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4章 陈平安和齐景龙的道理 前情回顾-山外小阁楼-剑来课代表

剑来课代表 > 第524章 陈平安和齐景龙的道理 前情回顾

原章节--第五百二十四章 陈平安和齐景龙的道理

第524章 陈平安和齐景龙的道理 前情回顾


山外小阁楼2019-04-04 13:08:16

■第524章 陈平安和齐景龙的道理
   齐景龙点头道:“当然会。这就是我与前两人的差距所在,我与他们二人资质相仿,虽说机缘也有差距,但归根结底,还是输在了分心一事上,其中一人曾经还劝过我,少想些山下事,安心练剑,等到跻身了上五境,再想不迟。”
   陈平安笑道:“今日得失,可能就是明日失得。”
   齐景龙笑着点头道:“借你吉言。”
······
   齐景龙其实所学驳杂,却样样精通,当年光是凭借随手画出的一座阵法,就能够让崇玄署云霄宫杨凝真无法破阵,要知道当时杨凝真的术法境界,还要超出同样身为天生道胎的弟弟杨凝性,杨凝真这才一气之下,转去习武,同时等于舍弃了崇玄署云霄宫的继承权,不过竟然还真给杨凝真练出了一份武道大前程,可谓因祸得福。

第494章 天上白玉京
   道家天君谢实在内的山顶十人之外。
   还有刘景龙在内的十位年轻俊彦,杨崇玄的弟弟位列第九。
   刘景龙高居第三。
   此人也被誉为北俱芦洲的陆地蛟龙,板上钉钉的未来一洲山顶十人之一。
   杨崇玄烦他,是因为少年时的一场私下切磋,死活打不破对方的一个简单阵法。
   要知道,刘景龙可是一位剑修,而不是什么阵师。
   而且这个家伙比自己弟弟更惹人厌的地方,是刘景龙最喜欢讲理,不是那些高蹈虚空的清谈玄理,而是最低最浅的道理,所以反而更让杨崇玄憋出内伤。

(年轻一代第三,就问你服不服)
(杨凝真也是个狠人啊)

————————————————

■第524章 陈平安和齐景龙的道理
   如今高承还有个人喜恶,这位京观城城主心中还有怨气,还在执着于那个我。
   哪怕这些都极小,可再小,小如芥子,又如何?终究是存在的。这么多年过去了,依旧根深蒂固,留在了高承的心境当中。
   所以当高承一旦成为整座崭新小酆都的主人,成为一方大天地的老天爷。
   高承心境上的这一点点偏差,随着小酆都规模的扩大,高承的神座越来越高,随着岁月长河的不断流逝,小酆都鬼魅的递增,就会不断出现更大偏差,乃至于无穷大的偏差。
   这就是齐景龙所说的溪涧成大渎。
   也许高承有机会在境界更高的时候,修正那些细微的偏差。
   可这只是“也许”。
   何况大道之争,就该有大道之争的气魄。高承若是一开始争夺飞剑失败,再无后来的追杀和陷阱,只是露面,只说最后那句话,陈平安兴许会真的愿意等等看,等到走完了北俱芦洲,再做决定,要不要去一趟骸骨滩京观城。

第154章 老先生坐而论道
   为了一个已经远在天边、相识不过一月的少女,就去冒险惹恼一位存活万年、以后需要相依为命的剑灵?
   这是小事吗?
   是小事。
   但又绝对不是小事。
   大道之争,岁月漫长,有些细微处的扪心而问,太恐怖了,这才是最不可预测的险恶之地。
   每当一名练气士的修为越高,距离天幕越近,他心境之上的瑕疵,就会被无限放大,打个比方,若是道祖的一点瑕疵,不过芥子大小,一旦转为实像,恐怕比黄河洞天被一剑戳破的缺口还要巨大。

(差之毫厘,谬以千里)


第511章 磨剑
   高承依旧双手握拳,“我这辈子只敬重两位,一个是先教我怎么不怕死、再教我怎么当逃卒的老伍长,他骗了我一辈子说他有个漂亮的女儿,到最后我才晓得什么都没有,早年妻儿都死绝了。还有一位是那尊菩萨。陈平安,这把飞剑,我其实取不走,也无需我取,回头等你走完了这座北俱芦洲,自会主动送我。”
   高承摊开手,飞剑初一悬停手心,寂静不动。
   一缕缕青烟从那个名叫丁潼的武夫七窍当中掠出,最终缓缓消散。
   陈平安怔怔出神,飞剑初一返回养剑葫当中。

(别等着他会认可你了,你们以前可能是一种人,但现在你们不一样)

————————————————

■第524章 陈平安和齐景龙的道理
   就像陈平安就不希望裴钱成为自己。
   裴钱在家乡那边,好好读书,慢慢长大,有什么不好的?何况裴钱已经做得比陈平安想象中更好,规矩二字,裴钱其实一直在学。
   陈平安从来不觉得裴钱是在游手好闲,虚度光阴。
   怕吃苦头,练拳怕疼?没关系。
   他这个当师父的,当过了天底下最强五境的武夫,那就再去争一争最强六境!
   武运到手,师父送给这位开山大弟子便是,裴钱不一样是读书习武两不误?

第466章 收武运吃珠子
   小巷尽头。
   陈平安背后那把剑仙已经自行出鞘,剑尖抵住地面,刚好竖立在陈平安身侧。
   陈平安睁眼后,手心放在剑柄上,望向远处,微笑道:“这份武运,要不要,那是我的事情,如果不来,当然不行!”
   心意微动。
   剑仙返回鞘内。
   当陈平安言语落定。
   神仙坟内,从武庙内平地生出一条粗如水井口的璀璨白虹,掠向陈平安这边,在整个过程当中,又有几处生出几条纤细长虹,在空中汇合聚拢,巷子尽头那边,陈平安不退反进,缓缓走回骑龙巷,以单手接住那条白虹,来多少收多少,最终双手一搓,形成如一颗大放光明的蛟龙骊珠,当光亮如琉璃的珠子诞生之际,陈平安已经走到压岁铺子的门口,石柔好似被天威压胜,蹲在地上瑟瑟发抖,唯有裴钱愣愣站在铺子里边,一头雾水。
   陈平安跨过门槛,掌心托着那颗缓缓转动的光彩珠子,走到裴钱身前,弯腰笑道:“接住。”
   裴钱伸出双手。
   她那一双眼眸,仿佛福地洞天的日月争辉。
   陈平安将那颗武运凝聚而成的珠子放在裴钱手心,一闪而逝。
   天地归于寂静。
   裴钱突然打了个饱嗝,呆呆道:“师父,这是啥?”
   陈平安笑道:“师父的道理之一。”
   裴钱抹了把嘴,拍了拍肚子,笑容灿烂道:“师父,好吃唉,还有不?”
   陈平安再次弯腰,一把扯住裴钱的耳朵,笑问道:“你说呢?”
   裴钱嘿嘿一笑,“可以有,没有的话,也么的关系。”

