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三十二章 且将书上道理放一放-几两仁义道德-剑来课代表

剑来课代表 > 第四百三十二章 且将书上道理放一放

原章节--第四百三十二章 且将书上道理放一放

第四百三十二章 且将书上道理放一放


几两仁义道德2018-12-21 20:46:40

陈平安翻阅档案,是为了找出死在顾璨手下的那些人一一记载,了解他们的同时,也通过他们来了解书简湖。
陈平安对田湖君内心的想法洞若观火,让后者悚然。刘志茂让女弟子约束门人,还让其询问是否参加推举江湖共主一事,可见玉牌,养剑葫和一把半仙兵的威慑力着实不小。

田湖君回去的路上被顾璨一番敲打,有苦难言,小小年纪的顾璨则称得上做事滴水不漏,已有食牛之气。渡过此劫,由此向善,日后前途无量,定会成为陈平安的一大助力。但不经意的流露,还是暴露出其狠辣一面,但也由此感知平安的眼神,心有余悸。教化之路任重而道远。

池水城高楼之上,随着陈平安一步入第四难,崔东山不再心如死灰,反观崔瀺,虽然依旧觉得胜券在握,但也开始对陈平安生出赞赏之心,让崔东山得意不已,毕竟不是谁都能让大国手崔瀺在布局行棋上如临大敌的。陈平安不再纠结于情理法,又以一次切断和圈定跳出了无错的圈,不再画地为牢,可见陈平安也算有舍有得。饶是如此,死局依然是死局,只是情况没有变得更糟糕罢了。第四难,难在无数难,对陈平安来说,找到所有想找之人只是慢工出细活,算不得难,但要理清这些人为人处世的口碑,给人的观感,借以管中窥豹了解其性情,说不定就会是一团乱麻。再加上阮秀一行人入局,刘老成返回宫柳岛为荀渊担任玉圭宗供奉,推选书简湖江湖共主一事就更不会风平浪静,加上此事必然牵连到顾璨,到时候陈平安真能如先前所说只是冷眼旁观?就又是一难了。

陈平安晒书简,将书简围成了一个圈,自己居其中,这些书简就像是陈平安的道理,只有当陈平安确信自己的道理无错时,这个“道理圈”才会大一些,再大一些,所以一直以来,陈平安虽然步步无错,但终究是走在了一个个圈里,才有了崔东山“画地为牢”的评价。与以往不同,陈平安此次着眼的,是佛家的“诸佛妙理,非关文字”是道家的“万物有成理而不说”是儒家的“物有本末,事有始终”以及“穷则变,变则通,通则久”等话,这正是陈平安不再拘泥于道理对错体现。而当陈平安将这些道理也放一放,就真正跳出了圈外。道理在书上,做人却在书外,不是别人所说,正是齐先生对陈平安的教导。相关文字描述对立,不做一一表述。

饭桌之上,顾璨母亲的那些小心思当然很自私,不顾陈平安当年多次相帮的恩情,只担心自己孩子会不会被其所累,但对于哪怕到了书简湖骨子里也依旧是个乡村妇人的顾璨母亲来说,这样的心理既在意料之中也在情理之中,无可厚非。所以陈平安即便是心中了然,也不会心生不满。

相比之下,顾璨对陈平安始终如一的敬畏和感激就显得有些难能可贵,不是所有人在飞黄腾达之后都还能记得那个儿时帮助过自己的邻居,更别说当陈平安让顾璨认错的时候,前者也知道,陈平安依旧是在把最好的东西给自己,只是自己不那么愿接受罢了。

陈平安被吕采桑找到,一顿“警告”,当然是后面的晁辙带的路,所以陈平安先望向后者,说了句下不为例。吕采桑虽然算不上顾璨的知心朋友,但其在顾璨心中的分量远不是晁辙可比,更别提吕采桑是老元婴的爱徒,刘志茂则显然不会把自己这个弟子当回事。这大概就是晁辙想做的辩解,陈平安对两人都知根知底,当然知道后者想说什么。晁辙在陈平安这里好过关,日后在顾璨那里就没那么容易了,不过有陈平安在,晁辙也算逃过一劫。

陈平安抬手拿剑仙,让两人震撼不已。感叹一句陈平安装个13真不容易,不知道下次出剑又在何时,如果在书简湖不出剑,大概就要等到北俱芦洲之后了。

吕采桑心中震撼,却寸步不让,可见他是真把顾璨当朋友,生怕陈平安“带坏”了他的“璨璨”,才有陈平安那句盖棺定论,不过要是让顾璨知道他对陈平安如此不敬,怕是要吃不了兜着走。

天地英雄气,千秋尚凛然。出自刘禹锡的《蜀先主庙》,意在赞美英雄顶天立地的气概,可经历千秋万代。

或许在走出圈外天地皆可去的陈平安眼里,哪怕是书简湖,也不只是声名狼藉而已。

书简湖,早有寓意。


转载来自公众号:剑来课代表-几两仁义道德

复制文章标题 复制文章内容

猜你喜欢