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来物语《不落的太阳,和最好的你》-穷酸秀才惹人笑-剑来课代表

剑来课代表 > 其他好文 > 剑来物语《不落的太阳,和最好的你》

剑来物语《不落的太阳,和最好的你》


穷酸秀才惹人笑2019-03-30 07:28:04

清晨第一抹朝阳驱散最后一丝黑暗,照亮寂静的村庄。

   阳光下,荥阳镇名叫长平村的地方,有位清瘦少年,打着一套不知名的拳法,此时正缓缓收起拳架,漫步走回家中。

   少年姓李,名清秀,无父无母,被爷爷早年在村口的柳树下捡到。自那时起,老人孤苦伶仃的生活便有了色彩。

   回到家中,少年熟练的起火煮饭,和阿爷吃过了早饭,少年去往学塾。

   通往学塾的小路上,少年一手负后,微微眯起眼睛,右手随意的在空中写着某些东西,蝴蝶扇动着翅膀,鸟儿清脆的叫声,少年漫步于中,好似一处人间佳境。

   并不华丽的衣服,却掩盖不住那份儒雅的气质,远远望去,令人沉迷。

   学塾的课堂上,他歪头趴在桌子上,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有人轻声提醒少年要专心,少年回头一笑刚要说话,先生的戒尺如约而至。

   他站在走廊背靠墙,依旧是一副无精打采的样子,并非先生不惩罚于他,少年在学堂上从不读书,可先生的提问,少年对答如流,有时还提出一些稀奇古怪的问题,先生私下说过很多次让他不要浪费这份天赋,考个状元也并非毫无可能性,可少年依旧是那个少年,依旧是不打扰同窗好友,一人独自想东想西,久而久之先生也就不管了。

   屋内有人嫣然一笑,少年转过头去,眯起双眼,真是好看,这么多年还是没看够。

   一个时辰后,少年回到学堂,鬓角斑白的中年先生双手负后说到,“国子先生,晨入太学,招诸生立馆下,诲之曰:业精于勤,荒于嬉;行成于思,毁于随。方今圣贤相逢,治具毕张,拔去凶邪,登崇畯良。占小善者率以录,名一艺者无不庸。爬罗剔抉,刮垢磨光。盖有幸而获选,孰云多而不扬?诸生业患不能精,无患有司之不明;行患不能成,无患有司之不公。”清秀你来说说这段文章的释义。

     少年回答:“国子先生早晨走进太学, 召集全体学生站在学舍下面,教导他们说:学业的精通是因为勤勉,而它的荒度是由于玩乐:品德是因为思考而成就而它的败坏是由于对自己要求不严现在圣君有贤臣辅佐,法令得以完全施行,除去凶恶奸邪的小人,提拔英俊善良的人。有极小优点的人都被录取,有枝之长的人都被任用。搜罗选拔并且磨炼造就人才。也许也有侥幸而选上的,谁说多才反而不被荐举的呢?只要你们学业精通,不要怕主管言署看不清:只要品德有所成就,不要怕主管官署不公正。”

   中年儒士毫不意外少年的对答如流,笑问道,“清秀你可知先生的用意?”

   李清秀弯腰作揖,“先生良苦用心,学生自是知道,只是学生有不得已的苦衷,学生让先生失望了。”

    中年儒士示意无妨,继续为其他人讲解功课。

   李清秀落座其位,偷偷望着旁边的她,片刻后,他正襟危坐拿起一只紫檀黄梨狼毛笔,一丝不苟的写下一副字,妙手天成般加入高山流水艳阳少年追逐着飞鸟,远方柳树下站着一抹倩影,好一副字画,真是让人拍手叫绝,只是提的内容......有些微妙。

    纸上写着,

 “你扒在纱窗前看着风景,

   向往着自由的他坐在旁边看你。

   阳光装饰了你的脸颊,

   你装饰了他的心房。”

   没人怀疑以他的学问写不出更好的文章,单单是那份书法就让先生自愧不如,只是想起他是李清秀,旁人也就释然了,他的脑袋里总是有数不清的奇思妙想。

   他想了想又在纸张的右下角写下一排小字““我喜欢,三月的风,四月的雨,
不落的太阳和最好的你。”

    少年作画提字后趴在桌前昏昏欲睡,又变成那个懒散的少年。

   靠在窗边的她转过头来看着他,安静而又美好,脸颊左右两边留着一撮头发的她梳着两个辫子,一双柳叶眉丹凤眼配上小巧的鼻子,笑起来便会露出两个浅浅的酒窝,那是少年眼中最美的风景。

    她喜欢认真的他,仿佛无所不知。她喜欢安静的他,仿佛触手可得。她喜欢温文尔雅的他,仿佛眼睛都在说话。

    放学后他走在她的身后,静静地看着她和几个姑娘走在一起有说有笑,日复一日,年复一年。

   回到村庄后,少年终于像是少年,在家烧火做饭,夜晚陪阿爷聊白天的趣闻。

   三年后,少年长大,他终于考取功名,在所有人都觉得他必中状元的时候,前面只是考取了秀才的身份回到家乡继承了学塾先生。

    此时的少女已然到了谈婚论嫁的年龄,某个下雪天,他找到了她,问她可愿意陪自己走一走,她答应了。

   他牵着她的手,走在白茫茫的雪地上,这一走,就是一辈子。

   六十年后,他满头白发,她卧于床榻,她轻声对他说,“下辈子你还会找到我吗?”

   他眼神温柔的点了点头,“会的。”

   她闭上了眼,安静离去。

   十年后,荥阳镇的学塾里多了一个少女,她笑起来很好看,尤其是两个浅浅的酒窝,如醇酒般醉人。

   某一天,学塾内又来了一个少年,他眼神温柔,举止间透露着儒雅。

   再十年后,他娶了她,入洞房的时候对她说“雅儿,我找到你了。”

    八十年一轮回,少年重复的寻找着她,始终不曾离开。

    六千年后,他找到了她,她看着白发苍苍的他笑着说“这是最后一次了吧。”

    他点了点头。

    天幕中,有人无奈一笑,何苦呢。

    那人话语刚落,有虚影微笑道“子非鱼,安知鱼之乐。”

    那人愣了愣,笑道“随你去吧,放着好好的圣人不做,偏偏来我这风雪洞天安然度过这一生,说出去能让人气死。”

    虚影不在言语,随风消散,重回小镇。

    鬓角斑白的她站在一座坟墓前,仿佛跟某人在诉说什么。

    那一日,春风拂面,她温柔的倒在了坟墓前。

   走之前,她轻声细语“清秀,春天来了。”


转载来自公众号:剑来课代表-穷酸秀才惹人笑

复制文章标题 复制文章内容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