(再来一次霸气无匹!)
(要不要是我的事,给不给你看着办,不给你试试)

————————————————

■第524章 陈平安和齐景龙的道理
   当前辈和半个护道人,教她为人处世,与砥砺学问,他会从别人身上学东西,
   前辈原来更喜欢后者。
   隋景澄有些伤感。
   原本以为远在天边的前辈,如今已经稍稍近了一些,可事实上,前辈一直在修行路上飞奔,而她却一直在慢慢挪步。
   总有一天,会连他的背影都会看不到的。
   就算两人将来久别重逢,一次两次三次,可当两人站在一起,又能聊什么?

(唉,就不回忆了,这种事经历过的应该不在少数,不止情侣之间,朋友之间也是)
(有些人走着走着就散了)

————————————————

■第524章 陈平安和齐景龙的道理
   齐景龙想起一事,笑道:“我们北俱芦洲的谢天君,已经接受了三次挑战。”
   陈平安想了想,摇头道:“很难输。”
   齐景龙说道:“确实,无一败绩。毕竟宝瓶洲的神诰宗祁天君,注定不会出手。三次交手,以早先风雪庙剑仙魏晋的挑战,最为瞩目,虽然魏晋输了,但是这样一位年轻剑修,以后成就一定很高,很高!不过听说他已经去了倒悬山,会在剑气长城那边练剑,所以我觉得这样的剑修,成就越高,越是好事。”

第452章 单骑南下
   风雪庙神仙台魏晋,找到了暂时结茅修行于宝瓶洲中部地带的那位别洲大修士,北俱芦洲天君谢实。
   一战之后,魏晋离开宝瓶洲,孑然一身,御剑去了倒悬山。
   那场只有寥寥几位观战者的山顶之战,胜负结果没有泄露,可既然谢实继续留在了宝瓶洲,这个已经惹来宝瓶洲众怒的道家天君,肯定没输。
   不过即便魏晋没能一剑击败谢实,宝瓶洲修士对于那位才刚刚跻身上五境的陆地剑仙,并无半点怨言,唯有一份同为一洲修士的与有荣焉,尤其是宝瓶洲剑修,更是自豪不已。

(魏晋从出场就计划去倒悬山赶上那场百年大战,终于如愿了)

————————————————

■第524章 陈平安和齐景龙的道理
   齐景龙好奇问道:“见过?”
   陈平安说道:“见过一次。”
   当时魏晋看待陈平安的眼神,十分漠然。
   但陈平安依旧觉得那是一个好人和剑仙,这么多年过去了,反而更理解魏晋的强大。

第128章 奇观
   魏晋会心一笑,对于这个草鞋少年的通情达理,有点小小的意外。其实魏晋早先就有些疑惑,为何是此人在队伍中一言而决,先前在女鬼府邸前的街道上,魏晋就已看出名为林守一的少年,已经踏足长生桥,气府景象,生机勃勃,壮阔且平稳,是难得的修道胚子。少年还是那种清高倨傲的性子,怎么愿意位居人下,而且关键是看上去少年本身,好像并没有觉得不对?
   至于那个年纪最小、虎头虎脑的家伙,既然会被阿良安排为照看白驴,福气之好,无需多说。因为不管如何,魏晋都会赠予李槐一份离别礼物。他魏晋独自游历列国,这么多年无牵无挂,种种奇遇机缘,收入囊中的好东西不在少数,大多随手散给一个个有缘人,能够留到如今的,自然是重中之重的好物件。
   更何况当魏晋以清澈剑心照彻对方,扫开那份有人故意为之的雾障,才发现李槐的先天根骨,竟是比起林守一还要好,是山庙兵家祖师们梦寐以求的头等良才美玉。
   落在剑仙魏晋眼中,浑身白雾蒙蒙的红棉袄小姑娘,她开口问道:“这块牌子,如果遇到今天的情况,它当真飞得出去吗?遇到先前的黄泉路,还有后边前辈你用飞剑破开的那层夜幕,会不会阻挡它的去路?”
   魏晋哈哈笑道:“大可以放心,哪怕是十境修士的圣人地界,也困不住它,此物速度极快,远胜御剑飞行,玉牌在飞掠途中,下山游历的风雪庙修士,只要能够感知到它的存在,都会以秘术将其牵引到身边,往往愿意选择出手相救,所以大多不用师门后援出手,就可以解决危机。”
   小姑娘点头道:“懂了,玉牌本身就是一种类似通关文牒,如果是连阴神前辈也打不过的对手,肯定身份很不简单了,以他们的岁数和阅历,会一眼就认出这块风雪庙的太平无事牌,也肯定会忌惮剑仙前辈和前辈所在的宗门,所以哪怕玉牌无法及时到达那座风雪庙,只要祭出玉牌,就已经是一种震慑了,等于是在劝诫对方不要挑衅风雪庙。”
   魏晋愣了愣,对于小姑娘的早慧和通明,感到惊艳。看着一脸严肃正儿八经的小姑娘,顿时心生欢喜,自然而然就觉得亲近可爱。
   到最后,魏晋无意间又看了眼草鞋少年,难道只是岁数大一些,才做了三个孩子的领头羊?

(李槐的福缘,林守一的悟性,小宝瓶的慧根,陈平安的…平平无奇?)

