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七十三章放入壺中洗劍去-窮酸秀才惹人笑-剑来课代表

剑来课代表 > 第四百七十三章放入壺中洗劍去

原章节--第四百七十三章 放入壶中洗剑去

第四百七十三章放入壺中洗劍去


窮酸秀才惹人笑2019-01-19 16:01:13

◆第一部分 ①來者正是橫刀山莊,陳平安還是那個陳平安並未把怒氣發泄到橫刀山莊身上。 ②車廂內三個女子,楚濠原配夫人,上任梳水國江湖盟主的嫡女,仇恨劍水山莊和宋家人,想必跟宋鳳山的爹有關。韓元學,韓元善妹妹。王珊瑚, 王毅然獨女。 ③楚夫人知道楚濠死了仍是交出了自己的身心給韓元善,韓元善讓其當上了京城“誥命夫人”頭頭,不過是交易罷了,哪來的感情,一個虛榮心極重的女人,妒忌心很強。 ④韓元善有個妹妹韓元學,對其百般呵護,曾經的梳水國四煞之一的韓元善心裏也有柔軟的一面,壞的透徹的人,還是立場不同。 ⑤王珊瑚,不知道幾境武夫了,眼力還是差的很,嫁給了梳水國一羣太守,這有一個點,梳水國歷代皇帝都排斥少年神童,此人十八歲成就探花郎,還是壓了兩個名次,後以而立之年成就一郡大官員,大膽猜測一下,有可能是大酈碟子。曾經王毅然說過女婿只能是入贅,難道是一場交易,爲了成就梳水國江湖江湖盟主? ⑥韓元善讓楚夫人主動拜訪劍水山莊,劍水山莊跟其是有祕密交易的,如今劍水山莊名聲更大,有了更大的利用價值,說不定如果蘇琅問劍,劍水山莊失敗,韓元善還會落井下石也不一定,梟雄心性,能屈能伸。 ⑦就在陳平安要離去的時候,山林中衝出一羣江湖人,雙方實力差距太大,送命而已,陳平安原地不動示意自己兩邊人都不是。韓元學的那句只知道拿婦道人家出氣,感觸頗深,一是江湖的不講規矩,二是立場不同,三是仍是像個沒長大的孩子,沒有想明白自己所處位置,可能這也是韓元善對其寵愛的一個原因吧。 ⑧王珊瑚如今嫁爲人妻,還有一股江湖人的味道,心不定,王毅然不讓其佩刀出手,一片良苦用心,她不懂。 ◆第二部分 ①這羣江湖人沒有江湖道義,栽贓陷害劍水山莊,哪怕上面的劍水山莊和橫刀山莊都知道這是陽謀,也於事無補,這就是江湖的無奈,名聲就是半條命,如此沒道義的江湖,也不怪老劍聖對江湖失望,如今的心氣下墜,更是對那些拳頭就是道理的那座江湖的失望透頂。 ②陳平安在這,就自然不會讓他們得逞,阻止這場陽謀,那夥江湖人的出言陷害,馬錄的出手毫不留情,都是一種對江湖的諷刺。 ③通過那個僅次於梳水國五嶽的山神言語,可以得知女子武神的扈從最少是八境武夫。蘇琅的第二次問劍也是求一個名聲,得到了證實。 ④王珊瑚的眼光還是一如既往地差,還有那份盲目自大,唯有一聲嘆息,不知者無畏。 ⑤修道之人有那些武林祕籍和功力大增的大機緣,致敬八九十年代的經典。純粹武夫只有一步一個腳印,走到盡頭,何曾比修道之人差了。 ⑥楚夫人還想給一家人韓元學苦頭吃,除了是傻還能是什麼。馬錄沒有投身大酈沙場,我猜測跟王珊瑚有關,馬錄可能喜歡王珊瑚,也可能野心大,想的是一整座橫刀山莊。 ⑦兩位修士,一個觀海劍修,一個龍門修士擅長符籙和陣法,如此豪華的配置,比皇室也不差了。江湖高手和山上修士,優先安排在楚黨和韓元善身邊,皇室很可能被架空了,說不定如今的梳水國韓元善才是話語權最大的人,相當於大酈的節度使。 ⑧山上的練氣士瞧不起小國的江湖,以力壓人,不講規矩,這些人就是陳平安最痛恨的那類人,所以陳平安才會煩躁。 ⑨如今陳平安的道理束縛武道,與之相駁,想的越多,束縛越多,心境有了問題。如今積攢的“委屈”越多,以後“龍擡頭”越可怕。他對人間希望越大,失望才會更大,齊先生走了,父母也走了,一旦寧姚也出事,那麼他成瘋成魔,僅在一念之間。 ◆第三部分 ①觀海劍修毫無懸念被陳平安捶了,本命飛劍也成了陳平安的戰利品,陳平安沒有取他姓命,一是教訓,二是言下之意劍水山莊我罩的,之後之行掂量着辦(個人猜測)。只拿走了他的本命飛劍,在觀海劍修的眼裏已經很講道理了,他所信奉的是拳頭大就是道理,而且他怕被殺,山上修士性情古怪之輩多的是。龍門修士的明哲保身,也是一種對山上人的諷刺。 ②世間養劍壺不止能養劍,還能洗劍,姜壺雖然品階一般,但洗一把觀海本名飛劍還是綽綽有餘。 ③一股靠着意氣行事的江湖人士,如那飛鳥散,這樣的江湖,很無趣。那個少年一時熱血上頭,人不壞,只是江湖經歷以及年紀的問題。 ④有人嫉妒,有人詆毀,有人崇拜,不一而足,這就是江湖,一樣米養百種人。 ⑤陳平安以後肯定會去中土找那個扈從,既然你認爲拳頭就是道理,那麼我就用你的道理找你講道理,以彼之道還施彼身。 ⑥梳水國結束了,俱蘆洲之行應該來了。俱蘆洲好多熟人,李二,賀小涼,李柳,曹溪,還有陳平安父母的買瓷人,很熱鬧。這卷龍擡頭,可能就是惡蛟出水,能讓龍擡頭的只有齊先生,寧姚,父母,這卷有意思了。


转载来自公众号:剑来课代表-窮酸秀才惹人笑

复制文章标题 复制文章内容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