他过过招吗?”    杜俞笑道:“给前辈教了做人,我这会儿真是风声鹤唳,草木皆兵,让前辈看笑话了。”    陈平安拍了拍他的肩膀,“如果还有厮杀,这次别说什么让一招了。”    杜俞悻悻然。 (不吉利不吉利) —————————————————— ■第510章 前辈我让你三拳吧    唯独一个从宝相国更南边动身,逃难向春露圃的一楼渡船客人,面色惨白,嘴唇发抖。    他欲哭无泪。    我怎么又碰到这个性情难测、道法高深的年轻剑仙了。    年轻剑仙老爷,我这是跑路啊,就为了不再见到你老人家啊,真不是故意要与你乘坐一艘渡船的啊! (这孩子谁啊,随驾城那边的吗?我是真的没印象了)


■第510章 前辈我让你三拳吧    黑衣小姑娘不知为何,突然觉得这样的山上故事,是很豪气壮举了,但是她就是开心不起来,低下头,走到那白衣书生身边,轻轻扯了扯他的袖子,“对不起。”    那人蹲下身,双手扯住她的脸蛋,轻轻一拽,然后朝她做了个鬼脸,柔声笑道:“嘛呢嘛呢。” 第329章 山水之争    陈平安重新拿起鱼竿,裴钱拿着一块石子在地上圈圈画画,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这会儿都不敢抬头看四方,总觉得阴暗处隐匿着那些恐怖瘆人的奇怪东西,问道:“你给我那本书上说非礼勿视非礼勿闻,是不是这个道理啊?”    陈平安忍俊不禁,看来是她得吃过苦头,才能学进去东西,虽然这句圣人教诲,不应该如此注解,但是也不愿否定她好不容易琢磨出来的书上道理,便说道:“这句话道理很大,你这么理解,不能说错,但是远远不够,以后读书识字多了,就自然会明白更深。”    裴钱想着多跟陈平安聊天,才能压下心头的畏惧,随口问道:“那为何书上还有一句子不语怪力乱神,你方才就说了这么多古古怪怪的,是夫子们的道理错了,还是你错了?”    陈平安微微一笑,“只要多看书,到时候就知道是我错了,还是圣贤道理错了。”    裴钱有些不乐意,闷闷不说话,她沉默了半天,终于憋出一个问题, “你是不是打不过它们?”    陈平安哑然失笑,“既然我们有错在先,跟我打不打得过它们,有关系吗?”    裴钱抬起头,眼神熠熠,“要是打得过,你就不用跟人低头道歉了啊,它们给咱们道歉还差不多,给咱们主动让道,比如它们敲锣打鼓的,吵死了人,就要向我道歉,愿意赔钱就更好了。”    陈平安问道:“我就算打得过它们,跟你又有什么关系?”    裴钱愣了一下,挤出笑脸,“我们是一伙的啊。” (一恶一善,化性起伪)


转载来自公众号:剑来课代表-山外小阁楼

复制文章标题 复制文章内容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