第130章 山水少年
   林守一坐在不远处一块石头上,正在翻看那幅《搜山图》,抬头说道:“如果我没有看错的话,魏晋好像看不起你,或者说,最不看好你。”
   正在默默收拾小书箱的李宝瓶大怒,“还有这种事情?”
   撅着屁股趴在地上,缓缓点燃柴火堆后,陈平安蹲着准备煮饭,“看不起我,跟他是不是好人,有什么关系?”
   李槐一脸震惊,“陈平安,你咋想的,看不起我的人,还能是很好的好人?肯定是没那么好的好人啊!”
   陈平安有条不紊地忙碌起来,自顾自说道:“魏晋那么厉害的人,还被称为陆地剑仙,可是跟我们说话的时候,还是和和气气,愿意跟我们这些孩子摆事实讲道理,你以为所有山上的神仙,都是这样的吗?不是的。我在离开小镇之前,就遇到过杀人只看自己心情、只讲自己道理的神仙,而且还不止一个。”

(没有好感,但不影响他是个好人)


■第524章 陈平安和齐景龙的道理    就像炼化大骊山岳五色土一事,原本是陈平安第一个放弃的,后来与崔东山以及崔瀺两次谈心过后,陈平安反而变得异常坚决。哪怕在来北俱芦洲的那艘跨洲渡船上,见过了那位从大骊娘娘变成大骊太后的歹毒妇人,陈平安依旧没有改变主意。 第379章 前兆    这会儿陈平安喝着酒,想起了风雪之中的那拨大骊斥候,又想到了隔壁邻居宋集薪。    喝掉杯中最后一点桂花酿,最终陈平安决定还是打消炼化五色社稷土的念头。    有了决断后,陈平安就不再有任何犹豫,那就准备炼化金色文胆! (最开始的排斥) 第475章 水堵不如疏   崔东山留下那封信,见过了他爷爷崔诚,离开落魄山后,便杳无音讯,泥牛入海一般。    信上除了溜须拍马的言语,可以忽略不计,也讲了三件大事,一件事是关于宝瓶洲的格局大势,其中涉及炼化新山岳五色土作为本命物一事。    一件是关于李希圣和福禄街李氏,崔东山希望陈平安这位先生,能够依旧关爱小宝瓶外,便无需觉得太过亏欠李家,最好双方关系维持在一个点头之交的份上,莫要再锦上添花了。    最后一件则是说得没头没尾,一笔带过,只说让先生再等等,撼大摧坚,唯有徐徐图之。    陈平安却知道崔东山在说什么。    是他的本命瓷一事。 第481章 天下月色,此山最多    崔东山开始说正事,望向陈平安,缓缓道:“先生这趟北去俱芦洲,连魏檗那份,都一起带上,可以在北俱芦洲那边等着消息传过去,约莫是一年半到两年左右,等到大骊宋氏正式敕封其余四岳,就是先生炼化此物的最佳时机,这次炼物,不能早,可以晚。其实不谈忌讳,在未来中岳之地炼化五色土,得利最丰,更容易招来异象和馈赠,只不过咱们还是给大骊宋氏留点颜面好了,不然太打脸,满朝文武都瞧着呢,宋和那小子刚刚登基,就成了宝瓶洲开拓疆土最多的千古一帝,容易脑子发热,下边的人一撺掇,便是老王八蛋压得住,对落魄山而言,以后也是隐患,毕竟老王八蛋到时候忙得很,世事如此,做事情的人,总是做多错多不讨好,真到了一统宝瓶洲的光景,老王八蛋就要面对很多来自中土神洲的掣肘,不会是小麻烦。反而宋和这些什么都不做的,反而享清福,人只要闲了,易生怨怼。”    “五色土炼化一事,我心里有数。” 第479章 自古饮者最难醉    崔瀺显然对此不太上心,陈平安如何做,毫不介意,他只是淡然道:“我当年也曾游历天下,而我的根本学问之一,除了被老秀才看不起的事功学说之外,还在细微二字之上。所以我在踏足宝瓶洲之前,就已经坚信两件事,妖族攻破剑气长城,是必然之势!妖族一旦入侵浩然天下,攻打桐叶洲,是必然之事!只要打下了桐叶洲,小小宝瓶洲能算什么?顶尖剑修被抽调半数的北俱芦洲,又算什么?!一个商贾横行的皑皑洲,面对强敌,又有几斤骨气可言?”    崔瀺大手一挥,“最少也是三洲之地,转瞬之间,尽在手中!一旦皑皑洲审时度势,选择不战而降,即便退一步说,皑皑洲选择中立,两不相帮,此消彼长,谁损失更大?如此一来,妖族占据了几洲实地和气运?这算不算站稳脚跟了?浩然天下总共才几个洲?妖族然后对西北流霞洲,徐徐图之,当真是某些自诩聪明之人以为的那样,妖族只要一进来,只会被关门打狗?浩然天下反而有机会一鼓作气,趁势占据蛮荒天下?”    陈平安缓缓站起身,“我明白了。”    不但明白了为何崔东山当初在山崖书院,会有那个问题。    也明白了阿良当年为何没有对大骊王朝痛下杀手。    崔瀺放声大笑,环顾四周,“说我崔瀺野心勃勃,想要将一人学问推广一洲?当那一洲为一国的国师,这就算大野心了?”    崔瀺满脸讥笑,啧啧摇头,“一拳打破一座山岳,一剑砍死千万人,厉害吗?爽快吗?大势之下,你陈平安大可以拭目以待,掰着手指头算一算,那桐叶洲的上五境修士,管你是善是恶,到最后还能留下几座山头,活下几个神仙!再看看如潮水涌入桐叶洲岸上的妖族,收不收钱,讲不讲理。”    崔瀺嘴角翘起,“一切都是要还的。”    崔瀺伸出一只手掌,似刀往下迅猛一切,“阿良当初在大骊京城,未曾为此向我多言一字。但是我当时就更加确定,阿良相信那个最糟糕的结果,一定会到来,就像当年齐静春一样。这与他们认不认可我崔瀺这个人,没有关系。所以我就要整座浩然天下的读书人,还有蛮荒天下那帮畜生好好看一看,我崔瀺是如何凭借一己之力,将一洲资源转化为一国之力,以老龙城作为支点,在整个宝瓶洲的南方沿海,打造出一条铜墙铁壁的防御线!” (两场谈心,应该没找错吧) ———————————————— ■第524章 陈平安和齐景龙的道理    齐景龙似乎察觉到陈平安的心思变化,犹豫了一下,微笑道:“我这趟下山,就是找你聊天来了,聊过之后,有些闲来无事。”    有些人帮人忙,反而思虑更多。    陈平安何尝不是如此。    学问相通,为人相似。    这就是同道中人。 ······    陈平安一拍脑袋,丢了手心池水,手腕一拧,手中多出那张青纸材质的佛经,站起身,交给齐景龙,“我不认识梵文,你看看是哪部佛经的篇章?”    齐景龙接过那页佛经后,笑道:“篇章?这就是一部完整的佛法。”    陈平安愣了一下,坐在一旁。 第509章 人间灯火辉煌    先前如果不是遇上了那斩妖除魔的一行四人,陈平安原本是想要自己单独镇杀群鬼之后,等到僧人返回,就在金铎寺多待几天,问一问那青纸金字页经书上的梵文内容,自然是将那梵文拆分开来与僧人多次询问,字数不多,总计就两百六十个,刨开那些雷同的文字,想必问起来不难。财帛动人心,一念起就魔生,人心鬼蜮鬼怕人,金铎寺那对武人师徒,便是如此。 (有白首如新,自然也有倾盖如故) ———————————————— ■第524章 陈平安和齐景龙的道理    陈平安一巴掌拍在齐景龙肩膀上,“你这种人不爱喝酒,真是可惜了。”    齐景龙无奈道:“劝酒是一件很伤人品的事情。”    陈平安忍不住笑,道:“这句话,以后你与一位老先生好好说道,嗯,有机会的话,还有一位剑客。”    齐景龙摇摇头。 第93章 墙上有个字    阿良扭头把酒壶丢给身边站着的少年,“你也知道是‘走‘的啊,来来来,喝口酒,男人不会喝酒,就是白走一遭了。”    “不喝酒。朱河说过练武之人,不能喝酒。”陈平安小心接过酒葫芦,坐在阿良身边,递还给他,阿良却没接,陈平安只好小心翼翼捧在怀里,望着河水,轻声感慨道:“也是,我见过踩在剑上飞来飞去的神仙,从咱们小镇头顶上飞过去,很多。”    阿良现在一听到朱河就有些烦,偏偏身边这家伙喜欢拿自己跟朱河比较。    陈平安笑问道:“阿良,你真能教魏晋剑术?那你岂不是要比朱河还要厉害?”    又来了。    阿良叹了口气,“我也就是脾气好,不跟你一般见识。”    陈平安是真的很好奇这件事,打破砂锅问到底,“难道还要厉害很多?”    阿良一把抢过酒葫芦,仰头灌了一口酒,满脸嫌弃道:“滚滚滚。”    陈平安哈哈大笑,转头看着一脸郁闷的斗笠汉子,眨眨眼,嘿嘿道:“其实我知道你比朱河厉害很多。”    阿良总算好受一些。    陈平安马上补了一句,语气诚恳道:“我觉得两个朱河都未必打得过你。”    阿良无奈道:“你如果真想拍马屁,有点诚意行不行,好歹把‘未必’两个字去掉啊。” 第157章 自古圣贤皆寂寞    少年跟掌柜结过账,背着老秀才往外走。    小姑娘偷着乐呵。    原来文圣老爷都会醉酒啊,而且还会酒话连篇。    “陈平安!人不风流枉少年,一定要喝酒哇,喝酒好!”    “小宝瓶,千万记住喽,一定要珍惜陈平安这个傻好人,不要因为他做得太好太对,就觉得他不近人情,反而与他愈行愈远,不然迟早有一天,你会后悔的,陈平安也会变成第二个小齐,最后出事的时候,要么根本没人知道,要么知道了,都没胆子出手帮忙,那得有多惨……”    “小平安,我们讲道理,不是为了让自己委屈,而是慢慢攒着,如果有哪天,突然觉得整个天下都不讲道理的时候,你有那份底气和心气,去大声跟这个世界说,‘你们都是错的!’”    老人一边酒气冲天,一边使劲拍打少年的脑袋。    背着老秀才的陈平安苦着脸,只得拼命点头。 (文劝:人不风流枉少年) (武劝:不喝不是男人) ———————————————— ■第524章 陈平安和齐景龙的道理    隋景澄有些心神不宁,打断了呼吸吐纳,轻轻吐出一口浊气,愁眉不展。    齐景龙故作不知。 ······    隋景澄摘下水边一张莲叶,坐回长凳,轻轻拧转,雨珠四溅。    齐景龙说道:“陈先生气象已成,炼化一事,应该问题不大。”    隋景澄转头问道:“当真万无一失?”    齐景龙有些无可奈何,这种话要他怎么回答?    隋景澄便转过头,轻声问道:“前辈真的那么年轻吗?”    齐景龙目视远方,笑道:“真实年龄,自然年轻,但是心境岁数,不年轻了,世间有千奇百怪,其中又以洞天福地最怪,岁月悠悠,快慢不一,不似人间,更是人间。所以那位陈先生说自己三百岁,不全是骗人。” ······    隋景澄突然瞪大眼睛,依稀看到远处荷花池中,有一对锦绣鸳鸯在莲叶下躲雨。    隋景澄心情一下子就好了起来。    齐景龙笑道:“那是春露圃嘉木山脉售卖的一种灵禽,并非寻常鸳鸯,性情桀骜,放养在山上水泽,能够看护池中珍贵游鱼,免得被山泽异兽叼走。”    大煞风景。    隋景澄心情一下子就糟糕起来。    齐景龙虽然疑惑不解,不清楚哪里招惹到了她,但是也知道自己说错了话,便不再言语。 ······    齐景龙说道:“介不介意我说一些涉及你大道修行的言语,并非我有意查看,实在是你的呼吸吐纳、气机运转,让我觉得有些熟悉。”    隋景澄摇头道:“介意。”    只是她转过头,瞥了眼那边的屋子,轻声道:“刘先生,你说说看。” (心心念念的全是你,真的有点喜欢这姑娘了) (你要喂狗粮我能怎么办,只能全吃了啊,不吃你就给我甩脸色,心疼齐景龙。。。) ———————————————— ■第524章 陈平安和齐景龙的道理    下五境修士炼化本命物,有这么夸张吗?    无论是那件炼物炉鼎的品相,还是那些天材地宝的珍稀程度,以及炼物的难度,是不是过于匪夷所思了些?    又不是龙门境瓶颈修士在冲击金丹地仙。 第360章 到达老龙城    丹鼎五足,分别是五头异兽的并拢双腿为一鼎足,异兽头颅则在丹鼎边沿上方张开嘴,五彩云雾正是它们嘴中吐露而出,似乎对应着五行色彩。    老元婴陆雍满脸傲气,指着悬空丹鼎笑道:“此丹鼎名为五**匮灶,丹鼎铸造材质主要为五行之金,是因为咱们炼丹老祖宗的那句千古祖训,‘金性不败朽,故为万宝物’。我早年有一桩修道大福缘,得自一座破碎小洞天的仙人府邸,那次各方势力的争夺,如今想来,也是惊心动魄,我只是运气最好,才拿到了这座丹炉。因为是福缘,不是购买而来,所以我就喊个公道的价,不敢跟陈公子狮子大开口,五十颗谷雨钱,只要五十颗!”    说到最后,老元婴伸出一只手掌。    陈平安嘴角抽搐。    整整五十颗谷雨钱!    天价。 (天价,这还是陆雍想卖人情的价) (再直观一点:小雪钱,相当于世俗王朝的一千两银子。一颗小暑钱,等同于一百枚小雪钱。一颗谷雨钱,则是等价于十枚小暑钱。这就是山上货币交易的所谓“千百十”) (至于谷雨钱和金精铜钱,369章有提过一句七八颗谷雨钱)

■第524章 陈平安和齐景龙的道理    齐景龙笑问道:“不喝几口酒压压惊?”    “先缓一缓再喝。”    陈平安看到荷塘边刚好空着一条长凳,就坐在那边,转头笑道:“没事,准备充足,还有两次机会。”    随手将一张被雨水打落长凳的莲叶拿起来。    齐景龙指了指心口,“关键是这里,别出问题,不然所谓的两次机会,再多天材地宝,都是虚设。”    陈平安点头道:“当然。我就这点,还算拿得出手。”    齐景龙见他并无半点颓丧,也就放下心来。 第369章 聚散    陈平安研习老元婴陆雍那本炼丹秘籍已久,揣摩玉简所载“直指大道”的仙诀内容,更是日复一日,两者都可谓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分别是青虎宫宫主和买埋河神娘娘的精妙心得,尤其是后者,是水神娘娘毕生心血所在,陈平安只需要按部就班、步步为营即可,何时重新添加一口纯粹真气如柴火,何时洒入某只琉璃瓶内丹砂是几两,何时默诵祈雨碑文蕴含着的大道真诀,牵引丹炉气象,增添火候,在丹鼎上方降下一场甘霖,与炉内窜起的一颗颗摇曳火苗,水火交融,皆有章法可循。    所以陈平安除了略显疲惫,大致上还是气定神闲。    范峻茂坐在云海大阵之外,默默念叨着多加一两丹砂、赶紧忘记炼化那块火山熔石、一口纯粹真气不济晚些吐入丹炉……    只可惜陈平安每一个动作,有条不紊,甚至静待火候的时候闭目养神,呼吸吐纳都极有规矩,没有在任何细节上出现致命漏洞,大大小小的瑕疵或多或少会有,可是这点细微损耗,对于那块大渎龙宫镇水之宝的水精流溢出炉,变成云海养料,实在是九牛一毛而已,范峻茂很是失望。    第一次炼化品秩这么高的先天灵宝,你陈平安就不能心颤几回、手抖个几次?    就当是稍稍贡献一点水精给云海,作为补偿和报答她范峻茂的守关,不过分吧?    到最后,有些绝望的范峻茂倒头大睡,再也不看那座丹炉,反正顺风顺水,她算是没啥希望狠赚一笔了。 第414章 那些心尖上摇曳的悲欢离合    陈平安呼吸之时,有意无意以剑气十八停的运转方式,将气机途径这三座气府,三座关隘,顿时剑气如虹,陈平安随之外显的肌肤微微起伏,如沙场擂鼓,东华山之巅不闻声响,实则人身内里小天地,三处战场,充满了以剑气为主的肃杀之意,就像那三座巨大的战场遗址,犹有一位位剑仙英灵不愿安息。    三十余件天材地宝的炼化,皆有先后顺序,必须在既定的时辰准时入炉,丝毫差不得,丹炉火候大小,更是不能出现偏差。    茅小冬此刻作为坐镇书院的儒家圣人,可以用醇正秘法出声提醒,而不用担心陈平安分心,以至于走火入魔。    只是陈平安没有给他这个机会。 (炼化水字印和文胆两件本命都顺顺利利,炼化玉牌也没啥问题,结果这次居然失败了两次,看来平安心境确实不太稳啊,不过最后应该是解决了) (范峻茂哭晕在厕所,怎么炼化玉牌的时候不见你出点问题?) ———————————————— ■第524章 陈平安和齐景龙的道理    齐景龙说道:“与当年喜欢给人温养飞剑的那位剑瓮先生一样,都是北俱芦洲十大怪人之一。此人喜好音律,还收藏了许多件乐器法宝,脾气古怪,漂泊无定。北俱芦洲许多宗字头仙家的庆典,例如开峰仪式,或是大修士破境成功,都以能够邀请到师徒十数人在宴席上奏乐为幸事。最近一次师徒齐聚,是被我们北俱芦洲历史上最年轻的宗主邀请,出现在清凉宗一座小洞天内的青崖背上。” 第235章 故乡黄花黄    剑瓮先生是最关键的那枚棋子,是死士。    哪怕是北俱芦洲,也只有极少数,清楚这名散修的那顶貂帽,其实正是法宝“剑瓮”,在帮人温养飞剑的同时,也孕育出无数缕剑气,数百年积攒下来,剑瓮里边的剑气,早已攒聚得密密麻麻,所以剑瓮先生的倾力一击,以彻底毁掉法器“剑瓮”作为代价,几乎等于是一位玉璞境剑修的全力一击。    足够击沉那艘打醮山鲲船了。    这一切,都是为了让谢实顺理成章地走出第二步,让这位北俱芦洲的道家天君,亲自去往观湖书院以北地带,坐镇其中,彻底掐断宝瓶洲南北双方的联系,不让大骊吞并整个宝瓶洲北方的“大势”,出现任何意外。 (当年的旧事该翻出来了) (不知道春水还好吗) (小凉又出场了,清凉宗) ———————————————— ■第524章 陈平安和齐景龙的道理    齐景龙笑着摇头道:“这是我们北俱芦洲的山上趣闻了,那位火龙真人是中土神洲龙虎山的外姓天师,有些传闻……算了,这个不好胡说,我就不提了。反正这位老神仙,境界极高,极高极高,但是一直守着真人头衔罢了,而且传言喜欢睡觉,于梦中修行悟大道,玄之又玄。而李妤是火龙真人的嫡传弟子之一,由于老神仙收取弟子,十分随心所欲,不看资质,不看根骨,反正每次下山都会带一两人返回,以至于祖师堂谱牒上的嫡传弟子,多达四五十人,在漫长的岁月里,既有像李妤仙师这般晋升为道家元君的,但是更多还是老死于各大瓶颈上,从洞府境到元婴境,颇多。如今山上还有二十余嫡传,继续修行,故而一个辈分的修士,年龄悬殊,境界更是悬殊。不过这位太霞元君已经闭关多年,但是她这一脉开枝散叶,弟子在山上是最多的,她之后的三代弟子,已经有百余人。” 第450章 再等等看    金甲神人缓缓道:“根据消息,龙虎山祖师堂那边,不太对劲。来自北俱芦洲的那位火龙真人,在那人递出那一剑之后,好像给帮了个倒忙。”    老秀才笑道:“你又怎么知道,别人眼中,天大的坏事,不是这位龙虎山外姓大天师想要的结果?”    金甲神人本就是随口一提,别说是一个外姓大天师,就是龙虎山天师府的本家大天师,做了什么,他这位穗山大神,同样全然无所谓。 (醒也修行,睡也修行,大梦春秋) (不知道火龙真人和龙虎山是咋了) ———————————————— ■第524章 陈平安和齐景龙的道理    隋景澄走出屋子,只是没了她的位置,陈平安挪了挪位置,坐在长凳一端,隋景澄这才坐在另一头。    陈平安问道:“摘取荷叶,如果需要额外开销,得记在账上。”    隋景澄笑道:“行啊,才几颗雪花钱而已,记账就记账。”    陈平安转头望向齐景龙。    齐景龙无动于衷。    你们卿卿我我,别扯上我。    陈平安只得解释道:“刘先生,你误会了。”    齐景龙笑了笑,“好的,就当是我误会了。”    陈平安叹了口气,拿起养剑葫默默喝酒。 ·······    当陈平安第二次走出屋子,隋景澄立即就跟着离开了自己屋子。    齐景龙这一次没有说话。    陈平安依旧坐在那条长凳上,那张摆在凳上的荷叶,灵气涣散流失后,已经显现出了几分枯萎迹象,色泽不再那么水润饱满。    隋景澄没有坐在长凳上,只是站在不远处。    亭亭玉立如一株芙蓉。    陈平安拿着养剑葫喝着酒,微笑道:“别担心。”    齐景龙笑道:“你都不担心,我担心什么。”    陈平安转头道:“麻烦你了。”    齐景龙的回答,简明扼要,“不用客气。” (陈平安:刘先生这次你真误会了,“别担心”不是说给你的) (隋景澄:就是,你不担心我们担心啊,咦,我为什么要说“们”?) (宝瓶洲落魄山秀秀发来慰问飞剑) (桐叶洲玉圭宗右边发来慰问飞剑) (桐叶洲藕花福地陆抬发来慰问飞剑) (桐叶洲大泉王朝近之发来慰问飞剑) (俱芦洲清凉宗小凉发来慰问飞剑) ··· (剑气长城宁姚发来飞剑:陈平安,阮秀为什么在落魄山?) ———————————————— ■第524章 陈平安和齐景龙的道理    陈平安说道:“我曾经见到一位得道高僧,所以有点想法,随便聊聊?”    齐景龙笑道:“这就最好不过了。” 第455章 报道先生归也    最后陈平安从蒲团上站起身,后退一步,对着这位年轻僧人再次低头合十,“我已解惑了。”    年轻僧人随之起身,低头佛唱一声,喃喃道:“如去如来,神秀上座。”    陈平安退出石窟,原路返回山崖之下。    年轻僧人望向那张蒲团,再次双手合十,重复那了后半句,“神秀上座。”    陈平安不解其中深意。    只记起,家乡那边,确实有座高山大壁之上,篆刻有“天开神秀”四个大字,最早的时候,与人跋山涉水,走到过那边,只是那会儿陈平安眼力不济,加上云雾缭绕,便是举头望去,一样无法看清。后来还是魏檗带着他游历北岳辖境,才得以见到。当时是觉得阮师傅之所以选择那座山头,作为开宗立派的本山,是因为阮姑娘的名字里边带了个“秀”字。 第188章 大规大矩和鸡毛蒜皮    陈平安问道:“阮姑娘在山上吗?”    魏檗摇头道:“不在。”    神秀山有一面陡峭山壁,在云海滔滔的遮掩之中,刻有四个大字,“天开神秀”。    除非御风飞行,哪怕是练气士抬头仰视,恐怕都无法窥见真容。 第283章 香火袅袅    神秀山有一侧是大峭壁,壁立千仞无依倚。    有四字的远古崖刻,是“天开神秀”,阮邛开宗之后,几乎每天都会有练气士御风而至,欣赏那四个大字的风采,觉得阮邛选择神秀山作为宗门主山,说不定是那玄之又玄的天意神授。    可是阮秀从来不去峭壁那边凑热闹,似乎一次都没有去过。 第417章 那些入秋的喜怒哀乐    阮秀吃完了糕点,收起绣帕,拍拍手。    一掠而起。    来到那座不知何人刻出“天开神秀”四个大字的峭壁,她从峭壁之巅,向下行走而去。    走到了峭壁底下,又原路返回。 (神秀上座) (僧人的神秀应该是北宗禅创始人神秀,但是和秀秀的神秀未免太巧合了点,会有关系吗?) ———————————————— ■第524章 陈平安和齐景龙的道理    隋景澄蹲在陈平安附近,瞪大眼睛,    想要看出一些什么。    不然总这么如坠云雾,很没有面子不是?    当她抬起头。    发现前辈瞥了她一眼。    她坐在长凳上,摆出一副“我应该是什么都知道了”的模样。 (有看过生活大爆炸的吗?跟Penny好像啊) (可爱死) (不要提年龄这么煞风景的事好不?本科室友曾经教导我:三十岁以下的都是小妹妹。毕业之后,他的说法已经变成了:三十五岁以下的都是小妹妹。) ———————————————— ■第524章 陈平安和齐景龙的道理    陈平安站起身,就要去屋子那边抄书。    隋景澄欲言又止。    陈平安说道:“没事。”    隋景澄眼眶红润。    陈平安一本正经道:“别以为这样就可以赖账。”    隋景澄瞪了他一眼,扭转腰肢,坐在长凳上。    齐景龙一直目视前方,眨了眨眼睛,心想陈先生是一位高手啊。    自己莫不是也可以讨教一番?    毕竟师门内外,山上山下,好些女子修士的眼神,都让齐景龙有些愧疚来着。 第301章 伤心    陈平安在一棵大树底下盘腿而坐,瞥了眼白骨惨惨的胳膊,撇撇嘴。    陆抬没来由红了眼睛,整个人显得有些沉默。    陈平安看了他一眼,“哭哭啼啼,娘们似的!”    陆台怔怔。    陈平安笑了起来,笑得很开心。 (真的学不会啊,一定是我太单纯了) (好姑娘都是你们的,我什么也没有。不说了,哭会儿去)


■第524章 陈平安和齐景龙的道理    齐景龙睁开眼睛,转头轻声喝道:“分什么心,大道关键,信一回旁人又如何,难道次次孑然一身,便好吗?!”    屋子那边稍显絮乱的涟漪恢复平静。 第157章 自古圣贤皆寂寞    老秀才收回视线,就着劣酒吃着盐水花生,对陈平安说道:“以后好好习武练剑,不要事事都讲道理,尤其不要按照书上的道理去做,要懂得变通,要不然你会很累的,可能到最后身边就只有你一个人,半个朋友都没有了。自古圣贤,神位越高,正因为以身作则,不合情理的事情做得还少吗?”    老秀才伸出手指在桌上滑出一条线,最后拉直手臂,似乎想要在桌面以外都划出一条道路来,“你想啊,有些道路,你独自一人走上一年,可以,十年呢?百年千年?但是问题来了,有些人就是死脑筋,非要走下去,那么怎么办?那就一定要在适当的岁月,做合适的事情,莫要太过老气横秋了,什么都经历过了,以后大道独行的时候,就不会觉得后悔。反而会觉得……”    老秀才是真的喝高了,伸出拇指,指向自己,“我真他娘的牛啊!”    说完这句豪气纵横的言语后,砰一声,老秀才脑袋往前一倒,脑袋重重磕在桌面上。 第325章 我见青山多妩媚    老道人凭空出现,就坐在陈平安对面,热闹的酒肆无一人察觉到不对劲,老道人身前出现一只酒碗,酒水自己从酒壶倒入碗中,伸手时,手中就多出一双筷子,夹了一块葱炒鸡蛋,吃得津津有味,笑道:“是不是才知道,你以前的那么多理所当然,总觉得自己是个寻常人,只要别人愿意努力,大多数都可以走到你今天这一步?是不是才发现,这很可笑?”    陈平安问道:“老前辈这么空闲?”    老道人也如陈平安这般答非所问,“那你也太瞧不起教你道理、传你拳法的人了。你要是一直依循先前的心境走下去,迟早有一天,会成为那人一样的处境,茫然四顾,孑然一身,到时候还不愿意求人,唯恐牵连别人,哈哈,大概一个‘死得其所’,还是能够捞到手的。” (愿你不孤单) (有时候也不能太怕麻烦别人) ———————————————— ■第524章 陈平安和齐景龙的道理    所以这一路南下,作为李妤最宠溺器重的关门弟子,顾陌心情可谓糟糕至极,几处精怪作祟多年的魔窟,她一手师门雷法,山崩地裂,其中一次如果不是荣畅出剑,她就要身陷绝境,毕竟对方是一头杀红了眼的元婴境大妖。所以受伤不轻的顾陌,依旧埋头赶路,先去了一趟五陵国,又循着线索折返,赶来这绿莺国龙头渡,一直顾不得休养生息,荣畅劝了两次都无果,只好作罢,顾陌毕竟不是自己师门中人。 第523章 大河之畔遇陆地蛟龙    两人非但没有刻意隐藏踪迹,反而一直留下蛛丝马迹,就像在洒扫山庄的小镇那样,如果就这么一直走到绿莺国,那位高人还没有现身,陈平安就只能将隋景澄登上仙家渡船,去往骸骨滩披麻宗,再去宝瓶洲牛角山渡口,按照隋景澄自己的意愿,在崔东山那边记名,跟随崔东山一起修行。相信以后若是真正有缘,隋景澄自会与那位高人再会,重续师徒道缘。 (姑娘这暴脾气得改改了,虽然事出有因,但你能这么快找到他们,也是他们愿意让你们找到) ———————————————— ■第524章 陈平安和齐景龙的道理    隋景澄有些神色古怪,为何见到了这位自称浮萍剑湖的剑修,会感觉有些亲近和熟悉?她摇摇头,打散心中那点莫名其妙的情绪涟漪,挪了挪脚步,愈发站在齐景龙身后。 ······    只是荣畅与她“久别重逢”后,心中又有些沉重。    原本“隋景澄”的修道一事,不会有这么多曲折的。 ······    在得知太霞元君兵解逝世后,荣畅第一时间就赶紧飞剑传讯去往了与师父事先约定的宝瓶洲书简湖。    然后师父很快就有飞剑传回浮萍剑湖,要求他必须护住那位女子的安危,不许再有任何意外,不然就要拿他是问。 ·······    隋景澄愣了一下,一咬牙,走到齐景龙身边,小心翼翼问道:“我想要去宝瓶洲看看,可以吗?”    站在莲叶之上的顾陌瞥了眼身后荣畅。    荣畅微笑道:“最好还是留在北俱芦洲。”    因为不出意外的话,师父郦采已经在赶回北俱芦洲的路上了。 (隋景澄的身份感觉也挺有意思,按说金钗和发袍应该是和太霞元君关联很大,但是偏偏对荣畅莫名熟悉,“隋景澄”这里还加引号,郦采也重视得过分,专门赶回。跟两边关联都这么大,所以你到底是谁?) (看到有猜是郦采所说的那位闭关三十年的弟子,但隋景澄已经三十二了,而且和太霞这边也太亲近了吧。还有说是太霞元君转世,但隋景澄已经三十二了,这个转世是不是太早了?) (懒得动脑了,等着看新章) ———————————————— ■第524章 陈平安和齐景龙的道理    隋景澄突然瞪大眼睛,依稀看到远处荷花池中,有一对锦绣鸳鸯在莲叶下躲雨。    隋景澄心情一下子就好了起来。    齐景龙笑道:“那是春露圃嘉木山脉售卖的一种灵禽,并非寻常鸳鸯,性情桀骜,放养在山上水泽,能够看护池中珍贵游鱼,免得被山泽异兽叼走。”    大煞风景。    隋景澄心情一下子就糟糕起来。    齐景龙虽然疑惑不解,不清楚哪里招惹到了她,但是也知道自己说错了话,便不再言语。 ······    齐景龙一直目视前方,眨了眨眼睛,心想陈先生是一位高手啊。    自己莫不是也可以讨教一番?    毕竟师门内外,山上山下,好些女子修士的眼神,都让齐景龙有些愧疚来着。 ······    这女子的言语,没有任何问题,但是在顾陌这边刚好戳中了心窝子。    一位元君兵解离世,在任何宗字头仙家都是天大的不幸,更何况顾陌还是李妤的嫡传弟子。    齐景龙心中叹息,猜出太霞元君那边应该是出了大问题。 (这么个七窍玲珑的人,就是不解风情,气死多少好姑娘啊) ———————————————— ■第524章 陈平安和齐景龙的道理    隋景澄转头看了眼屋子那边,深呼吸一口气,说道:“我与你们离开便是。”    齐景龙突然转头微笑道:“是担心连累陈先生?还是真的改变主意了?”    隋景澄泫然欲泣,死死攥紧手中三支金钗。    齐景龙点了点头,又问道:“那如果我说,只要我齐景龙站在这里,你的前辈都可以放心炼化本命物,你的决定是什么?这一次我可以给你一个确凿的答案,我可以保证,陈先生屋内之事,是他自家功夫,成与不成,我不敢说什么。但是今夜屋外之事,我在,就是万无一失。”    隋景澄泪眼朦胧,“我哪怕真的不得不走,也要与前辈道一声别,可是我还是怕……”    齐景龙转过身,笑呵呵道:“怕什么,你以为陈先生与刘先生的道理,真的不能当饭吃吗?”    隋景澄神色慌张。    齐景龙摇摇头,“有所不为,是为了有所为。” (唉,隋景澄彻底陷进去了) (“有所不为,是为了有所为”,真的服,霸气!) ———————————————— ■第524章 陈平安和齐景龙的道理    荣畅想了想,“只问一剑,如何?”    齐景龙点了点头,然后就不再看荣畅,直接偏移视线,望向那顾陌,面无表情道:“现在轮到你了。”    顾陌心中惊骇万分,猛然转头望去。    荣畅纹丝不动,苦笑道:“砥砺山一战,果然你们双方都收手了。” 第494章 天上白玉京    韦高武点头道:“有的,我刚去了趟兰麝镇,听说砥砺山那边,最近狠狠打了一架,那个杨大哥你特别烦他的刘景龙,与一位贼俊俏的外乡道姑,在那砥砺山打了个天翻地覆。”    杨崇玄说道:“刘景龙竟然愿意与人厮杀?而且还是选了砥砺山这种最抛头露面的地方?刘景龙用了几招打死对方?”    韦高武轻声道:“两败俱伤,两人都奄奄一息,倒在血泊中,躺了老半天没能起来,最后算是刘景龙险胜,因为是他率先站起身,那道姑慢了些许。” (你对力量一无所知) ———————————————— ■第524章 陈平安和齐景龙的道理    这位浮萍剑冢元婴剑修,此时此刻,如同置身于一座小天地当中。    那座小天地,以无数条纯粹剑意打造而成。    齐景龙的本命飞剑,名为“规矩”,名称出自一位昔年儒家圣人的经典。但是北俱芦洲几乎无人知道,这么一把名字古怪的飞剑,到底有什么本命神通。 第160章 少年已知愁滋味    大隋礼部尚书亲自兼任山主,但是属于遥领,挂个名而已,执掌具体学务的首席副山主,是原山崖书院的教书先生,昔年文圣的记名弟子之一,名为茅小冬,有个酒糟鼻子,九十高龄,不过气色好,看着只有五六十岁。    老人这次并未露面迎接,理由是要在学堂授业,不可耽误学生的正常功课,大隋皇帝自然没有异议。    相传这位副山主腰间别着一支红木戒尺,刻着规矩二字。听说有人亲眼看到过,戒尺上在那个矩字之前,不知是谁刻上了“不逾”两个小篆。 (熟悉的“规矩”二字) (最开始看到这段,就觉得“不逾”二字是齐先生年轻的时候刻的,不知道什么时候会揭晓) ———————————————— ■第524章 陈平安和齐景龙的道理    顾陌咬牙切齿,脸色雪白,双手开始颤抖。    齐景龙轻喝道:“气定神闲,静心凝气,不可妄动!”    顾陌如被棒喝,深呼吸一口气,这才稳住心神,望向那位青衫剑修的眼神,十分复杂。 第117章 人间有个老秀才(下)    小船缓缓靠岸,穷酸老先生站起身后,拍了拍船夫的肩膀,笑呵呵道:“口言善,身行恶,国妖也。”    体魄雄健的船夫顿时脸色发白,想要后退,却根本无法动弹,想要一跃入水,现出原形迅速远遁,更是奢望。    老人继而又笑着说道:“口不能言,身能行之,国器也。希望你能够坚守本心,向善而行。”    船老汉好似心胸之间,凭空涌出一股莫名其妙的浩然之气,想要说话,却一个字都说不出口。    那老秀才登岸后,缓缓离去。    这名船夫热泪盈眶,等到终于能够动弹的时候,立即跃上岸,对着老人的背影,扑通一声跪下,行那三跪九叩之大礼。    相传天地有圣人,口含天宪,言出法随。 (口含天宪,言出法随?) ———————————————— ■第524章 陈平安和齐景龙的道理    就在此时,屋子那边走出一位与齐景龙同样身穿青衫的年轻人,“对不住,让两位久等了。” (我陈平安出来了!)


转载来自公众号:剑来课代表-山外小阁楼

复制文章标题 复制文章内容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